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82 任人宰割(4000+)推薦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龙之介想到千寿和樱井秋美那等悲惨的场面,不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真是差点就要忘了,就差那么一点。
不过多亏了黑猫,这才没让千寿和樱井秋美陷于吃霸王餐的境地。
既然想起来了,龙之介又带着考拉版的菲特回到了店中,结清了千寿她们的账单。
哦,你问具体关黑猫什么事?
这也简单,就是把黑猫的黑猫没有带呢,他怎么去见黑猫呢?
他姓什么都可以忘,但黑猫的事可不会…不能忘。
黑猫的黑猫在千寿她们那,所以也因此想起了他请客的事。
被菲特紧紧搂着胳膊来的龙之介,到了千寿她们包间那。
龙之介打了声招呼,也顺便带走了黑猫的黑猫的。
还在吃的千寿和樱井秋美多少疑惑地望着他们两个。
龙之介也稍微解释一下,菲特有些喝大了,送她回去。
然后这才真正地走人,离开这家店。
————
走在外面,龙之介一下感觉清爽了不少。
空间变大了,闷热和油气也消退了。
随后,就是坐上电车带着菲特去她贷款买的房子那儿了。
这倒不费什么时间,坐一站也就到了。
路上也是谢天谢地,菲特现在意识还是蛮清醒。
不用像上次一样把菲特扛在肩上,招摇过市,被警察拦下来。
现在一想简直就是黑历史呀。
也不知道,菲特有没有这件事的印象啊。
————
电车上人还是很多,不过好在女性车厢那还是有位置的。
菲特这样子,自然没法站着和他挤电车了。
额,说不定她会被挤得吐出来。
重生 之 最強 劍 神 宙斯
而自己就是首当其冲呢。
坐下的龙之介,搂着菲特的肩膀,任由她正在自己肩头。
虽然女性车厢的女性多在抽他,但是他可一点都不慌呢。
他拍拍菲特的脸说道:“醒醒,回家了。”
菲特闭着眼睛呓语,不知在说什么。
龙之介无奈一摇头,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这也是避开其他人目光的无奈之举。
……
“呐(耳语),怎么有两个男人来这?”
龙之介听见后,嘴角咧了咧,实在是同情菲特。
“可能是喝醉了不方便吧?”
“是女性吧?衣服是女性的制服呢。”
“如果是女性,那……”
“嘘,小声点。”
“…(窃窃)…”
“…(私欲)…”
嗯,龙之介还是能听见,但无所谓了。
————
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到了菲特贷款买的一户建那。
龙之介左手稍扶了一把又倾倒趋势的菲特。
然后才又用左手推了推庭院的铁门,锁住了吗?
也是,虽然一半都是开着的,但没人和晚上都是要锁的。
龙之介看向右边抱着他胳膊,脑袋都微微枕在他肩膀上的菲特。
“喂菲特,醒醒,到家了,钥匙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巴卡巴卡。”菲特只是发出不明意义的声音,眼睛都没睁开。
龙之介眉毛一上一下动了起来:“钥匙呢?醒醒啊。”
菲特未回应,反而脑袋就要从他的肩头上滑下去了。
不得已,龙之介伸出左手扶住她的脑袋,顺便拍拍她的脸:
“到家了,到家了,钥匙呢?开门呀!”
“…在$%口袋。”
龙之介闻言松了口……个锤子呀,他要掀桌子了。
废话,我能不知道钥匙在口袋吗?
我是让你开门呀!~
龙之介心里无能狂怒一番,还是只能叹气。
算了,跟一个醉鬼计较什么?
而且你问了人家,人家也回答了,你还想干什么呢?
龙之介扶着菲特脑袋的左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还是没反应。
得,这个摇摇晃晃的样子,果然没什么指望了。
龙之介准备自己取钥匙,然后开门了。
不过……
他往菲特身上打量了一下,钥匙在口袋里,那是外套口袋,还是裤子呢?
龙之介伸手,但又停下收拢手指。
哎呀,这样有些不太好吧,他又犹豫了起来。
不太好不太好。
龙之介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又往前走了一小步。
他抵着菲特的身子,腾出左手推了推庭院的小铁门。
嗯,锁住了,他自然知道。
龙之介目光越过铁门,瞅着里面的庭院。
上次,他来菲特家,但是菲特一时不能回来。
就告诉了他某某位置藏着备份钥匙。
嗯,对,就是这个意思。
他可以用备份钥匙开门呀,虽然麻烦,但涉水翻墙什么的……
龙之介一笑,表示他老在行了。
现在只要翻…单手撑跳过这个小铁门进去再取一次备份钥匙就好了。
龙之介抽了抽自己的右胳膊,动了,但是菲特黏在上面,随着他的胳膊上下动。
呀哈,不动不知道,一动吓一跳。
他发现被菲特抱了一路,胳膊居然微微有些麻了呢。
把菲特这个挂件取下来,倒也不是不行。
可是,取下来放到哪呢?
