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grz引人入胜的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阿芩-第三百三十五章 抓走讀書-ssbie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景深挂断景震的电话以后,给林亭打了个电话。
日出东方 易白首
“你把景辰宇送到景震住的地方,然后派人跟进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那边应了一声之后,电话挂断。
景辰宇很快就被林亭送回了家,他一进门,景震就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着他。
景辰宇知道自己坏了他的好事,他走进去一句话也不敢说,站在门口,也不敢再往里走。
景震看见他,直接拿起手边的一个瓶子砸了过去,瓶底结结实实的砸到了他的脑袋,几滴血顺着额头留了下来。
“跪下。”
景辰宇连头都不敢捂一下,直接跪了下来,地上还有一些玻璃碴子,他也不敢乱动,就那么直接跪了下去。
“景辰宇,你可真是出息了,我让你去景氏,是让你去贪污的吗?是让你去挪用公款的吗?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你要是有你弟弟一半聪明,我现在也不至于被景深那小子困在这种境地。”
弟弟,弟弟,又是弟弟。
景辰宇从小听得最多的就是你弟弟怎么怎么样,你要是有你弟弟一半好就好了,你怎么那么笨,你弟弟就什么都会做……
“我早知道就应该带你弟弟回国,亏我之前还想让你跟我回来历练历练,历他妈个练,你不给你老子拖后腿就不错了。”
景震看着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的景辰宇,心中的气氛愈演愈烈,“机票已经给你买好了,你走吧,别回来了,别再出现在景深的面前,否则我也保不了你了。”
景震说完,就把手里的一个文件袋甩了出去,里面是一张单程机票,一张银行卡,和他的护照。
景辰宇捡起地上的袋子,看向前面的景震,他的父亲。
“爸,你是不该带我回来的,我觉得你都不应该生我,在弟弟出生的时候,你就应该把我摔死的,否则你就不会有这些糟心事了。”
说完,景辰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千金归来
大羅金仙在都市 山泉
景震被他刚刚的一番话惊到了,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应该生气,景辰宇的身影已经消失。
他想了想景辰宇之前说的话,皱了皱眉,就没再管。
他又坐回了沙发上,拿着手机开始敲打。
他的妻子和景辰阳现在在国外,等到景辰宇上了飞机,他就再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时间现在是十点,景辰宇的机票是十二点的,景震在手机上敲着字。
——十二点以后,把数据公布出去。
发完,他就收起了手机,安心的等着时间到十二点。
景辰宇走到外面,打了一辆车去了机场,林亭安排的人跟在他的后面紧紧的跟着他,又保证不被他发现。
在发现是去机场的方向的时候,派去的人就跟林亭汇报了,林亭接到消息,直接去了景深的办公室。
“总裁,跟着景辰宇的人刚刚打电话来说,景辰宇去了机场。”
听到这话,景深冷笑了一声,“把他带回来,另外,注意一下明振强那边,景震是不会放过利用他的。”
“是。”
林亭出去以后,景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寧死不當文抄公
杯子摇摇晃晃,红酒在里面起伏,如同某人的心境一般。
景深静静的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的情感。
賴上邪少:寶貝,非妳莫屬 古熙月
过了一个小时,林亭又接到电话,景辰宇已经被他们带走,带到了昨天他待过的地方。
而景震对着一切毫不知情。
过了十二点,明振强那边开始有动静,景氏这个国家项目的数据完全被泄露了出来,数据刚泄露十分钟,景氏的股票就已经开始下降。
那些不知道事情内幕的股东纷纷给景深打电话,但景深都没接,全部都交给林亭去安抚。
景震在家看着景氏下跌的股票,脸上的表情阴狠。
“景深,跟我斗,你还嫩点。”
他给景深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
“大侄子,现在的感觉怎么样?”景震的语气充满了嘲讽,还有些得意,“呵,我告诉你,我得不到景氏,也会毁了它的。”
“那就要让二叔失望了。”
听见这话,景震嗤笑了一声,他觉得景深还在他面前强装镇定,但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二叔真以为,景辰宇上了飞机?”
说完,景深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忙音,景震顿时愣住,紧接着反应过来又把电话打过去,但是每一次都是无人接听。
“景深!你他妈玩儿老子!”
话音刚落下,他房子的门就被敲响,刚走过去开门,就直接被警察拷了起来。
“你们凭什么抓我?谁让你们来的?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知道吗?”
警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逮捕令摆在他的面前,直到景震看清楚上面的字,他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不光是他,明振强在海川集团也被警察带走,现在海川集团的员工现在都人人自危。
景氏的股票还在一直掉,但景深没有管它,反而是带着景辰宇去了警察局。
是的,他就是故意带景辰宇去见景震的。
在见到景辰宇的那一刻,景震的眼睛瞬间瞪大,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后整个人仿佛瞬间衰老了下去,连眼中的光都慢慢的消散。
在景震见过景辰宇以后,他就让林亭把景辰宇带走,随后他坐到了景震的对面。
“二叔,你输了。”
景震看着他的目光满是阴毒,语气也极其恶劣。
“景深,竖子,真是好手段,二叔低估你了。”
“彼此彼此吧,毕竟当年,您也没想过要放我爸妈一把。”
景深说到这,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景震却是神色一震。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别想拿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污蔑我。”
“您当年都敢做,现在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景震冷笑一声,“赵志鹏,孙成,哦,还有钱大壮,这不是你买通的三个绑匪吗?您当年想绑走我爸妈然后让他们杀人灭口的是吧?”
许久没有听见这三个名字,景震的回忆瞬间被拉到了八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