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一百八十五章 飛魚的老公推薦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我哦了一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耀阳笑嘻嘻地说道:“干嘛什么事都得让你知道啊?你不是忙着,你念念不忘的万众吗?怕你烦,就没跟你说!”
天下第一剑
我切了一声道:“这种事我怎么会烦呢?都请谁了?说来听听!”
耀阳开了一罐啤酒,美滋滋地喝了一大口,然后摆着手指数着:“小周杰伦,小林俊杰,还有小邓丽君……”
我啊了一声,问道:“干嘛都是小啊?”
耀阳撇着嘴说道:“我倒是想请真人,可也得请得到啊,你不看看咱们这是个什么地方,要说在北京,上海,广州或者请得动,可咱们这小县城,真是给多少钱人家都不肯来!”
我好奇地问道:“那你请的这些是明星吗?”
耀阳得意地说道:“怎么不是明星,不然志远干嘛当着你的面,来求我要票啊?”
我不解地说道:“志远自己都拿不到票啊?还得求你?有那么紧张吗?”
志远点着头,有点不满地说道:“事情是我张罗的,结果呢,票他全扣下了,一张不给我!”
耀阳白了志远一眼道:“说什么呢!我没给你吗?一共就3000张票,2700张是对外销售的,剩下300张,除了给各级领导外,我手上就剩不到50张,今天你要两张,明天她要两张,我自己都没有了!我这些票都是有用的,都是送礼做关系的!平时送礼送钱人家都不要,怎么办啊?不都是靠这些来维系吗?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呢!”
志远撅着嘴说道:“我就要3张,不过分吧?我一个晚会赞助商负责人,手上连3张票都没有,说出去也没人信啊!别人还以为我小气呢!”
我嗯了一声,怪责耀阳道:“你也太抠了,自己人也不弄个10张,8张的!志远怎么开展工作啊!志远,你也是,这事你求他干什么啊?还想着背着我,你是不是傻?你求我多好呢!”
志远撇着嘴说道:“求你啊,白搭!他肯定一样不给!”
禾 晏山
我哼了一声道:“他敢!我大小也是老板之一啊!耀阳,先拿20张给我,不够我再和你要!”
耀阳一脸的不屑道:“20张?你做梦呢!没有!一张都没有!我早就安排出去了!”
说这话,薛琪走了上来,上来伸着手,和耀阳说道:“我的10张票呢?”
耀阳看都不看我们,从包里拿出了一沓票,乖乖地递给了薛琪,薛琪冲着我和志远一笑,欢快了走了下去。
这下,可是彻底惹恼我和志远。
志远抗议道:“不是说票都留着走关系嘛?你这一下子就给了10张,过分了吧?”
我也不和他说那么多,伸手就夺过耀阳手上的包,拿出了厚厚的一沓票,随手撕给了志远一沓,和志远说道:“快跑!”
志远接过票,笑呵呵地撒腿就跑!
一品霸神 名楚
耀阳一脸无奈地说道:“好人都让你做了,这都是定好给人的!”
我切了一声道:“给谁的啊?有福利不便宜自己人,还先便宜外人啊?”
耀阳哎了一声道:“大哥,你真是我大哥啊!外人不好得罪,自己人无所谓啊!外面的都是大爷啊,我失顺了哥情,就失嫂意啊!都在和我要票,我真安排不过来啊!我手上这些票,都是我自己花钱买的!”
我嘿嘿地笑道:“你不会打算做黄牛党吧?”
耀阳呸了我一下道:“我自己做自己家的黄牛党,亏你想得出来!”
我笑道:“那谁知道呢!”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志远是总负责人,求他的人也是不少,你得给他树立点威信,不然以后他也不好开展工作!”
耀阳嗯了一声道:“我知道,可好人都让你做了!我本来也打算给他的,你手比我还快!”
我不解地问道:“怎么才卖3000张票啊?多卖点就是了!就不用这么紧张了!”
