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55章 拿個真發明造假(三更!第三更四千字)鑒賞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刘备军在四月二十一日这天凌晨、试图奇袭夺取长安城暂时受挫后,当天白天没有再采取任何军事行动。
午后的时间,只是让一些统筹攻城战术的将领们,走马观花绕城一圈观察地形,好勘测规划攻城阵地。
抗日之雷霆战将 九尾猫
毕竟士卒远来也累了,之前要不是觉得有机会,也不至于只歇一夜就投入战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二十二日开始,部队就按前一天的规划,展开了施工。施工将会持续五六天,在完成之前,不可能进行军事冒险。毕竟长安是这个时代全球城墙最高最厚的三座城池之一,只要没有内应,就别谈快攻了。
冷静下来之后,刘备乃至他帐下的诸将,也渐渐能从军事角度理解,李傕为什么要如此丧心病狂在长安城内搞血腥的清洗,甚至为此不计身后的报复——因为李傕太清楚,当年王允是怎么死的,那事儿就是他亲手干的,他靠的就是王允手下同情西凉军的将士们放水内应。
而人一般都会对自己赖以成功的手段特别提防、特别以史为鉴。
就好比李世民是杀兄逼父夺位的,所以他特别提防他儿子李承乾也来这么一手,所以李承乾不可能成功。赵光义、朱棣上位的手段,他们的后继者也不可能复制成功,一个道理。
历史不会简单重演,总要修修补补,把明面上容易规避的犯过的错修饰一下。李傕的修补手段就是宁枉勿纵,把城里一切可能同情皇帝、心向刘备的人士都杀了。这样一来,他彻底依赖目无汉室的胡化西凉汉兵,加上西凉羌兵、北地鲜卑兵,至少能够固守孤城多活很久。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一切都是以史为鉴的猜疑链惹来的屠杀。
加上李傕确实重赏士兵,还发宫女给胡人,刘备军通过试探也已经发现,这些胡兵对李傕的拥护极为狂热,士气极高,所以要做好城破时跟这些禽兽血战到底的心理准备,不能轻敌指望“只要城门攻破敌人就会军心瓦解投降”。
而让他们在明知最后必死、不可能有外援的情况下,依然血战的动机,其实可以归结为“死前及时行乐”。只要活一天,就能睡曾经皇帝才有资格睡的女人,这种日子谁不想拼死抵抗试图多活几天?
这种情况,后世战史上不是没有,只是刘备军之前没遇到过,所以没法想象——
其实哪怕到了20世纪前期,都有个别“并州”顽固军阀,在最后困守孤城注定没有外援的情况下,通过疯狂赏给士兵各种死前享乐鼓舞士兵死守的。而且确实稳住了军心让攻城部队打了很久、伤亡四万多人才攻下城。
所以高顺那次试探,至少也算帮刘备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这次攻打长安,要做好杀两万人的心理准备!哪怕冲开城门,敌人还是会源源不断死战。这是对罪恶堡垒最后的攻坚战,不能指望击溃之后收编。
能跟李傕死硬到这一步的,几乎都是去芜存贼的亡命徒,否则也不会从泾原跑到长安继续还跟着李傕干。罪恶不坚定的,早就该在半路上逃散归农了。除了长安城里现抓的壮丁之外,其余没有无辜的。
……
攻城器械、工事的修筑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城内的守军,也在城头观望侦查,及时了解刘备军的动向。
二十二日这天,城东南西三侧主门外,都开始有刘备军在距离城墙一百五十步远的地方,设立第一层的藤牌长盾、遮蔽弩箭用的那种,然后再在藤盾阵后面就地修造配重式投石机。
配重式投石机其实是可以异地先造好构件、再到城墙下快速组装的,那样只要几个时辰就装好了,不用数日的施工。
但刘备是听了李素的建议,故意利用李傕军至今还没见过配重式投石机是怎么造的,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让关羽在现场就地造。目的就是引诱敌军以为“刘备军未来的主攻方向,肯定就是投石机阵地附近的城墙与城门”。
