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線上看-584 慌不擇路相伴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符捕曹和他手下刺客鬼的死,必然会在下城里引发一场不小的骚动,随之而来的很可能就是全城性大搜捕甚至是封城。因此,我必须马上回到客馆去,否则很容易就会露馅。
不过,刚才为了方便脱身,我一头钻进了左市里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扮做行人。这里可走不快,我也就只能耐着性子随着人流方向依次穿过十条街,再去往上门。
城卫就在头顶上不地的巡视,我要是跑起来就太扎眼了,甚至连走得快一点都不行。直到走到第五街的时候,我才碰见了一支商队,便故技重施地爬上了最后一只蜗牛背上蹭了一段路。
但这支商队并不是要去上城的,而是穿过左市后径直前往右市。我中途在上门前的广场处就跳下了“顺风车”,重新寻找进入上城的法子。不过,此时已是亥时,距离关闭上门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下城也即将进入宵禁时间,非但没有商队准备要进入上城,反倒是陆陆续续有人正从上门出来往下城走。
我在广场上转悠了一会儿,始终没能找到好机会,反而耽误了不少时间。我抬头望了望头顶上的那座鬼火大时钟,还有一刻钟就要到子时了。我咬咬牙,暗自说道:“再不进门就没时间了,只能硬往里闯吧!”
我快步走上了台阶,心里一直在盘算着一会儿要以什么借口挤进去。但这样实在太冒险,一旦杀害符捕曹的“凶手”模样被确定之后,值守上门的城卫完全可以追查到我身上来。
就在这焦急的时刻,我瞅见一个大胖子正从上门走出来,准备下台阶。他太胖了,虽然容貌比起我记忆中的样子又老了一些,但我还是很快就认出他来:长寿饭店的掌柜滕叔礼!
滕叔礼手里抱着一叠账本,正笨拙地一步一步向下迈着台阶,完全没有发现我在盯着他看。我别无选择,只好上前去叫住他:“掌柜的!”
“嗯?”滕叔礼抬起头看了看我,一脸的困惑,“你是谁呀?”
我摘掉了皮帽,脱下了裘家的马甲,轻声对他说道:“是我,小翟!”
滕叔礼的表情顿时起了变化,先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副非常吃惊的模样。随即,他再次皱起了眉头,十分疑惑地问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九璃盏之再续前缘 砂川美
我实在来不及解释了,便对他道:“掌柜的,我现在要进上城去,但不能被城卫认出我来,你能帮我打个掩护吗?”
滕叔礼回头看了看守在门口处的城卫,又看了看我,虽然他脸上依然带着些许迷惑不解的表情,但还是立即答应了我的请求:“好吧,你随我来。”
他把自己头上那顶标有滕家徽记的毡帽扣在我的头上,又把自己手里那一叠账本交给我捧着,让我扮做是他店里的伙计。我故意把账本捧得高高的,遮挡一下我的面部。
dnf之战魂不灭 萧别离
走回上门处,守门官认得滕叔礼,便惊讶地问道:“咦,滕掌柜的,你不是刚刚才出去么,这又要进来是咋回事?”
滕叔礼摊了摊手,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道:“瞧我这记性,只顾着拿账本,却不记得拿柜台钥匙了。幸亏我这伙计从店里跑来提醒我盐巴快用完了,否则明天一早恐怕长寿饭店都没法正常开门营业!”
城门官笑了,打趣道:“柜台钥匙忘记拿倒没多大事,若是长寿饭店的厨房里没了盐巴用,那炒出来的菜岂不是淡出鸟儿来?”
“是是是,官爷说的对,所以我还得进门一趟。我去账房拿钥匙,这伙计就去仓库里搬盐巴。”滕叔礼干脆就顺着城门官的说法,把我入门的“任务”给安排了。
“快去吧!快去吧!”城门官笑嘻嘻地道,“不过,滕掌柜你的动作得快一些了,不然这门可是马上就要关了哟!”
“是是是!”滕叔礼回头冲我嚷道,“你还愣着干啥?没听见官爷说的话么?”
