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27、耗死鷹皇,凱旋迴家相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鹰皇出手,大阵郑拓。
其手段非凡,已经知晓郑拓如此手段为何。
九月流火
所以。
他出手之下,不仅仅是对郑拓进行攻杀,更是对这轮回鼎进行攻杀。
“无面小子,你的手段的确着实非凡,就算是我在此地,也会被你活活耗死,但是很可惜,你的法宝只有后天灵宝,并非先天灵宝,若是先天灵宝,或许能将我围困,但你这仅仅只是后天灵宝,想要将我围困,怕是还不够资格。”
鹰皇战斗经验丰富。
郑拓这种战斗模式,的确超级难缠,如自己被缠住,那必死无疑。
但是。
你无面如果觉得用这种手段就能将我围困,怕是想的有些太过天真。
鹰皇出手,狂暴的力量不仅仅是针对郑拓,更是针对周围轮回鼎。
铛铛铛……
轮回鼎毕竟是法宝,拥有尽头,此刻被鹰皇攻击到,顿时这鼎中世界开始疯狂颤抖。
“好生强大的攻击!”
轮回大帝有些吃不消。
面对鹰皇这种爆发式的攻击,看上去有要将其吐出的意思。
轮回鼎以仙骨打造,问题是,轮回大帝的实力,并未达到那种能够承受鹰皇攻击的地步。
且这鹰皇的战斗经验相当丰富,其在攻击几次后,主动使用神魂类攻击神通,针对轮回鼎进行攻杀。
因为他发现,这轮回鼎的坚固程度不是一般的法宝,凭借他的力量,似乎很难打碎。
既然如此,那便是攻击法宝之灵。
这法宝毕竟只是后天灵宝,法宝之灵想来并不会有多麽强大。
如鹰皇所想,他的攻击开始有效果。
整个轮回鼎世界开始颤抖,眼看有崩坏的架势。
“混沌大帝,坚持住,他很快就会被我耗死。”
郑拓身形移动,杀向鹰皇。
因为能够复活,所以郑拓没有任何顾忌,全力出手,使用秦纹增加自身实力,甚至使用秘法,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如此状态下的争斗,战斗力暴涨到一种程度。
“杀!”
郑拓杀来,此刻的鹰皇,不得不停止对周围轮回鼎的攻击。
因为此刻的郑拓,淡淡从战斗力方面来说,已经有资格对他造成伤害。
“无面小子,一切都是徒劳的,你这轮回鼎,终究是困不住我的。”
鹰皇施展急速,消失在原地。
反观郑拓,同样施展急速,紧追不舍,与鹰皇搏杀。
二者斗的相当激烈,鹰皇对此没有办法,他无法秒杀此刻的无面。
既然无法秒杀,那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让自己不要受伤太重,同时对将这无面斩杀。
整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双方搏杀,不死不休。
最终的结果不出意外,郑拓在轰鸣之声中,炸碎为无数随便,消失在这轮回鼎之中。
而这一次的自爆,明显有伤到鹰皇。
鹰皇的战斗力不是无穷无尽的,与郑拓全神贯注的厮杀,他自身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在这轮回鼎中,他感受不到任何外界的力量,只有他自己本身的力量。
所以在这种消耗之下,他竟然开始变得虚弱。
不仅如此。
这轮回鼎之中那种能够吸食力量与生命的手段,无时无刻不在对他进行着入侵。
刚开始还觉得没有什么。
凭借他的力量与旺盛的生命力,根本不会在乎这轮回鼎的手段。
可是。
这种手段细水长流,如今慢慢的,他感觉到了压力。
任何一丝一毫的力量与生命的流逝,对他来说,都是非常巨大的损害。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还要出手,针对轮回鼎进行攻杀。
这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更让鹰皇苦恼的是。
那无面小子复活归来,在于全力出手,与他进行搏杀。
他刚刚攻击几下这轮回鼎,这无面便是归来,如此局面,让他感觉相当难受。
“无面小子,我虽有消耗,但是你的消耗,怕是比我还要巨大吧!”
