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零八章 帝漿流 上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联系上了?”听着云中君的话,三清道人不由得都是一脸的愕然。
在这之前的时候,他们也想过很多种情况,也想好了,若是云中君不愿意接受他们的这玉简的话,他们要如何劝说云中君——然而此刻,在云中君的言语面前,他们所准备的一切,都没有了丝毫的意义。
“云道友你真的已经和无间组织联系上了?”三清道人不由得又重复问了一遍。
“我难道会拿这种事和三位道兄开玩笑?”云中君同样也是看着面前的三清道人。
“那就好,那就好!实在是太好了!”确认了这信息之后,三清道人当中的上清道人,才是陡然间一拍自己的右手,开心无比的出声道——就算有他们的玉简,云中君深入洪荒腹地的行为,也必然会是危险无比,但如今,云中君不用去往洪荒大地就已经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完全不用冒险,这又如何不令性格直率的上清道人对此喜出望外。
在欣喜之余,当云中君的目光落到了还在几人面前的玉简的时候,三清道人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动。
云中君如今不需要在去往洪荒大地冒险,自然也就不再需要他们的这玉简以了解十二祖巫。
在这样的情况下,三清道君看着玉简的目光,自然也就有所不同。
三人当中,最为深沉的太清道人目光当中古井无波,一片平静,而他身边的玉清道人目光当中则是出现了几分犹豫,似乎是在斟酌,还有没有必要劝说云中君收下这玉简,至于说最旁边的上清道人,则已经是开口出声——
“虽然云道友你不用去往洪荒大地冒险,这其中的道韵,与你的修行而言,也同样是大有裨益,你便将此物收下吧。”上清道人劝道。
“不错,我们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这玉简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要赠给云道友你,你便安心将其收下吧。”
上清道人开口之后,玉清道人脸上浮现出来的那一抹犹疑之色也是在顷刻之间就烟消云散,当即便是出声,直接就将几人之间的那玉简退到了云中君的面前。
“不错,云道友你安心收下此物便是,所谓手持利器杀心自起,云道友你心头的顾虑我也明白,不过,云道友你认为,我们完善自己大道的速度,会跟不上你通过这玉简参悟我们大道破绽的速度吗?”太清道人的言语平淡,但这言语当中,却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管是修行者也好,寻常生灵也好,自知自省,都是一件极有难度的事。
但偏偏,太清道人却有绝对的把握认为自己对大道的完善,会超过其他人对察觉到他们破绽的时间——这是何等的自信?
三清道人都已经是如此表态,云中君自然也就是顺水推舟,将那玉简给收了起来——若是他继续坚持不收的话,反而是显现出自己心里有鬼。
……
“飞升。”太阳神宫当中,东皇太一一遍又一遍的推演这云中君所提出来的那飞升之策。
星空上每一颗星辰,都牵扯了洪荒天地之间的一样权柄,以天庭当前对星空的掌控力,想要实现云中君的设想,在天地之间划出一条分界线,引得天地之间的无量众生都以飞升的方式来到星空是绝对办得到的,不过问题在于,这飞升的法度定下来之后,要如何才能令其在天地之间长存下去,不被十二祖巫所截断。
此外,他更要考虑,这飞升的法度定下来之后,那些不曾飞升的修行者,又该如何是好?
虽然那些天资卓著之辈能够自悟修行的玄妙,但更多的修行者,在修行的过程当中,却需要前辈一步一步的指引,以避开修行过程之间的种种疑难关隘,
若是他定下这飞升之策,使得天地之间的无数修行者都飞升到天庭之后,那些被遗留在洪荒大地上的修行者,总不能就这样被放弃?
巫族的压力之下,天地万族避居四海的时候,已经是放弃过一次自己的族人,而那一次的放弃,几乎是将天地万族的脊梁彻底打断,好不容易,他们才经过之前的一场东海之战将东海各族的心气给提了起来,若是再来一次放弃,那好不容易才被提起来的士气,立刻便是烟消云散化为乌有,这样的话,想要第二次将这丧失的士气给提起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也就是说,要彻底的定下这飞升之策,首先是要保证天地各族的传承,使得他们就算归往了星空,他们所留下的那些后辈,也依旧是能够得到修行的指引,安心踏上修行之路,唯有如此,那些被接引的各族修行者,才能够安安心心的飞升,而不至于说是因为种种的牵绊来对抗这飞升的接引。”
“这一点,才是当务之急!”东皇太一思索着,食指在那虚空当中轻扣,朵朵金色的太阳神火在他的指尖纷飞卷动——这个动作,是他和云中君以及伏羲道君所学来的,这两位分别在不同的领域称雄的智谋之士,他们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其手指都会不自觉的在虚空当中叩击。
按照云中君的说法,这是他们在用自己的智慧和天地博弈,能够最大限度的加快他们思绪的转动,令他们脑海当中的灵光不住的翻飞。
说起来也是奇怪,在东皇太一学会了这个动作之后,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真的是感觉自己的心思变得灵动了不少。
“可是,要如何才能令就算是没有了那些前辈修行者的指引,天地之间新生的修行者们,也能够安然踏上修行之路,避开这修行路上的种种陷阱险隘呢?”
