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愛下-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覺得你會見光死相伴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夜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姚郎强忍受着血腥气息,询问道。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我一直低估了陈生。姚郎,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陈生太可怕了,你也不能够掉以轻心。”楚夜转移话题。
他是穿越者的秘密,绝对不能够告诉任何人,包括姚郎。
我掉以轻心?明明是你自己好吗?姚郎忍不住翻白眼。
他沉思了片刻,说道:“这两万亿的资金不能够还给家族。金矿已经完全失去,就算资金到位也解决不了什么作用。我们可以用这两万亿,在林城投资项目,和陈生抢夺资源。我已经想好了,林城的先进科技比较薄弱,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闻言,楚夜双眼一亮,自己怎么忽略了呢?林炎在大学城项目之后,便是开发软件项目。陈生还没有想到这里。若是自己打开了这个尖端市场,便可以从陈生的手中扳回来一局。
“姚郎,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你来处理,这两万块钱我也全部交给你,绝对不干涉。并且,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人才。此人的智商可以和爱因斯坦比肩。有他在,必然事半功倍。”楚夜兴致勃勃的说道。
他看书的积累终于可以用上了。
“爱因斯坦是谁?”姚郎很懵。
超级神掠夺
“你不用知道的,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科学家。姚郎,我可就等你好消息了。”楚夜走上前,拍了拍姚郎的肩膀。
来自初始的风
姚郎点头,可他心中的声音越发肯定,楚夜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这让他很不舒服,他对楚夜是全力以赴,可楚夜都隐瞒着什么,无疑是给接下来的工作增加困难。
… …
“陈生,听说你不愿意入赘到我家来?”金瑶开口询问。
轮回游戏世界
她现在对陈生的感情很复杂,被陈生拒绝,更加让她很不爽。她美貌如天仙,一个凡夫俗子凭什么?
“我为什么要入赘进去?对我有什么好处?”陈生诧异的询问。
“因为我们是皇族。入赘到了我家,以后生的孩子可就是皇族后裔,生来高人一等,是一个商人的后裔所无法比拟的。家族也有无数资源可以提供给你和孩子,让你们的实力再上一层楼。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入赘到一位天仙的家中,这难道不美好吗?”金瑶理直气壮的说道。
金瑶公主,我都为你感觉到尴尬好吗?
陈生笑着回应:“天仙是天仙,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脸先着地的。”
“你在质疑我的美貌?”金瑶气急。
这是她听到的最可笑的话。
“不,不是质疑,而是根据我的判断。从你的衣服能够看出来你的身体外形,你的身材并不是黄金比例,腿略微长了一些。虽然不是什么缺点,却也谈不上优点。并且,你的腰根本就不细,身材曲线达不到完美程度,和那些女明星之间,简直无法相比。再说你的脸颊轮廓吧…”
陈生想了一下:“标准美人的鹅蛋脸瓜子脸你都不具备,五官我虽然看不到,可在一个不十分精致的脸庞上,就算再完美,又能够如何呢?”
“模拟这都是推测,无非是想要让本小姐亲自摘下来面纱给你看一看。你当本小姐是傻子,轻易便会中计吗?”金瑶强忍着愤怒说道。
锋行篮下 饭饭爱吃饭
“如果这些都是猜测,那么你的手吗?有这样一句话行动美人,指若削葱根,抚琴扰郎心。而你的手,充其量不过是六分,刚刚及格。综上所诉,你的美貌不过是吹嘘出来的。金瑶公主,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是你敢将的面纱拿下来吗?你敢见光死吗?”陈生笑吟吟的说道。
见光死?金瑶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词语,可从字面上的意思,她能够分辨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可恨的字眼。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和陈生拼命。可她终归是不敢揭开面纱,不然她可就真的是见光死了。
“随便你怎么说好了,本小姐是天仙,怎么会和你一个普通的凡人争论不休?”
金瑶一扭头,上车离去。她不敢再呆下去了,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吹嘘自己的美貌?以后下不来台该怎么办?
陈生嘿嘿一笑,上了车,让司机前往新城项目。大学城拿下,现在可以进行下一个项目了。
公司的元老很给力,终于又给自己找到了一个优秀人才。
… …
姚郎和楚夜一同离开商业银行,两个人兵分两路,一人前往新区项目,另外一人返回家中。
没有解决掉陈生,让楚夜痛定思痛,他要养足了精神,好好谋划一下,对付陈生。
“房间里面有人?莫非是父亲来了?”
鳳 亦
还在门外,楚夜便感觉到自己的房子里面有人,可他没有当回事,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楚夜少爷,我吕成禄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吕成禄坐在沙发上,淡淡开口。
在他的身边分列着吕家十几号同辈人,无不是强大的武者。
“黄天化日之下,你带着人闯入到我家中来,你想要做什么?”楚夜震怒。
这个讨人厌的小丑,早就恶心到了他。
“不做什么,只是打你而已。”吕成禄笑呵呵的说道。
… …
在林城新城周边,有一个破败的工厂,国家化工场林城分部。
这座工厂是一座老牌工厂,也是林城唯一一家国有工厂。
工厂已经存在将近百年,建筑和设备上全部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工厂的环境也早已经无人打理,一些果树上面结着酸小的果实。
这里,曾经是林城的骄傲。可是伴随着时代变迁,工厂内部腐朽,连年亏损,连职工的员工也发不出。已经变成了一块鸡肋,食之无味丢只可惜。
幸好在一个月之前,东升集团规划新城市,为这个工厂带来了曙光,最后工厂以高于市场价两层的价格卖给了东升集团。工厂从上到下无不在准备撤离,剩余的员工也在四处奔波,重新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