怕是会瘫软到地上,让黑色的制服沾满灰尘吧?
龙之介望天一叹,喝醉了真是麻烦。
不能放下,那带着菲特一起跨越铁门?
他能跳过,但带着菲特……可别因为翻到一半菲特没力气,带着他一起朝黄土背朝天吧。
那个画面简直不敢想象。
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 言艮.CS
而且呀!菲特是不是还把备份钥匙放在那个位置呢?
隋末逐鹿
如果不是,那就白弄了一趟。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掏钥匙吧。
龙之介摇摇头,他是真的没办法,可不是占菲特的便宜。
咳,虽然这家伙……
他伸手摸下了菲特的衣服,上面,下面。
咳咳,龙之介望着另一边的天摸索着。
虽然菲特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在,但其他地方…咳咳,总的来说还是很好的。
咳咳,嗓子不太舒服。
龙之介拿到钥匙后,承认他多费了几秒钟的时间,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钥匙到手,终于打开了庭院的铁门。
进去,再打开房子的大门。
再次进去。
————
终于……诶?!有点黑呀。
龙之介眨眨眼就,关好房子门,疑惑地看了看玄关前面的走道。
大中午的居然光线昏暗?
龙之介稍一奇怪,但没放在心上。
换了鞋之后,就要带着菲特往进走,但他又马上停了下来。
忘了,菲特只是抱着她的胳膊,没有换鞋。
龙之介象征性地又用手拍了拍她的脸,啪啪,还是没什么反应呢。
没办法~
他双手抱着菲特,小心地、轻轻地把她放在玄关台阶上坐下。
左手扶着菲特的被,右手给她脱了黑色的低跟鞋,换上一双珊瑚绒蓝色拖鞋。
啧,冬天还穿黑丝,不怕冷?
不过手感确实不错,仅凭刚才的无意间接触而言。
龙之介才没有控制不知自己,他和静可爱什么没玩过呢?
怎么可能被这点诱惑打败?
不可能!
————
这之后,他才又重新拉起菲特,带她往卧室走去。
————
路过客厅,龙之介往里面看了一眼,还是一如既往地乱糟糟呢。
沙发上放着黄棕色的毯子,茶几上放着电脑,电脑旁边放着零食饮料。
客厅的窗帘拉着,两层窗帘都拉着呢,怪不得有些黑。
唉~还是和以前一样嘛。
这样下去怎么能嫁的出去呢?
龙之介不禁摇摇头,都替她着急。
一想起她是伏见司弄得劣化版的长大后的黑猫,竟然心疼不已。
————
按照之前的记忆,他带菲特来到了卧室。
哟嗬,卧室倒是好了不少呢。
起码最显眼的床上床单铺得平平整整,被子也叠得方方的。
……嘛,或许是一直在沙发上睡觉吧,所以才这么整齐。
终于到了。
龙之介转头看了眼右边的菲特,眼里顿时露出嫌弃之色。
【我去……】
他连忙用左手推开菲特的脑袋。
真是的。
脑袋枕着他的肩膀,还流出口水来了。
衣服要是弄湿留下口水印子,下午怎么去和黑猫约会呀?
龙之介之后费了点力气,把菲特呈大字放在了床上。
还别说,他一边擦肩膀上的口水一边想着,搬一个几乎失去意识的人,真的很费力呢。
总感觉抓不住重心或者找不到着力点。
擦完肩膀,龙之介看着菲特沉吟了起来。
菲特现在需要的,哦,也干不了什么只能睡。
但这么个睡的话会着凉的呀,好歹也是冬天呢,得给冬天一点面子。
不盖被子可不行。
但若是盖着被子的话,穿着衣服又太热了。
怕是一觉醒来,不,睡到一半就得醒来。
然后口干,舌燥,上火,牙疼,扁桃体发炎,咳嗽,嗓子哑……
龙之介摇了摇头,好人做到底自己没什么。
可是脱衣服什么的……绝对不可能。
虽然没人知道,但只是如果被静可爱知道,她如果不开心那也不行呢。
O(∩_∩)O哈哈~自己果然是好老公呢。
要是自己是女孩子,肯定也会很感动的。
龙之介乐呵一笑,随后爬上了菲特的床。
然后在床上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菲特的脸颊。
没反应,脸上还有些热呢。
他有捏了捏菲特的脸,捏捏鼻子:“醒醒,脱了衣服再睡觉吧?喂~~~~”
还是有反应。
龙之介凑到她耳边稍大声喊道:
“菲特~你再不起来我就给你脱衣服了哟~”
菲特眉头一动,似乎……仅仅是因为声音吵闹而很烦恼似的偏过了头去。
她又继续呼呼大睡起来了。
龙之介直起腰版,不解地看着菲特。
之前不是还挺清醒的吗?怎么时间越过还越迷糊看了呢?
