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跳舞-第一百零一章 【假演戲浩南巧裝大哥,送真金堂主重獲雙腿】閲讀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一百零一章【假演戏浩南巧装大哥,送真金堂主重获双腿】
清晨一大早,磊哥就被电话叫醒了。
一手搓着脸,一手拿起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磊哥顿时清醒过来。
“诺爷,这么早,什么事儿啊?”
电话那头,陈诺的声音似乎有些纠结:“那个,这么早,打扰你睡觉了吧,磊哥?”
“没事儿!”磊哥说的很痛快:“这么早找我肯定有事吧,你说!”
沉默了几秒钟后……
“你帮我,弄几件女人的衣服。”
“……哈?”
“不要新的,要旧的,款式别太老气,好看点的。嗯,要外衣,内衣不用。尺码么……大概是165左右的。嗯,还有鞋子36或者37码,女士的,皮鞋高跟鞋运动鞋什么的,都来几双,都要旧的,不要新的!”
磊哥愣住了。
我去?
跟着诺爷混,这日子是越来越新鲜了啊。
上次是给个KPI,打人按照医药费打。
今天又让自己去弄女人的行头……
不敢多问,磊哥压着心中的疑惑:“女人的衣服,鞋,内衣不用。年轻点的款式好看点的,身高在165左右,鞋是36或者37……要旧的不要新的,明白了!我尽快弄好给你送过去。”
“行……”
电话挂了。
磊哥握着电话,心中一团疑问。
165?
孙可可那丫头貌似……没有165吧?
·
电话是在楼下打的。
陈诺挂掉电话,长出了口气,然后腾腾腾上楼。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又有点心虚的看了一眼对门……
赶紧拿出钥匙打开自己家大门进屋。
房间里,鹿细细已经在洗手间里刷牙了。
陈诺喊了一嗓子:“我买了早饭回来啊,油条和豆浆还有白粥。”
鹿细细探出半个脑袋,甜甜的对着陈诺一笑,嘴里还有牙膏沫子。
这一夜,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在沙发上抱着睡了一宿……天亮起来之后,鹿细细再看自己的这个老公,心中的那种亲近的感觉,一下就多了许多。
鹿细细洗漱完毕,两人就坐在餐桌前,这辈子第一次,一起坐在一张桌上吃起了东西。
“老公啊……昨天的事情……”
“嗯。”陈诺想了想:“你想说什么?”
“对不起啊,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陈诺心想:不是麻烦不麻烦,就是老这么来心脏有点受不了。
“昨天很奇怪的,那个阿姨上门来找人,说找她老公,结果是走错门了。然后我看她很奇怪,可能精神不太好。”鹿细细皱眉道:“我不放心啊……就跟着。”
“我明白,你是看着她,就想起了你自己,所以同情心起的作用。”陈诺很善解人意的样子。
“对啊。”鹿细细眉宇间有些阴霾,叹了口气:“我的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所以我看着她,就觉得她好可怜呢。”
陈诺不说话了。
“然后就遇到了那几个坏人,然后……”
鹿细细飞快的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陈诺假装一边听一边吃早饭,时不时的还故意插嘴问两句。
“老公啊,最后你为什么不推门进去见那个阿姨和孩子啊?”
“老公啊,那个阿姨的老公是不是后来找来了?你为什么抱着我躲起来了啊?”
嗯,问的好!
好问题!
道道都是送命题啊!
幸好陈阎罗经过了一夜的时间,已经打好了腹稿。
沉吟了一下,陈诺叹了口气,看着鹿细细:“其实,我也正要和你说这个事呢。”
“嗯,老公你说!”鹿细细立刻坐好坐端正了,一副准备接受教育的样子。
“你我都不是普通人。”陈诺语重心长道:“但是在这个世道,越是藏着本事,就越要小心谨慎些。猥琐保命,从心莫刚。你明白么?”
“不明白。”
轮回讨债人
“哎……”陈诺故意叹了口气:“你我虽然有武功在身,但是……当初咱们在江湖上,也不是没有仇家的。我们现在隐姓埋名,在这里过安生的小日子挺好的。所以万事就要谨慎些。
如果太过高调,怕是又会引来江湖上那些腥风血雨。让有心人察觉了,万一传出消息去,让从前江湖上的那些有恩怨的人找上门来,都是麻烦。”
鹿细细听着,眼珠转了转:“所以你昨天戴着头盔,连面都没露,就是怕人找上门来吗?”
