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819章 你們說的東西我前沿真的有!閲讀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这一天是6月8号,刚好是全国高考最后一门科目考试开始。
相关消息以光速席卷了整个网络。
前有前沿开发者大会,后有即将开始的苹果开发者大会,无数消息的冲击下,吃瓜网民早对计算科学这个大门类有了更多的了解。
哪怕早先不知道,也被某些特别的人群进行了针对性科普。
从前沿开发者大会开幕演讲还在进行中,就没少有部分媒体在捧杀中阴阳怪气的提到这些那些。
前沿在计算科学这个大类里的多项突破,实在过于耀眼。
以至于某些美式舔狗、牧羊犬心里很不是滋味,拼了命的找各种各样的资料来攻击。
好家伙,这可算是免费的舆论铺垫。
最起码很多单纯吃瓜的网民也知道了:
白泽只是设计出了神龙512芯片的处理架构,并不具备最上游的处理指令集研发能力……
白泽没有芯片制造的能力……
要生产晶圆需要这个那个,其中最必不可少的核心机器是光刻机,这个中国一台都没有……
但凡有网友自发反驳说白龙D2是从指令集架构到每一个环节都是自主研发的;
也马上会被指出,不掌握下游制造,终究只是水中月镜中花。
总而言之,因为光刻机这个东西确实被誉为现代工业皇冠上的钻石,而且中国确实没有;
于是很多这类狗犬巴不得告诉全世界,最起码前沿没这个能力。
很多网民就只能用聊以慰藉的话头讲说:早晚有一天,中国也会有高端光刻机。
说不定前沿都已经开搞了。
然后,它来了。
所以,公共网络空间沸腾了。
逼乎上的吃瓜网民还是蛮会蹭热度的,最先开展了话题讨论。
“如何看待前沿宣布其名下梼杌实验室协调多个单位于日前完成对65纳米DUV光刻机的实验室验证工作,已委托上微电装备总成批量生产一事?”
问题描述很是详细。
把最近这段时间网上发生的相关事件以时间轴为基础进行了整理,方便所有浏览问题的人明白前因后果。
作为已经结束大三学年学习的方年同学,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儒 道 諸 天
他早就坐在书房电脑前,登录了持键账号。
持键:“谢邀,人在太空,飞船丢了。
这波,这波只能说前沿碉堡了,早前我听闻的小道消息果然属实;
有幸去梼杌实验室简单参观过,在长春,具体一点的说,在长光所旁边,是前沿很低调的实验室,不过传闻前沿第一笔就投入了70亿研发资金;
(小道消息,DUV可能不是梼杌的重点……懂得都懂。)
传闻国内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光刻机的研发,不过都是实验室产品,据说梼杌通过合作、商务交流从某科院拿到了一台90纳米的实验机;
安装调试了两个多月,不是太稳定……
传闻……
对,又是传闻梼杌那边有一个百人团队专门负责拿‘小鞭子’督促包括科院、长光所等单位解决这台光刻机的问题;
顺便提一句,有个小伙伴跟我吐槽过,他的老板做梦都能想到鞭子;
如果消息没问题的话,早在上月初,梼杌就已经搞定了65纳米光刻机的实验室验证,这一个月应该是在解决稳定性的问题。
所以,现在公布出来交给上微电来总成批量生产,一点毛病没有。”
“补充,有句话叫做当白头鹰说你有大规模那啥的时候,你最好真的有。
我认为前沿在科学研究上的态度有点这个意思:当你们说它有光刻机,它就真的有了!”
“懂的都把明白抠在评论区,我先溜了。”
“……”
持键刚回答完这个问题,就已经冒出来上百条回答了。
多数高赞回答跟持键一样,没有从专业角度来回答问题。
比如:
“梼杌,传闻是上古四凶,别名傲狠,被用来比喻顽固不化态度凶恶之人,在西方称霸,能斗不退。
前沿很喜欢用山海经里的传说名字,已经知道的就有女娲、白泽、胜遇,以及低调的朱厌、梼杌;
没几个善类的样子。
从这个角度看来,前沿将来要称无敌,必然是先力压西方。”
长生之爱 花泽殇
“……”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发现,前沿这是要搞一个大而全的产业链吗?
先说半导体,白泽具备强大的芯片设计能力,这已经是事实了;
今天又公开说委托上微电总成批量生产光刻机,这要是没有晶圆制造的经验,杀了我都不信!
