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ptt-第四百八十九章 請宗主示下展示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时,方寸也不知自己心里生出了什么样的情绪。
若是非要集中到一句话上,那便是:心疼小徐宗主!
之前守山宗因为老一辈死绝,实力大减,一度变得破败潦倒,大不如前,甚至最衰颓的时候,差一点就被人从清江六郡之列除名。但那时候不管怎么样,守山宗的心里,还是有着最后一个支撑点的,那便是,守山宗满门忠烈,即便败落,那也是清江对不起守山宗。
在那等境地之下,小徐宗主苦苦支撑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是不是与这种心境有关。
那是一种荣誉感。
可是如今,却忽然发现,事情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
守山宗的老宗主,原来没有死。
他不仅没死,而且投靠了少魔,成为了少魔的强大臂助。
方寸不知道,小徐宗主这时候是否已经明白了过来,若是明白了,那么他心里……
不着意的转头,方寸向小徐宗主看了过去。
只见这时候他还是一脸平静的样子,他仍然装作是一个修魔之人,不动声色,也不说话,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方寸这时候,似乎可以从他脸上,看到一种落寞,或许,这就是那种一下子发现了真相,支撑自己这么多年的信念,在瞬间就已经推枯拉朽的失落……
估计在他心里,也还抱着父亲其实只是因为修魔而夺舍的希望吧,方寸无法想象,这时候的小徐宗主心里,究竟是发现自己的父亲安好无恙的欣慰多些,还是更希望他已经……
……
……
“你刚刚究竟是在做什么?”
而见得事情形势急转,夜女遁走,少魔一张脸,也拉了下来。
他坐在了木车上面,缓缓的操控着木车转身,目光冷幽幽看向了守山宗宗主。
守山宗老宗主,心里也明白,低低叹了口气,手里提着的邪戟,也缓缓放了下来,沉默了一会,才向少魔行礼,道:“还请殿下恕罪,老夫终还是过不了心里这最后一个坎……”
“优柔寡断,成事不足!”
少魔骤然开口,厉声训斥,目光阴冷,直直的看着老宗主,森然道:“我早就与你说过,你若想走到那条路上,便需得断心断性,断情断因果,但没想到,修行这么多年,你居然仍是这副优柔寡断的性子,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你凭什么去修成大无心绝灭心境?”
老宗主沉默了一下,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小徐宗主。
然后他才低声道:“我若真能够修成大无心绝灭境,到时候自然也就真的断了心性情因,便是再看他如何死在我面前,也不会动容了,但既然如今我还忍不住,便说明我这时候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既然心里想救,也就救了,若是强忍着不去救,岂非落得道心不稳?”
“嗯?”
听着老宗主的话,少魔倒是怔了一下,然后他出奇的没有发火,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道:“你能说得出这个话,倒确实有几分慧根,果然,当年我也没有看错你,你的心性并不适合修炼此法,但你的悟性却是足以补齐,给你足够的时间,想要参悟此境,不是虚言……”
“只是……”
他说到了这里,微微一顿,阴森森的抬头看了老宗主一眼:“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绝版末世女王
“如今一百零八魔神,都已经快如数归位,如果在一百零八魔神复苏之前,你无法修炼到这大无心境界,又如何可以代替本宫,统率魔将,覆灭大夏,再诛了那老贼?”
“……”
老宗主听着这话,只是沉默着,没有回答。
而少魔则露出了一种阴森笑容:“所以,你想没想过,要请断情剑?”
老宗主不动声色,只是沉默的在那里站着,像是没有听到。
但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机,在这时候似乎显得有些混乱。
少魔也没有逼他,只是看了一眼小徐宗主,阴冷的笑了一声,自己移动木车,缓缓向魔殿方向走去,声音慢慢传了回来:“我不打算逼你,但只希望你能够明白,当初你决定追随我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要修大无心绝灭境,现在,我也只是再提醒你一次而已……”
“断情剑就在魔殿之内供奉,你儿子也就在眼前!”
“何时你想明白了,何时去请那剑来吧……”
“……”
说着话时,他的木车,已经消失在了群殿之间。
而在周围,也立刻有无数的白色灯笼飞了起来,一盏一盏,飘在空中,这些灯笼,每一盏内,都亮起了点点微光,像是有着一种奇异的魔力,它们在这些修魔者面前飞来,便像是直接将这些修魔者目光钩住,灯笼向远处飞去,这些修魔者,便也眼神木讷的跟在了身后。
包括了小徐宗主,与方寸,也同样做出了这个样子,跟在了身后。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只是,他们两个,一个速度稍稍加快,一个稍稍放缓,立刻就成了并肩而行的模样。
因为距离小徐宗主近的缘故,走出了很远,方寸似乎都可以感受到老宗主的目光。
他正落在了小徐宗主的背上,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请断剑情,究竟是什么意思?”
