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shl精品都市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第七百七十一章 屁股決定思想熱推-2i3qs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赵智虽然对武将一直心存不信任,防备甚严,但对立下战功的将领,还是可以做到赏罚公平,江南之战过后,毛安福以战功得到提拔,被调往一个不管是经济、人口还是地盘,都是非常雄厚的州做都督,散官被提拔到三品大将军,当时,毛安福以贫寒出身,靠着自己的努力,不过才刚刚三十出头,便是能够有此成就与地位,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这也说明,毛安福当时已经进入到赵智的视野之内,其自身能力也是被赵智有所看重,只要加倍努力,日后一定还会得到重用与提拔。
赵智在用人之前,尤其是对于武将,一定是先磨砺其心志,观其心性,然后才会选择用于不用,这是一种考验与观察,可惜,毛安福耐心不足,看不到赵智的用意,官职几年不变,反而有可能被调往岭南边地,自任没有靠山,此生前途无望,面对詹台易恒的拉拢,内心失去平衡,最终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整件事情的来来去去,牵扯到的并不仅仅只是毛安福,而是朝廷接下来大的动作与方向,主公您恐怕没有能力插手其中。”
“而且,钱明度与李忠全两人,已经在皇上面前有过谗言,说主公您对赵赫等叛逆之人,心存善念,对陛下不忠,这个时候主公若是牵连到其中,恐怕会给他们更多攻歼的口实。”
司马图轻声劝谏道。
李勋沉默不语,他不由想起了楚王赵硕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你说你从未变过,若是有一天,权利与友情之间有了选择,你真的可以毫无犹豫的去选择心中的善?
是啊,人都是自私的,也都是有私欲的,以前没有,所以你可以毫无保留,如今权利离自己是如此的近,李勋无法否认,自己的心态确实有了一些变化,有一句话说的好,屁股决定思想,李勋此时不由有了一些疑惑,自己目前的追求与思想,又是什么呢?
尤敏最终还是把静雯与静霏两人给留了下来,对于这一点,李勋早有意料,自己的妻子,出身名门,她有她的气度与胸怀,而且她的性格,也是善良的,但作为一家主母,尤敏也有着自己的原则与规矩,这是她曾经的豪门家族,留给她深深印记,在这一点上面,李勋并没有过多干涉,包括李满仓,也是如此,而且非常满意这个儿媳,觉得家里有尤敏打理,定下各种规矩与条理,把整个李家的格调都是提高了许多。
“老爷子呢?”
李勋拉着尤敏的手,轻声问道。
尤敏说道:“带着贞儿出去散心了,或许晚一点才会回来。”
李勋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自己的老爹也是命苦,以前顾及自己的感受,虽然富贵了,却也没有续弦,始终单着,一直到遇见沈春娘,这才动了真心,可惜第二春没有延续多久,便是被一场政变,给全部摧毁了,李勋完全可以想的到,老头子现在的心情,肯定是极度郁闷的。
尤敏握着李勋的手,轻声说道:“我已经让人四处留意,有合适的人选,便撮合给父亲大人。”
“家里的事情,你看着办吧。”
李勋点了点头,老头子还不到五十岁,就这么单着,做儿子的,也是心有不忍。
“翠儿,去把明月抱过来。”
李勋对一旁的翠儿吩咐了一句。
翠儿应声而去。
尤敏问道:“去哪里?”
李勋笑道:“回你娘家,有些时日没去拜望泰山大人了。”
尤敏点了点头,没有多问,李勋这个时候去尤家,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不一会儿,翠儿抱着明月来了,李勋摸了摸女儿的脸蛋,惹得明月咯咯直笑。
李勋带着妻子女儿,只是一次很平常的回娘家,但尤明远还是让儿子尤少堂亲自到大门之外迎接,原因很简单,李勋不是窝囊废,而且马上就要进入政事堂为相,这样的身份与地位,尤家自然不会慢待。
“姐夫,姐姐。”
尤少堂一见到李勋,立即欢快的迎了上去。
李勋笑着与尤少堂打了一声招呼,聊了几句,然后大家一同进了尤家。
“拜见岳父、岳母两位大人。”
“父亲、母亲安好。”
到了客厅,尤明远和正妻王氏坐在那里,李勋与尤敏两人上前行礼。
尤明远笑呵呵的说道:“我们都很好,这里没有外人,不要这么多礼节。”
李勋笑了笑,牵着尤敏坐到一旁。
“把孩子给我抱抱。”
尤明远招了招手,翠儿连忙抱着孩子走上前去。
尤明远抱着李明月,嘟着嘴亲了两下,明月顿时一连窜的笑声,伸出两支小手,扯着尤明远那长长的胡须。
王氏这时候对着李勋说道:“这么久不来,是不是我们尤家哪里得罪了你这个姑爷。”
“若是经常回娘家,倒是让别人以为,尤敏在我李家时常受欺负呢。”
李勋说罢,自顾的笑了起来。
王氏也是笑了笑,并没有过多的为难李勋,也没有了从前的尖酸刻薄。
王氏也是出身名门世家,所以她的利益心思很重,以前的时候,李勋虽然坐拥一方,手握兵权,官做的再大,也只是在地方,在天下秩序没有混乱之前,由朝廷掌控的地方节度使,就算权利再大,也绝对不敢大肆提拔任用自己亲族的事情来,但是现在不同了,李勋马上就要进入政事堂为相,这样的存在,可以为家族带来太多的资源与利益,就连王氏以后恐怕也会有许多求得着李勋的地方,有了这个利益关系与心思,王氏对李勋夫妻的态度,自然是好了许多。
尤明远对明月非常喜爱,对着李勋说道:“这孩子与老夫有缘。”
尤敏笑着说道:“明月每次见了父亲,都是非常高兴,与别人大不一样,如此说来,父亲与明月确实有缘。”
“说不定是老夫前世的冤家。”
尤明远笑了笑,把孩子递还给了翠儿,翠儿抱着孩子退到一旁。
尤明远看向李勋,淡声道:“老爷子正在房中独自饮酒吃饭,你既然来了,就陪他老人家喝上两杯吧。”
李勋点了点头,起身对着尤明远和王氏拱手行了一礼,随即迈步离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