鹰皇相信。
这无面小子催动轮回鼎,施展此刻无限复活的手段,还有其手中的弑仙刀,都是需要力量支撑的。
我不相信,你无面的力量,能够比我还要多。
自己可是传说级强者的王级道身,这般状态下的自己,可不是开玩笑的强大。
对于鹰皇所以问,郑拓只是笑了笑,直接动手,并未给予其回答。
因为这没有必要。
甚至。
他感觉这鹰皇套与自己套话,想要知道自己的力量极限。
对此,郑拓闭嘴,一句话不说
而他心中却是明镜一样。
他的力量存量的确很多,但也比不过这鹰皇。
但是我有补给站啊!
我的帝中园最大的作用之一,就用蕴藏有你想象不到的无穷尽的力量。
当然。
无穷尽听上去并不靠谱,也不真实。
但是总的来说,可是比你鹰皇的力量,高出多得多。
双方对决,郑拓没有改变自己的战斗方针,我就是要消耗你,我就是要活活耗死你。
面对郑拓如此冲杀,鹰皇只有保持自己的专注。
干掉无面,然后攻击轮回鼎,试图将这轮回鼎打碎,或者打出缺口。
凭借他的速度,只要出现缺口,便是能够瞬间逃离此地。
他对此有信心。
而在郑拓复活的这几秒钟,便是他的机会。
同时这几秒钟,也是轮回大帝最难熬的阶段。
鹰皇的攻击太过狂暴,越是这种时刻,鹰皇的攻击越是狂暴非常。
他必须在这几秒钟的时间内保持专注,如果不够专注,那轮回鼎不至于被打碎,但是将此地笼罩的本源轮回之力必然会出现缺口。
有缺口,这鹰皇必然会逃离此地。
“该死啊!”
轮回大帝咒骂。
不是不让自己出手,一出手便是遇到这种强敌,无面老大,你还真是瞧得起我啊
“轮回大帝,好好修行,此刻看上去很危险,实际上也是你的机缘所在。”
郑拓的声音传来,叫轮回大帝一愣。
“我的机缘?”
“没有错,你的机缘。你为法宝之灵,应该比我更清楚,轮回鼎的极限就是你的极限,说通俗一些就是,你的实力有多强,轮回鼎的实力就有多强,这轮回鼎乃是以仙骨炼制而成,其中有本源轮回之力,其拥有成为先天灵宝的资格,而这能否成为先天灵宝的关键,就在你的身上。”
郑拓对于轮回鼎,早就多有研究。
这轮回鼎本身便是非凡之物,以仙骨为外在,以本源轮回之力为乃在,二者结合,天衣无缝,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如他所言,轮回鼎有资格成为先天灵宝的资格。
而这如何成为先天灵宝,就要看轮回大帝的修为如何。
这家伙如果好好修行提升自己,那轮回鼎的威力,就会有所提升。
甚至会在某个轮回大帝突破的时刻,自身也提升,化为先天灵宝。
如果这轮回大帝懈怠,不好好修行,怕是轮回鼎也会因此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所以郑拓出言提醒轮回大帝,此刻不是抱怨的时候。
眼前有怎么好的机会应该把握,努力修行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是。
轮回大帝也是聪明之辈,有郑拓这般说话,便是明白其中道理。
他开始不在抱怨,而是根据郑拓刚刚所言,专心致志的修行,寻找此刻能够让自己提升的地方。
这是其他人无法教导自己的地方,这是需要他自己去领悟的地方。
在这种前提之下,轮回大帝进入自己的修行状态之中。
郑拓在度复活,开始针对鹰皇,继续攻杀着。
三者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之中,也是一种彼此消耗的过程。
在这其中,鹰皇的消耗格外巨大。
他承受的压力是他人难以想象的。
从刚开始自己根本不屑于这轮回鼎的手段,到如今,他感觉轮回鼎的手段,简直就是压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种感觉非常强烈。
那吸收自己力量与生命的手段,此刻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坚韧与强大。
在这种坚韧与强大之中,他的力量与生命在不断被削弱之中。
不得不说。
这种感觉很差,非常差,对他来说,竟有些无从下手。
