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3sk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430章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閲讀-pt7vy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百官回家,各处关门,接着便是六街打鼓,提醒众人赶紧回家了。
就在鼓声中,李治的晚饭送来了。
作为老李家的帝王,每一餐必不可少的便是羊肉。
今日的羊肉是烤制的,打开食盒肉香四溢。
李治净手,王忠良给他斟酒。
烤羊肉肥瘦适宜,一口咬下去,油脂溢出,包裹了瘦肉的部分,整个口感就截然不同了。
美味!
李治放下筷子,端起酒杯说道:“长安食堂的炒菜也是美味,不过朕还是喜欢吃炙烤的羊肉。”
王忠良想起了上次皇帝吃剩下的炒菜,不禁有些馋。
炒菜才是美味啊!
李治见他这个模样,不禁心情就好了些。
帝王在面对臣子时是一个面孔,需要打起精神来。唯有在此刻,李治才能放松些。
脚步声就像是鼓声,由远及近。
李治放下筷子,知晓事情不小。
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进来,行礼,“陛下,武阳伯在皇城外和人发生争执,当场拔刀杀人。”
李治的面色微微铁青,“拿了!”
武媚是他在宫中的助力,而贾平安就是他在宫外的助力。如今宫中的助力被他禁足,宫外的杀人……
顷刻间,一股子众叛亲离的感觉让李治的眸冷冰冰的。
“杀的是谁?”
“宋勉。”
眼中的冷冰冰少了些,李治甚至想笑一笑。
“那个小人,竟然也有今日吗?”
宋勉当初放了他鸽子,觉得长孙无忌那边更可靠,如今却被贾平安斩杀,这便是天意。
但……
“时机不对,为何杀人?”
“奴婢这便去问。”内侍只是得了消息就来禀告,并未打听清楚。
李治继续吃饭。
晚些,内侍再度回来。
“陛下,贾平安和宋勉在皇城外撞上了,宋勉辱骂贾平安,贾平安一怒杀人。”
李治放下筷子,起身走了出去。
王忠良跟在后面,不知皇帝为何心情突然变得这般差了。但他知晓,此刻若是犯错,那就不是跪能了事的。
前方,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跑来。
李治微笑道:“你说他带来了什么消息?”
王忠良不敢回答。
李治笑道:“多半是褚遂良。”
“陛下,褚相求见。”
李治淡淡的道:“就说朕此刻身体不适。”
内侍准备回去,李治叫住他,“贾平安何在?”
“陛下,贾平安杀人后就束手就擒,此刻被百骑控制住了。”
“百骑……”李治摇头,“送到刑部去。”
“是。”
李治站在那里,看着内侍远去,突然说道:“此事有趣。”
这个还有趣?
王忠良头皮发麻,心想皇城外杀人,这等事骇人听闻,陛下竟然不怒?
消息终究还是传到了皇后那里。
“贾平安杀了褚相的身边人?”
王皇后下意识的双手合十,感谢满天神佛,“这真是善恶有报呐!”
蔡艳笑道:“皇后,那姐弟这一下都完了,此后宫中就剩下了萧氏那个对头。不过咱们这边有太子,萧氏那边无可奈何。”
皇后嗤笑道:“我从未把萧氏放在眼里,武媚那个贱人才是我的心头大患。你寻人把消息传给她,我要让她五内俱焚!”
“哈哈哈哈!”
皇后这几年都没有如此畅快的大笑过了,一宫之人都为之欢欣鼓舞。
一个内侍悄然到了武媚那边。
此刻这里关门闭户,但门外依旧有人看守,传递饭食什么的。
内侍过去,熟稔的闲聊几句,然后一本正经的道:“刚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之事。”
“何事?”
宫中无聊,八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内侍的嗓门很大,“武阳伯贾平安在皇城外一刀斩杀了褚相的身边人。”
“啊!”
外面的人惊诧。
火凤 倪匡
寝宫中正在看书的武媚缓缓抬头,邵鹏发现她竟然没有慌乱,而是冷冰冰的。
“平安……”
武媚放下书,“陛下禁足,这只是敲打而已。”
邵鹏听出了些别的味道,摆手,“都出去!”
几个宫女告退。
“怕什么?”
