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六百零九章 天鑑府府主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听了陆隐的话,云舞冷笑,“可笑,空间还能留下路线?你说他们就信?还是你以为抬出虚五味前辈的名头,所有人都应该相信你?”。
景云族众人也都半信半疑,虚五味的名头是很大,但不至于让众人盲目相信。
云芸也一样。
陆隐抬手,再次施展太璇。
这一次,所有人目光惊奇,太璇,那是虚五味的力量,神秘莫测,难以抵挡,无数人想学会都拜师无门,就连云芸都因为太璇而对陆隐芳心暗许。
只要是虚神时空的人看到太璇都会被震动,云舞也不例外。
“空间就是陆地,可以留下痕迹,刚刚施展太璇的时候我就发现前辈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在自己住的地方还以撕裂虚空的方式行走?明明几步路就可以到达,却行走虚空,前辈可否解释一下?”,陆隐说着,目光定格在庭院一角。
云舞目光剧变,陡然回身,庭院角落被陆隐以虚神之力掀开,那里,出现了一枚–猩红竖眼。
所有人面色大变。
云芸脸色低沉,怒喝,“姑姑”。
云舞瞬间出现在角落,拿起猩红竖眼就逃,她没想到这都被发现。
她为人谨慎,每次以猩红竖眼联系尸王,都会撕裂虚空,将猩红竖眼藏在角落,目的是不让人发现她经常去那个角落,也不愿放在凝空戒,防止哪天出意外。
这份谨慎其实没错,毕竟她不会踏出这片地域,无论放在庭院内还是放在凝空戒中都一样。
但偏偏陆隐读取了她的记忆,对她所有事了如指掌,靠着太璇的名头唬人,轻易找到了猩红竖眼,让她暴露。
陆隐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暗子都要用猩红竖眼联系,一旦被发现根本没有辩解的可能,他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就是防止偷听,云通石可以被截取通话,而猩红竖眼不会。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代表了身份,一旦虚神时空被永恒族打破,说是无法证明自己身份的,唯有猩红竖眼可以让永恒族承认。
云舞拿起猩红竖眼就逃,速度极快,景云族来的人中唯有那个老者反应过来,当云舞逃的一刻,老者出手了,一柄长枪莫名出现,携带着磅礴的虚神之力刺出。
云舞脸色发白,虚空飞舞秋蝶,虚神之力同样磅礴,尽管她的虚神之力低于老者,然而秋蝶所牵引而出的虚神之力却不比长枪少。
轰的一声,虚神之力对撞,摧毁山峦大地,虚空扭曲,化作余波横扫景云一族。
老者退后数步,招手,长枪再次刺出。
云舞同样被打的后退,一口血吐出,阴冷盯了眼陆隐,秋蝶张开翅膀挡住长枪,她一步跨出就要撕裂虚空而逃。
“你是不是太不把太璇放眼里了”,陆隐声音自耳边传来。
云舞瞳孔陡缩,眼前出现一枚骨刺,悬浮在眉心,不知何时出现,就这么悬浮着,带给云舞头皮发麻的杀机。
秋蝶降落,不再出手,长枪狠狠刺穿云舞肩膀,将她钉在地上,鲜血顺着大地流淌。
云芸目光复杂,这个她从小就尊敬的姑姑居然是永恒族暗子。
其他景云族人却震撼望着陆隐,此子竟然令云舞慑服,那就是太璇的力量?
陆隐收回骨刺。
景云族那位老者深深看了眼陆隐,走出,来到云舞身前,“小舞,你太让老夫失望了”。
云舞抬头,盯着老者,目光充满了厌恶,“如果不是那小子,你们根本拿不下我”。
老者摇头,“为什么背叛人类?”。
云舞冷笑,“人类就不该存在,永恒族才是宇宙唯一应该存在的种族,我们可以永生,不被情感牵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人类呢?生老病死,尔虞我诈,还有那些恶心的感情”。
“住口”,云芸厉喝,“长老,把她带下去吧,她疯了”。
老者叹息,抓起云舞就走。
其他景云族人沉默,家族出了个暗子谁都不好受。
陆隐看着云舞被带走,她说的话完全就是被成空控制,一心忠于永恒族,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解除这个控制,而云舞此人又怎么处置,就算她被控制,但她犯下的错如何弥补?