他如今是无法离开这里,打不碎这轮回鼎,回头那无面小子几个呼吸就跟自己玩自爆,几个呼吸就跟自己玩自爆。
这种感觉,着实让他后悔,不敢托大,进入这轮回鼎之中的。
鹰皇心中想着,他已经没有多少办法,最后,他只能化为本体,一只猎鹰,展翅翱翔。
鹰皇化为本体,这就说明他已经是山穷水尽,面对这样的鹰皇,郑拓战斗的更加卖力。
同时。
如此状态的鹰皇,战斗力飙升,变得更加强大。
这给轮回大帝了很大压力。
他保持本心,用自己的坚韧,硬生生抗住鹰皇的攻击。
在这种承受攻击的状态之中,轮回大帝竟然陷入到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之中。
这轮回大帝本身就是聪明之辈,乃是轮回果所化。
其所拥有的天赋,举世罕见。
在这种这种情况下,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天赋,用本源轮回之力,化解了那不管想自己攻杀而来的力量。
在这力量面前,轮回大地竟然支棱了起来。
在这种状态之中,他看上去淡然,面对所有的一切,淡然的让人难以相信。
他尊重郑拓所言,他在努力修行,整齐早日晋升为先天灵宝。
如果自己能够成为先天灵宝,便是拥有在度踏足仙路的资本。
不说远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在如今的修仙界之中,也是有许多存在,本身就是先天灵宝化形的生灵。
他现成为那样的存在,因为若是那样,他还有资格踏足仙路。
轮回大帝别看是法宝之灵,他却拥有属于自己的仙路,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
如此状态下的轮回大帝,加上如此拼命的郑拓,鹰皇就算是化为本体,也是被不断消耗,消耗,消耗……
在这种消耗之中,鹰皇的实力终于开始减弱。
而这种减弱,从刚开始缓慢,转眼间,立刻呈现出一种断崖式的下滑。
在这种下滑之中,郑拓充分利用自身手段,对鹰皇发动猛烈的攻击。
终于的终于,这鹰皇难以支撑郑拓如此恐怖的消耗,最终被斩杀当场。
“无面小子,这一次是我大意,但是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鹰皇自然是不会服气的。
堂堂传说级强者的王级道身,竟然被一个小王境的无面斩杀。
虽然说这种斩杀充满了偶然性,还有他的大意。
但斩杀就是斩杀,这轮回鼎就是郑拓的手段,他承认自己有被斩杀,但是他不会服气。
“承让承让,鹰皇前辈的手段,晚辈自愧不如,晚辈也是侥幸而已。”
郑拓说着,身形一动,骑在鹰皇本体脊背之上,下一秒轰隆隆,直接自爆。
恐怖的力量肆虐单纯,弑仙之力狂涌,当场将这鹰皇道身斩杀。
不多时。
郑拓从轮回鼎深处复活归来。
望着那已经被斩杀的鹰皇,郑拓忍不住擦了擦额头冷汗。
这鹰皇的手段太过强势,要不是因为自己有准备,技高一筹,怕是今日有一百个自己在这里也会陨落。
正面厮杀,他认为自己完全不是鹰皇的对手。
但是很可惜,生死搏杀可不是决斗。
生死搏杀没有那么多规则,二者的目的就是将对方干掉。
无论你用什么手段,用什么招式,阴损的,阳谋的,霸道的,阴险的……
只要能够将对方干掉,便是好的手段。
这才是真正的生死搏杀。
且干掉鹰皇,郑拓的消耗也堪称阶段。
这轮回鼎所用的轮回之力,简直超乎想象的巨大。
要不是因为有帝中园这种他提前准备的加油站存在,他怕是根本无法复活几次,便是彻底陨落。
就算如此。
帝中园中的力量,也是消耗掉了百分之一左右。
这种恐怖的消耗,对他来说,简直是无法容忍的。
算了算了。
紧急时刻,用些紧急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身形一动,离开轮回鼎。
郑拓归来,顿时将场中的气氛多有改变。
正常来就,归来的不应该是郑拓,而是鹰皇。
鹰皇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在场之中,绝对是最强者之一。
但是此刻归来的竟然是郑拓,让众人多多少少有些不敢相信。
“你斩了我的道身?”
