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愛下-第三千零八十章 以大欺小?相伴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隨 侯 珠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極品 醫 聖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风急云怒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名剑神一口鲜血吐出,向后飞出去,坠落到一片空间漩涡中。
另一头,张若尘更惨,即便佛祖舍利都护不住肉身,全身皮肤出现破碎陶瓷一般的裂痕,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成粉末。
那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纵然是心性沉稳之辈,此刻也被惊了一跳,怎么都想不到,以张若尘的修为,居然有击伤名剑神之能。
须知,这一次可没有借天姥和虚天的力量。
他甚至都可以想象,心高气傲的名剑神此刻是何等的怀疑人生。
这一剑……
有点东西。
名剑神长啸一声,近乎癫狂,挥剑破开空间风暴漩涡,披头散发的冲了出来,瞪向奄奄一息的张若尘,道:“若尘小儿,便是剑祖魄剑,也不可能如此强大!”
“本神明白了,这暗夜界门,必然与剑祖有关,所以你在这里才能将之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威力。真是珠玉蒙尘,剑祖魄剑理应由本神来继承。”
“去死!”
就在名剑神杀机毕露,欲要挥剑斩下,彻底了结张若尘性命之时。
“名剑神,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就你现在这样子,也配称剑中君子?不如,本座来与你过两手?”浑厚却又带有几分洒脱的温润声音,在这片虚空中响起。
听到这声音,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闭目疗伤起来,心中所有忧虑和谋划尽数不再去想。
既然是古神之间的争锋,他一个小辈何必去掺和。
“什么人?”
名剑神脸色惊变,体内神气运转,手中神剑催动到极致,剑道规则结成星球大小的球形光罩。
后面居然还跟有修士?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瞒过他的神魂感知?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穿过一层时间冥光,背负双手,出现在名剑神眼前,一双金色瞳孔中有着星海一般绚烂的光华,道:“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剑道主神好大的威风,昔日的故人都不认识了?”
“极望!”
名剑神的脸色,已是难看到极点,散出去的剑道规则立即向内收缩。
修辰从日晷中走出,站在张若尘身旁,投望向远处那个俊美得足以让男子都为之心动的龙族神灵,又看了张若尘一眼,道:“龙主极望!没想到他都来了,看来你们昆仑界这一次才是真正对剑界势在必得。”
龙主道:“我与你交手,应该不算以大欺小吧?”
名剑神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龙主极望的确与他是同时代的人物,年轻时,也都是璀璨夺目的风云人物。
但大圣之后,两人的差距越拉越大。
等达到神境,龙主的修炼速度更是一骑绝尘,傲视同代,所有境界仿佛都没有瓶颈,让同时代那些自认为不逊色于他的修士,只能望尘莫及。
便是太虚三停,也挡不住龙主的修炼步法。
早在二十万年前,龙主便是闯过太虚三停,达至无量境,登上宇宙之巅,去与老辈英雄人物争锋。
十万年前,昆仑界开启日晷之后,龙主的修为又快速精进,在那场席卷宇宙的神战中,孤身闯入地狱界,一战惊天下。
据说,还从地狱界逃了回来。
这些年有无数关于他的传说,有的说他重伤不治,已经陨落在未知之地。也有人说,他回了天龙界疗伤,陷入沉睡。
直到他再次进入地狱界,从命运神殿将殒神岛主救了回来,以这一壮举,再一次让天庭地狱的诸神为之震撼。
谁能想到,当年龙主重伤之际没有回天龙界,而是去了摇摇欲坠的昆仑界?
这显然是抱着与昆仑界共存亡之心!
谁能想到,为了救出殒神岛主,龙主在昆仑界隐忍十万年?只为等玉煌界开启的这个时机?
若他回天龙界,根本不需要冒这些凶险,反而可以获得大量疗伤丹药,拥有超然地位。但若是这样,地狱界必有防范之心,殒神岛主将永无再见天日的机会。
正是因为,地狱界没有神灵想得到龙主还活着,会为了一个破烂、凋零、衰败的昆仑界,做出如此大胆而疯狂之事,才会被他若趁,导致殒神岛主脱困。
至此,龙主终于进入诸天的视野,到了世间诸神都不得不敬畏的地步。
龙主问出的这一句,是不是以大欺小?
当然不是以大欺小。
就是太欺负人了!
名剑神瞬间施展出秘法,浑身燃烧神焰,冲了出去。
不是逃。
而是冲向正在疗伤的张若尘。
龙主摇了摇头,身形一动,已是站在名剑神面前,一掌拍击在他头顶,顿时有一道道人形的神魂和精魄从肉身打了出来,消散在虚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