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1g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十二章 誰沒搞清狀況?分享-cka1m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符咒紧贴贝宁脸颊的另一面,似有钢针倒刺,令她脸上鲜血流溢。
微小芒光,则是渗透到内部,万蚁噬心般啃咬她的魂魄。
体态娇弱的贝宁,先歇斯底里地厉啸,很快就连大声尖啸都不能,改而低声呜咽抽泣,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暗绿如草叶汁水般的血,顺着她修直脖颈,流淌到她胸襟,令她显得凄美可怜。
驼背的苟云贵,和巫毒教看似年轻的黄振龙,则是笑着高谈阔论。
贝宁的惨状,他们见怪不怪,明显激不起他们丝毫怜惜。
他们说着贝宁何时会承受不住,会不会以血脉秘法自绝,又说虞渊年轻小伙,定然是垂涎贝宁美貌,兴许已经把玩尝过鲜美。
不止他俩。
赤魔宗的展若楠,还有那木讷的孙竣,同样熟视无睹。
天外异族的族人,他们杀的太多,早已经麻木了,五位出自浩漭的阳神邪修,从始至终透出的都是漠视和冷酷。
立于明耀空间缝隙一侧的虞渊,一言不发,也安静地看着贝宁的惨样。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哈特、贝宁、格蕾丝等人,初见他的时候,会是那种仇视和厌恶的态度了。
浩漭外,踏出的人族修行者和高等级大妖,碰到外域的战士,如果都和苟云贵、杨屹般随意打杀,兴致来了再折磨一番,也怪不得外域的高等智慧种族,联合起来形成军团,灭杀出自浩漭者。
不同种族间的仇恨,历经千万年的衍变,根深蒂固,不是一两个人能化解的。
神魂宗和通天商会的黎会长,以全新的理念,试图缓和浩漭和外域各族的矛盾,当真就能顺利推进?
虞渊暗自嘀咕。
可他在真正走出去,见识到眼前这一幕时,又觉得若是有朝一日,从浩漭踏出的人族和大妖,不再以猎杀异族战士为荣耀,而是融入外域星河各族,以客人,而非屠戮者的身份,进入对方的域界天地……
脑补了一下,人族强者和大妖被盛情款待的画面,他又突然对神魂宗有些钦佩。
他第一次,从心底认同神魂宗和黎会长推行的理念。
“贝宁就要死了。”
愈发浓稠的彩色云海之上,银鳞族的哈特目眦尽裂地,远远眺望着空裂幽谷。
他是在桃花夫人的首肯下,得以冲上高空,双眸绽放银辉,动用血脉秘术,方才能瞧见贝宁的状态。
哈特眼瞳中,布满了血丝,他强烈地挣扎着,却被烟云包裹的动不了。
如深陷泥沼者,被淤泥充满,每一次挣扎,陷入的反而更深。
“你爱慕她?”
桃花夫人抿嘴轻笑,左手一抬,哈特就从云海内朝着天空而来,一下子就和她并肩了,“那丫头出自罕见的虚空灵魅一族,这个族群人丁稀少,血脉高贵。而你所在的银鳞族,不过是第二阶梯的族群罢了。”
嘴角噙着讥诮,她继续说:“你配不上那丫头。”
“我知道!”
哈特牙齿咬的嘎嘣响,满腔的恨和怒,“我只要她好好活着就行!我永远不会向她告白,不让她知道我的痴心妄想,不给她造成心里负担!我,仅仅只是以战友的身份,默默陪在她身边就够了!”
他大口喘息,突然以族内古老的语言立誓,“我哈特在此发誓,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定要杀死那个脚踩符咒者!他,还有那两个嬉笑者,我拼尽余生的力量,也要他们死!如果我还有能力,我会进入浩漭内部,屠戮他们三个背后的宗派!”
“我哈特,以远古先祖的名誉,在此立誓!”
受了刺激的他,声声古老的低语,仿佛和体内血脉的精妙有了共鸣。
他高大的身躯震颤着,一片片银亮的鳞片,居然在熠熠生辉。
遭受了刺激的他,血脉有了突破进阶的兆头,有机会再进一步。
弃后归田:携子寻良夫
桃花夫人则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觉得好笑。
哈特,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何来报仇雪恨的机会?
“仇恨,就是如此开始,被点燃,再激化,然后深刻,最终不死不休。”虞渊从那些空间缝隙所在,一步步走出时,暗暗沉吟。
我的忠犬男閨蜜
哈特在彩色云海的暴戾和低吼,他借着悬空的煞魔鼎,看的很清楚,也一字不漏听到了哈特和胡彩云的对话。
对外域星河,人族间不同阵营的状况,人族和异族间的仇恨,他有了直观认识。
“那位虚空灵魅的丫头,属于我。”
闲庭信步地重新站在杨屹面前,虞渊看了一眼秽灵宗的苟云贵,还特意多看了看,被苟云贵仍在地上的大渔网。
数十个头颅,有修罗,有暗灵族,有女妖和岩族,还有一些他未曾见过的。
头颅,仿佛是苟云贵的功勋,他去多看时,驼背的苟云贵,似乎用力挺了一下身子,满脸的骄傲。
“你们两个出自赤魔宗,我给周苍旻,给方耀一个面子。”他目光一转,落在展若楠和孙竣身上,“你们别插手,就在一边看着即可。”
周苍旻曾经帮过他,方耀乃辕莲瑶的领路人,为其护道,助她破境。
因这两位的原因,只要赤魔宗的那两个不激怒自己,没做出不可饶恕的事,他会网开一面,不和另外三个一概而论。
展若楠愕然。
第壹狂:邪妃逆天
孙竣微微眯眼,挠了挠头,似觉得他有些狂妄。
通过手中紫色眼珠子,孙竣的确判断出虞渊战力不凡,可他们有五个阳神啊,展若楠还是阳神后期的境界,你小子哪里来的底气,能胜过我们五个的合力?