武媚突然笑了起来,“宫中有许多麻烦,谁来管?皇后和萧氏都有自己的根基,她们的心不在陛下的身上。而陛下需要一个完全依附他的人来作为帮手,舍我其谁?”
原来如此吗?
邵鹏一直不知道为何皇帝会对武媚这般宠爱。你要说姿色,再美的姿色也经不住岁月的磋磨。熟悉之后,就是左手摸右手罢了。
原来皇帝是要用昭仪做帮手,可为何还要禁足?
“用人之道,首在震慑。陛下令我禁足,大概蒋涵那边也会有些类似的处置,如此我二人自然战战兢兢,此后忠心耿耿……”
武媚的眸中闪过讥诮之色,“而平安……他不知这些。”
邵鹏低声道:“昭仪,武阳伯不是莽撞之人。”
“我知道。”
武媚突然笑了起来,此刻外面光线幽幽,这一笑就像是牡丹盛开。
“若是和人起了冲突,平安的手段最多是挥拳殴打,动了刀。杀的还是褚遂良的身边人……”
武媚叹息一声,“你这般为我,我……”
“昭仪。”邵鹏发现武媚的眼中水光盈盈,似乎有泪。
“我是他宫中的帮手,平安是他宫外的帮手。我被他禁足,平安杀了他的对头被处置……”武媚的声音突然放低,低不可闻,“以后……谁还敢为他效力?”
……
刑部的人来了。
十余官吏,王琦竟然也在其中,冲着贾平安微微一笑。
盛寵嫡妃:毒醫三小姐 花淚
你也有今日?
贾平安被反绑双手,程达等人护着他出了百骑。
“我等奉命接手此事。”
刑部的官员竟然有些意气风发的意思。
程达认真的道:“若是谁敢对武阳伯下黑手,那么……你等最好祈求上天保佑你等此生平安无事。”
官员冷着脸,“什么意思?”
程达微笑,“没什么意思。”
百骑的人静静的看着他们。
这是威胁!
官员摆手,“带走!”
两个小吏上前,刚想按照下马威去踢人,包东过来一人一脚踹飞。
“百骑想抗命吗?”
刑部的如临大敌。
程达笑道:“我说了,你等定然平安无事。”
那官员冲着明静喊道:“明中官,你也不管管?”
明静双手抱臂,冷冷的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包东近前,压低了声音,“武阳伯但凡在刑部出事,谁动的手,百骑和他不死不休!”
官员强笑道:“这是陛下的吩咐。”
包东退后。
贾平安骂道:“好了,都滚回家去!”
晚些,他被弄进了刑部大牢里。
“哟!百骑的武阳伯也来了?”
狱卒笑眯眯的道:“还是杀了褚相的人,有趣了。”
“不死也得被流放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一辈子不得回来。”
“说是他的阿姐也被禁足了,如此,姐弟二人齐齐下台。”
“那便是要倒霉了。”
“对,要倒大霉了。”
“上面如何说?”
“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是苛待还是优待,总得有句话吧。”
“百骑的放话了,若是贾平安在刑部出事,不死不休。”
“还有,英国公家的小郎君,就是那个李敬业。他刚才来了皇城外,扯着嗓子喊,若是贾平安出事,谁干的,全家弄死。”
“左武卫的军士刚才路过刑部大门,有意无意的说看着咱们刑部里面全是血光,弄不好会死不少人。”
“这是梁大将军出手了。”
“艹!那个……我这里还有些事,你们聊着。”
“我去茅房。”
“哎哎哎!等等我。”
牢房里一股子臭味,贾平安就坐在床铺上,靠墙眯眼。
宋勉一死,褚遂良能把他恨死,但贾平安不虚这个。
长孙无忌一直在刻意的和李治维持着一种平衡,其中一个就是你的心腹我不动。
否则老许早就被弄坏了。
宋勉只是个二五仔,你要说褚遂良和长孙无忌有多喜欢他,那是无稽之谈,只有恶心的份。
贾平安斩杀此人,有冲突作为借口,那便是一怒杀人,换做是后世就是激情杀人。
李恪的案子已经过去许久了,尘埃落定,长孙无忌此刻不需要一个二五仔来彰显自己的可靠,宋勉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之人。
贾平安想了许久,断定宋勉就是个鸡肋,这才出手斩杀。
但皇城外杀人会引发轰动,想平息此事也难。
阿姐在宫中被禁足,他在宫外被关押。
一个是宫中的得力助手,一个是宫外的得力干将,都遇到的大麻烦。
你继续弄,有本事就把我弄死,如此人人都看清了皇帝的真面目:狡兔还在,皇帝就开始杀猎犬了。
老许绝对会和李治离心。
李勣等人也会寒心。
这样的皇帝,谁特娘的敢为他效力?
