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ax1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問丹朱 txt-第四百二十八章 質問推薦-l2l6g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诸人的视线乱看,落在进忠太监身上。
原本发髻整齐的老太监花白的头发披散,举在身前的手轻轻拍了拍,一语不发。
倒也听过一些传言,皇帝身边的太监都是高手,今日是亲眼看到了。
皇帝没有说话,看向太子。
太子的脸色由铁青慢慢的发白。
站在一旁的楚修容垂下视线,用没什么来往的随便一个太医换药,方便洗脱嫌疑,那用身边积年的老太监害人,就没那么容易洗脱嫌疑了。
更何况,皇帝心里原本就有了猜疑,证据摆出来,让皇帝再无逃避退路。
…..
……
皇帝寝宫里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空寂死静。
太子跪在地上,没有像被拖出去的太医和福才太监那样瘫软成泥,甚至脸色也没有先前那般惨白。
他低着头,看着面前光洁的地砖,地砖倒影出坐在床上皇帝模糊的脸。
看到太子一言不发,皇帝冷冷问:“你就不想说些什么?”
“儿臣先前是打算说些什么。”太子低声说道,“比如已经说是儿臣不相信张院判做出的药,所以让彭太医重新研制了一副,想要试试功效,并不是要谋害父皇,至于福才,是他忌恨孤先前罚他,所以要陷害孤之类的。”
皇帝笑了笑:“这不是说的挺好的,怎么不说啊?”
太子也笑了笑:“儿臣适才想明白了,父皇说自己早就醒了早就能说话了,却依旧装昏迷,不肯告诉儿臣,可见在父皇心里已经有了定论了。”
主子我只是個丫鬟 月光下肆無忌憚的淺談
皇帝啪的将面前的药碗砸在地上,碎裂的瓷片,黑色的药水飞溅在太子的身上脸上。
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权延赤
“你倒是反过来怪朕防着你了!”皇帝怒吼,“楚谨容,你真是畜生不如!”
说到这里气血上涌,他不得不按住胸口,免得撕裂般的心痛让他晕死过去,心按住了,眼泪涌出来。
“我病了这么久,遇到了很多蹊跷的事,这次醒了就不急着让人知道,就是要想一想,看一看,没想到,看到了朕最不想看到的!”
“你啊你,竟然是你啊,我哪里对不住你了?你竟然要杀我?”
皇帝最后一句不说朕,用了你我,梗着脖子的太子慢慢的软下来,他抬起手掩住脸发出一声呜咽“父皇,我也不想,我没想——”
“你没想,但你做了什么?”皇帝喝道,眼泪在脸上纵横交错,“我病了,昏迷了,你身为太子,身为储君,欺负你的兄弟们,我可以不怪你,可以理解你是紧张,遇到西凉王挑衅,你把金瑶嫁出去,我也可以不怪你,理解你是害怕,但你要谋害我,我就算再体谅你,也真的为你想不出理由了——楚谨容,你适才也说了,我生还是死,你都是将来的帝王,你,你就这么等不及?”
太子猛地抬起头:“是,儿臣无能,儿臣害怕,但这都是父皇你逼我的!”
皇帝看着他,眼前的太子面容都有些扭曲,是从未见过的模样,那样的陌生。
TF之十里红妆桃花飘
“楚鱼容一直在假扮铁面将军,这种事你为什么瞒着我!”太子咬牙恨声,伸手指着四周,“你可知道我多么害怕?这宫里,到底有多少人是我不认识的,到底又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我还能信谁?”
皇帝眼神愤怒声音沙哑:“朕在临死的那一刻,惦记的是你,为了你,说了一个父亲不该说的话,你反而怪罪朕?”
太子也不管不顾了,甩着手喊:“你说了又怎样?晚了!他都跑了,孤不知道他藏在哪里!孤不知道这宫里有他多少人!多少眼睛盯着孤!你根本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他!”
皇帝看着状若癫狂的太子,心口更痛了,他这个儿子,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比不上楚修容聪慧,比不上楚鱼容机敏,但这是他亲手带大亲手教出来的长子啊,他就是另一个他——
“谨容,你的心思,你做过的事,朕都知道。”他说道,“上河村案,修容在周玄府上毒发,朕都没有说什么,朕还给你解释,让你知道,朕心里看重其他人,其实都是为了你,你还是嫉恨这个,嫉恨那个,最后连朕都成了你的眼中钉?”
太子喊道:“我做了什么,你都知道,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你把兵权交给楚鱼容,你有没有想过,我以后怎么办?你这个时候才告诉我,还说是为了我,要是为了我,你为什么不早点杀了他!”
执迷不悟——皇帝绝望的看着他,慢慢的闭上眼,罢了。
“来人。”他说道。
皇帝的声音很轻,守在一旁的进忠太监拔高声音“来人——”
殿外侍立的禁卫立刻进来。
无敌桃花命
“将太子押去刑司。”皇帝冷冷说道。
禁卫应声是上前,太子倒也没有再狂喊大叫,自己将玉冠摘下来,礼服脱下,扔在地上,披头散发几声狂笑转身大步而去。
皇帝面无表情:“召诸臣进来。”
进忠太监再次高声,等候在殿外的大臣们忙涌进来,虽然听不清太子和皇帝说了什么,但看适才太子出去的样子,心里也都有数了。
“陛下,您不要生气。”几个老臣哀求,“您的身体刚好。”
皇帝道:“朕没事,朕既然能再活过来,就不会轻易再死。”他看着面前的人们,“拟旨,废皇太子谨容为庶人。”
…..
…..
陈丹朱坐在牢房里,正看着地上跳跃的影子发呆,听到牢房远处脚步杂乱,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去看,果然见通往另一个方向的通道里有不少人走进来,有太监有禁卫还有——
陈丹朱有些不可置信,她蹭的跳起来,跑过去抓住牢房门栏。
“太子?”她喊道。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男人似乎听不到,也没有回头让陈丹朱看清他的面容,只向那边的牢房走去。
但这并不影响陈丹朱判断。
“真是你啊!”她声音惊喜,“你也被关进来了?真是太好了。”
她说完哈哈大笑。
劍淩九界 燈下無語
女孩子的笑声银铃般好听,只是在空寂的牢房里格外的刺耳,负责押送的太监禁卫忍不住转头看她一眼,但也没有人来喝止她不要嘲笑太子。
太子,已经不再是太子了。
九世渡一劫
但齐王依旧是齐王,齐王交代过要好好照看丹朱小姐。
换一种方式去爱-清穿 官官不是官
他们收回视线,如同一堵墙缓缓推着太子——废太子,向牢房的最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