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576:怪異的情死:第四章(5)鑒賞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几杯酒下肚,林妩话变得多起来,罗菲趁机问了很多关于他丈夫刘放和妹妹林媚的事情。
岑冠不由明白,罗菲请林妩喝酒的原因,估计是他相信人喝酒后,会吐露真言。但罗菲低估了林妩,若她真跟案子有关的话,她会十分警惕,不会轻易让人抓住她的把柄。罗菲自有他的方法,在与可能的嫌疑人心里博弈时,他会占上风。
罗菲直截了当地问林妩:“你的丈夫刘放出车祸那天,你在那里?”
这个问题听起来淡而无味,如果回答的人,没有回答好的话,可能就此很被动。
林妩不慌不忙道:“我让你叫上岑警官,是想让你知道,我在这镇上也有认识的人,一起把酒言欢,挺好。既然你问刘放出车祸时,我在那里。实话告诉你吧,头天晚上,我和岑警官通宵在一起,次日很晚才分开。”
林妩说这话时,看也没有看岑冠一眼,岑冠心上却在犯嘀咕,罗菲是问她的不在场证明,不想她把他牵扯了进来.
林妩又补充了一句,“岑警官,你不介意我把我们通宵在一起的事,告诉罗侦探吧?”
岑冠微微苦笑了一下。
罗菲道:“刘放出车祸的时间,是临近中午的时候,你那时在那里?”
林妩道:“在逛商场。”
罗菲道:“有谁证明。”
雷拳霸世
林妩道:“没有谁证明。”
罗菲道:“我开车进小镇时,刘放的车在我前面,出车祸时,我看见了。你知道刘放是从那里开车进小镇的?”
林妩道:“我不知道,我到这小镇上来,是来捉我妹妹和我丈夫的奸的,他们不会告诉我行踪的。我悄悄来捉他们的奸,自然也不会把我的行踪告诉他们。我费尽心思,找到他们时,不想妹妹怪异地死在了旅馆的衣橱,我还没有从悲伤中回神过来,交警联系我说,刘放出车祸去世了。”
说到这里时,林妩不禁有些哽咽了。
岑冠觉得她比在警局还哭的假惺惺……
罗菲不动声色地问林妩:“我看你喝酒的架势,你的酒量应该不错,是天生的么?”
岑冠觉得罗菲问人问题,真是没有什么水准,她的酒量,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呢?
月下流浪人 神奇的前列腺
林妩矫揉造作地答道:“我是开酒吧的,酒量跟客人练出来了,不是天生的。”
林妩面色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不再忧伤,而是兴高采烈地要跟罗菲和岑冠拼酒。
岑冠不胜酒力,很快醉倒过去了。罗菲酒量要大些,硬是把林妩喝的趴在桌子上,才稍微感觉有些醉意。
岑冠晚上九点醒来,罗菲和陈白在他家客厅下围棋。
罗菲看岑冠醒来,立马结束了即将他要赢了的那盘棋。
嫡女为祸 苓蓝
罗菲跟岑冠坐到茶桌旁,要跟他说案子的事。
科技修仙路
曾冠咕噜咕噜灌了一大瓶白水,擦了一把嘴角的残液,说道:“你把林妩约去喝酒,把我灌醉了,算怎么回事?”
罗菲得意道:“我把林妩也灌醉了。”
岑冠道:“你这是要向我们炫耀你的酒量吗?”
罗菲道:“文卓和周顿两个人的酒量,敌不过放安眠药的神秘人,他们两个都没有喝过那个神秘人,证明神秘人的酒量不一般。不然,神秘人撑不到把他们俩毒死,他自己就会醉了。”
岑冠诧异道:“难道你怀疑林妩是那个神秘人,你在试她的酒量?若是这样,你就不对了。文卓和周顿从北京来,怎么可能跟林妩扯上关系。你说林媚的死亡跟她有关系,我还能信服。再者你怀疑林妩杀害了文卓和周顿,验她的指纹就可以了。你给我那三个塑料杯上的神秘人的指纹摆在那里,把林妩的指纹跟神秘人的指纹比对就是了。”
罗菲道:“要是事情这么简单,我何必要跟林妩拼酒。”
岑冠道:“怎么说?”
罗菲道:“你把林妩的联系方式给我后,我主动联系了她,我说我是一个侦探,想了解一下他妹妹和丈夫的事,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见面后,我说了句,我很欣赏她的美——她确实很漂亮。为此,她不仅愿意跟我交流,还请我泡了温泉。她知道我是一个侦探,到这个镇上来旅游的。所以,我们谈到了探案的事,她眉飞色舞地说,她很喜欢读侦探小说,世界著名的很多侦探小说,她都读了一个遍。她特别说到,小说中有凶手把人杀了,凶案现场留下的指纹,不是凶手自己的,是凶手想嫁祸的人的,这样凶手自己不仅可以逃脱被警察怀疑,还可以把他想陷害的人拉进深渊,让警察把罪证指向他想陷害的人,凶手这样做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她说完,还发出一阵骇人的大笑,隐约还有一丝得意,好像书中的情节,是她的‘杰作’,作者套用了她的‘杰作’。”
岑冠不可思议地盯望着罗菲,说道:“难道你认为杯子上有神秘人的指纹,并不是神秘人本人的,是神秘人嫁祸给某个人的?”
罗菲道:“林妩提醒了我,让我有了一个你肯定会反驳我的推想:那个神秘人,可能就是林妩。你说如果我怀疑林妩是神秘人,比对杯子上的指纹就可以了,我敢确定,杯子上的指纹不是林妩的,是她想嫁祸的人的指纹。这就是我想和她拼酒的原因,我想试下她酒量有多大?因为那个神秘人的酒量很大。”
岑冠露出不相信的表情说道:“首先文卓和周顿是从北京来的,林妩也是这里的陌生人,他们怎么可能认识,还一起轻轻松松地喝酒?那两个笨家伙,被人下药了,他们都不知道。还有,你凭什么就觉得嫌疑人是林妩?”
罗菲默默不言,好像被岑冠问住了……
岑冠看罗菲被他反驳的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便咄咄逼人地继续说道:“从案发现场看,神秘人是有心要伪造文卓和周顿是殉情自杀,何必要多此一举,把指纹弄到塑料杯子上,让警察怀疑另外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