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123、同級碾壓,無敵之姿讀書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嗡……
嗡……
嗡……
狮王灵纹自帝中园之中降临,将九头狮王镇压当成。
九头狮王面色无比难看,他竟然被如此镇压。
他竟然被自己的力量所镇压,这种感觉很差,非常差,他欲要反抗这种力量,让自己脱困。
奈何。
郑拓这手段,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其出手,便是难以匹敌的力量。
轰隆隆……
帝中园降临,压向九头狮王。
“九头狮王,你的力量竟被我研究透彻,除非你本体前来,不然,单凭你这道身,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郑拓最近实力大涨,有资格说出这般话语。
如此话语传来,顿时让黄金狮王暴怒非常。
“无面小儿,你以为你是谁,你敢这般与我说话,找死。”
九头狮王暴怒之下,当即化为本体。
巨大的恐怖九头狮王出现,他气息涌动,笼罩整个照常,九颗头颅散发着恐怖无比的气息,宛若九颗神阳一般,炙热无比,金光四溢。
“吼……”
狮吼之声传遍四方,压向郑拓。
郑拓见此,不敢大意,当即催动了帝中园。
帝中园闪烁,有七阶顶级阵法出现,挡住了九头狮王的狮吼功。
“无用的,九头狮王,我说镇压你,就要镇压你。”
郑拓端坐帝位之上。
他手中凝聚有弑仙飞剑。
“斩狮!”
郑拓口中发出低语。
“刷!”
弑仙飞剑从他手中飞出。
这凝聚力郑拓所有手段的超级神通,刷的一声,便是将那九头狮王的一颗头颅斩断。
“混蛋!”
九头狮王暴怒无比。
如此场景,如此熟悉,自己竟然在一条河沟之中,犯了两次错误。
“给我去死吧!”
九头狮王剩余八颗头颅张口,猛然喷出八道金光。
那金光之中孕育有他的狮王灵纹,天生霸道,高高在上,拥有王者气息。
八道金光,狠狠轰击在郑拓帝中园之上。
若是郑拓独身,万万不敢硬接这八道金光。
这八道金光与自己的弑仙飞剑一样,乃是九头狮王的最强手段。
天王境道身的最强手段,他如今的道身是没有办法正面接下的。
但是。
他有帝中园。
帝中园便是他的后盾。
这帝中园能够将他的力量提升,达到与九头狮王战斗的程度。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足足八声巨响传来,八道金光,准确无误的轰击在帝中园之上。
嘎嘣……
有脆响出现。
郑拓帝中园之上的七阶顶级防御阵法,终究无法对抗那八道金光,竟被轰然打碎。
“哈哈哈……无面小子,你的手段,不够如此,你以为单凭你这帝中园就想拦住我的攻杀,做梦吧。”
九头狮王见自己的攻击打破郑拓帝中园的防御,顿时狂笑出声,整个人显得无比狂野。
“我乃九头狮王,妖族之中的天生王者,你一个无面小儿,岂能与我争锋。”
九头狮王意气风发,整个人看上去兴奋无比。
“呵呵呵……”
郑拓端坐帝位之上,望着此刻兴奋非常的九头狮王。
“是吗?”
随着郑拓所有,又有七阶顶级防御阵法出现,将郑拓保护其中,不受干扰。
且这一次不仅仅是一座,又是足足九座。
见此,九头狮王当即收起兴奋,忍不住眉毛乱跳。
“无面小儿,你是有多怕死,竟然在帝中园内,布置了这么多阵法!”
九头狮王忍不住吐槽。
自己全力一击,也才打破一座七阶顶级阵法,如今可倒好,这小子一口气开启九座,这要累死自己不成。
“九头狮王,我知道你害怕我,如果你害怕我,跑掉就是,放心,我不会嘲笑你的,呵呵呵……”
郑拓说着不嘲笑,但这言语之中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嘲笑。
堂堂天王境强者,打不过一个小王境就已经已经够丢人了,竟然还跑掉,这怕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九头狮王,没有什么抹不开的,上次你不就被我斩杀,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我相信,大家都会理解的。”
郑拓继续嘲讽,同时手中弑仙飞剑凝聚。
“斩狮!”
