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四重分裂 txt-第一千零一十二章:軼事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说真的,尽管最初小钠还能勉强跟得上节奏,但在墨檀轻松愉快地从自己嘴里套出了有关于‘紫罗兰帝国想要对斯卡兰公国发起战争’的情报后,这位自认为心机和城府都算是不差的姑娘已经彻底蒙圈了。
而在蒙圈的情况下,她甚至下意识地想把面前这个人给灭口了,毕竟……
“毕竟大概是你们紫罗兰的最高机密嘛~”
墨檀愉快地翘起嘴角,乐呵呵地说道:“让我猜猜看,除了你这位修最亲信的、总是有事儿干的秘书之外,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不超过五个,也就是说,就算是那些在体制内依然极具影响力的大公爵都未必悉数清楚。”
小钠并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有些阴沉地瞪着墨檀,尽管她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没必要把对方弄死了,但这种被人轻松套出了秘密的感觉着实让这姑娘有些不愉快。
“哦对了,跟你打听个事儿哈~”
墨檀咂了咂嘴,忽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你说修跟那只小母狼订婚了,那他俩■■了没有啊?”
呯!
小钠一头砸在了桌面上,并在这个姿势至少维持了半分钟后才满脸通红地咬牙道:“你在说什么啊!!”
“没听清?”
墨檀微微挑眉,然后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又说了一遍:“我是问你,他俩■■了没有。”
“别说了啊!”
小钠愤愤地挥了挥拳头,怒道:“我听见了!听见了!”
“哦,那他俩■■了吗?”
“你这人有病吧,突然之间问这个干嘛啊!”
“好奇嘛。”
“你好奇的角度是不是有点过偏了啊!”
“或许吧,那他俩■■了没啊?”
宇宙幽灵 咸菜
“他们才刚订婚不久!刚订婚不久啊!”
“哦,所以还没■■是吗?”
“……”
“呵,果然。”
墨檀见小钠忽然诡异地沉默了起来,立刻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修应该有交代过,不让你在自作主张的情况下对我说谎吧?”
小钠恶狠狠地盯着他,没说话。
“所以他俩果然已经■■了啊。”
墨檀咂了咂嘴,仰倒在椅背上露出了非常心驰神往的表情,感叹道:“真好啊,你们这些可以随便■■的家伙真是太幸福了。”
沉醉不知爱欢凉
小钠警惕地把椅子推远了一下,干声道:“檀莫先生你能稍微正常点吗?”
“跟你家那位过于有责任感的殿下不同,我这人一直都不大正常。”
墨檀摆了摆手,不甚在意地说道:“不过刚才那番推测可不是我瞎说的,只是觉得就算是再怎么年轻有为的领主大人,爱米琳大公也毕竟是个正值青春年华、对爱情与色情都抱有憧憬的女孩,如果换我是修的话,在让她得知……甚至有必要亲自参与其中的某个机密时,处于成功率的考虑,多半会要了她的身子,这样一来,心境出现剧烈动荡的水晶狼有很大可能性会在茫然与盲目中抛开部分理性,从更感性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男人,并在潜意识中偏倾于他。”
小钠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而对于修那种人来说,只要稍微拿出点真本事,就足以将那‘很大的可能性’变成‘必然’了。”
墨檀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所以说,我们的水晶狼大公现在已经彻底失身失心,被那个无良摄政王强行从双性恋掰成了异性恋,现在的她多半正在一边思念着家乡的恋人,一边干劲儿十足地想要为后者的伟大目标添砖加瓦吧,啧啧,你家殿下真是个人渣啊,算我看错他了~”
小钠翻了个白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通过你刚才‘站在殿下的角度理解’所得出的结论,檀莫先生你应该没资格说殿下人渣吧。”
“我当然有这个资格。”
墨檀得意地笑了起来,清爽明朗地咧嘴道:“不吹牛的说,如果换我是修的话,现在和爱米琳大公的孩子估计都能自己出门买菜了。”
【感情你是觉得自己在人渣领域的级别比殿下还要高啊!】
小钠一边在心底吐着槽,一边没好气地瞪了墨檀一眼:“天也聊完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还请留步,亲爱的。”
墨檀却是叫住了从椅子上跳下来的小钠,面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声音稍显低沉地问道:“那家伙真的愿意配合我吧?”