“对啊。”陈诺点头,一脸柔情的看着鹿细细:“当初是你说的,厌倦了那些江湖恩怨,厌倦了那些惊心动魄,厌倦了那些江湖风雨……然后我们才决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在这里隐姓埋名的过普通人的日子啊。”
“啊?我说的吗?”鹿细细瞪大了眼睛看陈诺。
“对,你说的。”
鹿细细懵逼了。
我说的?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鹿细细怎么听都觉得有点怪异。
自己厌倦了那些江湖事?厌倦了那些惊心动魄?
厌倦吗?
可自己现在想一想,就很激动就觉得很有意思是怎么回事?
想一想就觉得好兴奋好想搞事情是怎么回事?
好吧!
我失忆了,你说了算。
·
吃过早饭,陈诺拉着鹿细细出门去了。
他可不放心让鹿细细一个人在家里带着。
家里太多东西对不上号,万一留着鹿细细在家里,这女人一翻箱倒柜,那就全是疑点。
借口带着鹿细细出门买东西,拉着她逛了会儿超市,然后又买了两件衣服,最后路过一家美容院的时候,陈诺停住了脚步。
“咦,老婆你看,这里在搞促销活动啊,哇,办卡一千送两百啊!”
“哈?”
没反应过来,鹿细细就被陈诺拉进了美容院。
再一愣神的功夫,陈诺已经和柜台后的小妹聊的热火朝天了。
再再一愣神的功夫,陈诺已经付钱把卡办了!
“??老公??”
陈诺看着鹿细细,柔声道:“我看你最近越来越憔悴了,脸色都不太好的,来来,女人嘛,总是需要保养的。”
旁边的小妹热情洋溢的开始介绍,什么水光嫩肤,什么毛孔缩紧,什么皮肤保养,什么香薰按摩……
鹿细细听的一头雾水,糊里糊涂就被带进了里面的包间,躺在了一张美容按摩床上。
然后两个美容师女孩,已经走进来,戴着口罩,拿出来了一堆瓶瓶罐罐。
门口,陈诺对鹿细细摆手:“老婆啊,你在这里做美容,我先去菜场买个菜啊。”
“啊?”鹿细细本能的有点不安,起身就要坐起来。
陈诺赶紧上来,把鹿细细按着重新躺下。
“别怕,我就去买个菜,你这个美容要做挺长时间的呢。我去把菜买了,然后回来接你,我们再一起回家做午饭。”
“可是……”
“你就在这里啊。千万别乱跑……那个,钱我已经付过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啊。号码你记得嘛?”
“记得……”
“记得就行了,我去买菜了,中午想吃什么?红烧肉还是糖醋排骨?”
“……排骨。”鹿细细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
“行,糖醋排骨,我再买条鱼做汤,再炒个西兰花,就差不多了吧。”
“噢……”
眼看陈诺摆摆手离开了,而两个说话声音很恭敬客气的美容师已经靠了过来,拿出那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鹿细细糊里糊涂的重新躺下不动了……
咦?怎么总有一种……好像自己被绕进去了的感觉?
·
出了美容院,陈诺立刻马不停蹄的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学校!
为啥?接陈小叶啊!
昨晚半夜陈诺抽空给老蒋发了个短信,说自己店里有事情,半夜有一批新车要到,没办法走开。和老蒋约定了今天早上去接陈小叶。
赶到学校,下了车,直奔教职工宿舍楼。
来到304,敲开门,就看见老蒋板着脸站在门里。
“师父。”陈诺赶紧点头哈腰。
“进来吧。”老蒋叹了口气,让开门。
陈小叶已经梳洗打扮好了,宋巧云正在给她梳头,然后背上了小书包。
“哥!”小叶子扭头朝着陈诺喊。宋巧云赶紧把她的脑袋扶正了:“等一下再叫,辫子没梳好呢!”
