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23j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仙宮 txt-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大夢千年分享-ha0xy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段夜凉就这般被这老者救了回去,老者落下云端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让叶天都觉得有些惊异的强大宗门。
一座方圆数百里范围的巨大光阵仿佛一座巨钟一般倒扣下,一条极为宽阔的仙气长河横贯于空中。
无数高耸入云的山峰林立,在那些郁郁葱葱的山峰之上,磅礴的灵气涌动,亭台楼阁掩映于山峰之间。
无数光华照人的瑞兽在空中来回盘旋翱翔。一些仙人端坐于其上,或凌空飞行,或默默打坐吐纳。
甚至叶天还感觉到在一些看不清的地方,还有数道强大气息隐匿于其中。
这时一处要远远超过太虚门的强大仙门!
随着老者继续深入,叶天还看见了熟悉的场景。
方才第二个考验之中,那个无比巨大的广场,就位于一座完全被拦腰削平的山峰之上!
首席熘卿
随后,段夜凉知晓,带他回来的老者,名为天机道人,他是这名为太昊宗的长老。
太昊宗在整个南洲之上,都是极为顶尖的强大宗门之一。
段夜凉留在了这里,拜天机道人为师。
君横异世
在这里,他的天赋都是极为卓绝的,花了不过百年的时间,他便突破了金丹期,达到了元婴修为。
入门的一百零三年,太昊宗每三年一次的大比举行,大比优秀者,会成为太昊宗极为稀少的内门弟子。
在这场大比上,叶天看到了熟悉的画面,那场比试,对面那个化神期的年轻人。
元婴修为耳朵段夜凉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击败了对方,夺得了大比魁首,扬名整个太昊宗。
成为内门弟子之后,段夜凉得到了整个宗门之内最为顶尖的修行资源,他的境界突飞猛进。
过了五百年的时间,段夜凉便渡劫成仙!
成仙之后,段夜凉终于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了。
他离开宗门太昊宗,回到了记忆中的谷阳国。
当初从谷阳国到太昊宗,他用了数十年多的时间。但这次回去,他只用了数天的时间。
六百多年的时间过去,曾经的谷阳国早已经消失,就连孤竹国都已经不再存在。
曾经被屠杀一空,血气弥漫整整七天七夜时间的樊营城也已经彻底消失,当下在曾经的位置上,存在的是一座全新的城市。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是无数全新的生命。统治着这些全新生命的,是一个陌生的国家。
段夜凉在六百多年前自己家所在的位置一动不动站了三天的时间,才默默离开。
他在城中查遍了古籍,了解了当年他离开之后,这里发生的历史。
孤竹国已经被当下的国家代替。
而那个屠城的元婴期修士,在战争结束之后,回到了他的宗门之中,关于他的宗门,只有一个大致的地点记载。
段夜凉又追到了那个地点,寻遍了方圆千里范围之内的宗门,只找到了一个早已腐朽的小小宗门。
这宗门灵气已经枯竭,里面有一些仙人的尸骨。
段夜凉翻遍了整座山脉,找到了一些记载。
那屠城的修士回来之后勉强进入了化神期,增加了寿元,但境界依然止步不前,在三百年前,招惹到了另一宗门,被对方杀死。其余的弟子们皆离开宗门四散逃去。
环顾着这人迹空空,腐朽破败的宗门,段夜凉心中无比的复杂,就连叶天都受到了一些情绪的影响。
曾经一直在心里刻苦铭心的那些仇人都已经烟消云散。
那仇恨怎么办?