方寸知道,这应该是一种魔道手段,自己虽然没有听过,但差不多能猜到其作用。
心里也不由得,微微向小徐宗主一叹。
一位父亲的目光,正从背后看了过来,思索的是究竟要不要杀掉儿子……
……
……
“现在,你可以将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了。”
回到了最初那个殿中,方寸与小徐宗主,便自然而然,相邻而坐。
见着周围还稍微有些散乱,方寸一道先天之气,化作神识,进入了小徐宗主识海。
小徐宗主似乎有些抗拒,但终于还是一叹,以心神化神识,来回答方寸:“事情便是你看到的这样子,早在今日之前,其实我也不知道,父亲究竟是修魔,还是真的投效了少魔……但如今,这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原来,我们守山宗并不是抵御妖域,满门忠烈之地……”
方寸能够听出,小徐宗主这时候的失落。
想想也能明白,小徐宗主,可是一个,曾经化身为鬼官的人啊……
他见不得世间不公,看不惯营营苟且,不仅不与之同流,甚至仗刀而起……
可如今,他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微一沉吟之后,方寸没有出言安慰,而是直接问道。
小徐宗主再一次的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他才道:“我最初过来,是想搞明白那道功法里面藏的秘密,后来在这里留了一段时间,是想搞明白我父亲和那些师叔前辈们如今的状态,并看看有没有机会带走他们,但是如今……”他没有说下去,只是低低叹了一声。
方寸凝神,忽然道:“其他人现在也是……”
“他们,或许是真的修魔者……”
小徐宗主微微摇头,低声道:“除了我父亲,他们都已经不是自己了。”
这话很怪,但方寸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当初从神山长老口中,他得到了当初守山宗上一代人的秘密,那些人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被少魔引诱,进入了九幽之渊,据神山长老所说,少魔发难,满门绝境,正是宗主施展大神通,将他送了出来,而其他人,却从此沦落在了那里,再也没有人现身过……
当时方寸便猜到,他的话里,定然有真有假。
只是,究竟哪一部分是真,哪一部分是假,却是不太好说。
如今对照起来此时的所见,却明白了。
老宗主一人保持着清醒,其他人却都已经成为了魔灵,还不够清楚么?
……
……
只是如此一来,方寸也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了。
他最初过来,只是为了要找到小徐宗主,然后带他回去。
那么现在……
“以前,我守山宗就算没落,但骂人的时候腰杆都比别人硬些,当初蒙了脸杀人,本是见不得光之举,却也因为心里有着父亲和诸位师叔伯,硬是没有让我的道心动摇半分,但如今,我却忽然发现,父亲其实背叛了那些师叔师伯,守山宗上一代人,全成了魔灵……”
小徐宗主的神识忽然波动了起来,显得有些异样。
他喃喃道:“那么,我该怎么办?”
方寸心间微沉,略有些担忧。
小徐宗主本来就修炼魔功,受到了极大的诱惑,之前道心圆满,才撑到了现在。
如今,会不会……
“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不会想让我安慰你吧?”
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缓声回答,并且观察着小徐宗主的反应。
“不,我不是在问……”
而小徐宗主的反应,则略微有些出乎了方寸的意料:“我是真的在考虑,我们守山宗乃是清江正道,守得是人间良心,正因为我守山宗是这样的,所以我才撑到现在,所以我对修行之时时时侵入我心神的魔念置之不理,但如今,忽然发现我之前以为的都错了,那该怎么办?”
顿了一下,他不等方寸回答,直接道:“当然是继续做对的事情。”
“守山宗不仅有父亲还有这些师叔师伯,还有我……”
“既然他们堕入了魔道,那么,当然该由我继续将守山宗撑起来……”
“……”
方寸讶然,甚至对小徐宗主生出了很大的敬仰。
而小徐宗主则像是坚定了信念,神识轻松了很多:“所以,这时候该怎么办,就很清楚了。”
“这样的破地方,当然是毁了它!”
“……”
方寸几乎要忍不住大笑,然后,他那一缕神识,化作了自己的模样,认真向小徐宗主行礼。
“究竟该做什么,还请宗主吩咐……”
自入守山宗,这还是他这位长老,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敬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