“哦~”小叶子乖乖的坐正了。
老蒋让陈诺坐下,想了想,叹了口气:“行了,别畏畏缩缩的了,我又没怪你。我知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平日还要打工赚钱,不容易的。昨晚你忙,没法过来接叶子,我理解的,你不用担心我生气。”
陈诺乖巧的陪着笑。
老蒋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你也不容易啊……”
嗯,确实不容易!这两天简直太不容易了!
老蒋对陈诺丢了个眼色,两人来到了厨房里,把厨房门也掩上了,老蒋才问:“小叶子的爸爸,是怎么回事?”
陈诺顿时脸色一变,义愤填膺的怒道:“师父,你说起这个,我可就真的忍不住火的……”
说着,陈诺简单的三言两语,把顾康的事儿大概和老蒋说了一遍。
老蒋听了,也是脸色难看:“这么不是人的东西?”
“可不嘛!”陈诺怒道,随后又拍着胸脯:“昨天他去接叶子,就是没安好心吧!想把孩子抢回去……幸好您把叶子接走了……欸对了师父,昨天你怎么回去幼儿园接叶子的?”
“……不是我接的,是你师娘接的。”老蒋嘬了嘬牙花子:“昨天也是……哎,你师娘又犯病了,不巧我刚好没在家,她自己糊里糊涂就跑去了幼儿园,去接叶子。然后,就刚好和你说的那个顾康,撞上了。”
“然后呢?”陈诺装傻。
然后?
老蒋一皱眉。
然后……其实老蒋也不太清楚了。
昨晚接了宋巧云和小叶子回来后……宋巧云用了药后,渐渐清醒,但是对于当天发生了什么……具体也记不得了。
至于小叶子,一个五岁的孩子,更说不清了。
在小叶子的理解里,根本不知道自己昨天险些被自己的亲爹绑架。也根本不知道亲爹是想做什么。
小孩子就是很单纯的认为:爸爸和干妈宋巧云都来接自己放学,然后带自己出去吃饭,还约了哥哥,可是哥哥一直都没来。然后吃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干爹蒋伯伯也来了,然后把自己和干妈一起就接走了……
小孩子就这么理解的。
宋巧云知道的稍微多一点,但也只限于:早上起来她发现老蒋的画眉鸟回来,担心老宋出事,然后喂了鸟食,等鸟吃饱了后,就一路放了鸟,跟着来寻老蒋。
宋巧云记得自己找到了一户人家,但是开门后,是个陌生的年轻女人,生的很好看,但是自己却是找错地方了,根本没有老蒋……
再然后的事情,宋巧云的记忆就开始糊里糊涂了……
老江湖的老蒋,还是发现了一个关键之处:那个女人。
根据陈小叶的说法,一起去吃饭的,有一个很好看的大姐姐。那个大姐姐是跟着干妈一起的。
那么显然,就是宋巧云找错地方的那个女人了。
宋巧云对于自己发病那段时间里的记忆很凌乱,但也大概记得,那个好看的女人,是出于好心,看出了自己的情况不对,就一路跟着。
我的亿万新娘
但是后来怎么回事,就说不清了。
这事儿,透着很邪乎啊……
老蒋皱眉。
一个看上去出现的很违和的女人!
楚 懷 王
说是好心吧……但总觉得出现的太过巧合了。
而且……在遮风堂的时候,老蒋可是看见了,院子里地上躺着三个身上带血带伤的人呢!
然后小叶子又提供了一个线索:那个很好看的大姐姐,后来被人带走了。
被一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穿着皮衣的人带走了。
事情听到这里的时候,老蒋心中顿时就很敏锐的判断出:那个戴摩托车头盔的人,必定有问题!
戴头盔……
怕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跟人朝相!
然后小叶子又说,听见那个好看的大姐姐,喊那个戴头盔的,喊老公。
喊老公?
那就是两口子了?
