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全職國醫 方千金-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蹭手術的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喵呜,喵呜,喵呜……..”
晚上十点半,方寒和医疗小组刚刚做完又一台手术,刚刚回去休息,省二院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急救车鸣笛声。
一辆急救车呼啸而至,到了急诊科门口停稳。
“快!”
急诊科值班的主任医生迅速安排人上前,急救车上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被抬上了平车,被医生们推着往进走。
“患者意识昏迷,脑部受到重击,急查一个颅脑CT。”
一边走,值班的主治医生一边给伤者做着检查,一边大声的吩咐着。
“张医生,结果出来了,颅脑出血,脑挫裂伤,目前还没有产生水肿…….”
“神外的专家来了没有?”
张医生接过CT片,看了一下结果。
“来了,来了。”
神外的一位二线医生听到声音,顺便应了一声,急忙走了进去。
“嗯,脑挫裂伤,颅脑出血……”
正说着,神内的医生也到了。
看过结果,神外的二线医生和神内的医生以及张医生商议道:“先采取治疗吧。”
“顺便和患者家属沟通一下,做好手术治疗的准备。”
对于脑外伤患者来说,如果没有必要,开颅手术自然是最后的选择,目前患者的颅内压还在控制范围之内,所以不着急采取手术治疗,不过还是要做好准备的。
血祭
…….
心脏瓣膜置换手术安排的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医疗小组的医生十点半结束最后一台手术,都早早休息了。
出门在外,医疗小组的工作强度确实是相当大的,在长清县医院的时候,有时候手术会做到凌晨一点多,十点半确实算是比较早了。
“这是凝神香,回去点上,睡眠质量能好一些,明天早上都早点起。”
方寒出门都是随身携带凝神香,凝神香又不对外出售,都是方寒自己用或者送亲朋好友,没事做一些,存量还是不少的,给医疗小组的成员都分了一些。
“上次在郭老那边就闻过这个凝神香了,还说有机会找方医生您要一些呢。”
阮云飞接过凝神香,一边饶有兴致的研究,一边笑着道。
“这东西就是工艺复杂了些,成本其实不算太高。”
方寒笑着道:“这次回去之后我把配方给你们,你们没事自己也可以试着做一做。”
“方医生,这太贵重了。”
不怎么爱说话的晋博闻言就禁不住吃了一惊。
方寒简直太大方了,配方说送就送?
功夫 皇帝
这个凝神香他们是知道的,上次方寒结婚,郭文渊那儿就燃着凝神香,香味不算浓郁,但是却很舒服,凝神静气。
这东西晋博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说是独一份绝对不为过。
有什么说什么,中医人,特别是厉害的中医高手,中医名家,每个人手中或多或少都是有着一两手绝活的。
或者特殊的手法、针法、或者失传的秘方等等。
中医土生土长,历史渊源流长,属于本土文化,所以中医人或多或少都沾了传统文化和习俗的影响。
什么门户之见,流派之分,什么凡事留一手,什么传男不传女,规矩是相当的多。
中医和武术一样,不少传承其实都是在这种规矩下丢失的。
师傅藏着掖着,不进棺材之前绝活都不愿意传给弟子,倘若是正常的生老病死还好,还有传承的机会,一旦是意外死亡,很多绝活那就带进棺材里面了。
即便到了现在,依旧也是一样的,不少中医名家手中都是有着自己的绝活的。
一些中医世家的传人靠着一两个秘方开店赚钱的也并不在少数。
类似方寒这个凝神香,那绝对算是绝活了,哪怕是制作工艺复杂,可方寒如果愿意,其实完全是可以靠这东西发财的。
哪怕以方寒现在的名气和地位不需要,可这个秘方传承下去,那也是能当成传家宝的。
到时候开个私人作坊,把核心工艺掌握在自己手中,对外销售,哪怕产量不多,可贵在独一份,价钱绝对不会低。
末世收割者
晋博和阮云飞都是有见识的人,就这个凝神香,不少有钱人绝对是喜欢的,就方寒今天分给他们几个人的这一点,卖个几千块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可方寒现在却打算把配方告诉他们。
“是啊方寒,太贵重了。”阮云飞也急忙道。
“没事,这东西做起来麻烦,你们总不能总是指望我做吧,出门在外,带上一点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方寒很随意的笑了笑。
真要说什么秘方,他现在崇拜点充裕,想要兑换几个特殊的秘方或者配方并不难,一个凝神香,方寒并不是很看重。
“方寒,谢谢了。”
几个人都道着谢。
方寒不在乎,他们可是很在乎的,哪怕方寒现在把这个秘方给他们,这玩意依旧是很稀缺的。
“行了,都去睡吧。”
方寒笑了笑。
“方医生!”
