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討論-第六百一十五章 第五番隊的新晉成員(四千字!)相伴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院长?”
听到了药师兜的声音,露琪亚惊喜地看向了会客室门口出现的银发青年,几乎是飞奔着就要扑到药师兜的怀里。
药师兜这个像是父亲和兄长一样将他们这群流浪儿养大的院长,无疑是露琪亚最为尊敬的人!
“客人还在。”
药师兜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叩起自己的手指敲了敲露琪亚的脑袋,笑着开口教训道:“露琪亚,不要胡闹呢…”
“是。”
露琪亚怯手怯脚地站在了药师兜的身边,小声地开口问起了正经事:“那个…院长,你要离开了吗…”
这件事才是露琪亚最关心的。
刚刚朽木白哉告诉她的时候,露琪亚心里有些不愿意相信,想要亲口从药师兜口中知道这件事的真假。
“没错。”
药师兜微笑着颔首点头,拍了拍露琪亚的脑袋,才继续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人与人终究是要分别的…”
四季如歌
“院长…”
“好了。”
药师兜转头看向了坐在客位上的朽木白哉,笑着开口道:“露琪亚,你先退下吧,就让我和朽木一族的少当家来好好谈谈吧…”
“这…”
露琪亚的表情讶异了一秒。
然而出于对药师兜的信任,露琪亚依旧认真地点了点头,慢慢退出了这间会客室。
在露琪亚退出以后,朽木白哉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正色,他可以不把露琪亚放在眼里,却决不能不把药师兜这家伙放在眼里!
数百年前,药师兜曾经担任过负责情报的第八番队队长,在那段时间第八番队的存在感简直爆棚。
毫不客气地说…
第八番队的风头几乎压过了任何一支番队!
最重要的是,朽木一族其实欠下了药师兜一个很大的人情,那就是朽木白哉的父亲朽木苍纯,这位朽木一族的现任当家和药师兜是至交好友。
而且在某次任务中,朽木苍纯率领第六番队遇到危险,幸好药师兜出手才将人救了下来。
这一份人情在这里…
否则的话,朽木白哉也不会亲自出现在孤儿院和露琪亚商议,而是直接派人把露琪亚强行带回朽木家了。
可惜的是。
虽然朽木苍纯一直非常有才能,甚至也待人非常和善,却依旧无法真正拥有一个家主的气魄。
相比较起来的话,朽木白哉甚至比起他的父亲都更为合适,也更有一族之长的威严。
朽木苍纯希望在药师兜进入零番队以后,出手庇护药师兜的孤儿院,朽木白哉却不认可父亲的意见,这也是他来到孤儿院的另一个原因。
只不过因为朽木苍纯性格温和,才让朽木白哉没有面临太大压力就迎娶了平民出身的朽木绯真…
这一点倒是让他们的父子关系不错。
因此,面对父亲的至交好友,实在是让朽木白哉稍微有些踟躇。
何况从某种情况上来说,药师兜经常去朽木一族做客,其实还是看着他长大的…
“在我面前不用拘束。”
药师兜坐在了朽木白哉的对面,微笑着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平静地开口道:“真是没想到呢,白哉真的长大了,已经学会完全开始站在了家族的立场考虑了呢…”
“是…我要收养露琪亚小姐。”
朽木白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注视着眼前的药师兜,沉声道:“我的妻子绯真和露琪亚之间的关系,兜阁下对此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因为露琪亚是朽木绯真自己放在了药师兜的孤儿院,朽木白哉真的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药师兜的算计了,这个总是微笑的孤儿院院长心思太深了…
“嗯。”
药师兜的嘴角笑意更浓郁了几分,他慢慢地点了点头道:“这种事我从来不会制止,我也希望露琪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呢…”
“是。”
朽木白哉慢慢点了点头,沉声道:“虽然我们都认为这一代上原家主性情善良,但是他身边的十三死侍…”
“无需担心。”
药师兜喝了一口茶水,平静地继续道:“我相信奈落阁下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他们都是自己人。
一点儿也不需要外人操心这些问题。
相比较这些小事,他们还不如担心上原奈落毕业以后到底会去哪个番队,毕竟上原奈落成为某个番队队长的话,也算是实实在在地屈就了。
翌日。
瀞灵廷。
真央灵术院。
因为今天是第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宣布昨天考核结果的日子,许多参加考核的学生们都汇聚在了学校。
上原奈落自然也不例外。
或许今天他就会从这座学校毕业了。
虽说上原奈落本身没有在这所培养死神的学校待过多长时间,却依旧以传奇般的身份和超强的天赋实力成为了这所学校的风云人物。
不论是过去的吉良伊鹤和雏森桃等优等生,还是阿散井恋次那样不服输的热血白痴…
统统都成为了上原奈落的注脚。
“奈落…”
一个包扎着丸子头的少女见到上原奈落的时候,满脸开心地朝着上原奈落挥动着手掌:“快一点啊,蓝染队长今天就会来宣布通过考核名单了呢!”