老蒋就更一头雾水了。
·
“师父?师父?”陈诺眼看老蒋愣神儿,喊了两声。
“啊!”老蒋回过神来,看了陈诺一眼:“后来的事儿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打电话给你师娘,然后我就去接了她们娘儿俩回来。你说的那个小叶子的爸爸,我没见到。”
陈诺做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
老蒋想了想,什么三个身上带血的人……这种事情,就别和陈诺说了。一个还在念高中的半大孩子。
别吓着他。
老蒋摆摆手:“这事情有点复杂,但是有一条我可以确定,那个顾康去接走小叶子,必定是没安好心的!要不是你宋阿姨阴差阳错撞上了,怕是小叶子就给人带走了。”
陈诺也做出沉思的表情:“那个顾康确实不是好人,小叶子绝不能给他的。”
“你说之前他跑上门找你勒索了几千块钱?”
“嗯。”
老蒋想了想,做了个决定。
“这样,最近这些日子,小叶子先别跟你回家,就先住我这里!你一个半大孩子,还是个高中生,那个顾康一听就是个混社会的,万一上门找你要人,我担心你一个半大孩子,弄不过他的。
叶子呢,最近就先跟我家里住着,反正你师娘也喜欢叶子,拿她当自己亲女儿看待的,你也不用担心。
幼儿园的寄宿先不住了,我反正放学的时间自由,我每天没课,就早下班和你师娘去接叶子回家住。
咱们先这么着。先过几天,如果没事儿,你再把叶子接回去。
如果顾康找你麻烦,你就和你师父我说!”
陈诺一愣。
这不是……
这不是……
这不是正瞌睡,老蒋你就主动送了我个枕头嘛……
而且……
老蒋确实是好人啊!
陈诺心中有些感动。甭管是不是真的帮了自己忙,但这份关心是真真切切的!
浮生同志,以后芳心纵火犯绝不坑你了!
聊完了后,陈诺本来要送叶子去幼儿园的,老蒋却给拦住了。
“你别去了!好好去忙你的!该上课上课,该打工打工!我上午没课,我和你师娘送叶子去幼儿园,你别管了。”
陈诺想了想,也好。
今天上午自己的时间确实有点紧的。
·
从老蒋家出来,陈诺直接去了学校。
蹲在校门口,陈诺给张林生打了个电话,让他到校门口找自己。
不多功夫,张林生来到了校门口,看见了陈诺就蹲在门房,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和秦大爷瞎聊。
“找我什么事儿啊?怎么不进学校里说?”
凤家女 清枫聆心
陈诺看了看张林生,上下打量了一下。
哎!
从今天开始……浩南哥,你怕是要出名了。
“你上午逃课吧,找你有事。”
“啊?什么事儿啊?”张林生对于逃课倒是毫无抗拒,就是好奇陈诺找自己做什么。
“带你去人前显圣!”
“啥?”
“带你去装B!”
·
陈诺当着张林生的面,拿出了王老虎的手机给李青山发了条短信。
然后拉着张林生离开了校门口。两人来到了一条街外的一家茶社。
上午没什么生意,进门口陈诺要了个包间,然后拉着张林生进了包间里。
随意点了些茶水饮料,然后让服务员把门关上。
“浩南哥,咱俩聊聊吧。”陈诺先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张林生也倒了一杯,笑得很自然:“也差不多,咱俩该好好聊聊了。”
张林生心中一顿,有些含糊的看陈诺。
陈诺笑眯眯的把茶杯推到了张林生的面前,然后轻轻的说了一句。
“浩南哥啊,其实……你记忆恢复了,对吧?”
“……!!!”张林生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陈诺。
沉默!
房间里,两个少年都沉默了好久。
张林生觉得嗓子有点干涩:“你……你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啊?”
“看出来多久了?”
“好多天了啊。”陈诺笑嘻嘻的。
张林生吞了口吐沫,然后沮丧的叹了口气:“所以……你是打算把我的记忆,再抹掉一次,是吗?”
浩南哥看着这个安静的包间。
僻静,没人。
刚好动手是不是?
幕府 風雲
陈诺不说话,就眯着眼睛笑着看着张林生。
张林生哭丧着脸:“那个……抹去记忆,会不会把我弄成傻子啊?我看过电影和小说,里面说了,抹除记忆这种事情,做多了会伤脑子的。”
陈诺还是不说话。
张林生急了:“你!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大哥!我最近可没得罪你啊!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了,你让我跟老蒋学打拳,我也老老实实的学啊!我,我,我……我还是你师兄呢!”