“云芸”,陆隐开口要说什么,云芸打断,“玄七大哥,谢谢你”。
陆隐叹气,“怎么处置她?”。
云芸脸色难看,沉默着。
身后,一个景云族人道,“抓到的暗子一律交由天鉴府”。
“这是我们自己抓到的,与天鉴府没关系”,又有人道。
云芸皱眉,“回去”。
景云族人离开。
陆隐看着她,“会不会交给天鉴府?”。
云芸与陆隐对视,“不会”。
陆隐没有说什么,意料之中的答案,寒门在树之星空的话语权远远超过天鉴府在六方会的话语权,即便如此,刘家被发现暗子还是被当场处决,没有交给寒门,更不用说这里了。
不仅景云族,陆隐估计虚神时空任何家族发现暗子都会自行处置,不可能交给天鉴府,这就是虚冽说的,天鉴府在六方会没什么成效的原因之一。
“不交给我们?那可不行”,一道声音忽然传来。
云芸和陆隐脸色一变,抬头,看到一个人凌空站立,不知道站在那多久了。
陆隐都没察觉,是真的没察觉。
“虚无极前辈?”,陆隐惊呼。
来人正是虚无极,陆隐没想到他出现在这。
云芸恭敬行礼,“参见虚无极前辈”。
虚无极降落,戴着墨镜,喝着饮料,打量陆隐,“厉害啊,小子,虚五味前辈的太璇没白学”。
陆隐惊奇,“前辈怎么在这?”。
虚无极一口将饮料喝干,“还不是多亏你小子把虚关弄没了,我只能到处找地方躺着,路过这里发现有战斗就看看,没想到”,他怪笑,“丫头,我可是听到了,那个女人是暗子?”。
云芸苦涩,再次行礼,“前辈是担心我景云族才来的吧”。
道问 姬莫
虚无极道,“怎么说你景云族曾经也帮过我,虚向阴又不在,出现这种大战,不来看看说不过去,刚好路过嘛”。
云芸行礼,“能否求前辈不要带走云舞”。
虚无极摘下墨镜,凑近,盯着云芸。
云芸与他对视,目光坚决。
虚无极看了一会,无奈,“行吧,卖你一个人情,不过从此以后,我与你们景云族算是两清了”。
云芸无奈,为了一个云舞用掉极强者人情,不值,但云舞决不能被带走,并非因为要保住云舞,云舞死了倒是无所谓,但决不能以暗子的名字死,对景云族打击太大了,会让景云族一蹶不振。
虚向阴庇护不了景云族多久,而景云族想再拉拢一位虚变境强者也没那么容易,付出的代价不是目前的景云族能接受的。
她只能尽可能维持景云族现状。
“人,我不带走,但怎么处置,还要考虑”,虚无极道,“当然,我不会公开这件事”。
“多谢前辈”,云芸感激。
虚无极目光扫向陆隐,“说起来,暗子怎么发现的?”,他是在秋蝶与长枪对撞后才到来,并未看到前面的,只看到陆隐以太璇压制云舞的一幕。
云芸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并上交猩红竖眼。
虚无极惊讶,打量着陆隐,“你能利用太璇看到空间痕迹?”。
陆隐谦虚,“勉强可以”。
虚无极脸皮抽了抽,“这才多久,你不仅学会太璇,竟然还能靠太璇确定虚空痕迹,我们都没想到,小子,有没有兴趣加入天鉴府?”。
云芸惊讶,连忙给陆隐使眼色,天鉴府不是好差事。
陆隐诧异,“前辈是天鉴府的人?”。
虚无极道,“天鉴府,虚神时空府主”。
陆隐恭敬道,“承蒙前辈相邀,晚辈自然不会拒绝”。
“哈哈”,虚无极看到云芸使眼色了,“丫头,我才帮过你,这么快跟我唱反调”。
云芸无奈,“前辈,天鉴府什么情况您很清楚,玄七大哥他,不合适”。
虚无极冷哼,“我看很合适,用太璇寻找暗子,我都没想到,就算想到也没用,总不能请虚五味前辈来寻找暗子,如今刚好,有了他,或许能抓到更多暗子”。
云芸急了,“要不要跟虚五味前辈商量一下?”。
虚无极瞪了她一眼,“不过是个差事,商量什么?如果虚五味前辈不同意再说,就这么办”,说完,甩给陆隐一个墨镜,“拿着,这是我虚神时空天鉴府的标志,戴上,你就代表我虚无极”。
陆隐愣神,看着手里的墨镜,还有这种事?
“戴上”,虚无极道。
陆隐尴尬,看了看云芸,云芸无奈,避过眼去。
加入天鉴府在陆隐计划之内,但这墨镜可不在,居然要戴上这个,有些,尴尬了。
在虚无极连声催促下,陆隐不得已戴上墨镜。
虚无极满意,“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气势,戴上我的无极镜,虚神时空任何地方大可去得,任何人都可调查”,说着,很是赞叹的拍了拍陆隐肩膀,“天鉴府就应该交给你们这种年轻人,走,我带你见见其他人,以后他们归你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