正思索着的时候,他面前的元炁涌动起来,一条讯息随之传来——这是登临天庭之后,众位太乙道君们所合力推演而出的传讯的法门。
“讯息!”在辨别着那元炁当中所蕴藏的信息的时候,东皇太一的目光陡然一震,然后豁然起身,他有想法了。
“这无数种族的传承,无非就是无数的知识,无非就是信息的传递,仅此而已!”
“如今天庭已经是有了通过这元炁传递消息的秘法,那若是更进一步,将这无数的信息深藏于天地元气之间,使得天地之间各族的修行者吞吐元气的时候,就能够从这元气当中察觉到各自的传承,这岂不就保证了就算是那些前辈修行者们飞升之后,滞留于洪荒大地上的各族后辈,也依旧是能够得到修行路上的指引?”
“不,还不止于此!”东皇太一越想心思就越发的灵动,脑海当中的灵光也就越发的灿烂。
这将各族传承藏于天地元气的想法,非但能够令各族的后辈在修行的时候能都得到指引,还有着更大的好处!
自开天辟地以来,天地当中无数的种族,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烟消云散,最后彻底的消失于时光长河当中,不留痕迹——但事实上,这些种族的血脉,并不曾彻底的消散。
天地诸族,皆是从大地当中诞生,而那无数的种族在消散的时候,他们的血脉亦是沉积于大地之间,在新的种族诞生的时候,深藏于这些新的种族体内,成为这些新的种族的一部分。
但这些种族的血脉虽然不曾消亡,但他们的传承,他们的痕迹已经是彻底的消散于天地之间,故此,这些种族已经实实在在的灭亡了——但若是将这各族的传承铭刻于这天地元气当中,那就算是有些种族在天地的变迁当中灰飞烟灭,但只要他们的血脉还遗留于大地之上,只要他们的血脉还有着复苏的可能,那他们的传承,就会随着他们的血脉一起在天地之间复苏。
这,才是令这天地之间的各族长存于天地之间,永不消亡的办法。
想到这里,东皇太一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变得燥热起来——天庭之主,是为天帝,而他的魄力,为什么一直都不敢自承天帝之名?无非便是因为他对着天地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贡献。
但若是这将各族传承藏于元气的策略能够施行之后,他自称天帝,便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传承,这岂止是各个种族,各个部落所梦寐以求的事,便是那些先天神圣,太乙道君们也同样是希望自己的传承能够永存于天地之间,就算是有朝一日他们陨亡,但他们所留下的传承却能够告诉后世人,这天地之间还有这他们这些先天神圣的存在!
传承断绝,留在天地之间的痕迹,也彻底的消失,这是所有的生灵心头最大的恐惧——而东皇太一此时所浮现出来的灵光,正好是能够解除这无数生灵心头最大的恐惧。
“不不不,天地之间的元炁变幻太过莫测,也太容易受到十二祖巫的影响,是以,要将各族的传承藏于这天地元气当中,还需得细细的斟酌一番,选定一种不易受到巫族影响的元炁才行。”
“而且每一个种族之间的传承,每一位神圣的传承对于外人而言,都是绝密当中的绝密,在将各族的传承藏入天地元气的时候,还得要想办法将不同的传承给分开,以避免这些传承相互干扰,也避免这些西环城暴露于外人的面前——也即是说,需要在这些传承当中设置禁制,同时还有留下解开这些禁制的钥匙。”
东皇太一重新端坐下来,以什么作为钥匙,这并不难——各族的传承,其根本在于血脉之上,解开各族禁制的钥匙,当然就是各族的血脉。
“每一族的血脉,他们的禁制,都各有不同,同时这些禁制,又要和天地元气融于一处,这就必须是要保证,各族藏下传承的元气,不能是同一种元气,每一种元气,都有着不同的特质——可天地之间的种族,不计其数,而元气,却只得那么几种,我又要往何处去才能寻得那么多的天地元气?”