龙之介真是不解。
他没喝过酒,额,阳乃那个不算。
身边的人也不喝酒,所以他还真不了解这一点呢。
没办法呢。
————
龙之介啧啧舌,然后从床上下来,走出卧室。
出门后,他左右看了看,似乎寻找着什么。
菲特似乎没有他的打扰,睡得更香甜了。
龙之介大概看了一下,忽然还是觉得去客厅吧。
客厅……
————
龙之介走到客厅,从茶几上的一堆垃圾中终找到了瓶饮料。
嗯,一瓶或许不够吧。
他弯腰又从茶几旁边地上放着的可乐那拿了一瓶。
两瓶可乐,应该够了。
龙之介拿着往回走,心里不无吐槽,天天喝可乐就不怕长胖吗?
糖含量可是很高的呢。
————
再次回到菲特的卧室里面。
虽然龙之介不知道喝醉酒了具体怎么处置,但是醉酒之人会口渴这点还是知道的。
不是有那么个段子吗?
某君和领导出差,晚上和客户吃了饭、喝了酒,然后一起在旅馆睡觉。
半夜口渴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晾着,但等着的时候又睡了过去。
眼睛一睁,却发现水杯空了,再倒了一杯,等着等着又睡得过去。
如此反复,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就升职了。
龙之介刚才的所作所为就是因为这个。
他把两瓶可乐放到了菲特的床头柜上,还贴心地帮她把瓶口拧松了。
免得她酒醉无力,连个可乐瓶子都拧不开。
然后嘛,龙之介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菲特。
这下不是呈“大”字躺着了,而是侧身躺着,蜷缩在一起。
好了,第一步做完了。
————
龙之姐收回目光,再次走出卧室。
他还是左看右看,终于找到了洗漱间。
他准备打一盆清水,诶?是洗脸池没有盆子。
没关系,直接弄个湿毛巾也行。
给菲特擦擦脸,让她清醒一下,换了衣服再睡觉。
嗯,希望菲特不要吐了吧,吐了的话……
呀,可是周围好像也没见什么盆子呀。
应该不会吧……
先看看情况吧,看她能清醒不。
————
龙之介稍微拧一下滴水的湿毛巾,再次走回卧室。
爬上床,“吧唧”一下把湿毛巾拍到菲特脸上。
哦,还有一小半的头发上。
(*^▽^*)冰凉的触感让菲特有了反应。
龙之介笑着收手,说道:“醒了没有?脱了衣服再睡吧?”
“U&%哦~”
龙之介听了心里松了口气。
……但过了好几秒菲特又没动静了。
“好了,把衣服换了再睡觉吧?”
没有反应。
龙之介咧咧嘴,再次把湿毛巾啪了上去。、
菲特又有了反应。
嘿嘿,这玩意儿和抢救室电击心脏一样有效呢。
在菲特转头时,龙之介趁机又说:“换衣服!听见了没有!再不起来我就把你扒光了。”
“哦哦。”菲特极为敷衍地说了两声。
龙之介气得一咬牙,再来一下,啪。
额,不过貌似菲特已经适应了,或者毛巾已经不是那么冰冷了。
这次没有什么反应。
龙之介无奈地叹了口气,下床把毛巾放到床头柜那儿。
变奏荷尔蒙
然后再次上了菲特的床,然后给她菲特脱起了衣服。
扒拉一下肩膀,外套脱下一边。
把菲特翻个面,再一扒拉,脱下另一边。
然后从菲特身下抽出整个。
呼~也不难嘛。
龙之介稍微一叠,把外套放在菲特头顶远一点的地方。
此时菲特上身就是一个绵绵的白衬衫了。
龙之介又伸出了自己的手……
正经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