“是二师兄。”陈诺笑眯眯的补充。
“二师兄也是师兄啊。”张林生哭丧着脸:“你可不能同门相残啊!”
陈诺乐了,拿起一个开心果剥开了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笑了起来。
“哎!”陈诺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语气很感慨:
“本来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处,可换来的却是警惕和提防。不装了。我是隐士高人我摊牌了~”
张林生:⊙﹏⊙∥
……
二十分钟后。
张林生瞪大了眼睛看着陈诺。
陈诺笑着拍着他的肩膀:“……我刚才说的那么多,你听明白了么?”
“呃,大概明白了……”
“真明白了?”
“真明白了。”
“那你说说,我让你怎么办来着?”
“就是,你做的事情,我来把逼给装了呗?”
陈诺一愣。
哟?领悟力可以啊!
虽然话说的有点歪,但意思差不多啊。
张林生有些忐忑:“那个,陈诺啊,帮你装逼这个事情,它有没有危险啊?那天我可以见过李青山的,那人很厉害啊!我心里有点害怕。”
“放心,一会儿见着了,他比你害怕。”陈诺笑了。
·
上午十点差一刻。
一辆宝马7系,停在了茶馆门口。这年头宝马7系其实还没正式进入华夏,官方正式进口要到2004年。不过水货走私车已经有了……至于李青山为啥有这车,不好细说。
老七下车来,从后备箱里取出了轮椅,然后车上两个小伙子下车来,把李青山搀扶下车,放上轮椅。
李青山抬头看了看茶馆的名字。
“是这里,老七跟我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老七点点头,推着坐着轮椅的李青山,进入了茶馆。
进门老七先问服务员,然后服务员引着两人来到了包间门口。
老七正要推门,李青山摇头。
李堂主坐在轮椅上,先正了正自己的衣服,然后吐了口气,低声到:“先敲门。”
老七恍然,走上前,客客气气的先敲门三下。
里面传来声音。
“进来吧。”
老七打开房门,李青山坐在轮椅里,就看见了房间里。
沙发上,张林生坐在正当中,面色平静。而旁边的另外一个沙发上,还坐着一个陌生的少年。
李青山心中一动……
这个少年,怕就是孩子的哥哥了!
自己,赌对了!果然,浩南哥跟这个人认识的!
李青山扶着轮椅,让老七推着自己进门。
坐在轮椅上,李青山吐了口气,看着当中的张林生,语气很客气,带着一丝淡淡的惶恐:“浩南先生……久违了。”
张林生面色冷淡,抬了抬眼皮——其实心中有些慌张,但记住了陈诺的交代,只要不做任何表情就好。
一指自己的面前桌子:“坐。”
李青山点头陪笑,身后的老七,静静的退出了房门,关上了包间门,站在了门口。
·
李青山坐在轮椅里,看着面前的两个少年……主要是看张林生。
虽然之前见过,但这次再看张林生,李青山心中忍不住感慨。
真是年轻的过分啊……
谁能想到,自己老于江湖混迹了半辈子,大风大浪都见过,却栽在了这个少年手里……
不过也不冤,眼前这个少年,手段真的如鬼神一样厉害!
这就是条潜着的幼龙啊!
张林生看着李青山,然后一指身边:“这是我同学,叫陈诺……”
李青山本来只是想点一下头,但就听见张林生继续说“……也是我师弟。”
老头子心中咯噔一下!
卧槽!
原本只是想点下头的,赶紧举起双手抱了抱拳。
心中更是庆幸!幸好老子把顾康的事儿想明白了!也做好了交代!
否则的话……人家不仅是同学关系,还是师兄弟!
这就难怪了!
难怪他老婆跟孩子的干妈是朋友!
也难怪,这位浩南哥会插手管顾康的事儿!