郑拓抬手打出弑仙飞剑。
弑仙飞剑化为一道炫目的光,杀向九头狮王。
九头狮王见此,立刻催动自身防御,试图抵挡郑拓的弑仙飞剑。
这弑仙飞剑锋利无比,他的肉身根本无法承受,若不防御,怕是瞬间又会被斩掉一颗头颅。
但是。
他的防御,在郑拓弑仙飞剑面前,没有任何效果。
因为郑拓已经将其所拥有的狮王灵纹融入到了弑仙飞剑之中。
拥有狮王灵纹的弑仙飞剑,轻松穿过九头狮王的防御,刷……
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九头狮王的一颗头颅被当场斩下。
“啊……”
九头狮王疼的嗷嗷乱叫,看上去鲜血淋漓,格外恐怖。
“无面小儿,你敢伤我!”
九头狮王惊恐,自己的防御竟然无用,被对方轻易破除。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防御无用,这不应该啊!
难道是因为对方拥有自己的力量吗?
九头狮王很聪明,当即想到这里。
这个无面很邪乎,其身上有种被人看不到的迷雾,在那迷雾后背后有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这个秘密,便是其如此强大的原因所在。
九头狮王想到这里,便是好一阵无力。
自己已经是全力以赴,但仍旧被对方压制,这种感觉很差。
他欲要反抗,奈何。
刷刷刷……
有破空之声传来。
那是足足七柄弑仙飞剑,带着炫目的光,呼啸着,向他杀来。
“该死!”
他心中一动,当即转身就跑。
如今此刻,面子什么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护住自己的小命。
道身这种东西的凝聚非常影响自身修为。
每一次凝聚道身,本体都要回复一段时间。
越强强者,越是如此。
他可不想让自己这一尊道身轻易被斩。
刷!
他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但是。
郑拓的弑仙飞剑已经拥有你九头狮王的气息,所以这弑仙飞剑是带有跟踪手段的大杀器。
刷刷刷……
弑仙飞剑速度快到离谱,对九头狮王紧追不舍。
待得双方消失在天边片刻后。
“啊……啊……啊……”
九头狮王的惨叫之声不断传来。
随着九头狮王的惨叫之声传来,有轰然巨响出现,震动天地。
那是九头狮王头颅砸在地面之上传来的声音,那是九头狮王不甘心怒吼的声音。
他根本打不过郑拓,只能如此被斩。
最后的最后,甚至不故意一切躲入黑虚空之中。
纵然如此,弑仙飞剑仍旧对其不依不饶,就算是黑虚空,也要追杀。
九头狮王被赶走,郑拓没有在理会这个家伙。
狮王灵纹他已经抽空全部研究透彻,何况他手中还有妖纹。
拥有如此两种手段,九头狮王除非本体前来,不然分分钟被自己镇压。
赶走九头狮王,郑拓催动帝中园,杀入战斗之中。
如今何种局面,他必须出现,将所有人镇压,不能在拖延下去。
他相信。
这银狐定然有后手,那南域联盟之人,怕是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前来寻找自己的麻烦。
对此,他清楚的很。
催动帝中园,开始出手,镇压四方。
帝中园对郑拓来说帮助极大,其像是顶级的辅助法宝,攻防一体,有治疗,有补给,还能增强大此时此刻的实力。
刚刚若是没有帝中园,他也不可能如此轻易便将九头狮王压制。
毕竟是天王境道身,实力还是有的。
如今他催动帝中园,降临场中,率先帮助十殿阎王。
其他人都在说,他的十殿阎王,此刻状态看上去并不好。
十殿阎王终究只是傀儡,整体实力上比王级道身还要第一个层次。
如此这般下的对战,战斗经验增长迅速,但是这惨烈程度,却已是超乎想象。
远远看去。
十殿阎王,各自身上既有挂彩,甚至都已经不再完整。
有的手臂被打碎,彻底消失不见。
有的胸口被洞穿,看上去相当可怖。
有的干脆下半身彻底消失,但是仍旧勇猛。
十殿阎王,郑拓手下最强敢死队,没有之一。
他们的眼中只有战斗战斗战斗,无尽的战斗,他们是郑拓手中的死侍。
而作为郑拓手下最强炮灰军团,他们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自己受伤眼中,断胳膊断腿,身上处处是伤痕,而他们的对手,妖皇殿的王级,一个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群王级大妖已经化为本体,远远看去,豺狼虎豹……皆在其中。
同时。
这群家伙的身上,同样是挂彩连连,没有一处好地方。
甚至。
群妖之中,已经有陨落者。
双方对决,不死不休。
郑拓望着如此一幕,觉得够了。
这种情况之下,十殿阎王的历练效果已经达到,如果在继续战斗下去,怕是会出现伤亡。
如此忠诚而强大的傀儡,他可是不希望出现伤亡。
他出手。
帝中园降临,压向那妖皇殿群妖。
那妖皇殿的群妖岂能承受他此刻的压制,一个个口中发出怪叫,试图反抗。
但是这种反抗没有任何作用,当即被郑拓镇压当场。
郑拓望着妖皇殿群妖,没有任何怜悯之色,当场出手,欲要将其全部震死。
“无面小子,住手!”
