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ptt-第十七章 青山莊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虽然骑的是汗血宝马,但他带着的纨绔兄弟们可没有汗血宝马可骑,所以,两百地里,溜溜达达,走了一天,才到了青山庄。
青山庄有些特别,虽然叫青山庄这个名字,但地理位置是在一个山谷里,山谷四季的温度比外面要高很多,所以,如今外面是深秋,山谷里慢了一个步调,正是秋意正浓。
漫山遍野的各种果子树,尤其是一些晚熟的水果,这时候还没下树。
程初等人都没来过青山庄,一直以为就是一个距离京城远一点儿的普通的庄子而已,顶多大一点儿,没想到跟着宴轻走进青山庄后,才惊奇地发现,这哪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庄子,分明是一整个山谷,都叫做青山庄,这个山谷,走进来,高山流水,房舍屋脊,果木飘香,袅袅炊烟,与京城的繁华天差地别,但却静谧宜人。
程初睁大眼睛,“宴兄,这一整个山谷,都是你的?”
也太富了吧?
宴轻点头,“太祖爷时赐给我曾曾曾祖父的。”
程初羡慕嫉妒,向远处一指,“房舍也太多了吧,都住着人吗?”
宴轻向远处看了一眼,“都是些战场上受伤下来无家可归的士兵,世代安置在这里。”
程初恍然,“我知道端敬候府两位侯爷在世时,都有安置战场上受伤下来无家可归的士兵,没想到就是在这里啊。”
这里,真是一个适合颐养天年的地方,没有外面的喧嚣,也没有勾心斗角为了活着而汲汲营营。
程初后知后觉地问,“咱们来了这么多人,会不会打扰到他们?”
宴轻回头看了一眼,“你们别胡闹就行了。”
众人齐齐点头,一起保证,一定不胡闹。
宴轻似乎是几年没来过青云庄了,他一到来,住在青云庄里的人都十分高兴,纷纷激动地前来见他,他们听说小侯爷大婚了,纷纷祝贺。
纨绔们看着住在这里面的人,大多都是一些伤残的老兵,有的缺了胳膊,有的少了腿,但即便是这样,眉眼神色不见半点儿郁郁阴霾,见了宴轻,围着他,乐呵呵的祝贺他新婚,又对他问少夫人什么模样,他们在山谷里听说了,小侯爷娶的少夫人十分厉害等等。
宴轻进了这里,似乎把以前扔到天边的耐心全部都找回来了,一一回答,没有不耐烦。
于是,众人听见他说,“我娶的妻子,叫凌画,是挺厉害的。”
“也挺好看的。”
“就是在我面前,有些娇气。”
“小毛病也挺多,挑食,怕风吹日晒,只要出门,都要戴着面纱。”
“她很忙,等她什么时候不忙了,我带她来给你们看看。”
“……”
程初等人:“……”
宴轻带着人这时候来的正巧,山谷里的人正忙着收果子,收好的果子,由腿脚好的,送到集市上去卖,纨绔们觉得新鲜,在到来的第二日,便跟着山谷里的人一起摘果子,收果子,卖果子,热火朝天。
云落默默地看着,觉得小侯爷出京来这里挺好,心情似乎都好了,等回去后,估计就不会把自己关在院子里,不想见主子了。
一连七日,宴轻都没问一句凌画,虽然这七日里,别人问她少夫人如何如何,他都回答了,但却没主动问过云落一句他走后,凌画都在干什么。
第八日清早,他忽然问云落,“我们来了几日了?”
“已经七日了,算上今天,八日了。”
宴轻漫不经心地问,“这几日,她都干了什么?”
云落心想,您终于问主子了,他摇头,“属下也不清楚,没有收到主子的来信。”
宴轻动作一顿,也就是说,他走了这么多天,他没问她一句,她也连问他一句都没有。
她不是黏他黏的很吗?不是没有他抱着哄着发热难受睡不着觉吗?可是后来他不管她了,她也没有吵着闹着要见他,硬闯他的屋子,更甚至,他出京这么多天,她连问一句都没有,她这是喜欢他?