另一尊鹰皇道身言语中满是不解。
刚刚他有被屏蔽,根本无法看到轮回鼎中发生了什么。
如今这无面归来,自己的道身却没有归来,这不由让他心中一跳。
这无面用了什么手段,自己相隔如此近的距离,都是没有感应到什么。
刚刚这轮回鼎一直在颤动,如今看来,竟然是自己的道身被斩。
“没有,你的道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自己化道了。”
郑拓打着哈哈,这般说道。
他可不想与鹰皇的另一尊道身纠缠。
干掉一尊鹰皇道身他就已经消耗足够巨大,如今这另一尊鹰皇道身如此在出手,自己怕是分分钟被干掉。
毕竟。
以鹰皇道身的手段,怕是并不会轻易上当,进入轮回鼎中。
面度整容如此回应,鹰皇道身面色难看。
他已经感应不到自己的道身,那就说明,自己的刀身已经被斩杀。
这种情况的出现,让他着实有些愤怒。
如今自己这一边还脱不开身,且从整体战斗力看来,自己一方难道要落败不成。
郑拓干掉鹰皇道身,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但事实就摆在众人面前,你不相信也要相信。
事情就是这样。
郑拓出现场中,不由分说,开始对其他人动手。
正郑拓的第一个目标,自然是姜轩。
这姜轩也真是命大,如今此刻,竟然还活着。
也好。
这小子刚刚自己对十殿阎王下手可不是不轻,如今你不死,我便送你上路。
郑拓催动鲲鹏翼,一个闪身,杀向姜轩。
姜轩感受到了郑拓的杀意袭来,他欲要闪躲,却是已经晚了。
郑拓那四十二号的大脚丫子,狠狠踹在姜轩那帅气的脸庞之上。
嘭……
姜轩像是炮弹一样,轰的一声飞了出去,狠狠将一座矮山撞碎之后,这才堪堪停止。
“姜轩,不要着急,我给你的大礼,此刻才刚刚开始。”
郑拓身形一动,杀向姜轩。
姜轩见此,转身就跑。
一边跑,他口中一边叫嚷着太爷救我,太爷九位。
姜轩清楚的知道自己打不过郑拓,甚至不仅仅是打不过,简直会被虐杀。
在这种情况之下,以他的聪明,自然是狂奔跑路,不然分分钟被这无面抓住折磨。
他对无面多有了解。
当年这个无面号称恶魔,曾抓住了整个东域所有的妖孽人物,将这群家伙关起来折磨,然后勒索他们的宗门与长辈。
自己刚刚干掉了其辛辛苦苦炼制的王级傀儡。
如今自己若是被抓住,保不齐自己会被这家伙炼制成魂傀儡,永远折磨下去。
想到自己可能变成魂傀儡,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疯狂逃窜,试图脱离郑拓的掌控。
奈何。
郑拓的速度,可不是他这个大王境能够匹敌的存在。
刷!
郑拓出现,抬腿就是一脚,狠狠踹在姜轩的脸庞之上。
郑拓掌控好力度,一脚下去,没有将姜轩的头颅踩爆炸,仅仅只是将其五官才的滋滋窜血,压制被踹飞数颗。
远远看去,姜轩原本帅气,意气风发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
此刻的姜轩,简直就如同丧家犬般,叫嚷着让姜太爷救他。
姜家弟子,如此模样,让人唏嘘。
反观郑拓丝毫没有留手,嘭嘭嘭……
上去就是一顿乱踹,踹的姜轩骨断筋折,已经彻底没有人形。
如今的姜轩,可怜的像是一条狗。
但是郑拓没有同情他。
他始终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姜轩敢自己的傀儡,敢对自己的人,那就要承受自己的怒火。
这是战争,不是开玩笑的过家家,对敌人的心慈手段,便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郑拓没有用手,因为不需要。
大脚丫子招呼着踹在姜轩身上,如此一幕,看在眼中,着实让人感觉到心颤。
“好家伙,这传奇无面,这不是一个善茬啊!”
“滑头如泥鳅,狠辣如恶狼,这个无面你我最好不要招惹,无法成为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这种存在,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姜家啊姜家,妖皇殿啊妖皇殿,你说你们惹他无面做什么啊!”
众人皆是摇头。
这种事情看在眼中,明显是郑拓在告诉所有人,不要惹我,我很不好惹。
望着如此一幕,姜太爷当即收起与大圣猴王的战斗。
他抬手一招,试图将姜轩收回。
但是郑拓可不会轻易放过姜轩。
郑拓出手,有天道锁链出现,当即捆绑住姜轩的神魂体。
在这种情况之下,姜轩口中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因为他的神魂体在被撕扯,随时可能被斩。
“无面小子在,快些放手,不然要你好看。”
姜斗此刻厉喝出声,见郑拓敢与自家太爷争斗,简直就是在找死。
“姜斗,你自顾不暇,可不是不要分心啊!”
魔二出手,压制姜斗,打的姜斗不敢在分心,不然分分钟被斩杀。
另一面。
“姜家太爷,你家王级如此不堪,我帮你教训教训,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啊!”
