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九域帝天-第一百六十七章被坑展示

九域帝天
小說推薦九域帝天九域帝天
刘家大院内,所有的人目光在这刻间投向了四面阵法内,不断拼死挣扎抵抗的刘广。
紧接着,随着少年的话音落下,万斤岩石,压迫的刘广筋骨寸断,淹没在岩浆之中。
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在触碰岩浆的霎那!嘎然而止,没了动静。
伴随着刘广的战败,战斗也因此告一段落,林辰收回阵法后,脸色变得些许难看,还没走出几步,双膝轰然跪地,捂住胸膛,吐出一口浑浊而又粘稠的鲜血。
此刻,晴雪与刀疤和老鬼见状,急忙奔来,搀扶起自己。
晴雪细眉微皱,露出些许担忧的神色,说道:“林辰哥哥,你怎么了?”
“无碍。发动焚炎决后,会有点副作用,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对了,老疤,刘家还剩下多少人?”林辰听闻后,缓缓摇了摇头,随即对着一旁的刀疤询问道。
“林团长,刘家就剩下了几十位老弱病残,但听他们说,不是刘家人,说是什么…锋刃佣兵团的家眷。”刀疤听闻林辰的询问,急忙抱拳恭敬回道。
“嗯,老疤,放了他们吧,另外派几个兄弟护送他们去锋刃佣兵团。”林辰听闻,则是点了点头,凝重道。
话音刚落,刀疤听闻林辰的嘱咐,即刻转身,派人前去护送。
随即,自己也未有任何犹豫,缓缓站起身,望向遍地残尸的刘家,冷声道:“从此流云镇上再无刘家!”
“敢动我林家百年之根基者杀无赦!”
“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族长和长老他们一定很担心我们的安危。”
众人听闻,则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并跟随林辰一同行出刘家大院,朝着林家而去。
很快,林辰等人便已抵达到林家,缓缓推开仪事厅的房门,伴随着众人的目光行至在大厅中央。
林震天见是辰儿等人平安归来,则是笑的合不拢嘴,轻抚着花白的胡须,激动道:“辰儿,看见你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
“刚才老夫与长老们还在商量着呢,再有一柱香的时间,你还没回来,我等就带领林家子弟,杀进刘家!”
“但可喜可贺,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来,让爷爷看看,受伤了吗?”
此刻,晴雪走上前,轻捂着香唇,忍不住笑了笑道:“林爷爷,林辰哥哥可厉害着呢,对付刘家这些人,怎么会受伤呢?”
诸天帝影
“哈哈哈…我的辰儿,不仅有勇有谋,不愧是爹的好儿子!”此刻林宏从座位起身,笑着走来说道。
话音刚落,林辰急忙对着众人抱拳恭敬道:“晚辈,此次去往刘家,让爷爷与爹和长老们担心了。”
“哎,辰儿这说的哪里话,快讲讲,此次去往刘家,都发生了何事?”林震天那满是皮皱的老脸上,扬上了一抹欣慰的浅浅笑意,拍了拍林辰的肩膀询问道。
此刻,当自己听闻林震天对自己的询问,再望向众人那好奇的目光,随即也未有犹豫,讲述道:“辰儿此次去往林家,只是…灭了刘家满门,现在的刘家仅剩下了一座空无一人的府邸。”
话音刚落,众人听闻林辰所说的此番话,所有人的内心都为之震撼,甚至就连一旁的林震天听闻后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露出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颤音道:“辰儿,你说你灭了刘家满门?此言属实?”
“嗯,从此流云镇上再无刘家的身影!”林辰见林震天惊愕的模样,急忙点头道。
少年此话一出,林震天混身上下的汗毛瞬间乍立,双眼猛的瞪大,继续追问道:“那林萧可否也在刘家?”
“一并杀了!”晴雪听闻后,迈出轻盈的步子,行上前,淡漠道。
当众人听闻,全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如看怪物一般盯着面前的林辰与晴雪。
然而眸子中的目光,许久都未从这两位少男少女身上移开。
些许严肃的气氛,充盈在空气之中,好似时间静止了一般,厅内寂静的出奇。
直到林震天笑出了声,仪事大厅内的气氛也变得活跃了起来,随即说道:“辰儿,晴雪,你们做得很好!”
“刘家这一大劲敌,若不灭,后果就是吞并我林家,灭的好啊!”
“还有那林萧这个逆子,背叛林家,为了族长的位置,甚至就连下毒这种下三滥得手段都能用的出,不忠、不孝、不义,我林震天全当没有这个儿子,该杀!”
话音刚落,众人在纷纷的交谈了片刻后,便身心疲倦的很,因此族长亲自为煞血佣兵团等人安置好住所后,自己也便回屋休息。
此刻,林辰与晴雪朝着自己庭院内行去,这一路上,二人的畅谈笑声可谓是响彻了一路。
直到自己胸膛传来了一阵轻微疼痛时,才察觉到体内还留有战斗过程中的旧伤,随即,自己未有任何犹豫,指尖轻弹纳戒,取出一粒丹药迅速将其服下。
丹药入喉,瞬间融化,一股温和的灵力,滋养着脉络,洗刷着骨骼…
感觉到体内传来的舒适感,自己也未有过多去在意。
则是与晴雪行至到屋旁后,突然!身体内不知从何处涌出一股热流,充盈在全身上下。
当感应到体内涌上的一股热流,自己即刻运转灵力试着将其硬压下去,但多次的尝试,都已失败告终。
自己强忍住由下涌上的一股邪火,急忙推开房门,行至床榻旁盘膝而座。
晴雪也察觉到了林辰这突然的举动,出于担忧,走进屋,询问道:“林辰哥哥,你刚才是怎么了?”
而就当晴雪走到林辰面前,见少年脸色涨的通红,全身现已湿透的模样,急忙上前,刚迈出一步,就被林辰搂住柳腰。
这突然的现状,另的晴雪面容一惊,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羞涩的说不出话来。
最强临时工 青砖
林辰则是在心里想道:“尼玛的,孟老头,你这一天天都练的什么狗屁丹药,可真是害死我了!”
想到这里,小腹再次涌上一股邪火,冲晕着脑袋,另的自己难以忍受心中的邪念。
此刻,林辰毫不犹豫的将晴雪那阿娜多姿的身躯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