崔氏也会做出反应,军方的老梁他们也会做出反应。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已经有了这般的朋友圈了?
贾平安不禁笑了。
……
宰相们齐刷刷的进宫。
李治看着有些没睡好,竟然有了眼袋。
年轻人,要节制啊!
长孙无忌微微摇头。
“陛下!”褚遂良起身道:“昨日百骑的贾平安因口角杀了臣的随从,恳请陛下严惩。”
长孙无忌起身,“此事发生时正好下衙,无数官吏目睹,很是不堪。”
我是真的热爱你 静海星
崔敦礼起身道:“陛下,此事要从速严惩,方能震慑人心。”
李勣没说话,褚遂良看了他一眼,发现李勣的眼神不再温润,而是漠然。
李治也看到了这一点。
“贾平安年少气盛。”
李治一开口,李勣的嘴角就微微勾起。
那个小子,他早就说了,此事静观即可。可贾平安却剑走偏锋,在皇城外动手杀人,逼迫皇帝不得不做出反应。
这个小子,怎地这般莽撞……但却又让人格外的觉得安心。
“那宋勉,朕记得曾逼杀旧主?”
褚遂良的所有反驳都被卡住了。
宋勉逼杀李恪,那好歹是先帝曾经宠爱的皇子,可就这么被弄死了。
这是先天有罪。
而后宋勉掉头就投靠了长孙无忌,这是给了李治一巴掌。
对于皇帝而言,宋勉,死得其所!
但……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皇城外当众杀人,不严惩,何以服众?不严惩,何以震慑那些凶徒?”
崔敦礼觉得李勣有些古怪,竟然不帮贾平安说话。
“陛下,卢国公等求见。”
李治精神一振,点头。
程知节一来就放炮,“宋勉那等小人,若是老臣被他辱骂,当场一刀就能剖了他!小贾杀得好!”
你这个无耻的老东西!
褚遂良冷笑道:“律法何在?”
“男儿被辱,要律法何用?”梁建方显然更不要脸,“当年那个谁……被羞辱,也一棋盘砸死了皇子。”
老梁出发前请教了谁这个典故……苏定方脸颊微颤,低声道:“是前汉的汉景帝,用棋盘砸死了吴国的太子。”
“哦!是皇帝砸死了太子。”
我特么不想和你说话……苏定方低下头。
不学无术!
褚遂良刚想反驳,程知节森然道:“谁给了那小人羞辱武阳伯的权力?你?”
褚遂良愕然。
梁建方骂道:“一个战功赫赫、前途无量的未来名将,竟然被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羞辱,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若非你褚遂良平日里经常羞辱小贾,他一个侍从可敢如此?”
这话实在!
李治深吸一口气,“宋勉羞辱贾平安,贾平安一怒杀人,有罪,然宋勉羞辱在前,其情可悯。”
褚遂良想说话,李勣抢先说道:“北疆最近可是时有反叛,褚相是准备自己领兵去平叛吗?”
这话一举两得,一是削弱了褚遂良的气势,二是给李治提供了处置方案。
北方的异族可不消停!
程知节见李治在犹豫,就说道:“若是不成,左屯卫还有些空缺,可让贾平安来左屯卫戴罪立功。”
这个老不要脸的东西!
褚遂良冷笑。
去了左屯卫,那就是在你程知节的庇护下,随后你弄虚作假给他弄些功劳脱罪,没几下贾平安又能活蹦乱跳的出来了。
这些老家伙果真都是不要脸的玩意儿。
李治干咳一声,“铁勒那边最近并不安分,如此,贾平安去燕然都护府戴罪立功,若是不妥,两罪并罚。”
“陛下!”