“喂,雏森。”
阿散井恋次满脸不爽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随着另一个同伴吉良伊鹤走了过来:“这可是上原一族的族长,或许毕业了就会去担任队长吧!”
阿散井恋次并不是讨厌上原。
阿散井恋次更讨厌的是上原一族。
孤儿院出身的孩子们对于上原一族都没什么好感。
即使阿散井恋次知道上原奈落并没有做错过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就会把上原一族打压药师兜的错误归咎到上原奈落的头上。
估计只有市丸银那个知道真相的人,才会清楚上原奈落和药师兜的真实关系…
“恋次…”
雏森桃的脸上还有些委屈。
小姑娘一直对上原奈落很有好感,因为在他们的接触中上原奈落从来不会以他的身份压制别人。
甚至于面对一向脾气暴躁的阿散井恋次,上原奈落也总是能够温和地对待他,从来不在意恋次对他的冒犯。
哪怕是阿散井恋次这位习惯性地发表出对上原一族的不满以后,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
因为他知道上原奈落的性格。
这样纯粹是为了宣泄自己的火气。
“啊,抱歉了,上原。”
阿散井恋次抱着自己的手臂,脸上闪过了一抹歉意,高声道:“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不开心…”
毕竟…
今天除了是宣布他们毕业生人选的日子,也是药师兜离开瀞灵廷的日子,阿散井恋次理所当然有些不太开心。
“没关系。”
上原奈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满脸抱歉地看着阿散井恋次,摇了摇头道:“我知道自己不想要的身份或许会为你们带来不快…”
明朝好丈
说到这里的时候,上原奈落脸上的歉意更浓,甚至有些尴尬地开口道:“抱歉,我没有想到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你还依然会因为我的身份而对我有所不满…”
这话说得有点儿绿茶。
如果要是认真算起来的话,的确也是阿散井恋次的错,上原奈落可从来没摆过什么架子!
甚至因为他的身份,面对真央灵术院的学生时,上原奈落的姿态一向放得很低,每个学生都知道上原奈落的身份虽然高贵,其实内心是个善良的人。
说得难听点儿…
这简直已经是天真了。
倘若不是上原奈落是个豪门家主,估计真央灵术院内少不了敢于对他进行霸凌的学生,少不得有人天天找上原奈落的事儿…
但是。
这份天真在学校里却非常吃香。
不论是雏森桃还是吉良伊鹤,都忍不住看向了阿散井恋次,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责怪和不满。
在他们看来,每次都是恋次主动找茬…而上原奈落非但从不给予回击,甚至还会主动道歉。
所以…
这么善良的人…
谁会好意思欺负他啊!
阿散井恋次注意到了雏森桃和吉良伊鹤谴责的目光,他的脸上忍不住抽了抽:“喂喂喂,我都说过了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啊!”
“没关系。”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强自微笑道:“我已经习惯了,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
上原奈落看着阿散井恋次一副憋屈的神色,慢悠悠地开口转移了话题:“话说起来,我们的考核似乎不一样,你们昨天遇到的考核是什么样的?”