等其他人都走后,陈远没急着走,而是跟着方寒进了房间。
“方医生,您做手术那会儿,西京的程主任让人询问,您手术什么时候,我告诉他了。”
“程主任?”
方寒一愣:“程云海程主任?”
“嗯,程主任现在就在蓝中市,在省医院那边呢。”陈远点了点头。
“嗯,没事。”
方寒点了点头,既然在,告诉了也就告诉了,没什么影响。
“程主任说明天早上他有可能过来。”
“嗯,行,我知道了,去睡吧。”
方寒点了点头。
陈远走后,方寒冲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睡了。
早上五点,医疗小组的成员都已经起床了。
五点钟,酒店这边是没有早点的,不过医院那边却已经安排了早餐。
李玉华作陪,正在陪方寒一群人吃着早点,有医生来到李玉华耳边轻声道:“李院长,西京的程云海程主任和人民医院的顾昌华顾院长一起来了。”
“程云海?”
李玉华一愣,向方寒打了声招呼,急匆匆走出餐厅,问:“程云海怎么来了?”
“程主任是人民医院那边请来的,昨天在人民医院那边做了一台手术。”
“顾昌华这是故意的吧?”
李玉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人民医院请了程云海,这是人家的自由,请了也就请了,可现在带着程云海来自己这边什么意思?
第二医院和西京也是有联系的,程云海也来过他们第二医院几次的,这次这个手术那是邵友亮的关系,准确的说方寒也是邵友亮请来的。
请飞刀,一方面是要医院同意,一方面也要患者家属认可,医院不能私自做主,患者家属也不能,这是双方必须都认同的。
你医院随便请个专家,人家家属不乐意,不掏钱你医院自掏腰包?
患者家属认可某位专家,医院不同意,就不承担这个责任,所以这是双方的。
方寒是患者家属联系邵友亮请来的,李玉民知道方寒,所以也没反对,可不管怎么说,往常差不多的患者,第二医院都是会推荐程云海,联系程云海的。
这事程云海要是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又要一番解释,遇到那种不通情理,心眼小的,或许还要犯病。
自古至今,人和人打交道都是最难的,因为人心难测,你永远也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想。
或许面上高兴,心中已经生气了呢?
“哈哈,李院长。”
李玉华和通知的医生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走,迎面顾昌华看到李玉华,已经笑着出声打招呼了。
顾昌华其实是不想来的,大早上的,谁不想多睡一会儿?
可问题程云海要来啊。
按说程云海来就来吧,手术做完,人家程云海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没人管得住。
这不顾昌华昨天说了方寒的坏话了了吗,他是怕啊。
怕他不来,程云海过来这边把自己卖了,到时候二院这边再添油加醋的,还不如自己也跟着。
而且昨天看了方寒的手术,顾昌华也有些心动的。
方寒的水平可是比程云海还要厉害啊。
“李院长。”
程云海也笑着打了声招呼。
“程主任,顾院长。”
李玉华急忙笑着迎了上去:“程主任,您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去接您啊。”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凑巧过来转转。”
程云海笑着道:“这不是知道方医生今天早上有台手术吗,我这是来蹭手术的,手术还没开始吧?”
李玉华一愣。
蹭手术?
方医生?
“程主任您认识方医生?”李玉华急忙问道。
“认识,认识,我和方医生可是老关系了。”
程云海笑呵呵的道:“我是特意问了方医生手术时间,一大早就来了,没来晚吧?”
“没有,没有。”
李玉华瞬间松了一口气。
感情是奔着方寒来的,既然认识,那就好。
而且听程云海这语气,好像对方寒很尊重啊。
“程主任,里面请。”
李玉华急忙热情的招呼:“方医生和医疗小组的成员正在里面吃饭呢,您也正好吃一点。”
“那感情好,我正好没吃呢。”程云海笑着道。
“顾院长都不给程主任管饭?”李玉华开着玩笑。
“是我着急。”程云海帮着顾昌华解围。
:还有一更,今天依旧三更,还有昨天是三更,我早上发了一更不算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