……
段夜凉默默的回到了太昊宗之中。
他将精力全部放在了棋道之上,将修行之事遗忘。
他每天的事情就是和自己下棋,和宗门内的其他修士下棋,离开太昊宗寻遍所有的棋道强者下棋。
在这一局局的对弈之中,他的棋道境界在疯狂的增加,叶天这样看着,棋力也一天天的增加。
这一晃,就是几千年的时间。
在这期间,段夜凉也外面经历过无数次惊心动魄的战斗,还有宗门之内的巨大压力——因为他曾经是太昊宗最为耀眼的天才,却不思修道,将心思放在棋上。
不得不说段夜凉极为强大的天赋,就算是这几千年的时间里,他基本没有修炼过,但是通过在棋道之上的不断突破,段夜凉的境界竟然也在随之自己增长。
又或者说是,段夜凉将自己的道,和那一方棋盘,那些棋子,潜移默化之中融合在了一起。
棋成了他的道。
叶天的眼中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些迷茫。
叶天一开始的时候,也大概知晓元都战尊是想让他体验经历元都战尊所经历过的一切,因此叶天一直都是将自己代入进这元都战尊之中的。
在这一刻,叶天也明白了确定了他最初的判断是正确的,元都战尊为他传授这神通,让他亲眼观看或者是体验着他的一生,因为这些每一个的经历,推动着元都战尊走上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
而此道,就是那神通‘落星’的基础。
他看出来这道和棋的融合就是让段夜凉发生改变的关键,应该也是那一式神通‘落星’的关键。
但段夜凉可以慢慢的自行将这两者融合悟透,这是他的天赋和机缘,叶天却无法做到。
因此接下来的时间,叶天更加的认真,他无时不刻下意识的都在心里想着,他自己就是元都战尊,就是此时的段夜凉。
他要将段夜凉对道的理解和变化,完全体会,完全明悟,并融合在自己的身上。
最开始的时候,叶天越是想要遗忘自己是叶天的事实,越是想要遗忘属于那个叶天的记忆,那些记忆就越深刻。
他努力了无数年的时间,才想明白,想要遗忘,不去想,不去提,一切顺其自然。
时间自然会抹去一切的痕迹。
这一抹,就是一千年的时间。
叶天就这么看了一千年。
这一千年的时间,叶天终于成功的彻彻底底,从身到心的,将自己当成了段夜凉。
将这数千年来,所体会到的段夜凉的所有经历,都融入到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
时间流逝,自从叶天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孩童时期的段夜凉跟着青墨第一次下棋开始,已经过去了九千年的时间。
在当下叶天的记忆里,只是知晓,自己已经活了九千多年了。
他当下的修为已经来到了仙道的巅峰,在整个太昊宗之中,都是属于最强者。
在这几千年之间,太昊宗也遇到过几次劫难,每次段夜凉都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他的名气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南洲。
他没有道号,但因为他位于太昊宗边缘地带的山峰名叫元都峰,因此渐渐的那些不敢叫他真名,或者是尊敬他的人们,将他称为元都道人。
而太昊宗之外的那些人,还有很多敌人们,都称他为元都神将!
此时。
他正在元都峰的崖壁先前,前方是一片云海,落日的余晖将云海照耀成了金色。
对面,是面容极为苍老的天机道人。
段夜凉的修为早就已经超过了天机道人,但他对天机道人的尊敬丝毫都没有改变。
“师傅。”
段夜凉向天机道人恭敬行了一礼。
天机道人须发皆白,红光满面,一双混沌的眼睛却充满了智慧的光芒,仿佛这双眼睛能够看穿天地看穿过去与当下。
他面带微笑,看着段夜凉,说道:
“你最近可是遇到一些瓶颈?”
段夜凉摇了摇头,他的心中充满了自信,说道:
“没有!”
“在几百年之内,弟子必突破仙境之上,达到那传说中的境界!”
天机道人脸上的笑容更盛,缓缓的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段夜凉有些好奇,有些不解:“那师傅您说得是?”
“这么多年来的,你的境界一直在增加,但是你的双眼……”
天机道人直视着段夜凉,说道:“我从你的双眼之中,看到了越来越浓,越来越化不开的疑惑。”
“我的眼中只有漫天的星辰!”
段夜凉的声音坚定而傲然:
“何来的疑惑?”
但这话刚刚说罢,他的表情突然一凝。
眼中充满了的自信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迷茫!
天机道人笑了笑,缓缓站起:“我看不明白你到底在疑惑什么,但他是真实存在的。”
说罢,他的身影慢慢的随风彻底消散。
段夜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中的迷茫越来越多。
太阳落山,夜晚降临,星空的光芒照耀下,段夜凉仿佛一尊死寂的雕塑。
段夜凉在这里站了一年,都没有动。
他的身体曾经被积雪落满,又在温暖的阳光下融化。他的身体曾经覆盖满了尘土,但被肆虐的狂风刮走。
整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
“真实存在的?”
“什么是真实?”
段夜凉嘴唇微动,沙哑得吐出了几个字。
这几句话说罢,他眼中的迷茫之色瞬间更浓!