“遇到了一些麻烦。”
吉良伊鹤的脸上顿时变得郑重了起来,沉声开口道:“昨天我们遭遇到了一群虚的袭击,负责保护我们的死神小队都差点因此全军覆没…”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嗯…”
雏森桃的脸上还有些后怕,只是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又闪过了一抹崇拜:“幸好蓝染队长来支援了呢!不然的话,大家真的就危险了…”
“那还真是好运…”
上原奈落微微颔首。
昨天蓝染惣右介还真是不浪费时间啊!
蓝染惣右介那家伙一边派出大虚来刺杀他这位上原一族的家主,看到刺杀失败后还要出面帮忙收拾残局,安抚他这个善良的学生…
等到解决了他这边的事,还要赶去阿散井恋次和雏森桃等人的那边,利用这个虚袭击的机会勾搭一下少女…
真是个时间管理大师。
上原奈落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声开口道:“话说起来有件奇怪的事,因为某些原因,我参加考核的地方应该是机密,却依旧遭遇到了虚的袭击,甚至还有大虚…”
“嗯?大虚!”
阿散井恋次的脸色瞬间变了,忍不住匆匆开口问道:“你这家伙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沉声继续道:“十七只大虚,不,应该说是十八只大虚,它们想要穿过界壁进入我的考核地点袭击我,全部被我们族中的死侍拦了下来…”
上原奈落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低声道:“我只是有些好奇的是,那些大虚是怎么知道我考核的地方,才去袭击我的…”
“你的意思是…”
吉良伊鹤的眉头皱了起来,沉声开口问道:“那些虚是在刻意想要袭击你吗?”
雏森桃微微摇了摇头,摊开了自己的手掌道:“话说起来,这也很正常吧,毕竟奈落的身份摆在这里,那些大虚想要袭击身份重要的奈落也不奇怪…”
“……”
上原奈落的额头跳了跳。
这两个家伙能不能猜到正经事啊!
难怪这两个人一直被人玩弄操控,他们怎么一点都想不到正经的方向呢!
阿散井恋次的表情隐隐有些阴沉:“上原,你的意思是有人偷偷泄露了你参加考试的地点吗?”
“嗯…不是。”
正当上原奈落想要顺着话头悄悄埋钉子,甚至打算等到将来见到山本元柳斋重国的时候也要埋埋钉子。
结果忽然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出现了两个人的灵压。
蓝染惣右介和市丸银!
上原奈落的眼角注意着他们的出现,话头立刻转移了开来:“我们族中猜测或许有些大虚掌握了追查到我们一族血脉的办法,毕竟有些隐秘…算了,只是这件事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
“什么麻烦呢?”
蓝染惣右介站在了上原奈落的身边,温和地笑着开口道:“如果我未来的同伴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麻烦,会让我这个队长也会为自己的同伴感觉很困扰呢…”
“蓝染队长!”
意乱情迷:霸道老公送上门 步棠
窝边草
每个人的脸上都闪过了一抹惊讶。
雏森桃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崇拜的眼神,吉良伊鹤微微低头表示对第五番队队长的尊敬。
阿散井恋次倒是无所谓地看了看蓝染惣右介,他的目光更多地落在了蓝染身边的市丸银身上:“喂,银大哥,好久不见了啊!”
“恋次也在啊…”
市丸银眯着眼睛微笑着看了一眼恋次,才转头看向了上原奈落,笑着开口道:“奈落阁下,蓝染队长很快就会宣布将您分配进入我们第五番队…
总裁老公求放过
如果您对这件事没有什么异议的话,那么我们未来就会成为同伴呢!”
“当然没有!”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甚至微微后退半步示意他的谦让:“不…应该是很荣幸…竟然能够成为蓝染队长和市丸银副队长的部下啊…”
“不。”
市丸银微微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浅蓝色的眼睛,他的笑声中多了一抹常人难以听出来的恭敬:“这件事…其实应该是我们的荣幸太对呢!”
然而市丸银的这种恭敬…
以现在两人的表面身份而言,让人听得更像是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