突然!
有声音出现。
刷……
一道身影,出现在郑拓面前。
郑拓抬眼看去,那是一位男子,身形高大,不怒自威,看上去是一位相当强势的男子。
“你是……段老大!”
郑拓见此人出现,顿时面色一动。
段家老大段老大,天王境强者,这家伙的出现,也就标志着南域联盟的修仙者,怕是已经到来。
如他所言。
刷刷刷……
有十几道身影降临场中。
远远看去,竟然有许多熟人。
江河,段崖,段峰……
薄情将军嚣张妻
这些南域自己曾经的仇家,皆在其中。
望着这一群人的出现,郑拓心中咯噔一下。
还真被自己猜到了。
这银狐果然有后手,南域联盟的这群家伙,果然会赶来助威。
看来。
这南域联盟的野心很大啊!
如此局面他们敢出手,摆明了就是要帮助妖皇殿。
如今看。
姜家在苍天阁,秦家在落仙宗,妖皇殿占据妖庭,而这南域联盟如今在长生一族的地盘大战。
东域八大仙门,这南域一口气占据四大仙门的地盘。
这样看,这南域,怕不是要拧成一股绳,将整个东域打下来吧。
郑拓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段老大等人,心中不由如此联想到。
南域本身实力很强,同时各大家族暗中有勾结,如此组合成联盟,也不是不可能。
郑拓心中这般想到,便是感觉到了这南域有巨大的阴谋,笼罩整个东域。
“无面小子,我来做你的对手如何。”
段老大望着郑拓。
他见过郑拓,在玄灵城之中。
这小子很强,斩杀了他们段家的几位王级,差点让他们段家夭折。
不过这小子也是聪明,知道他们段家惹不起,所以没有真的将段家的几位王级斩杀。
如今。
他代表南域联盟前来,便是要将这无面斩杀,以证南域联盟之名。
“段前辈,这是我与妖皇殿的私事,我想,这不关你们段家,也不关你们南域联盟什么事儿吧。”
郑拓这般询问,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感。
这南域联盟着实来了十几位王级强者,加上这天王境的段老大,若是真打起来,怕是自己一方分分钟被收拾。
“错错错,你所言,并不正确。”
段老大如此说道。
“妖皇殿,本身就是南域联盟之一,且还是南域联盟之中的中流砥柱,如今妖皇殿有难,我南域联盟,自然需要出手帮忙,这是常理,你应该明白才对。”
段老大直言,挑明南域联盟与妖皇殿的关系。
如此话语,便是让郑拓更加确信,这南域有大动作,他们想吞并整个东域,成为新的主人。
不过这对他来说,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如果南域真有这种级别的计划,怕是到时候战斗的,必将是传说级强者。
他一个小王境强者,此时此刻,能够翻起一些风浪已经不错,如果是在那种级别的对战之中,他是万万没有机会参与其中的。
“这么说,便是没有的商量喽!”
郑拓脑筋转动,寻找对策。
“无面小子,让我看看,许久不见,你是否多有长进。”
段老大有心出手,对战郑拓。
“都言你无面为传奇,乃是当代第一人,来,让我看看,你这当代第一人,你这位传奇,究竟有多少手段。”
段老大有了争斗之心,整个人看上去竟燃了起来。
郑拓见此,暗道一声不好。
这段老大性格也太过暴躁,怎么说着说着就要动手。
你好歹是天王境强者,至不至于如此沉稳啊!