“段夜凉是真实的吗?”
但很快,这些迷茫就开始缓缓的消散。
他开始坚定的摇头。
“不是的,段夜凉不是真实的。”
“真实的那个,是……”
“是……”
段夜凉脸上的出现了一丝剧烈的挣扎之色。
“叶天……”
他的双眼之中,瞬间清明!
叶天才是真实的,段夜凉是假的,当下这个,只不过是后来的元都战尊,所创造出来的幻想,为了传授给他神通。
这一年的时间,他一时一刻的往前追溯,追溯他到底在疑惑什么。
一直到数千年前的某时某刻,他终于想起来了。
从那一刻开始,叶天遗忘了自己。
只为了让他自己变成了段夜凉,以此去领悟那一式神通。
这数千年的时间,叶天的确彻底的遗忘了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段夜凉,但他依然没有明悟棋与道的融合。
他知晓自己出了问题,但不知晓是哪里出了问题。
因为他彻底忘记了叶天,所以怎么也想不起来,眼中的疑惑越来越多,无法解开。
他甚至不知晓他在疑惑。
他终于向了一个办法,他想要看明白自己,天机道人是他见过最为睿智的人,所以他幻化出来了一个分身,从身外,看自己。
他成功了,他看到了自己眼中真实存在的深深的疑惑。
“我错了。”
叶天喃喃自语:“我以为只要我自己变成了段夜凉,那就可以彻底领悟他的道。我犯了一个很稚嫩的错误,每个人都不同,他们的道自然也不同。”
“我就算完全掌握了段夜凉的道,可是那又如何?我自己依然施展不出来,因为这是段夜凉的,不是我叶天的。”
“我不能将段夜凉的道照搬过来给自己用,而是需要通过看见段夜凉的道,然后悟出属于我自己的道。”
叶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在脑海之中摆出一块棋盘,在上面落子。
虽然走错了路,但依然还是有用的,那些走错的路,对于正确的路来说,都是最好的参照。
火血
可以说当下的叶天,对于段夜凉的道的理解,已至最佳,在此基础上,叶天才能想明白属于自己的道。
脑海中的这一盘棋叶天下了很久很久,下得很慢很慢。
过去了数百年的时间。
这一天,元都峰上。
绝壁先前,段夜凉闭眼盘膝而坐,今夜无风,无云,无月,头顶的灿烂星空极为繁盛。
他的身体之中开始缓缓逸散出了金光。
天上的那些星星,也仿佛被他所呼唤,开始一颗一颗的,变成了金色。
段夜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证道成圣!”
“我成功了!”
叶天在脑海之中,落下了最后一子。
脑海中的棋盘这时开始变化,仿佛变化是在一瞬间完成,但仿佛又是在无数年才完成。
叶天脑海中的棋盘,变成了眼前的漫天星空!
叶天默默的在脑海中说着:
“我也成功了!”
下一刻,黑暗袭来,瞬间将他笼罩。
……
……
露台还是那个露台,前方的湖水还是那个湖水,远处的青山还是那些青山。
叶天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沧桑之感。
为了参悟那神通‘落星’,他在梦中经历了将近万年的岁月,如今终于成功了。
身旁,穿着铠甲的元都战尊残影赞叹着说道:
半尾龍魚
“我本以为你最起码需要三万年的时间才能领悟。”
“没想到,你明悟的时间,竟然比我曾经领悟这一神通所用的时间还要短!”
叶天起身,看着眼前的元都战尊,方才以这个身份,活了将近万年的岁月,甚至一度将自己也彻底遗忘,当下看着对面这人,有一种强烈的熟悉之感。
叶天过了一会儿时间才反应过来,抱拳行礼道:
“前辈那是创造,无中生有,我是学习,拾人牙慧,这先前的难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必谦虚!”
元都战尊说道:“我之传承你已得到,我已经完成使命。此处洞府一刻钟之后,就会彻底崩塌消散而去,你快些离开这里吧。”
叶天惊讶道:“前辈有如此通天彻地能力,怎么会……”
元都战尊微笑说道:“不要忘了,我早已陨落无数万年,这只不过是我的一道残影罢了。”
就是这一道残影,依然在无数年后保持着强大的力量,让着洞府充满着威能,甚至带着叶天在梦境之中将近万年时间。
将对方的实力了然于心,叶天点点头,又是行了一礼:
“那我便告辞了,多谢前辈!”