反正城外的刘备军有超过八万人,还有段煨的三万多人,可以派兵保护。根本不怕城里三万五千人的守军、出城冲杀施工阵地。李傕要是敢派兵出来野战,正好在平原上多消灭一些其有生力量。
李傕果然也没有中诱敌之计,或者说他也没什么雄心了。估计此刻的李傕,比历史上白门楼之前的吕布,都还要灰心丧气。他是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外援的,只想极度纵欲、在酒色沉溺中过完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美好时光。
而李儒虽然略有智计,也只能扮演比历史上白门楼之前的陈宫更渺小的作用。
李儒是个文士,身体比较虚,就算给他发很多女人他也享受不过来,所以每天还坚持巡城
二十二日这天,他初次看到修投石车的阵地时,还只是微微冷笑,不敢确认。
但次日又来看,发现施工进度挺快不像作伪,而且其中有几个阵地造的还不是投石车,而是望楼,这才让李儒坚信刘备军真是打算从这些阵地进攻了——
其实,阵地上第一天开始修的就是望楼,但因为第一天只竖了第一层木塔基座的桩子,半成品还不够高,没有明显高出旁边的投石车底座,所以看不出来。第二天才发现隔壁的东西底座不过四丈高,这些望楼却远远高过四丈,李儒才彻底被吸引了目光。
李儒仔细观察半晌,心中暗忖:“这是在造望楼?要是真的,那肯定是要攻打这些方向了。刘备果然是因为北门魏桀、沮俊破坏的守城设施,不足以弥补北城城墙城楼更为高峻带来的攻城难度,所以决定选更方便的东南西三侧了。
估计到时候会一起攻打,以分摊我军防守兵力,不让我军多留预备队。不过,长安如此坚固高厚,要想这样攻打,只要没有内奸,攻上半年也是可能的。
而长安城内好歹还有太仓存粮,如果不顾百姓死活,只给几万士兵发粮,吃几年都吃不完。但今年已经大旱两月,听说初夏的伏蝗也出现了。
刘备的军队要是到了七月秋收季节,收不上来秋粮,到时候关中就是饿殍遍野,说不定他就得撤军放弃围城了。真要是那样,我们还能多活一年也未可知。”
这么一想,李儒居然升起了一丝长久求生的期望。他很想立刻搞明白刘备军的真实攻城计划,然后就去跟李傕商议调整守城部署。
不过,现在一切还不敢确定,因为望楼修得还不够高,刘备投入的沉没成本还不够大(虽然李儒不知道“沉没成本”这个术语词汇),不足以证明刘备是真的想孤注一掷用这套计划,总归还有一点疑点。
李儒思索着,喊过旁边跟随他巡城的李进,问道:“长安城墙东西南三面的高、厚,应该都是七丈吧?你眼神好,看看对面那个修到第二层的木塔基座,约摸有多高?能看得到城里么?刘备想用这种东西观察城内布防,莫非有诈?”
李进又不懂谋略,只是肾虚地赔笑:“侍中抬举我了,我怎么懂诈不诈的。不过,对面那个楼,我倒是看得清楚,目测有六丈高了,上面可能还要再修几层。
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用:刘备军为了避箭,把望楼修得离城墙一百五十步,这么远,他得修多高才能看清城墙背后的布防?哪怕他修十五丈高,怕是也只能看到墙后一百五十步以外,甚至更远的地方。要是我们的守军预备兵力都藏在墙后一百五十步之内,他根本看不见,说到底还是长安城墙太高了。”
李进这番话,其实用到了简单朴素的三角函数和相似三角形思维。虽然李进不懂这些数学原理,但好歹带过兵的人,这点守城常识还是有的。懂数学的人代入算一下,就知道李进说得没错。
无他,唯眼熟尔。
至于担心刘备修高过十五丈的临时木质望楼,那是不可能了,十五丈其实就已经很危险,超过这个时代的工程技术了。
“既然刘备看不见城内布防,那多半是有诈了?”李儒百思不得其解,很是失望,没敢立刻把这个发现回报李傕,因为他从情感上很不希望刘备有诈,他希望刘备可以让他轻易看穿。
别说,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四月二十三、二十四两天,李儒有空到城上转转,观察刘备军的攻城工地施工情况,最后还真被他看出来一些端倪——破绽出在刘备军的望楼选址上!