耀阳解释道:“咱们的场地就这么大,这种大型活动,都得申报的,3000人是极限了,再说了,人多了,咱们自己也不好管理,真出了什么踩踏事件,咱们就摊上事儿了!”
我啊了一声道:“还真是的,你倒是说说,到底有什么出名的明星来啊?我挺喜欢李克勤的,能不能请过来啊?”
耀阳摇着头道:“有钱也请不来,咱们这种商演站台的,大牌明星没一个愿意来的,主要是宣传出来,名声不好!得请那种二三线,等着用钱,唱一两首歌就走,赚快钱的明星才行!就这些明星,还要求高的很,酒店,接送,吃住都是按合同走的,还有唱几首歌,都是什么歌?唱的少了,人家还不愿意,唱的多了,你还得加钱,都是事儿!要不是为了给咱们古镇做宣传,我真懒得搞这些!”
我赞叹道:“还这么多学问啊?你找何老师啊,让他出几个影星过来剪彩站台就是了!”
耀阳摇着头道:“哪有拿自己的艺人祸害的道理啊!咱们公司旗下的艺人,那都是走文艺范儿的!来咱们这里站台,有损形象!师石那边,我倒是联系过,他给我找了两个等钱用的明星过来,价格是谈好了,就是事儿太多!还要我们控制台下观众的情绪,不能冷场!你说,就那些三四线的歌星,一辈子才出了那么一两首歌,还是只听过歌,都不知道谁唱的那种。就是我在台低下,看到他们,第一反应也是,这他妈的谁啊?别说拍手叫好了,不哄下台就不错了!要找就得找,有点名气,还不太出名,脸熟,歌也熟的那种,经济实惠!”
我哦了一声道:“那我明白了!就是把歌和人名写在一起就认识,单独拎出来歌,和人名都对不上的那种!”
我最后还是在耀阳那里,硬磨硬泡拿了20张票出来,打算给胜男几张,给我的同学几张。
海报出来的当天,就几个人想我要票了,子君要带着他老婆看,吴胖子要和佳佳看,连陆萍都不要面子地和我要票。
我一律打发他们和耀阳去要,可耀阳也是一样,把求他的人都推到我这边来了。
许久不见的大少,竟然也来和我要票,别人可以不给,大少飞鱼的票,自然是不能少。
我去了飞鱼的粥铺给飞鱼送票,就随便约了,大少,老大和华欣,一起去吃粥。
飞鱼的粥铺重新装修后,变得宽敞明亮了许多,人来人往的,也不拥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只不过,现在比较早,还没到宵夜时间,不然我们应该也得排队!
飞鱼给我们找了一张离厨房最近的桌子,让我们先坐,不一会儿,就是一桌子菜,我好奇地问飞鱼道:“你这不是做粥的吗?怎么改成餐馆了?”
飞鱼笑道:“粥铺也得吃饭不是?我老公做的!你们尝尝!”
大少问道:“你老公呢?叫他出来见客啊!”
飞鱼看了看厨房,小声地说道:“你们可别开玩笑,开过火了,他是个老实人,不禁逗!”
我撇着嘴说道:“怎么滴?你这是玩够了,找个老实人嫁了啊?老实人能不声不响地把我们校花娶到手啊?结婚都不通知我们,一点组织性,纪律性都没有,我们不得好好审审啊!你放心,我们又不欺负老实人,叫他出来接客!”
飞鱼瞪了我一眼,一脸无奈地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敦敦实实,脖子上系着围裙,端着一盘菜,笑容可掬地走了出来。
将菜放在桌子上,用围裙擦了擦手,笑着说道:“做的不好,你们别介意啊!”
我热情地说道:“姐夫,你太客气了!这是你做的家乡菜吧,是真心不错!色香味俱全啊!姐夫,别站着啊,坐下来一起吃啊,和我们喝点!”
众人对我一脸的鄙视,飞鱼也走了出来,看到大家的表情问道:“这都什么表情啊?”