我急忙应了一声“哦!”,便快步地走进了上门。
滕叔礼做戏做到位,他假装很着急,迈起大步就往城里走。但他实在是太胖了,肯定也走快不了,笨拙的姿势又惹来了值守上门的那些城卫一阵哄笑,自然也就忘了要上来盘查我。
我紧跟在滕叔礼的背后一路走到了滕家商行,商行内此时无人,我们俩这才松了一口气,停下急促的脚步。
滕叔礼问我拿回了账本,顺带着便问起了我出现在此处的缘由。我不想让他担心,只说是偷偷跟着使团来见左丘城主的,但一直未能见着。刚才我到下城去找鸟肉,想看看现在的敬老院怎么样了,现在则要回客馆去。
滕叔礼听了我这漏洞百出的托辞也没有要当面拆穿的意思,反而问起了我离开左丘城后的境况。这个我倒没必要瞒他,便大概地叙述了一遍。
滕叔礼听完了不由得感叹道:“当初你刚进长寿饭店时,我就觉得你不应该只是块当厨子的料。只是没想到,离开饭店后你果真如鱼得水,才不到二十年的工夫便成就了如此一番大事业!”
我苦笑道:“我自己倒觉得,这一切都是被逼出来的!”
“哎,鱼跃龙门飞上天!这也得靠你自己有本事才行,不必妄自菲薄!”滕叔礼摆摆手,让我不要太谦虚。
随后,我也向滕叔礼问起了长寿饭店里的情况:“现在店里生意怎么样?那帮老伙计可都还在?”
滕叔礼却摇了摇头,道:“最近世道有些乱,饭店的生意只能说是一般般,没有你们在的时候那么好。店里的伙计呢这些年过去了也基本上都换过了一茬,估计你现在去也认不出几个来!”
说到这里,滕叔礼再次叹息道:“恐怕也只有像田老炉那样的老伙计才愿意长久留在店里……”
一提起田老炉,我和滕叔礼便都沉默了,各自神伤。
过了一会儿,我才幡然醒悟,急忙对滕叔礼道:“掌柜的,你还是快点回长寿饭店去吧,要不然真的赶不上关门了!”
滕叔礼哂笑道:“不赶了!我这么胖,走也走不快。况且,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出去又变成一个人,怎么也解释不通的。算了,今晚我就在商行宿舍里对付一宿,每天一早再回饭店去吧。你也赶紧回客馆去,别耽误了大事。”
“那好吧,掌柜的,多谢了!”
我向滕叔礼道了谢,随即离开。但我过来的时候瞧见裘家商行的仓库大门已经上锁,想原路返回已经不可能了,只好借由滕家商行的仓库后墙翻回客馆后面那条巷子去。
可未曾想,当我跳进巷子里后却发现: 我认不得客馆的后墙是哪一面了!
“该死!出来的时候没时间做记号,这巷子又是有弧度的,两边的墙看起来都一模一样,怎么办?”我挠了挠头,最后自言自语道:“只能是一面墙、一面墙地找过去了!”
于是,我轻轻一跃,纵上了眼前的那一面墙,往里窥看。
“这里不是!我记得客馆后院是有个小花园的。”我又跳下来,准备换另一面墙去查看。
但此时,一边巷子口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城卫的流动岗哨巡查过来了。我只得往反方向去跑,一边抬头去看墙上的情况。
“嘿!这里有树,有可能是这里了!”匆忙之中,我瞅见一面墙后探出了一截树枝,上面还开着几朵鲜艳的花朵,说明墙后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小花园。
身后的城卫越走越近,我也来不及再细细侦查,当即决定先翻进去再说。就算翻错了,大不了再翻出来就是了。
江山美人记 比翼霜斐
“嗒!”
我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头上正是那棵探出墙外的花树。这里面确实是一个小花园,而且树的种类,花的颜色,甚至是亭子、回廊的样式都跟我记忆中的差不多。嗯,应该就是这儿没错了!
花园里没人,这会儿应该都回屋里休息去了吧。我依然谨慎地从树下的阴影里钻过,快速闪进了回廊里。
回廊通往建筑物的内部,变成了走廊,里面灯光昏暗,百转千回,让我又不由得起了疑惑:“不对了,客馆那栋小楼没这么大的面积,怎么可能绕了一个大圈还在走廊里?”
我停下脚步,决定往回走。可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前面回廊里隐约传来脚步声。我左右一看,这里已经是在楼里,没有墙可翻了,只能上楼。可身后的脚步声似乎就故意跟着我,我上楼去,它也跟着上楼。我没办法,只好再继续往二楼的走廊深处去躲。
可躲着躲着,就连二楼走廊也到了尽头,这里居然是个死胡同!
这时,我若是不想与来者发生正面冲突,就只能躲进房间里去了。我先尝试地推了推身边的第一道房门,是上锁的。再一推下一道门,还是上锁的。连着推了三道门,最后才推开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最大的房门,我随即往里一瞧。
“还好,这屋里是黑的,应该没人在!”
我实在慌不择路,便闪身进了房间,随手把门掩上,还扣上了门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