而且我是中芯的,从未听说过厂里有什么相关实验,全厂都为了40纳米生产线的订单忙昏头了。”
“……”
“谢邀,利益相关,先匿了;
这消息肯定是准确无误的,至于怎么看,这种过于专业的领域,我们睁眼看就行;
我只能说,上微电这边早在准备总成光刻机的相关事项了;
而且一开始只是想要批量生产90纳米DUV光刻机,没想到前沿那边直接跨过了90纳米搞定了65纳米。”
“……”
光刻机这东西涉及的内容有点广泛,几乎没人能站在专业角度上回答。
有那能力的,基本都没工夫上逼乎。
所以……
持键很快在评论区溜达起来。
“@持键大佬,按你说的,要是我说前沿得有航母,前沿是不是真的能有?”
持键:“抬杠,叉出去打死,这能一样,前沿又不是搞这玩意的,别说八竿子,十八竿子也打不着。”
“……”
“那我说个正经的,‘泰山’被显卡等硬件卡了那么久的脖子,我觉得前沿怎么也得有搞出来个GPU啊?!”
“对对对,还有还有,前沿不得搞个手机处理器自研指令集架构,现在智能手机已经大规模渗透到手机行业,可能等明后年就没有功能机了,白泽再不努力,生态是怎么都不可能搞定的。”
“还有还有还有,老实说桌面CPU也就那样,服务器CPU才是重器,以及FPGA、ADC、DAC等等芯片,我觉得前沿有。”
“……”
持键:“你们别再说了,再说下去,我觉得前沿要以保密协议来淦我了!虽然我好像没签过这玩意,但传闻前沿法务部不是吃素的,很较真的说;
另外我冒死再多说一句,那么多拆机视频,难道你们还没发现红米1S上的白泽芯片套装?可不仅仅是SoC那么简单。”
“……”
评论区活跃的网民们集体愣住。
然后……
“卧槽!”
“卧槽!”
“卧槽!”
“溜了溜了……这怕不是真相了啊!”
“坐等前沿淦持键大佬,这样我就能知道持键大佬到底是干啥的了!四舍五入,完美!”
“……”
…………
这件事情带来的动静远不止局限于中国范围。
并且,这样的消息,向来都是类似于什么智库行为动力学研究所这样的非盈利性机构所特别关注的。
毕竟基本上只要是这个非盈利的,大多数背后都会消耗点軍费。
面对这样十分不利的消息,这些个公司都忙到飞起。
接下来的几天,各种各样的舆论消息很突兀的在国内互联网空间冒了出来。
比如:
“65纳米距离世界顶尖还有多远。”
“欧美国家已经抛弃的落后工艺,为什么还要浪费大量资金去量产。”
“醒醒吧,已经落后了!”
“请注意:神龙512所用的硅工艺是28纳米!”
“建设一条晶圆生产线所需要的时间与资金投入居然如此之恐怖。”
“……”
这样的舆论消息,经一些特定人群的大肆转发和扩散,很快影响到了正常的热议秩序。
一定范围的影响到了一些人的判断。
因为这些消息里包含了大量真实的信息。
比如65纳米光刻工艺确实距离国际顶尖水准有相当大的差距。
不说英特尔,光说台积电是完全稳定了28纳米生产线,三星、格罗方德等也已经开始了试生产。
哪怕是国内晶圆代工厂里的扛把子,中芯也早就开始40纳米量产。
红米1S用的神龙211-40纳米就是中芯等几家公司联合代工生产的。
白泽也不是不想将所有的代工都交给中芯,很遗憾,中芯的生产力根本达不到白泽的需求。
红米1S的销量太爆炸了,早在四月份起码有超过五条晶圆线在全力给白泽代工40纳米的神龙211……
总之,种种消息都表明,前沿这大张旗鼓宣布的65纳米DUV光刻机确实是个落后货色。
很快,就有不少人发出了担忧类的言论。
“从65纳米到现在基础的28纳米,如果不太顺利要走将近四个阶段,45、40、32,然后才到28,不知道得多久才行!”
“而且一条12寸的晶圆生产线,投入那么大,一般不会用这么落后的制程吧。”
这里面一定会冒出来几个更杂乱的声音:“对啊,真的不知道谁会用,浪费钱!”
“前沿这么有钱,为什么不做慈善啊,不做公益啊?”