李青山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子。
先深呼吸了两下,毕竟是老江湖了。李青山还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拱了拱手,李堂主沉声道:“昨晚我一夜没睡,您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理妥当了。”
张林生不动声色:“哦?说说看吧。”
李青山干咳了一声,偷偷瞄了陈诺一眼,发现这个少年坐在那儿,神色很轻佻很不爽的看着自己。
心中先做了个评价……这个师弟,倒是个性子都放在表面的少年,好对付的。
李青山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来:“先肯定是要告罪的,我御下不严,王老虎那个混蛋,冒犯了小嫂子,我虽然不知情,但毕竟是我的手下,我在这里,还是先要向您陪个不是的。
幸好呢,小嫂子也无碍……”
“无碍?无碍就这么算了吗?!”陈诺忽然瞪眼一拍桌子,大喝了一声。
好家伙,李青山固然是吓了一跳,就连张林生也是眼角跳了两下,有点腿软。
“当然,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李青山赶紧开口分辨,同时心中又给这个叫陈诺的少年身上,打了一个沉不住气的标签。
嗯,这人没多大威胁,也没多大城府,喜怒都在脸上,好对付的。
不像这个张林生浩南哥,喜怒不形于色,让人不知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算肯定是不能就这么算的!他冒犯了小嫂子,就算您网开一面,我也不能这么不懂事!”李青山一摆手:“所以,我今天来,就是给您一个交代!”
眼看陈诺瞪眼还要说什么,张林生一摆手,淡淡道:“师弟,不急。你先听他说完。”
陈诺仿佛忍着怒气,气哼哼的坐了回去。
“是是是,先容我把话说完,您两位再看这交代成不成。”李青山赶紧道。
顿了顿,他沉吟了一下:“除了王老虎的事儿呢……还有一个叫顾康的,也是冒犯了这位陈诺小兄弟,是吧?”
“横!”陈诺翻了个白眼。
“所以呢,老头子我想了一下,昨天的事儿呢,说是两件,其实也是一件,事情的根子,都是从陈诺小兄弟您的那位妹妹身上起来的。所以……”
李青山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亮出了筹码。
“王老虎和顾康现在,都还伤着,身上骨折了几处,命还在,但是苦头是少不得要吃的。此外呢……等两人伤好了,我会安排一下,把他们弄到号子里去蹲着。”
“关进去?坐牢吗?”陈诺又做出那副愣头青少年郎的样子来:“关多久啊?”
李青山看了一眼张林生,眼看张林生脸上没表示,就赶紧补充道:“蹲多久……那就要看两位的意思了,两位一天不发话,他们就在里面一直蹲着!您看,这个交代,成不成?”
张林生没说话,看了一眼陈诺。
陈诺瞪眼喝道:“你说关就关啊!监狱你家开的啊?”
“可不敢这么说,可不敢这么说!”李青山赶紧摆手,一边擦汗,一边道:“事情确实不容易,但老头子也总有办法把他们弄进去的。
我发话,让他们自己主动扛点事情去自首就是了。
要是不肯的话……
也不难!
灌点酒,弄醉了,塞车里,然后往马路上一扔,车里再放些违禁的东西……先判个两三年总没问题。
至于再要多关的话……也好操作,找个手下人犯点轻的事儿进去,在里面,再找上他们搞点事情,一来二去,罪上加罪,加个刑什么的,多关些日子,也可以的。”
眼看陈诺还想问什么,李青山摆摆手:“这位陈诺小兄弟,你放心,我李青山混了这么多年,这点事情,总还是能办好的。”
陈诺不说话了,看张林生。
张林生点了点头,摸出一盒烟来,点了一支。
陈诺立刻扭头看向李青山:“老头子!我师兄意思,这交代,勉勉强强算可以了。”
李青山松了口气。
他也不墨迹,也不多说什么……虽然心中一肚子想哀求的话,但是毕竟胸有城府,此刻知道主动说出来不是恰当的时机。
李青山倒也干脆,又说了几句软话,就开口告辞。
门外老七拉开房门的时候,李青山仿佛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
“我这脑子,哎,毕竟是年纪大了。”他对老七丢了个眼色,老七立刻从门口提了个小皮包进来,双手放在了桌上。
“一点点小心意!之前冒犯了小嫂子,我也没什么别的好表示的,就当是给小嫂子买两件新衣服,买两套新的化妆品,来压压惊了。”
张林生一愣,不过陈诺立刻丢了个眼色过来,张林生就没说话。
眼看张林生没言语没表示,李青山心中有些失望,但不敢表露出在脸上,开口告辞。
不过临走之前,张林生倒是起身,送他到了包间的门口,还伸出手来和李青山握了一下手。
李青山有点受宠若惊,双手和张林生握手,然后又和陈诺握了手,这才让老七推着自己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张林生关上了包间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浩南哥脸上绷不住了,感觉双腿有点发软发飘,赶紧过去坐在了沙发上,端起茶杯一口喝光。
“这么紧张?”陈诺笑道。
“你说呢?”张林生擦了擦汗:“那可是李青山!金陵城排得上号的大佬!”