郑拓心中想着,可是不想与这段老大交手。
段老大这种角色,他并不熟悉,不像九头狮王,他已经调查清楚,可以轻松镇压,甚至斩杀。
与这段老大交手,自己会打的非常艰难。
有帝中园的自己不至于落败,但是其他人怎么办。
南域联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十几位王级,若是对决,怕是己方纷纷被干掉啊。
既然如此。
“黑凤,过来。”
郑拓开口。
刷!
黑凤瞬间来到郑拓身前。
“无面小子,有何好事,速速说来。”
黑凤笑呵呵,一副很着急的模样。
“好事,当然是好事,看到没有……”
郑拓抬手,指向段老大等人。
“段老大?南域联盟的人?”
黑凤见此转头就要逃离此地。
他已经知道郑拓这货让自己过来做什么,这种事他才不愿意做,简直太过危险,会丢掉小命的。
“站住!”
郑拓开口,黑凤作为灵兽,只能乖乖听话。
“两个选择,一个是缠住段前辈,不让他参与战斗之中,就像当初缠住鲍黑仙一样,第二个选择,你与这南域联盟的十二位王级强者对战,且必须将他们全部镇压,你自己选吧。”
如今场中。
大家各自皆有对手,处于平衡状态之中。
唯有这黑凤算是非常轻松,这货不出力,早在郑拓预料之中。
不过也好,此时此刻,正是黑凤出力的时候。
“我可以什么都不选择不!”
黑凤如此说道,看上去一副相当不情愿的模样。
这不是废话,跟谁谁会情愿做这种事。
他刚刚与一位大王境对决,打的有来有回,好不激烈。
关键是没有危险,自己掌握主动。
如今。
无论是与段老大激战,还是与十二位王级对决,他都显得非常吃力。
在这种情况下,他真是不想选择。
黑凤犹豫,另一面的段老大却是直接出手,杀向郑拓。
段老大果断,知道此刻必须出手,绝度不能耽搁下去。
他们是来帮忙,不是来看戏。
“黑凤,动手!”
郑拓趁着黑凤不注意,一脚将黑凤踹了出去。
黑凤一个踉跄,直接对上了段老大。
“黑凤,我回头在找你算账,给我滚开!”
段老大暴喝出声。
这黑凤在南域的名声极差,他段家有人曾被其打劫,甚至他段家的宝库,差一点就被这货盗取。
双方本就有所仇怨,此刻他想针对郑拓,回头定然会收拾这个黑凤。
“哎呀我这暴脾气,段老大,来来来,你黑风大爷我陪你玩玩。”
黑凤嚎叫一声,冲杀向段老大,当即仗着自己强横的肉身,硬吃段老大一击。
轰……
黑凤被当场轰飞。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黑凤嚎叫着出声,看上去一副即将挂掉的模样。
实际上。
这货什么事儿也没有,甚至气息都没有任何紊乱。
不得不说。
黑凤这货在不知不觉中,实力竟有所提升,或者回复。
“无恙?”
段老大见此,眉头微皱。
“段家小儿,你就只有这点本事,给你黑凤大爷我挠痒痒力度都不够。”
黑凤嘲讽本事绝对一流。
如今这种时刻,他若是在不出力,怕是分分钟被团灭。
被团灭这种事,他是真的不想发生。
“黑凤,既然你这么着急送死,那我便成全你,杀!”
段老大被挑起怒火,身形一动,杀向黑凤。
黑凤见此嘴角微微抽搐。
“无面小子,速战速决,这段老大厉害得很,我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黑凤说着化为一道乌光,冲向段老大。
二者瞬间斗在一起。
说是斗在一起,实际上二者就是单方面的殴打。
黑凤如今的实力只有小王境,他也就是仗着自己的肉身坚固无比,所以才有如此这般手段。
双方绝对,打的那是相当激烈,嗷嗷乱叫。
眼看段老大被吸引走,郑拓抬眼,看向剩余南域联盟的十二位王级强者。
十二位王级强者,其中十位小王境,两位大王境。
如此阵容,放在任何战场之上,都是不容忽视的力量。
“无面,你难道打算一个人挡住我们十二人不成!”
