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摸寶天師-第531章 哪位大神熱推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秦越算的上几个小辈当中,最受老祖宗喜欢的,当年也是老祖宗主张把他送到国外去进修。
几个小辈当中,秦浩是最会做人,秦越是最机灵聪明的、秦玲珑是最会做事情,秦轻语是最漂亮的,到了秦庆磊这是最会作死的……
见到老祖宗言语之间透露出对沈秋的喜欢,秦越瞅着心里就不痛快,主动的撇开话题,拿出他给老太太精心准备的小礼物。
小礼物的盒子并不出众,只是一只普通外表的硬纸盒子:“老祖宗,这件东西是我从前端时间出差,从米国那边的摊位上见到的,特地带回来给你您上眼,希望老太太您喜欢!”
“喜欢喜欢!”老祖宗喜笑颜开:“这几个小辈当中,也就是秦越你是最聪明的!希望你再接再厉,能够将国外的先进鉴宝技术带回到国内来,给我们秦家的长阳轩添砖加瓦!”
秦越双手拆开了礼物的盒子,将里面的物件呈现了出来,一件木雕作品,约莫十多公分的一只木雕!弥勒佛祖的一件根雕。
“老祖宗,这是一件根雕作品弥勒佛,材料是黄花梨的,雕工品相一般,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顺利的捡到了这个漏儿,我知道老祖宗喜欢黄花梨的木质作品,这件宝贝虽然外表品相一般,但它确实正宗的黄花梨材质,而且我还知道一点,当年的唐伯虎也特别喜爱弥勒佛的摆件,府衙中收藏了很多弥勒佛的藏品,跟老祖宗的喜好恰恰重合!呵呵!”
老祖宗上手感触了一番,微微点头问道:“秦越啊?你说说这件宝贝花了多少钱?”
“四十!四十美金!”秦越双眼放光,竖起四根手指头:”老祖宗,我换算下来我这件宝贝只花了三百多块,弥勒佛虽然不值什么大钱,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漏儿呢!”
“恩……”老祖宗开口应了一声,起身说道:“行了秦越,我还没到那种老糊涂的地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上个月都是在燕京城的?哪来的时间去的美国?还有这件黄花梨的木雕,在燕京城只要不是瞎子,也不至错卖给你,开门做生意可以适当的做一些宣传,但你记好了,千万不要学撒谎,撒谎骗人也许能带来一时的利润,但毁掉的却是秦家长阳轩的金字招牌!钱没了可以再赚,招牌信誉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懂我说的吗?”
“……”
秦越顿时语塞满脸的尴尬,看到老祖宗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的谎言,更是异常尴尬,只能闷头承认错误:“老祖宗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这件根雕是我从精品店里头买来的,花了两万!因为我逛了整个燕京城,都没有找到五百块的物件……所以情急之下才买了这件黄花梨的木雕!”
老祖宗也不生气,语重心长的点评到:“所以你才需要跟着你大哥、三姐后面学习深造,做生意是一门学问,不是凭脑子聪明就能胜任的,活到老学到老,摆在你面前的路还很长……”
接下来呈上来礼物的人是秦玲珑。
秦玲珑呈现上来的是一件纯铜的摆件,摆件整体的造型是黄鹤楼的造型轮廓,尽管是黄鹤楼的造型,但整体的雕刻比较粗糙,黄铜的表面色彩也略显的暗淡,只剩下一副楼架子,乍一看稍显的唐突。
红楼之清
“老祖宗,我这件宝贝花了五百块!摆件的造型是黄鹤楼,恰好跟李白的《黄鹤楼记》对应的上,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这也是晚辈的一份心意!”
“可以可以……”
老祖宗接过来黄鹤楼的摆件:“你这件藏品虽然做工、价值、品相都一般,但是它符合我给你们出的设定,无功无过算是一件合格的见面礼!”
临了老祖宗还不忘提醒之前的秦越:“秦越啊!你首先要学习你三姐的务实,切记不要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步子要一步一步的走才足够稳妥。”
“是是是……老祖宗……秦越知错了……”
“呵呵!活该!”秦庆磊凑在沈秋背后笑开了:“刚才那嚣张劲儿,真当自己是什么大神呢,老祖宗什么眼力,当初也是古玩界叱咤风云的人,这点小聪明还指望着蒙混过去!对了师傅!你给老祖宗准备的啥见面礼啊!我看你那包装盒子就价值不菲的样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那包装盒子是华容府的吧!华容府的包装盒子一套就要一百多的吧!”
“没错!确实是华容府的盒子!因为里面的那件宝贝值得那套精贵的盒子!”
“不是不是师傅,你盒子都去掉了一百八,剩下三百二能买到什么宝贝呀?你可别跟秦越那样,装逼不成反被老祖宗教训!”
“低调低调,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第三个主动出场的人是秦家后辈中的老大,秦浩。
单见秦浩从身上拿出来一副字画,摊开字画,这是一副四四方方的画作,画作上的图案极其的简单,一只喜鹊叼着一只梅花飞翔的字画,底下的落款则是《叼梅图》。
奇怪的是,字画的落款之中仅仅有一副名称的书写,并没有具体画家的字号、年限。
“这是什么意思?”秦庆磊首先开腔问道:“大哥?据我所知你这幅画一不是李白的字画,也不是唐伯虎的字画,另外画作的品相老旧,残缺较多、你这个直接就偏离了主题了啊!”
学神我们私奔吧!
“呵呵……”秦浩释然一笑,来到沈秋跟前:“沈秋师傅,我弟弟阅历尚浅,不足以看出其中的门道,还请你这位师傅受累上眼看一看,替徒弟解开内心的疑惑!”
老祖宗似乎也是有意考验沈秋的眼力:“小伙子,既然你能够赶走徐家,那么以你的眼力,应该可以剖解其中的秘密!能者自上!来吧!”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秋缓缓来到《叼梅图》的跟前:“秦经理这件宝贝应该是捡漏了吧!这幅画确实跟李白沾不上边,但它跟应该可以跟唐伯虎挂上边!”
“不对不对!”秦庆磊连连摇头辩解道:“师傅!这个你可糊弄不了我,唐伯虎的字画我如数家珍,他的作品中根本就没有这件《叼梅图》,师傅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没说这是唐伯虎的字画,众所周知唐伯虎的名气世人皆知,不要说是唐伯虎的真迹,就是一副质量上乘的仿品,那也是价值不菲的,五百块根本就不可能买得到!根据目前的古玩市场行情来看,五百块也只够买一件明朝时期发黄的残卷。”
“秦经理另辟蹊径,找来了这幅字画,这幅字画的品相不佳,且画卷的边缘出现了毁坏的痕迹,再加上其不是名人字画,所以价格方面上不去,在古玩摊位上五百块应该可以拿下。”
“说了半天这幅画到底是不是唐伯虎的字画?”秦越不耐烦的打断沈秋。
沈秋直截了当爆出了这幅画的正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幅《叼梅图》的作者应该是沈周!”
“沈周?”
秦庆磊一头的雾水:“师傅师傅,你等等!这个沈周又是哪位大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