云落抬眼,悄悄看宴轻,发现小侯爷一改好心情,一张脸又变得难看了。他聪明地觉得,可能是他这句话惹了小侯爷,小侯爷大约是希望主子来问他一句的,但是主子没有。
他试探地问,“要不属下派出信鸽去信问问?”
“问什么?”宴轻看着他。
云落谨慎地说,“问问主子发热是不是好了?还是更严重了?”
“有曾大夫在,她能不好?怎么可能严重。”宴轻是很相信曾大夫的医术的。
云落灵机一动,“主子知道您带着兄弟们出来玩,大约是怕来信打扰您,破坏您心情,惹您不高兴,反正,主子知道有属下在您身边,若有急事,属下会去信禀告的。”
言外之意,主子对您的安全很放心,没什么事儿,您就开开心心的玩就好。
宴轻神色一顿。
云落趁机问,“小侯爷,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如今都过去七天了,再不回去,属下怕主子动身去江南漕运了。”
他算计着差不多,若是主子去江南漕运之前,小侯爷没回去,怕就要等主子从江南漕运回来,才能见到人了。
宴轻抿唇,“她说什么时候去江南漕运吗?”
云落立即说,“主子本来大婚后就该去江南漕运的,但因为与小侯爷您刚新婚,主子舍不得离开您,二是她要处理些堆积的事情,如今算起来,那些事情应该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去江南漕运的话,应该也就这几天了。”
还有一点儿他没说,主子等二皇子回京,如今二皇子回京,也有八九天了,主子该安排的,应该都安排好了,所以,当前应该可以放心离京了。
宴轻问,“她一般,去江南漕运多久?”
云落想了想,“短的话,一两个月,长的话,半年的时候也有过。”
宴轻不再说话。
不多时,程初来喊宴轻,“宴兄,原来青云庄后山峰有温泉啊,果子都已经下树了,没活干了,咱们今天去泡温泉呗。”
宴轻点头,“行。”
云落:“……”
哎,小侯爷看来没有回去的打算,他要不要偷偷给主子去一封信?
宴轻走了几步,忽然回头,似乎知道云落心中所想一样,对云落说了两个字,“不准。”
不准什么?云落自然是知道的,他只能点头,闭了嘴,跟在了宴轻身后。
程初乐不思蜀,一边走,一边跟宴轻手舞足蹈地说话,“宴兄,这里也太好玩了吧,咱们再多住些天吧?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果子是怎么培养果树才能结好果子,怎么采摘不摔坏果子,怎么挑选个三六九等出去卖,卖不同的价钱,也不知道要摆在集市哪个位置,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买,这回都都知道了,这里面的门道实在是太多了。”
宴轻不说话。
程初继续巴拉巴拉,“这青山庄跟别的地方的普通的庄子真不同,应有尽有,除了各种各样的果树果子,我听老兵们说,还可以去下河摸鱼,走出后山谷的谷口,就是一片森林,连接栖云山的,可以打猎,野鸡啊,兔子啊,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白狐。”
宴轻依旧不说话。
程初又说,“果子都摘的买的差不多了,今天不用咱们了,老兵们说,今天让兄弟们好好歇歇,去泡泡温泉,松松筋骨,晚上给咱们做全鱼宴吃。”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说了一通,都没见宴轻吭声,纳闷地问,“宴兄,你怎么不说话?”
宴轻偏头瞥了他一眼,“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
程初:“……”
不对劲!真不对劲。
另一个半圆 墨上微雨
他看着宴轻,“宴兄,你心情不好?大早上的,谁惹你了?”
他回头看云落,“云落,不会是你惹宴兄了吧?”
云落也不说话,不给程初一个眼神。
程初觉得,云落不像是能惹宴轻的人,这家伙比端阳聪明多了,就算是他惹了宴兄,云落都不会惹。
他瞧着宴轻,不知怎么地,忽然就想起了凌画,试探地问,“宴兄,你是不是想嫂子了?”
他刚说完,正巧有一片树叶落下,宴轻随手接了,贴到了程初的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