“……”
这种乍一看很正常的言论,其实背后的动机早就不那么单纯了。
而且从登载平台上也能管中窥豹。
一般这样较为对立性的言论,总是率先出现在微博这样的平台上。
这里面其实是很简单的心理哲学。
因为,人从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是死亡,结果是无法逃避的永恒悲剧。
所以甚至可以说,在人类的基因中,注定了人类对现实的恐惧,永远大于对一切美好的幻想。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毕竟大家都是从经验上知道能活到个七八十岁,谁也不知道自己真的有那么幸运。
这就导致了一个很简单的结果:
‘画大饼的永远比不上传播恐惧和贩卖焦虑的。’
这还只是最简单的一部分。
此外,人们总会发现这些并不正向的东西往往更容易获得流量出现在眼前。
时间久了,甚至都不觉得奇怪。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现代社会人们更依赖于通讯和互联网。
而这部分,哪怕是有前沿的横空出世,主要话语权还是掌握在欧美手上。
在这样的基础上,大数据则成为了一个很好的工具,可以精准投送内容。
总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人不太看好前沿的光刻机项目。
不过基本都集中在比较容易被调动情绪的某些社交平台上。
而这些天里。
持键海外分键也异常活跃。
推文的更新频率十分之高。
甚至一定程度上裹挟了唐特先生一起反复横跳。
这让白头鹰很是有点蛋疼。
毕竟……
2012年是个重要的年份。
“我觉得必须要打压前沿公司。”
“不过这种落后的制程其实可以存在下去,没有资金,就没有了继续的能力!”
“唐特先生,像您这样的绅士,为什么不想想别的办法呢?”
“……”
唐特本来就相当跳脱,加上持键在推特上有意无意的暗示,这玩意简直要炸了。
虽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的现实生活,他的公司,他的商业事务,可以说是十分惨淡了。
愈发强盛的前沿天使全球通过资本的驱动,在这几个月时间里,让唐特的资产缩水了一半。
持键+唐特,那简直就是能产生1+1>102400的效果。
这些个非盈利性分析公司,虽然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在国内的某些个社交平台无往不利;
但,持键却在不遗余力的调动唐特的情绪偷家。
本土矛盾是完全没转移多少,反而让更多人了解到了前沿是一家多么有能力的科技公司。
连带着对一众本土科技巨头都特别不待见。
像是在移动操作系统上被压得站不起来的安卓母公司谷歌,就是最不被待见的。
持键还特地针对谷歌煽风点火说了几句:“连个市场都保不住的垃圾!”
直接能把人气炸。
贩卖焦虑?我持键海外分键难道不会?
“……”
…………
在这一两周的时间里,方年同学亲自去了趟头条在浦西的总部,还是两次。
重生商女:异瞳断天机
跟李安南详谈了数次。
给李安南送去了很大的支持,包括一个十分有能力,又有共同理想的CEO——是直接从前沿调过去的。
叫陈高波。
原来白泽实验室的行政主管,后来被调回申城当了副职,多有打磨。
这人方年瞅着还行,也翻不起波浪。
不会跟去年的七朵花一样,来个CEO居然打了翻天印。
李安南虽然在管理能力上没成长多少,但见识涨了不少,又有方年的各种支持,还是能镇得住场子的。
其次方年去前沿办公室召开了一次会议。
定下了八字基调:不闻不问、低调发展。
“……”
眨眼就是六月份中下旬。
相关消息依旧闹得沸沸扬扬,尤其是苹果的WWDC上也出现了无障碍模式的,很大程度上给了这些分析公司资粮。
整个就搞得前沿啥也不是一样。
方年则接到了苗为的电话。
苗为开门见山:“闹成这样,你不想收场吗?”
“没必要收场,我只是告诉外界,你们说的东西,我前沿真的有。”方年笑笑。
苗为又说:“你提过的那些个利用大数据的社交平台也没想法?”
方年一本正经道:“大三结束了,我已经开始休假了,起码也等9月份开学才会有空余的脑细胞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鸡零狗碎。”
“你小子真是表面温良谦恭让,实则满肚子都是心眼!”苗为忍不住道。
他一下就听明白了,方年根本就是故意的。
首席前夫请出局 金小主
并不是他不会告状,而是有意为之,可以说是养蛊。
而且苗为也明白,方年要等的东西还没来,比如瓦森纳的控制名单还没发生变化。
电话很快结束。
方年当然明白苗为的意思,他是意外前沿怎么没动静,要不要稍微给点支持啥的。
方年……
方年觉得前沿并不需要。
因为,还有另一件事也在悄然发生……

======
PS:推一本女频大佬的新书《楚河记事》,马上上架了~
PS1:有第三更,可以明天早起再看,这一章内容其实蛮多,但都算是一笔带过型,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