说着,张林生看桌上的那个皮包:“这里面是啥?”
陈诺耸耸肩膀:“你打开瞧瞧就知道了呗。”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过去打开了包,愣住了。
里面一刀一刀的,全是红彤彤的钞票。
“卧槽!这么多钱?!”
陈诺笑了笑:“你帮我数数,看看有多少。”
张林生手有点颤抖,但还是一张张的点了起来。
片刻后,数了两遍的张林生抬起头来:“八万八千八。”
“嗯,数字还挺吉利。”陈诺不以为意,却继续抓起一把开心果剥着吃。
张林生有些疑惑:“我怎么觉得……仔细想想,也不算很多啊……这么一个大佬,得罪了你,就给你八万多?我以为怎么也得几十万上百万呢。”
“哈哈哈!”陈诺笑了笑,看了看张林生,摇了下头:
“你不懂。
得罪我的事,他让王老虎和顾康坐牢,已经算是给了交代了。那个事情就等于抹平了。
这个钱,其实就是个人情往来,是一个示好的意思,拉近关系。小钱,不为办大事,就为了表示一下心意。
不然的话,你想啊,现在他要是一伸手就送个几十万几百万的。
那以后,他要真的有事求我做了,又该给多少?台阶,总是要一步一步爬的。
李青山这人,老江湖了,做事情都是很有套路的。”
其实八万多,在2001年真的相当不少了。哪怕在金陵城这个长三角经济发达的地区,一般的小白领,每个月工资也就一千块上下。
八万多,抵几年的工资了。
陈诺说完,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起身:“我得回去了啊。还得赶回去买菜做饭呢。”
说着,陈诺迈步就往外走。
“嗨!你钱没拿!”张林生赶紧要拦住。
陈诺回身,拍了拍浩南哥的肩膀:“演戏,总要片酬的啊,兄弟,你收着吧,别乱花啊。”
说完,陈诺迈步就走,走的飞快。
张林生愣在当场,看着桌上包里那一刀一刀的钱……
心里砰砰乱跳!
这就给自己了??
八万多啊!!!
这辈子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钱!
也没拿到过这么多钱!
这么一激动,心中刚才一直疑惑的一个问题,就忘记问陈诺了。
浩南哥其实想问陈诺的是:
你哪里来的一个老婆??
孙可可怎么办啊??
·
陈诺出了茶舍,拦了个出租车先回家,车上的时候,先打了一通电话。
到了家门口小区楼下,就看见磊哥已经站在那儿了,脚下放了两个纸箱子。
“回来了啊?办妥了!你要的东西全在这儿了!”
磊哥的光头上,一脑门子汗珠。
这一大早上的,可把他累坏了。
箱子里都是年轻女人的衣服和鞋子之类的东西。
这些家伙事儿,都是磊哥一大早实在没别的招可想。
忽然想起自己的女朋友就是身高165,穿的鞋就是36码半。
磊哥直接冲去了自己的女朋友家里,然后干脆把女朋友的衣柜血洗了一遍!
女朋友气的和他大吵大闹,磊哥也不含糊,来不及解释,直接当场扔了一万现金先安抚住了,然后收拾好了两箱子各种衣服鞋子什么的,最后一拍脑袋,还连带顺走了一套化妆品和一套护肤品。
要么说磊哥这种人就注定能发财呢。
化妆品护肤品啥的,陈诺都没想到,磊哥给他拾遗补缺了。
陈诺检查了一下东西,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磊哥的肩膀:“辛苦你了。这事儿,你帮了我大忙了!”
磊哥也松了口气,这位小爷满意就好。
然后磊哥就要赶紧告辞……家里女朋友还等着要回去好好安抚一下呢。
陈诺却叫住了他。
“过几天,你去找一下李青山。”
“啊?”