刘备军不仅在城门正对的位置上修了望楼,也在长安城的东南角、西南角两个角上,修了四座望楼,而且是每个角上比较近的距离内连修两座。
这种布局,是之前他攻城战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因为望楼可以登高观察好几里地,所以以往的军事史上,是没有人在两三百步以内连修两座望楼的,那样太浪费视野范围了。
理解不了的看官,可以设想一下:打MOBA游戏的玩家,绝对不会在同一个草丛里插两个真眼,那不浪费真眼的视野嘛!
事出反常必有妖,刘备的围城工事修得那么妖,李儒想不关注都难。
对着那几个望楼仔细观察绞尽脑汁想了一整天,最后李儒还是妙手偶得,忽然想通了其中奥妙。
李儒惊得吓出一身冷汗:“刘备这是在城墙东南角以东偏北的位置,修一个楼瞭望南城墙侧面的防务!然后在城墙东南角以南偏西的位置,修一个楼瞭望东城墙侧面的防务!他这是南墙外的楼望东墙背面、东墙外的楼望南墙背面、交叉视野!
这个布局太精妙太歹毒了,就是专门对付长安城这样的超级巨城用的啊!如此一来,我军若是在东西南三门任何一门,部署的预备兵力不足,恐怕到时候刘备就会立刻把那一门的佯攻变为主攻了!如此一来,我军想利用敌军不知各门守军虚实而以少量兵力守住,可就太难了!长安城太大了!”
还别说,李儒这个眼光着实不错,看穿了李素教刘备的攻城阵地新勘测法则的精妙之处。
事实上,这一招无论是在东西方,在此后千年的攻守城博弈中,早就慢慢进化出来了。要是在宋朝、明朝之类的朝代,或者是西方拜占庭末期的君士坦丁堡之类的城池,都会选择修筑“角楼”来规避这种攻城方的交叉视野观测。
角楼就是一个城墙四角的高大城楼,要突出城墙一大截,而且要比普通的城墙更高好多。其价值除了放箭和侧射火力打击射墙根下的士兵之外,其实更重要的就是“阻挡城角偏内侧的外部望楼瞭望隔壁一侧城墙背后兵力虚实”。
火爆医少 洗剑
因为如果纯粹为了放箭,没必要造角楼,造马面就行了。角楼突出那么多还高,本身还容易成为比马面更容易受到攻击、更难防守的目标。
可惜,汉末的城池,无论是长安城还是雒阳城,还没有从那么多历朝历代的攻防博弈中修炼出跟望楼差不多高的角楼这种设施,所以只要刘备的楼成了,李儒李傕就必须忍受三面城墙内预备队虚实被刘备看光的不利。
当然了,他们还可以选择在城门洞里也留点兵防守,那个位置是看不见的。但汉朝的城池毕竟不像宋明,有专业修藏兵洞,门洞里那点地方才能藏多少人。而且只要内墙空虚,说不定反而引来刘备军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误以为这里空虚而猛攻,那就弄巧成拙了。
李儒想明白全部原理,吓得立刻去找了李傕,把自己的担心和盘托出:
“大将军!怕是不妙了!长安城太大,如今反而成了我军守城的劣势!刘备军有办法看清我们各墙预备队的人数多寡虚实。到时候专挑薄弱的地方攻城,我们三四万人马,怕是都撒不够这长宽各十二里到十五里长的城墙啊!”
长安城城墙周长超过五十里,每一面都有十几里长,四万人平均撒下去,怕是每一里城墙上都只有不到一千人。
“什么?刘备竟有如此奇策?赶紧调整守城兵力部署!”李傕也是微微失惊,顿时连手里的汉献帝女人都不香了。
到了这一步,他们已经是板上钉钉铁杆相信刘备会从东南西三面城墙,找兵力最薄弱的点重点进攻了。
谁让李素从来连造假都造得那么认真,造假都那么舍得下大本钱,不惜弄个真的大发明来造假,敌人想不被骗都难。
(注:看不懂望楼交叉视野和角楼遮挡视野原理的书友,看下一页的彩蛋章示意图。
三更!第三更四千字!开始不定期还盟主“兰色眼眸”的欠更。欠诸位大佬四更,还欠了广大书友2600/2800打赏人次的两更。一共四更。今天还一更还欠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