江河开口,看上去相当强势。
他对郑拓不爽由来已久,在那玄灵城,他就曾被镇压后斩杀。
且在不久前的战斗之中,他同样被干掉。
如今在来,且是如此多人一起来,他必须出声,给自己找回场子。
毕竟是王级强者,该有的底气,还是要有的。
郑拓望着江河,望着面的十二位王级强者。
“你们一起来吧。”
郑拓端坐帝位之上,直接开启十方世界。
嗡!
十方世界降临,将十二位王级强者笼罩其中。
十方世界恐怖的力量降临,同时,其中有九尊至尊天碑出现。
至尊天碑出现,顿时让十二位王级面色微动。
他们见识过这至尊天碑的力量,就算是九头狮王那种存在,也难以在这至尊天碑下讨得好处。
他们十二人之中,十人是小王境,二者是大王境。
看似很强的组合,是否能够在这无面手中讨得好处,犹未可知。
“怎么,害怕了吗?”
郑拓脸上出现哭笑面具。
他端坐帝位之上,宛若帝王一般,掌控帝中园,掌控十方世界。
在十方世界之中的十二尊王级,像是挑战者一般,望着此刻的郑拓,眼中皆有惧意。
作为当代第一人,郑拓的战绩无比辉煌。
他曾斩杀过不只一尊天王境强者的道身,虽然是道身,但那可是天王境强者。
对他们来说高高在上的存在。
无面小王境之中无敌的传言早就已经传来。
他们此刻面对无面,不心生惧意,才是奇怪。
“他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你我都是王级,岂能怕他。”
段峰这般说道,看上去异常强势,战意高傲。
“没有错,你我这般多强者,还能怕他一人,动手,将其斩杀,让这传奇彻底陨落。”
段红虽为女子,却是同样英气逼人,杀伐果断。
这无面给予她们的羞辱,今日必须偿还。
“哈哈哈……”
郑拓此刻大笑出声。
那冰冷的,宛若深潭一般的眸子望着十二人,望的十二人脊背发凉,感觉要被活生生的冰冻。
“你们既然都是王级强者,就应该知道,王级强者之中也是有差距的,不要看你们有十二人,但就凭你们的力量,连靠近我的资格都没有。”
郑拓霸气绝伦,声音传遍四方,震慑面前的十二位王级强者。
“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在这里看着,不要动手,因为如果你们敢动手,便会立刻陨落当场,我无面,可以向你们保证。”
郑拓低语,这般说道。
他的声音带有某种魔力,实际上,他已经悄然催动哭笑面具的力量。
配合十方世界,二者一起使用,效果出奇的好。
这十二人已经被他所震慑,此刻皆有惧意,谁都不敢第一时间动手。
实际上。
这十二个家伙很强,毕竟是都是王级强者,一起出手,郑拓着实有些麻烦。
但是现在,却是因为郑拓的名号所以被震慑住。
如此场面,让人堪堪称奇。
一王开言,万王臣服。
这种画面,注定要成为郑拓传奇路上又一则故事。
“哼!不要上当,他在使用神通,影响你等心神,速速醒来。”
正在暴打黑凤的段老大此刻开口说话。
那声音同样带着某种力量,传来之后,顿时让南域联盟的十二位王级醒来。
“是那哭笑面具的手段!”
有人立刻反应过来,知道无面脸上的面具不可以随便观看,不然分分钟被其所控制。
“好一个无面,你竟趁我等不备,对我等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这传奇之名,不过如此。”
有人不爽,这般说道。
“哈哈哈……”
郑拓大笑,望着那说话的男子,如看小丑。
“你我如今是敌手,我施展手段怎么还变成了卑劣的手段,只不过是你们不够强大罢了。”
郑拓说着,催动了至尊天碑,压向南域联盟众人。
既然自己的手段已经被破,难战斗便是无可避免。
速战速决,将这十二人王级镇压。
不然。
谁知道这银狐还有没有其他后手。
回头别在从什么地方蹦出来一堆王级,如果是那样,他们可就是真危险了。
“杀!”
郑拓主动出手,催动了至尊天碑。
嗡!
九尊至尊天碑震动,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
他们化为九个方向,镇压而下。
“动手!”