郑拓声音滚滚,传想姜家太爷。
姜太爷没有理会郑拓,因为在他眼中,郑拓的层次不够与自己说话。
就算郑拓很强,曾与其有过短暂交手不落下风,但他仍旧不会正眼看郑拓。
如此情况之下,姜太爷直接出手,嗡的一声,将那痛苦喊叫的姜轩当场抹杀。
如此一幕,看在众人眼中,皆是惊呼一声好狠辣的老头。
那可是姜家的王级道身,说给斩杀就给斩杀了,没有任何犹豫,淡淡就这一份狠辣,便是叫人佩服,也叫人感觉都爱害怕。
这种恐怖的对手,就是郑拓,此刻也露出严肃表情。
“哈哈哈……姜家太爷,怎么,想倚老卖老用这种手段恐吓我小师弟,你想的太多吧。”
大圣猴王笑哈哈出现,站在正身边,看上去一副支持郑拓模样,望着远处姜太爷。
姜太爷望着如此一幕,并未有任何言语说话。
他抬手一挥,姜家众人当即撤出战场之上。
“别走啊!我还没有玩尽兴,你们怎么就走了呢!”
魔二笑呵呵,此刻这般说道。
“就是着急走什么,既然来都来了,便是留下性命在走如何。”
魔三一脸我还没有打尽兴的模样。
“哼!你们两个家,算你们运气好,如果不然,今日你们两个必死无疑。”
姜斗杀意满满,刚刚对决他们吃了大亏。
这魔二与魔三根本没有全力出手,完全是在用一种近乎羞辱性的方式将他们羞辱。
魔族这群家伙,就是这般令人讨厌。
这群家伙知道,光斩杀他们,已经不不足以让他们愤怒。
所以改成这种羞辱性的方式,放他愤怒,让他们不爽。
这两个家伙,真是让人火大啊!
姜家之人撤离战场之外,段老大作为南域联盟唯一幸存者,也是脱离战场不在战斗。
这般情况下。
场中便是仅仅只剩下妖皇殿的王级强者还在战斗。
妖皇殿的王级强者,一个个都催动了秘法,自己的实力暴涨,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那秘法的副作用出现,战斗锐减之下,被四大天王与心魔等好顿收拾,斩杀了数位不止。
银狐见此,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撤退!”
银狐一声令下,所有妖皇殿众人全部脱离战场。
但是此刻的战场,可不是你妖皇殿说脱离就能脱离的。
“一个不留,杀!”
郑拓厉喝出声。
如此言语,正是附和众人心意。
刚刚这妖皇殿的王级强者们全面爆发,一个个催动秘法,大有将众人全部干掉的意思。
在这种战斗之中,凶险万分。
他们其中几人,差点陨落。
就算没有陨落,也是各自身上挂彩,甚至云月狼王近乎身死。
在这种情况下,你妖皇殿说走就走,谁让你们走了。
“杀!”
心魔四大天王等人二话不说,痛打落水狗,追上那撤退的妖皇殿王级,便是一顿虐杀。
那妖皇殿的王级强者,一个个因为刚刚催动秘法,导致自身实力大降。
如今心魔等人的追杀,顿时底气不足。
刚刚交手,便是数人被斩杀当场。
眼看如此局面,银狐欲要出手搭救。
奈何有老白在,银狐无法动手,只能被阻拦。
“鹰皇!”
银狐此刻只能呼唤鹰皇。
鹰皇此刻正在攻打九筒。
攻打如此之久,仍旧没有一点动静。
不仅如此。
九筒身边疑问有赑屃前辈指点,实力竟然有所提升。
在这种情况下实力有所提升,这对鹰皇来说,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这种感觉好像是自己在帮助对修行一样。
“该死!”
鹰皇咒骂出声。
没有办法的他只能出手,将所有妖族搭救。
众多妖族被搭救,但仍旧有许多被斩杀。
眼见如此一幕,银狐与鹰皇没有任何犹豫,转身便是带着妖皇殿众人离开妖庭之中。
战斗在郑拓斩杀鹰皇道时便已经结束,在也没有战斗下去的必要了。
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郑拓一方获得胜利,但不是最终的生灵。
他们此刻仍旧在这妖皇殿掌控的地域之内。
在这地域之内,还不知道这赑屃前辈需要多久才能离开此地。
他们的危险暂且解除。
“终于结束了!”