大少笑着说道:“刚刚你进去的时候,陈某人说,一定要给你老公一个下马威,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看来是把你娶进门,他是心有不甘!可你老公一出来,他第一个叫的这个亲啊,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听的我们都觉得肉麻!”
我急忙狡辩道:“不应该是姐夫吗?飞鱼本来就比我大,再说了,我什么时候不甘心了!飞鱼能嫁给姐夫的这样的,一表人才的人,我是打心里一百个举手赞成的!是不,姐夫?”
飞鱼老公低着头,腼腆地笑着,也不说话。
飞鱼白了我一眼,然后挨个介绍道:“这是我们老大,我们都叫他大佬,这是大少,你见过的,这是华欣,我小师弟!”
然后握着他老公的手介绍道:“我老公大力,侯大力!”
我嬉笑道:“注意组织纪律啊!我们同学聚会,拒绝亲亲我我,秀恩爱啊!”
飞鱼毫不在乎地说道:“我愿意!你还打算开除我啊!”
大少跟着说道:“他没这个权力,我们组织现在正准备开除他呢!他现在是编外人士,看他可怜,我们才勉强让他过一下组织生活的!”
老大怕冷落了大力,端起酒杯说道:“大力啊,你结婚的时候,我们都未能在场,我们在这儿,就先敬你一杯,祝你们幸福美满!”
接着我们几个一起端起了酒杯。
大力一口干掉杯中酒,有点激动地说道:“都是我没本事,结婚的时候,手上实在是没什么钱,天天都得跑长途,停一天都得扣钱,私人老板没办法!就没办酒席,委屈了飞鱼!”
大少点着头道:“委屈是委屈点我们飞鱼,不过呢,我们也能理解!”
我切了一声道:“婚礼不就是个仪式,有没有还能影响夫妻感情啊?那都是给人看的,一站一天,乱哄哄的,花钱遭罪,不办就对了!”
华欣附和道:“是啊,我结婚,就不打算摆酒,太麻烦了,我打算去蜜月结婚旅游!”
老大好奇地问道:“你打算和谁结婚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啊?”
华欣偷偷地看了看我,我皱了下眉,说道:“不会吧?艾美可是大你不少呢?”
大少好奇地问道:“谁是艾美啊?漂亮吗?多大年纪了?”
我想了想回答道:“我们万众国际商务部的部长,应该和我差不多!总之是80后了!”
大少切了一声道:“我还以为多大呢,那我们这些70后是不是得开始准备棺材了啊?你这话说的,让我想揍人!”
老大哈哈大笑道:“就是了!女大三抱金砖!刚好!”
华欣低着头说道:“艾美姐,还没同意呢,就说先观察一下!我是做了结婚的打算的!”
我哎了一声道:“年轻人的世界,我是不懂!只要你喜欢就行了!不过,哪天我得审审这个艾美,明明去叫你去学东西的,怎么学习学习就学习到了……”
飞鱼急忙说道:“你给我打住啊!怎么说着,说着就下道了!”
我切了一声道:“你看华欣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生米煮成了熟饭,不然他肯定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华欣的脸红得跟个苹果似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大少逗着华欣道:“处男是不是啊?第一次就这么给出去了啊?当年让你给我,你不肯,现在便宜外人了!”
飞鱼一边笑,一边拍打着大少道:“你说什么呢!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女的了?你啊,是不是单身太久了,憋出病来了!”
大少哎了一声道:“是啊,现在只要是公的,我看见了都心动,看见公蚊子,我都觉得是双眼皮的!”
我哈哈大笑道:“你也有今天啊!挑吧!捡吧!这个个子不够高,那个长相太对不起人,这个家境不行,那个职业不好的!现在可好了,人老珠黄了,没人要了吧?和你说过多少次,和我凑合,凑合过算了,你就是不愿意,非说在不远的将来,一定有个白马王子在等着你,这一等就是多少年了?你的白马王子呢?堵车啊?还是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