“哈哈!哈哈哈哈!”
踩着巨大符隶,折磨着贝宁的鬼符宗老者,指着虞渊笑的前俯后仰,差点从悬浮中的符隶上跌落,“自从离开浩漭,我还没有听过如此好笑的笑话!暗月城,虞渊是吧?得了药神洪奇的炼药真传是吗?”
杨屹不断地摇头,他看向虞渊的眼神,如看着入魔的傻子。
“得了药神亲传,即便修炼毒功,又能怎样?你以为你是谁啊?魂游境的修为,误入此界,见到我们不应该跪下来求饶吗?”
“你如果是莫砚,是竺桢嶙的亲儿子,我们还给你点脸,可你不是他啊!”
苟云贵和巫毒教的黄振龙,同样一脸的啼笑皆非,显然都认为眼前名叫虞渊的小子,根本就没有搞清楚状况。
星河广阔无垠,有部分人族强者,踏出之后就不再回归,而是从此逍遥。
就算是魔宫的莫砚,在此鸟不拉屎的域界天地,偶遇他们五个,也不敢狂妄骄横,也要保持应有的谦卑啊。
不然搞不好,就莫名其妙死于天外,连竺桢嶙都不知缘由。
莫砚都如此,何况你区区一个暗月城虞家的少爷?
呼!
冷若冰川的寒妃,再一次从煞魔鼎飞出,先前高耸的躯体陡然一收,凝做常人般的身段形态。
绿幽幽的火苗,忽然从她下半边蝎身底点燃,释放出冻裂众生魂魄的气息。
喀!喀喀!
整个空裂幽谷,包括方圆数十里的地界,开始慢慢冰冻。
道鬼 卿笔
杨屹笑容收敛,沉声道:“居然已经恢复了过来。”
他并不知道寒妃压根没受伤,还当是煞魔鼎的奇异,令寒妃“回炉”以后,在短时间内重新聚集煞魔,从而补充了力量。
一道俏生生身影,端坐在黝黑大鼎的鼎口,两条白嫩细腿轻轻摇晃,虞依依缓缓抬起左手,遥遥指向巫毒教的黄振龙。
一头头煞魔,或是轻声笑着,或是低吼着,相继从鼎内付出。
黑妪,黄灯魔,破甲和银锁,四位凝炼出躯身的凶戾煞魔,经过陨月禁地的蜕变,战力再次狂飙,即将具备入驻上一层阶梯的力量。
现在的他们,处于鼎内的第八阶梯,战力介于魂游和阳神之间。
遗迹特工队 七部曲
四大煞魔合力,对付一位阳神级别修行者,胜算极大。
如果排布为阵列……
虞依依低声发出清越啸声,旋即便有数千煞魔,骤然密集涌现,在大鼎后面浩浩荡荡排列。
被她指着的黄振龙,魂魄嗡嗡作响,脸皮子抽搐了一下,如临大敌。
以黑妪为代表的四个煞魔,躯体并非是虚幻魂灵,这就让他觉得不对劲,再加上更多的弱一些等级的煞魔,黄振龙知道这次恐怕是撞到铁板了。
辛亥军阀
虞渊,绝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软柿子!
五人中最强的展若楠,先前还镇定自若,此时轰然变色。
她被眼前的一幕震慑到,显然没有想到传说中破损严重的煞魔鼎,居然能够在如此短暂时间,聚集出这等规模数量的煞魔!
“唔!”
彩色云海上方的桃花夫人,也低声惊呼,明显被吓了一跳。
连曾经进阶到自在境的她,都被此阵仗给震惊,然后就开始庆幸,庆幸没有和虞渊死磕,而是见机不妙,果断选择服软。
“他,他……”
银鳞族的哈特,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全。
他很想说,虞渊不是出自浩漭天地,不是和赤魔宗熟识么?为何几句话还没说全,虞渊就摆出了要大开杀戒的架势?
“你们在外漂泊太久,消息滞后,活该你们倒霉。”虞渊手中的剑鞘,忽指向了秽灵宗的苟云贵,“我就先杀你了。”
寒妃独战杨屹,四大煞魔排布为阵列,瞄准巫毒教的黄振龙。
虞渊一剑挥出,万千绯红剑光如长虹,从四面八方飞向驼背的苟云贵。
哧啦!
空裂幽谷的空中,骤然绽裂出,更多的明耀裂缝。
擎天九斩的剑决奥术,似乎触动了谷内奇异,在那驼背的苟云贵附近,猛地撕裂开来的空间缝隙,令他瞬间头皮发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