小钠先是一愣,然后歪着头好奇地问道:“你指的是?”
“我指的自然是,紫罗兰帝国的代表团会在一定程度上配合我……”
墨檀死死地盯着小钠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暗杀双叶这件事。”
小钠立刻摇了摇头,正色道:“并不是代表团会配合你,而是我手下总计二十枚【锋针】会配合你,而且与其说是配合,还不如说是在条件允许地情况下顺水推舟给你行个方便,不过话先说在前头,就算你有能耐把一切都做到完美,我手下的人也不会亲自动手,致命一击必须得由你或者其它跟紫罗兰帝国毫无关系的人来完成。”
墨檀微微颔首,轻声道:“这是自然,毕竟我原本的委托内容就是让你们帮忙扰乱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的眼睛而已。”
“没错,而且我必须要强调一点,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尽管我不知道殿下为什么会答应你,但配合刺杀一位大占星师的学徒这件事本身就极具严重性了,哪怕我们不会做什么实质上的事,但光是‘知情者’这一身份本身就足以让我们暴露在危险中了。”
小钠的目光变得有些冰冷,咬牙道:“而且戴安娜女士还是阿娜·塔·拉夏大师的好友,双叶更是大师的正式学徒,那位在萨拉穆恩法师公会的影响力你不会不知道,如果事情败露了……”
“也不会怎么样。”
墨檀平静地打断了小钠,淡淡地说道:“修正是因为很清楚这一点,才愿意卖我这个人情的。”
“为什么你能这么确定?”
“我自然有我的理由,但并没有必要跟你这把刀解释,你的主人知道就足够了。”
“诶~~”
小钠嘟了嘟嘴,忽然对墨檀撒了个足以干死大多数萝莉控的娇:“檀莫先生你不是一直在跟身为好朋友的小钠聊天吗?”
“正因为我是在跟‘好朋友小钠’聊天,才会好心提醒你……”
墨檀揉了揉对方那头毛色鲜亮的卷发,莞尔道:“不要去关心那些你不该关心的事。”
“嘁……谢啦,刚才确实是我欠考虑。”
侏儒少女有些不忿地撇了撇嘴,但是并没有拍开墨檀的爪子,只是没好气地问道:“然后呢?既然你这么了解殿下的想法,那还有什么好问我的?”
“我只是了解他是如何做风险评估的。”
墨檀耸了耸肩,对小钠做了个鬼脸:“但还有一些事,就算是我也没有很大的把握……”
少女顿时来了兴致:“什么事什么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简单来说的话,那就是多半对某个四眼死平板怀有好感的修·布雷斯恩殿下,真的能下得去手吗?”
墨檀摊开双手,挑眉道:“说实话,我一直都挺担心这个问题的,虽然我和那家伙认识的时间要长一些,但不得不承认,如果他需要我这种类型的人,那么双叶也同样够格成为他的合作者,事实上,已经成为奇迹之城代表团学者的她目前在价值还要凌驾于我,而在这一前提下……他最终会做出选择我而不是卖掉我的决定就很令人费解了。”
听完这番话后,小钠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问道:“那么,檀莫先生你为什么会在有着这一层顾虑的情况下依然告诉了殿下‘弗兰克·休斯’的事呢?如果你真的担心殿下会把你卖给双叶女士,这么做不就等于是在自掘坟墓吗?”