元都战尊摆了摆手:“快些离开吧。”
说罢,他的身影慢慢变得虚幻,最终完全消失在了露台上。
叶天感觉到,此地的生机正在快速的流逝!
脚下的露台,也在咔嚓的声音之中,开始裂缝。
叶天不再迟疑,身形跃入前方的湖水之中。
沉入湖水深处,穿过了虚幻的湖底,眼前一片开阔。
在这湖底之下,竟然还有一片空间。
南雪意,卫长康等人此时全部都在这里!
对卫长康等人来说,其实只有几分钟没有看到叶天,但对叶天来说,已经是万年岁月,此时再看到这些熟悉的人,叶天一时间竟然还都有些适应不过来。
倒是那黄道华上前来问道:“叶天前辈,不知晓你过了几关?”
叶天随口说道:“两关,在第三关失败!”
“那也已经很厉害了,”黄道华说道:“我们这些人中,只有卫前辈和他们西周神朝的弟子钟晚过了前两关,然后在第三关失败。”
“我们其余的人,都是在第一关就失败了。”
叶天点了点头,看向了旁边的南雪意:
“你也第一关失败了吗?”
南雪意淡淡说道:“我不会下棋。”
叶天无奈的笑了笑。
卫长康说道:“既然叶天前辈也来了,那人就齐了,我们便离开此地。”
说着,旁边的几人让开了身影,原来在那后面的地上有一座圆形的祭台。
卫长康对叶天说道:“方才钟晚已经查看过,这就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传送阵法,应该就是离开此处坟墓的办法。”
说着,卫长康挥了挥手,一名西周神朝的弟子走上前来。
他望着祭台之中输入了一些灵力,祭台瞬间亮了起来。
那名弟子走进祭台,身影消失不见。
其余众人也纷纷走上了祭台。
叶天和南雪意最后走上了祭台,在身影消失先前,叶天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头顶的湖面已经在快速的碎裂崩塌开来,乃至整个空间……
……
……
眼前一晃之后,依然是众神墓地那一切都无比巨大的景象。
进入先前那巨大的光液坟墓已经消失不见,在眼前的,还是那座低矮寒酸的小坟包。
然而这小坟包的下面,埋葬的是一位曾经通天彻地的强者。
叶天环顾四周,心中不免好奇,眼前这众神墓地之中,又埋葬了多少元都战尊那样的强者?
先前叶天确定的是,这罪恶之渊在叶天先前的世界中是完全不存在的。
这是当下的世界和叶天曾经的那个世界最大的差别。
而当下知晓这众神墓地之中埋葬着许多曾经陨落的强者,那么就说明当下这个世界和曾经的那个世界的差别,其实比叶天先前想象的要大很多。
叶天幽幽感叹了一句:“这罪恶之渊中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啊。”
旁边的卫长康说道:“天下如此之大,其中的秘密确实数不胜数,明明知晓有很多东西你不知晓,但是你就是无法知晓。对于很多修士来说,这也是最痛苦的一点。”
“我们这些修士,穷极一生修行,却连一个东洲都无法走出,更别提更加辽阔的外界,像东洲这么大的其余三块陆地,以及从来没有人能知晓具体范围的无尽瀚海。”
“除了这些大的范围,还有小一些的,比如包含罪恶之渊在内的十大秘境,也都是每一个修士都想要知晓,却无法探尽其中奥妙的存在。”
“十大秘境?”叶天心中沉吟,意思是像罪恶之渊这样的地方,在这个世界,还有九个?
看到卫长康好奇的目光,叶天随口解释道:“我一直在宗门中修行,对这些东西了解不多。”
“也是,”卫长康说道:“就连我们几个神朝,对这十大秘境也都是一知半解。”
“愿闻其详。”
系统,你坑爹呢?! 居月妖
“传闻在这天地之间,有十大秘境,其中每一个都是极为危险的禁地,修士进入,九死一生。”卫长康说道。
“当然,危险也代表着机遇,传说越是危险的秘境,其中的机遇就越多。”
“就比如这罪恶之渊,几乎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危险,还有未知之事。我所知晓的是,曾经有人为这十大秘境做了一个排名,这罪恶之渊,仅仅排名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