这十二位王级强者当即叫嚷出手,各自催动法门,展开领域,对抗着郑拓的九座至尊天碑。
他们的力量很强,都是王级强者,在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但是在郑拓面前,他们完全不够看的。
至尊天碑降临,压制而下,恐怖绝伦的力量肆虐当场。
轰隆隆……
至尊天碑,郑拓手中最强手段之一。
面对银狐那种传说级强者的王级道身,或许看上去拙荆见肘。
但是面对此刻这十二位王级强者,却是宛若天神降下的责罚一般。
恐怖的力量肆虐当场,镇压而下。
十二位王级强者,此刻只能被动防御,根本没有任何能够还手的机会。
“好强!”
外界有观展者低语,这般说道。
“废话,这可是当代第一人,传奇人物,我无面大哥,能不强!”
九石剑声音滚滚,此刻出现场中。
“我大哥无面横推一切无敌手,十位小王境,两位大王境而已,凭什么与我大哥争锋,通通镇压。”
有九石剑,又怎么能少得了刀雪梅。
这两个家伙,如今是什么地方有热闹去什么地方。
此刻化身战地记者,与众人扯淡闲聊,一口一个无面大哥,搞的一副自己与无面很熟悉的样子。
除了二者,其他妖孽人物,却是没有几人道场。
并不是他们不知道此地的战斗,而是因为他们在突破自我,达到王级。
如此这般年代,他们自然也想争锋天地,成为这天地间的主角之一。
所以。
他们在突破自我,成为更强的存在。
他们不想如这刀雪梅与九石剑一样成为在一旁只能观看,只能品头论足的看客。
他们想成为主角,他们想要参与其中,与这无面展开大战。
战斗持续之中。
正常战斗是混乱的,无需的。
巨大的赑屃本体一步一步移动着,他在离开妖皇殿的领地范围。
从这个方向来看,其若是离开妖皇殿的领地范围,便会进入八仙山的领地范围。
八仙山作为八大仙门之中综合实力最强,同时也是最神秘的势力,妖皇殿如今也不敢触起霉头。
要知道。
这八仙山的组成是曾经东域的十大宗门。
十大宗门本身的实力就相当强大,其中甚至有不弱他们妖皇殿的存在。
所以。
这战斗的终结点,或许就在赑屃离开妖皇殿的领地范围。
但是在这之前,战斗怕是无可避免的时刻发生。
对此。
郑拓曾有心撤退,不参与这种战斗。
但是如今这战局,已经不是他们说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何况这赑屃前辈的脊背之上有妖庭,妖庭之中还有无数妖族存在。
这群妖族是妖庭之妖,九筒肯定要保护他们,顺利离开这妖皇殿领地范围的。
如此这般,撤退是不可能撤退的,只能保护所有人。
我辈荣光 夜舞泪
“无面小子,你修得猖狂!”
被郑拓一人镇压的十二位王级之中,有老何怒吼出声,当即爆发,试图脱困而出。
其余人见此,也是没有任何保留,全力出手,对抗郑拓。
“无面,你仅仅只有一人,能有多少力量,我等十二人一起,难道还不如你一人的力量不成!”
江河大叫,看上去非常强势。
“说的没有错,大家不要留手,跟他拼了。”
段峰叫嚷出声,不服郑拓。
大家都是王级,多时这天地的主角,谁也不是软柿子,干就完了。
不得不说。
十二位王级爆发,的确给郑拓带来了一些麻烦。
强大的王级力量肆虐当场,他的九座至尊天碑,竟然被硬生生挡住,不在下落。
不仅如此。
这十二个家伙的手段着实有些非凡,竟然开始攻击的至尊天碑,试图对自己的至尊天碑进行破坏。
“天真。”
郑拓开口,没有任何犹豫,九座至尊天碑合体,化为一座至尊天碑。
这至尊天碑的力量格外强大非凡,此刻降临而下,带着隆隆之音,恐怖如斯。
刚刚还有反抗能力的十二位王级强者,此刻顿时感受到了莫大的威压,一个个根本难以承受郑拓如此手段。
扑通……
扑通……
扑通……
十二位王级之中,有实力不足者,竟直接下跪,表示难以承受这种压力,整个人近乎崩溃。
“我说过,你们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郑拓通过帝中园,全力催动至尊天碑。
至尊天碑之上,天纹涌动,恐怖如斯,降临而下,压的十二位王级强者苦不堪言,根本难以对抗。
郑拓的手段太过强势。
他其实很少与自己同级别的强者对战,因为同级别之中,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
他懒得打同级别之人,因为那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平日里,他对战的都是大王境,天王境这种级别的存在。
在这种历练之中,郑拓的整体战斗素养,整体战斗实力,可不是这群小王境能够匹敌的存在。
“杀!”
