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四百七十四章是你殺了他閲讀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棠棠,不是你想的那样。”南意扬朝南意棠跑过来,却被南意棠给阻止了。
“你别过来,南意扬,你可真是厉害,总是能刷新我的下限,做出这么多让我想不到的事情。你可真恶心。唐佳音?呵呵,原来,你还活着啊,你怎么没有死呢?”
“你很失望吧,南意棠,真可惜呢。我就是活的好好的。”
南秋怡得意的笑了起来,一步步的朝她走过来。
从前她对自己做的那些可怕的事情,全都在脑海里涌现出来,让南意棠恶心的发抖。
“南秋怡,我要杀你。”
妖嬈
南意棠朝南秋怡扑了过去,想要杀了她,可是才刚刚掐到她的脖子,就被南秋怡一把推开了。
南意棠一个踉跄,被南意扬抱在怀里才没有摔倒。
“哈哈哈,南意棠,看看你现在弱鸡的样子,你还能杀的了我吗?你现在不过是我和哥哥的手上的一只蚂蚁,你只能被我们驱使,不管什么时候想要你的命,你都没办法挣脱,不是吗?这样的你,还想对我怎么样?真是可笑。”
“南秋怡!”
恨,她的心里充斥了恨,恨南秋怡,恨南意扬,恨所有伤害了秦北穆,还有他们的孩子的人。
“我在这里,你又能怎么样呢?”
“给我闭嘴,不许再说了,南秋怡,马上给我滚。”南意扬看到南意棠痛苦的样子,心里也很不好受,谁也不能在她的面前欺负自己心爱的女人。
“哥哥,你让我滚?我才是你亲妹妹,你这么护着她,可她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南秋怡对南意棠的嫉恨积攒了那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在南意棠的面前扬眉吐气,她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如果不是南意棠,当初她就不会被交换了身份,不会受到这样的遭遇,不会被欺负,也不会因为养女的身份一直被人利用,始终被南意棠压一头。
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原本南意棠应该承受的,她是最无辜,最可怜的一个,凭什么南意棠可以遇到一个心心念念守护她的人,她南秋怡却不行?
“南意棠,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你输了。你什么都不是。”
南秋怡冷嘲热讽,现在的南意棠越痛苦,她就越觉得畅快。
“你还不知道吧,秦北穆死了,你亲手杀的,你那么恨我杀了你的孩子,可是你自己却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感觉怎么样?”
“你说什么?”南意棠的脸上几乎没有了一丝血色,愕然的看着南秋怡,几乎无法呼吸,更无法想象南秋怡说的会是真的。
怎么可能呢?她杀了秦北穆?那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她怎么舍得伤害?
南意棠的记忆出现了缺损,她并不记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更不记得自己记忆被控制的时候,对秦北穆做的事情。
“南秋怡,给我闭嘴。”
南意扬脸色微变,不许南秋怡再继续说下去,他怕南意棠会受不了刺激。
让南意棠去杀了秦北穆,是他做的,他厌恶秦北穆,对他的嫉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让秦北穆死在自己心爱的人的手上,那就是给秦北穆最好的惩罚。
只是,南意棠如果知道秦北穆死在了她的手上,按照南意棠的脾气,恐怕她会果断的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南意扬并不希望她想起来,然而,真的没想到,竟然被南秋怡给说出来了。
南意棠的身体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要摔倒了。
“棠棠,你听我说,别听她的。”
“南意扬,你,你控制我,你让我杀了秦北穆?是不是你?是真的吗?我,我杀了秦北穆?”
南意棠的手都在颤抖着,抓着南意扬的衣服,嘶吼着问道:“是不是真的?你说啊。”
“当然是真的,南意棠,你不记得了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是你亲手拿着一把刀子刺进了秦北穆的心口上,他血溅当场,还求着你不要走。结果你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了。秦北穆真是可怜啊,被你丢下一个人躺在血泊里,看着你的背影离开,不断的哀求你,鲜血流尽而死。这一切,全都怪你……”
南秋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南意扬扇了一巴掌,他目光冷漠而狠厉,“南秋怡,你再多说一句,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sci 謎 案 集
九项全能
南意扬的这一巴掌,可是用足了力气,打的南秋怡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人都已经有些懵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哥哥,你为了南意棠一次次的伤害我,可我才是你亲妹妹,一直帮你的人是我。南意棠却一直在背叛你。”
“亲情算个狗屁,我亲爹都不在乎,你算个什么东西?南秋怡,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南意扬掐住了南秋怡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看到南意扬眼中沉沉的恨意,南秋怡打了个冷战,心下胆战心寒,不敢再那么硬气了,毕竟南意扬六亲不认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她可不想自己的性命就这么轻易的落在南意扬的手上。
“哥哥,我错了。我不应该说这些话,我以后不敢了。你别杀我,我可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以后我都会听话的,你相信我好吗?”
南意扬冷漠的看着她松了手,警告道:“以后,别再动这些歪心思。”
“我知道错了,哥哥。”南秋怡虽然这样说,可是心里并不这么想,对于南意棠的讨厌和怨恨是显而易见的。
南意扬转身,想要安慰怀里因为大受打击的南意棠,然而手还没有碰到她,就看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砸过来。
南意扬还没有反应过来,南意棠就已经拿着走廊上的花瓶砸上了他的脑袋。
“南意扬,你去死吧。”
南意扬的脑袋上挨了一下,已经在流血了,南意棠乘胜追击,还想再砸一下。
“可以了,棠棠,不要再胡闹了。”
南意扬一把抓住了南意棠的手腕,冷着脸说道:“棠棠,你真的想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