黑凤看上去整个胖了一圈。
他是被段老大暴打的,没有办法,他是真打不过段老大。
也就是过过嘴瘾,咒骂两句段老大,待得真动手之后,他是被完全暴打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活着,已经是自己足够强大。
虚空之上,各种观展者也是离去。
这件事,必然会如旋风一般,传遍整个东域。
郑拓所带领的第八大绝地无仙界众人,生生将妖庭抢了过来。
没有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抢夺了过来。
妖皇殿整个老家都被搬走,这种事,简直笑死个人。
怕是不出三天,整个修仙界,都会谈论这妖皇殿之事。
相对于众人的乐观,郑拓看上去仍旧保持着严肃。
他回到帝中园之中。
众人也是归来。
其中有魔二魔三这种魔族高手,还有大圣猴王与紫衣这种强力外援。
众人汇聚于此,皆是看向郑拓。
“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但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接下来,赑屃前辈的本体应不需要你我关注,前辈自己会一步一步,来到我第八大绝地,你我也不用担心妖皇殿会将这妖庭抢夺回去,因为那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现在,你我要做的,便是回家……”
郑拓已经想好,此刻最好的方法就是撤退。
没有错。
他们留在这里,守护这妖庭祖地,没有任何意义。
赑屃前辈会将这祖地背负到无仙界。
而至于多久,这恐怕要看赑屃前辈的状态。
如果赑屃前辈回复实力,分分钟道道无仙界。
那是如果赑屃前辈一直都这样慢慢悠悠,怕是要走个三年五载,甚至十年八年,这都是有可能的。
在场之中的众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可是没有那个十年八年在这里消耗。
所以众人一拍即合,由郑拓催动帝中园,离开这妖庭祖地,回归无仙界。
不过也有例外。
九筒主动要求留下,他要与赑屃前辈一起修行。
赑屃前辈本身的力量也是土属性,与九筒堪称永远。
在这种情况下,九筒留下修行,似乎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至于安全方面。
有赑屃前辈的道身在,怕是没有谁敢来找九筒的麻烦。
就算是银狐已鹰皇一起来,怕是也会吃亏。
九筒之事,郑拓没有过多询问,其留念是自己的意愿,他自然会尊重九筒的意愿。
驾驭帝中园,带着众人离开,前往无仙界。
另一面。
妖皇殿临时指挥所中。
“混蛋,混蛋,混蛋,这个无面简直就是一个混蛋!”
鹰皇暴怒无匹,整个人充满杀气。
“老鹰,安静一点,不要这么暴躁。”
银狐稳重依旧,慢条斯理的说着。
他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但是关于与这种事,他还是真是第一见。
来打劫宝库,顺便将整个宗门端走,这种事,怕是在修仙界的历史之上也没有出现过吧。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
谁知道妖庭下面有赑屃本体。
那赑屃本体如此巨大,直接驮着妖庭祖地离开。
“接下来怎么办,呼唤人手,杀他个回马枪。”
鹰皇不爽,准备回去在战。
“不用了,以无面那小子的聪明,此刻应该已经撤走,独留赑屃前辈的本体,你我谁敢动,就算是你我真身前来,怕是都不敢动赑屃前辈的本体。”
银狐摇头这般说道。
赑屃看着缓慢,年纪颇大,但是如果你将他激怒,后果怕是非常恐怖。
“那怎么办,难不成,我妖皇殿吃了这么大的亏,这口气就这般咽下去了!”
鹰皇不爽,大声叫嚷。
“吃亏?”
银狐摇头。
谁告诉你我妖皇殿吃亏了。
“没有吃亏吗?”
鹰皇不解。
“那无面小子将整个妖皇殿搬走,还斩杀我道身,斩杀数位我方强者,这难道不是羞辱,不是吃亏吗?”