郑拓没有丝毫耽搁的意思,直接出手,试图一口气镇杀这十二位王级强者。
“南域战神,南域战神,快组成南域战神!”
另外一位大王境强者焦急的大叫出声。
顿时。
十二位王级强者之中,有九位瞬间组合在一起,以发现天地,化为南域战神。
而剩余的三位王级强者,则是被郑拓当场镇杀,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该死的无面!”
南域战神看上去异常高大,实力异常强横,竟然达到了天王境程度。
“还真是熟悉的手段啊!”
郑拓望着那南域战神,如此这般说道。
在任何战争之中,都是能够看到这种组合类型的战神出现。
因为这东西真的很好用,他们能够让弱者组合在一起,变得更加强大。
如今这南域战神,整体实力,可是比组合成他的九位王级强者强大的多。
如果绝对。
这南域战神,能够轻松将组合成他的九位王级撕碎。
“无面小儿,受死吧。”
南域战神抗住了郑拓的至尊天碑,其出手,杀到郑拓面前。
郑拓见此,心念一动。
嗡!
至尊天碑的力量突然加强。
这南域战神原本前行脚步,瞬间停止。
他仍旧承受着恐怖无比的力量。
这力量不仅仅是至尊天碑的力量,还有十方世界的力量。
郑拓端坐帝中园帝位之王,他冰冷的眸子,望着南域战神。
“你们以为,化为这南域战神,就拥有了接近我的资格,真是可笑……”
随着郑拓所言,至尊天碑之上,天纹涌动,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至尊天碑,能够镇压天地的恐怖手段。
此刻出手,镇压南域战神。
南域战胜万万没想到,他已经是如此状态,却仍旧无法对抗这无面。
“这个无面的真正实力,恐怕已有天王境道身的程度!”
有人开口,分析郑拓的整体战力。
“要说我,我大哥无面斩杀天王境强者那都是不在话下。”
九石剑吹嘘着郑拓,表示自己是无面的忠实粉丝。
“不止如此,怎么感觉,无面大哥若是全力爆发,传说级强者也能交手几招呢。”
刀雪梅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上去相当认真。
“不管如何,今日这一战,我大哥无面的传奇之名,在度闪闪发光,成为照耀万古的存在。”
“没有错,我大哥无面,注定是被记载入修仙界历史长河之中,注定会与人王,与上古十王并肩的存在。”
二者随着郑拓出手,又是一顿吹嘘郑拓。
“你们两个,少要在这里吹嘘,无面很强不假,但是想要比肩人王,比肩上古十王,他还差点火候。”
“说的没有错,他如今实力很强,能够镇压同代人,能够成为神阳,照耀一个时代,但是你们要知道,他的境界只有小王境,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
“要我说,这无面最好不要太过锋芒毕露,不然,惹怒某个不要命的老古董,老古董出手,与传说级强者的手段,镇杀你无面,你无面又能怎样,最好还不是忍着。”
“可不是,就算有帝都的规则在,但这规则,终究是要被打破的,当这规则被打破的时候,这无面,怕就是第一个献祭者,有什么比干掉一位传奇,更能打破规则的呢。”
周围有聪明者这般分析,听在耳中,并不是没有道理。
郑拓对此,也有所听入耳中。
他当然明白其中道理,所以说,他这无面是小号,又是道身,是完全可以舍弃的存在。
在这种事情上,郑拓向来准备充分,从来不会马马虎虎。
众人议论纷纷,而郑拓,则是继续出手,镇压这南域战神。
嗡!
至尊天碑的力量恐怖如斯。
这是郑拓提前布置在十方世界之中的后手,曾镇压过九头狮王,让九头狮王受辱被斩。
如今镇压你一个半成品南域战神,轻轻松松。
“秘法,秘法,催动秘法,让实力回到本体巅峰。”
南域战神之中,有人这般开口。
当场。
这组成南域战神的九位王级,不由分说,催动各自秘法。
霎时间!
南域战神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恐怖的力量,肆虐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