“我还是很相信那家伙的。”
墨檀轻快地笑了笑,摇头道:“顾虑归顾虑,但我依然觉得他多半会答应我提出的这桩交易。”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小钠抿嘴一笑,然后便转身向馆外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或许檀莫先生你可以这么理解,殿下答应你的原因,正是你觉得殿下多半会答应你的原因。”
“原来如此……”
看着小钠离开的背影,墨檀的嘴角慢慢翘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低声喃喃道:“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这种‘异界人’的生死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另一方面则是……恰恰因为存在好感,才会为了避免被影响到判断而刻意疏离么,呵,说到底他也不过如此啊。”
重新摊开桌上那本具体内容早就被自己记得八九不离十的《东南诸国志》,墨檀一边随手翻看着一边意兴阑珊地走着神。
【抛开那小子不提,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说,会被感性迫使着改变本就是因为感性而下的决定,根本就是个冷到蛋僵的笑话啊。】
……
同一时间
学园都市,外环区,南大门
一支由外形与狮子颇为相似的洁白‘魇兽’所拉的车队缓缓驶了进来,车身上均印有看起来极度抽象的浅绿色圣徽,周围流转着肉眼难辨的神术波动,看上去很是高端大气。
“这里就是学园都市么?”
为首的那辆车内,一个身材高挑纤细,身着银色风衣的年轻男子抬起右手,轻轻推了推他那只挂在右眼前的单片眼镜,浅笑着探头看向窗外,语气轻松明快地笑道:“真是令人开心的氛围啊,你觉得呢,汤姆?”
在他对面的位置上,一个看上去宛若普通包裹的黑色布袋轻轻颤抖了几下,而在几秒种后,里面竟然传出了一个嘶哑、冰冷且虚弱的男声:“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拉莫洛克……不要叫我‘汤姆’!”
“名字是父母赐予我们最宝贵的礼物之一,我亲爱的朋友,尽管我也承认汤姆·莱斯特兰奇这个名字多少有那么点土气,但你依然需要正视这个事实,毕竟只有它在无时无刻地证明着你这个人‘存在’。”
拉莫洛克那双细长的凤眼眯成了两弯月牙,笑盈盈地说道:“当然,你现在究竟算不算‘存在’这件事确实有待商榷,不过就算有那么一点点缺失,被丢掉的那部分也不会是你的名字~”
“我警告你……拉莫洛克……”
汤姆·莱斯特兰奇的声音继续从包裹中传出,里面溢满了怨毒与愤怒:“如果你不想在刚刚感受到这座城市‘令人开心的气氛’后就立刻横尸街头,最好就不要再尝试激怒我了……”
拉莫洛克耸了耸肩,摇头道:“然而事实是,我在这一路上总计尝试激怒你八十二次,哦,算上刚才那次的话是八十三次,每一次都效果拔群,却并没有被丢在任何一个你想要把我曝尸的地方。”
黑色的布包不再颤抖,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危险的气息飞快地开始在车内蔓延。
“我建议你不要在这种时候去做什么无谓的尝试,或许你在不久之前还有着抬抬手就能把我炸成碎片的能力,但此时此刻的你,汤姆·莱斯特兰奇阁下,恕我直言,在我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狂傲的资本了。”
拉莫洛克有些厌烦地摆了摆手,轻笑道:“当然了,如果你不计后果地想要跟我来个鱼死网破,确实很有可能让我暴毙在这个地方,但如果那样的话……你这次的复仇之旅外加复活之旅也就提前结束了。”
危险的气息依旧在弥漫,但空气中的杀意却逐渐开始褪去,显然,那个布袋中的存在已经开始动摇了。
“体面是自己挣来的,在那一战中几乎失去了一切的你并不具备这个资本,而我这个人说话一向不喜欢留有余地,如果触碰到的你那脆弱的自尊心……”
拉莫洛克眨了眨眼,露出了一个充满善意的微笑:“我建议你憋着,就算是在心里疯狂诅咒我不得好死,也不要在这种时候自讨没趣。”
“等我复活之后……”
“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继续之前的话题了么?”
“……”
“有关于那位黑梵指挥官的轶事,我可是还没听够呢~”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