“嗯,你去就是了,就说……是浩南哥让你去的。”
“啊?浩南哥?”磊哥有点懵。
“嗯,记住了。别提我名字,以后啊。就提浩南哥。”
磊哥秒懂……自以为懂了。
合着以后,这位小爷的江湖外号,就叫浩南哥了!
“那……我去找李青山,我干什么去啊?说啥?”
“你就说……浩南哥让你去收医药费。”
·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青山坐在车上,车开出了两条街,老头子才忍不住叹了口气。
车里,司机和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手下没敢吭声。
老七坐在李青山的身边,看老大面色不快,低声道:“那位……没松口?”
李青山摇头:“找不到机会开口,时机不对。”
老七沉默了一下,安慰老大:“不过钱他收下了,总算是心意送出去了,总会念着您一点好,将来……再提的时候,也就容易一些了。”
李青山点头:“你说的是个道理,但是……我心里着急啊。”
老七想了想:“那个浩南哥,居然还有个师弟……也就是说,他们有个师门!老大……要不要查查?”
“疯了你?”李青山瞪了一眼老七:“糊涂!”
顿了顿,李青山摇头道:“这种师门,能养出这么一条小毒龙来……那这师门里,长辈得是多大本事?这样的师门,是我们能去伸手查的么?!”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汽车猛的一个急刹车!
李青山和老七坐在后排没防备,身子往前一冲!
老七顿时变色,喝骂司机:“怎么开车的!瞎了嘛?!“
司机委委屈屈回头:“七哥,有辆车闯红灯,我差点撞上……”
“你……”
老七还要再骂,就听见旁边李青山忽然大吼一声:“住口!!都闭嘴!闭嘴!!“
老头子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的捏着自己的大腿!
刚才急刹车,身子往前冲的时候。
人都是会做出条件反应的,自然的应激状态下,人身体往前冲,双脚的脚趾会扣紧,小腿用力……
“我……我的腿……我的腿……好像有感觉了!”
李青山激动的嗓音有些哑,抬头面色狰狞的吼道:“靠边停车!快!!!”
宝马车直接一个变道靠边,也不管什么禁不禁停了,就停在了路边。
老七第一个下车,一溜烟跑过来拉开车门,要搀扶李青山。
“别动我!都别动我!!”李青山一摆手。
老头子一脸激动,战战兢兢的一使劲,左腿抬起来了!
脚搭在了地面上,再一使劲,右脚也跟着出来了!
李青山直挺挺的站在马路边上,顿时就觉得今天上午的太阳格外的刺眼!
深吸了口气,迈腿走了两步,然后又回头走了几步,然后又曲了曲膝盖。
嚯!快六十岁的老头子了,一蹦三尺高!
“哈哈哈哈哈!老子腿好了!老子能走能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青山激动的又笑又叫。
这一激动,老头子好悬眼泪都没下来!
这么撒欢了一样的在马路边上蹦蹦跳跳的有两三分钟。
旁边路人看过来,就像看神经病似的,李青山也完全不在乎。
终于,停下来后,老头子也累的够呛,喘着气,拉过老七。
“打电话!让家里准备好酒好菜!老子回去要好好喝几杯!哈哈哈哈哈!!”
顿了顿,又拉住了正要打电话的老七。
李堂主眼睛里冒着火,咬牙切齿道:“派人!把老子屋里头的几个妞都给老子接过来!!妈的,当了几个月的和尚了!老子今晚要一棍打天下!!”
看着李青山一脸发狂的样子,老七也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到一边去拿出电话来安排。
李青山又在原地撒了会儿欢,忽然心中一动。
想起了自己今天临别的时候,那个浩南哥和自己握了手的……
瞬间,李青山脸色不对了。
高兴还是高兴的,兴奋还是兴奋的。
但是高兴和兴奋至于,心中又多了一丝深深入骨的畏惧和忌惮!!
这……
真的是鬼神一样的手段!
·
【一万一大章,不分章节了,不管是两章还是三章,今天就这么多了。
算是过年减产两天后,小爆发一下。
各位明天见~
最后,邦邦邦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