褚遂良不甘心。
“陛下!”程知节一脸义愤,“这处置太重了!”
这已经轻的不能再轻了。
“是啊!老臣以为,让贾平安去吐谷浑和吐蕃人暗斗一番,想来更好。”
“朕意已决!”
少顷,李治回到了后宫。
“武媚那边的禁足取消。”
李治站在那里,目光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随后武媚来谢恩。
“以后当要谨慎才是。”
李治看着和颜悦色。
武媚惶然福身,“是。”
天眼
武媚告退,李治突然叫住了她,“贾平安昨日在皇城外杀人。”
武媚很是平静的道:“昨夜有人在大声喧哗,臣妾已知。”
那必然是皇后的人。
李治心中冷笑,但却发现自己没法离开武媚的帮助。
蟻皇升級系統
“先前朝议,贾平安去北方戴罪立功。”
果然,你不敢对平安下狠手……武媚欢喜的道:“多谢陛下。”
李治微笑道:“去吧,若是有话,令他进宫来说说也使得。”
前一刻冷漠的就像是个神灵,下一刻便和气的就像是一个厚道的丈夫。
武媚喜滋滋的谢恩。
出了大殿,她的眉间多了冷漠,“邵鹏。”
邵鹏此刻心情激荡,“在。”
“你去一趟,把平安叫进宫来。若是有人阻拦……”
邵鹏毫不犹豫的道:“若是有人阻拦,奴婢的拳脚不差。”
“去吧。”
邵鹏紧赶慢赶的,赶到了刑部时,李敬业和几个百骑的人已经到了。
“放人!”
皇帝的吩咐会先在中书形成诏令,随后下发到门下省审核,审核无误后交给尚书省执行。
可消息已经散出来了。
包东等人忍不住就来接人。
刑部的人却阻拦着不给进。
包东认得其中一人,就喝骂道:“王琦小人,竟然派你等来阻拦,退不退?”
那人冷笑,“没有尚书省的令,一步不退。”
MMP!
包东真想动手,可又不想给风口浪尖的贾平安惹麻烦。
那人见他如此,不禁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闪开!”
包东等人闪开,邵鹏近前,左手挽着右手的袖子,奋力一巴掌抽去。
啪!
这人被抽了一巴掌,还在发愣时,邵鹏一脚踹倒他,骂道:“贱狗奴!若是武阳伯少了一根汗毛,回头全数弄死!”
“宫中的人都来了。”
有人去禀告了尚书,随后汪海前来交涉。
“武昭仪有令,让咱带武阳伯进宫,怎地?你等要阻拦?”
邵鹏知晓武媚此刻的怒火之大,连李治都要睁只眼闭只眼,这才令自己来动手。
汪海笑道:“早上老夫才将去看过,武阳伯在狱中安好,武昭仪之令……”
邵鹏冷笑道:“汪侍郎可要去请示陛下?”
此次武媚一系的人从惶恐到解脱,肚子里都憋着一团火,胆子也大了不少。
汪海摇头,“去,把武阳伯弄出来。”
宫中的事儿……多半皇帝默许。
汪海不准备去干涉。
晚些贾平安被带了出来。
“武昭仪召见。”
阿姐召见,就说明宫中无事了。
贾平安松了一口气,见王琦在前方,就冲着他勾勾手,“昨夜有人一直在外面窥视,说什么是用毒药还是用白纸打湿了掩盖住口鼻闷死,可是你的人?”
卧槽尼玛!
王琦想吐血!
神秘老公,太危险
他是想弄死贾平安,可昨夜刑部大牢戒备森严,那些狱卒不想为贾平安陪葬,所以谁的面子都不给。
但贾平安当众造谣,不管外人如何判断,他王琦一个意图毒害武阳伯的名头是洗不清了。
畜生!
贾平安冲着李敬业和包东等人颔首,“我无碍,都各自回去吧。”
他随着邵鹏进了皇宫。
“早些时候朝议,让你去北方戴罪立功。”
好事啊!
贾平安本以为自己要被丢到西南哪个地方去,没想到竟然是北方。
“卢国公和梁大将军等人的旧部有不少在那边,不过你得小心,关陇那些人虽说在军中的影响力渐渐缩小,不过依旧有不少人……”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