“没有错,这就不是吃亏。”
银狐露出笑容。
“首先,那不是妖皇殿,那是妖庭祖地,本就不属于你我,搬走也就搬走了,何况如今搬走,总比以后我妖皇殿真正立足之后,在被搬走来的好很多吧。”
银狐这样说,鹰皇便是冷静下来。
“你这样说,也有些道理。如果不是如今这件事,你我根本不知道这妖庭的下面竟有赑屃本体,如果是我妖皇殿在关键时刻,突然发生这种事,的确有些难办。”
“不错。”
银狐点头。
“除了这件事,你算算,我妖皇殿损失了多少位王级。实际上,损失的王级并不多,真正损失大的是南域联盟的王级,还有姜家的王级,我妖皇殿真正损失的王级,寥寥无几。”
说道这里,鹰皇心中一动,好像是这个样子。
“那南域联盟来的十二位王级狗屁不是,上来便被无面灭杀。
后来的姜家王级也是如此,被狠狠修理,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鹰皇脾气很暴躁,可能这与他的道身被郑拓斩杀有关。
他咽不下这口气。
“不要这样说,南域联盟与姜家都是非常强大的势力,能一口气派出十位王级以上的势力,都是真正的顶尖势力,只不过这无面太过妖孽,让人准备不族。”
银狐说道郑拓,眼中满是赞赏的同时,也带有果断的杀意。
这个无面如今已经是他妖皇殿的麻烦,不用未来,如今就是。
这个眼中钉,怕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将会时常给他们妖皇殿带来麻烦。
面对这样的存在,他竟有一丝丝的兴奋,这种感觉很好。
“老狐狸,你说的没有错。”
鹰皇想到无面,也是如此说道。
“那无面小子的实力很强,明明只是小王境,全力爆发起来,却是能够与我道身正面厮杀不落下风,甚至其有各种特殊的手段,在这种特殊的手段之下,能够将我道身斩杀,这种小家伙,真是让人头疼,以后若是遇到,必要小心应对,不能让其在为所欲为起来。”
“嗯,你所言,我同意。”
银狐点头,也是有如此想法。
“还有呢老狐狸,就算是这样,我感觉也是吃亏的啊!”
鹰皇摇头。
“经过此时,怕是整个东域,乃是整个修仙界都会笑话我妖皇殿。”
对于这种事,他鹰皇属实难以接受。
“笑话就笑话吧,笑话又能怎样,又不会少了一块肉,又不会让你我实力下降,相反,如今妖庭祖地被那无面带走,同时被带走的还有那随时可能反叛的妖庭旧部,那群妖族被带走,才是这正让我妖皇殿能够彻底入住东域。”
银狐眼中满是精光。
说到这里,他心里是非常开心的。
“原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那群家伙,要是都斩杀,数十上百万的妖族,全斩杀不现实。
你要说收编。
他们是妖族,可不是那么容易听话的。
别看他们实力不够强,但是一个个颇有性格。
如今最好不过。
那群有二心的妖庭旧部,全部离去,这样他们妖皇殿的弟子,便是能够顺理成章,入住东域,彻底将这妖庭的地域,改造成我妖皇殿的地盘。
从今以后。
我妖皇殿便是这东域八大仙门之一。”
银狐意气风发,对于刚刚被击败这件事,并不觉得是吃亏大亏
赢自然是好事,但是输,却并不意味着输掉全部。
有银狐所言,鹰皇渐渐恢复冷静。
本就聪明的鹰皇点头。
“无面小子算来算去,终究还是帮了你我,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二者说着,不多时,有客人前来。
来这不是别人,正是姜家姜太爷与段家段老大。
二者的前来,显然是要商议着什么。
见二者前来,银狐寒暄一阵后,几人继续等待。
他们还在等人商议计划。
不多时。
一位老者,出现场中。
“秦老,所有人都在等你,你怎么才来。”
银狐笑呵呵的说道。
秦老,南域三大家族之一秦家大长老。
如今这大长老前来,显然是与几人有所商议。
“呵呵呵……抱歉抱歉,路上有事,稍稍耽搁了一下,如今人到齐,开始吧。”
秦老笑呵呵,这般说道。
秦老看上去人很和善,老爷爷的样子。
但是如果你将其与赑屃那种老人家比较,你怕是会被这老头玩死。
这是秦家大长老,整个秦家的崛起,都是由老者一手计划。
可以说,这是一位实力与头脑兼备的绝世狠人。
银狐抬眼,看向几人。
见几人皆是看来,眼神对视,便是多有了解。
他大手一挥,袖口中有顿时有银光闪烁,整个居所顿时被银光所所包裹。
外界安静。
完全听不到几人商议之事,安全非常。
另一面。
郑拓驾驭着帝中园,载着飞行之中。
他没有使用传送阵,就这般飞行,跋山涉水,终于回到了无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