思索良久之后,依旧是杳无结果,无奈之下,东皇太一也只得起身,准备踏出这太阳神宫在星空当中走一走,开阔一番自己的心胸,拓展一番自己的思绪。
星空当中,一片生机盎然,无数的修行者们在这星空当中往来不定,一众不朽金仙们驾驭着法舟在星空当中掠过的时候,便是和星空之上扫过的流星混为一处,不分彼此。
这无数的流星,都是来自于不同星辰上的碎片,而这些流星在星空上划过的时候,会引动元气的燃烧,使得这些碎片当中的杂志被烧锻殆尽,最后留下最为精粹的玄妙神铁——这些神铁,绝大部分都会落到天河当中,最后在天河的浪涛之下化作天河星砂,余下的一部分当中,会有一些被星空当中的不朽金仙们截留下来,最后所余下的一部分,才会洒落到洪荒大地之间,被洪荒大地上幸运的修行者们找到。
这,即是那些星辰精金的来历。
当然了,漫天的星辰都在随着星轨而转动着,便如同是拿日月,每天都会在这天空之上轮转一个周天——这星空何其庞大,而这星辰,却游离于整个星空当中,其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也正是如此,这些从星辰之上抛落下来的流星,其速度,自然也是快得超乎想象,其间所蕴藏的力量,亦是非同凡响,就算是那些追在流星之间的不朽金仙们,也不敢轻易被这些流星所撞上,只敢是跟在那些流星的背后,以法力干扰这些流星的轨迹,使得他们相互碰撞,相互抵消其间的力量,然后,才是这些不朽金仙们收取星辰精金的时机。
此刻东皇太一心烦意乱之下踏出那太阳神宫,正好就看到星空当中无数的不朽金仙们追逐流星的场景。
无穷无尽的来自于不同星辰的流星,每一个流星当中都蕴藏了既然不同而又强大无比的力量,属于天庭的无数修行者,此刻就追在那些流星的背后,一边计算着那些流星的轨迹,一边催动自己的法力,干扰,乃至于引导那流星的去向。
而在这过程当中,有不少的星辰,都是会直接的撞击到太阳星所运转的轨迹当中,然后在太阳星周遭那无穷的灼热之下化为灰烬。
而每一次那些流星撞击在太阳星轨迹上的时候,都会在太阳星周围的那些太阳神火所掀起的汪洋当中掀起一阵一阵的律动,来自于不同星辰的力量,也是在这这律动之间,和那些流星一起化为灰烬。
“流星?”
“星辰!”感受着流星撞击过来的时候所引动的太阳星的变幻,东皇太一的心头蓦然一动。
他所寻找的,那些性质不同的天地元气,岂不是就在他的眼前?
这漫天的星辰,每一个星辰的力量,都能够被称之为星辰之力,其本源都是源自于这无穷的星辰,源自于所有的星辰,但因为这所有星辰的影响,每一颗星辰所蕴藏的力量,却又如同是同一株大树上所蔓延出来的叶子一般,千变万化,各有不同——而这,岂不就是东皇太一心心念念的,那有着无数种特质的天地元气?
而且天地之间的修行者,在修行的时候,更是完全不可能脱离星空的影响。
作为绝妙的是,这星空当中的星辰之力,源自于星空,源自于星辰,和洪荒天地并无什么关联,就算是十二祖巫在洪荒天地当中搞出再大的动作来,这星空也都不会受到影响,那些种族的传承,自然也就不会受到影响。
而这,几乎是在告诉东皇太一,这漫天的形成,正是他所想要的,藏下那无数种族传承的最佳的载体。
“这一片星空,果然是我的宝地!”东皇太一当即便是一边感慨,一边回到了属于他的太阳神宫当中。
磊凯之逃避
如今,他和星空之间的羁绊,已经是无法用言语计。
——在他卡在太乙道君的门槛之前,十数万年,甚至于数十万年都找不到登临太乙道君的契机的时候,是这星空当中太阳星的权柄加诸于他的身上,令他成功的登临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而在之后,在他和巫族的征战当中,这星空的存在,亦是他和巫族厮杀是最大的底气之所在,若是没有这星空作为最终的退路,他麾下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只怕是早就在北海战线崩溃的时候,就已经是各奔东西,又哪里轮得到云中君站出来重整战局?
而同样的,也正是这星空的存在所带给东皇太一那无穷无尽的底蕴,才是令东皇太一有了要和巫族一争那洪荒大地的心思,若非是如此的话,只是凭借区区一个东海的实力,又岂能争得过有着一整个九幽之界作为后盾的巫族?不说其他的,光是拖,巫族就能够将东皇太一他们给生生的拖垮了!
而在今日,东皇太一这最大的谋算,也正是因为这星空无量星辰的存在,才有了凭依。
而提及这星空,就又避不开云中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