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432章:不顧大局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自打李承乾进入室韦,已有二十天。
这二十天内,大唐一方由西向东推进,接连消灭西室韦与南室韦两部,吞并室韦近半领土。
也至此开始,李承乾放弃了自大,转而开始稳扎稳打。
他先是从凉州调兵两万做兵源补充,随即又在并州调兵五万赶赴室韦战场。
显然,这家伙是打算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一路平推过去了。
而与此同时。
大鲜卑山南麓,高至行一众已经低于高句丽的猛攻近十多天了。
不得不说,这高至行确实有两把刷子。
尤其是在统兵方面,简直比李承乾高出一个档次去。
在他的带领下一万凉州卒展现出的战力,完全能够对得起凉州军团这四个字。
他愣是率领这一万凉州卒将高句丽的五万兵马牢牢地挡在第一道防线之外。
而且,他也并非是一直的龟缩死守,甚至还能带领军卒偷袭一下对方。
一连十几日过去,高句丽方面没有扩大任何战果不说,反而还损兵折将,战损率直线飙升。
可高句丽是没办法越过雷池半步没错。
但同样的,高至行也无法带人对高句丽造成致命打击。
如今大唐的东西两线,三处战场,只有李承乾一部还在继续向东推进。
剩下两处战场,几乎就变成了三个国家国力与底蕴的碰撞,以及后勤兵源等综合国力的较量……
……
太极殿上,朝会之时。
随着战争的时间进行的时间越来越长。
大唐朝堂内那些本已经被李世民压下去的主和声音再次开始蠢蠢欲动。
首先站出来的便是礼部尚书陈叔达。
陈叔达拱手出列:“陛下,老臣觉得,我军已经给了敌人应得的教训,不如趁现在与两方罢兵和谈,以免我大唐百姓再受兵戈之苦。”
他这话音刚落,还不等李世民说话。
户部尚书戴胄便也跟着开口。
“陛下,臣觉得,陈尚书之言确实有理。”
“如今现在已经到了农忙之时了,可我大唐的青壮年却都在战场上。”
“如此一来,难免使得一些地方的田地无人耕种,这乃是破坏民生直所为。”
话落,戴胄直朝李世民一躬到底:“故而臣谏言陛下,暂且罢兵休战。”
说真的,李世民不讨厌别的,就讨厌这些人在自己耳朵旁边喋喋不休,言这战争之事。
如今这战争已起,怎可能是说停就能停的?
况且如今可是大唐占据满盘优势,若在此时再起什么幺蛾子,前期的牺牲可就全白费了。
李世民怎可能会放弃这大好局势呢?
他阴沉着一张脸环伺满场众人:“其他人呢?难道你们也认为,此时该与敌和谈?”
现场没人说话。
甚至程咬金与长孙无忌这对李世民的近臣都没有开口。
当然,他们两个没有开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也认为此时该与敌人和谈。
而是因为,他们能看出来,今日的朝堂似是有些不太简单呀。
戴胄与陈叔达在平日里很少说话。
除戴胄偶尔会给李世民一些谏言之外,陈叔达完完全全就是个与长孙无忌一样的顺臣。
他从不会表达与李世民相左的意愿。
可如今是什么情况?
他明明知道李世民想要继续打下去,他还站出来谏言谈和。
这可不像是他平日里的作为呀……
也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人站了出来。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李世民四子李泰。
他面朝李世民拱手道:“父皇,儿臣也觉得,应该罢战了。”
“我大唐自建国以来,从梁师都再到北漠与吐谷浑和东北三番,战争接连不断。”
“这两年,百姓才好不容易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可现如今兵戈又起,百姓也再度回归到了高度紧绷的状态。”
“说句不好听的,如今父皇之作为,难免让儿臣联想到前朝炀帝的身上。”
“炀帝便是如此,接连发动战争,以至于全国动乱。”
李泰也不管李世民的脸色已经阴沉如水,他直朝李世民一躬到底:“儿臣死谏,父皇罢战,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听这家伙都把自己给比作前朝那亡国之君了。
李世民的脸色怎能好看?
他的心情有怎能好的起来?
他直咬牙挥手道:“散朝!”
说完,他也不管旁人是什么表情,直接起身走向后宫。
见他直接走了。
朝堂上的诸位大臣,也不由得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当爱再次来临不会放开你的手 笃羽
“看样子,陛下是铁了心要与高句丽和西突厥打到底了呀。”
“不打到底还能怎样?难道放弃前期占据的大好局势?”
听见他们的议论,一旁的李道宗缓缓开口道:“如今咱们可是有机会一举根除西北与东北的忧患的。”
“难道为此,百姓吃几年苦就不行了嘛?”
“难道非得等到这两处再次卷土重来,袭扰大唐边境,大唐在出兵去打?”
“与其如此,还不如苦上几年,直接打的他们没有喘息之机,这样咱们大唐的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说着话,他还不忘回头瞥了李泰等人一眼。
大唐朝堂上能人甚多,也不是没有能看出眼前局势的。
就连那与李承乾素来不和的魏征在此时都不由开口。
“说到底,不就是怕秦王殿下积攒的功劳太多吗?”
“为了一己私欲,就想破坏大唐男儿用血用命换来的优势,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
魏征这个耿直的家伙,从来不会给人留情面的。
哪怕是面对李世民犯错的时候,他都一样会当着他的面指出他的错误。
而如今面对李泰等人,他又岂会留情面呢?
此时,他直接当着李泰的面他就把这话说出来了。
沧海商田
一下子,李泰的脸色就没法看了。
他直朝魏征道:“魏相,您这话说的可就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了。”
“是么?”
魏征不屑的冷笑一声道:“老臣说话难听,若是得罪了卫王殿下,老臣就给您赔罪了。”
“老臣身体略有不适,就不陪卫王殿下多聊了,这就告退。”
说完这话,他直接迈步就走出太极殿,压根不给李泰还嘴的机会。
见这家伙一点面子没给李泰。
后面看戏的程咬金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也朝着李泰笑着说:“俺老程不是啥文化人,没那么多酸词,本不想多说什么。”
“不过,这次看见卫王殿下的所作所为,俺老程可真是不得不说一句,卫王殿下真是有点不顾大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