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ipl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狼與兄弟 txt-第五千兩百章 臥底子畫推薦-q21li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这两个士兵的反应速度也挺快了,看见张帆动手,他们就举起武器要射杀张帆。
但是双方彼此之间离得太近了,张帆的身形太过敏捷,再他们举起武器的同时,张帆已经到了他们两个的身边,由下而上又是两道寒光。
两个人的手腕处先被划伤,手上的武器掉落在地,与此同时,脖颈处顺着被划开了两个口子。
所有动作前后一气呵成。
四个身影瞬间毙命,脖颈处鲜血直流。
张帆整理了整理自己胸口处的衣领,启动了自己炸弹背心上面的倒计时装置,设置为一分钟。
从地上这几个士兵的身上,掏出手枪,兹当上膛,径直向前!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顷刻之间完成的,走廊当中还有一些戒备的士兵,压根都没有留心这边发生的事情,等着有人转过头看向这边的时候,张帆手上的枪口已然对准了他们,他一手一把手枪,一边扣动扳机,一边稳步向前!
枪枪爆头!整个走廊当中一阵风声鹤唳!十余个戒备的士兵先后倒地!这一下,周边所有人都有点蒙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再走廊正前方,就是演讲台,这里十几个军官站在那里,正在等着何展翼呢,结果等来了张帆。
他们这批人身上虽然套着炸弹背心,但是手上是没有任何武器的。
一身鲜血的张帆出现在走廊尽头的这一刻,手持武器,冲着这批人就扣动了扳机。一枪一个,枪枪爆头,像是打活靶子一样。
就眼瞅着一个一个的军官头部鲜血飞溅,两把手枪子弹打完了,张帆顺手又抄出来两把,在一阵激烈密集的枪响声音过后,张帆手上的子弹打光,演讲台中央满地尸体。
张帆微微一笑,把枪扔到地上,顺手就把自己的炸弹背心脱了下来,这会儿倒计时就还有十秒钟了,张帆转过身,顺手就把这炸弹背心,冲着正下方集合的人群当中甩了上去。
下方五千集合好的士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件炸弹背心就落入了他们的人群当中,这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三,二,一!BOOM~~~咣~~~”的一声猛烈至极的爆炸声音传出,连带着周边“BOOM~BOOM~BOOM~”的无数爆炸声音汇聚一起,整个山体内部都引发了剧烈的震动,犹如地震一般,地动山摇!
下面人群中央,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足以吞噬一切的火球,基地内部的一切,似乎都在这爆炸覆盖范围之中,爆炸过后基地内部浓烟滚滚,瞬间安静了下来!放佛时间停止了一般!短暂的几秒钟过后,周边四面八方的山体,再这剧烈的爆炸之后,开始先后坍塌,无数巨石滚落!整个烟花基地内部,瞬间一片狼藉!无数性命尸骨无存……
再大托山脉的盘山公路上,巴蛇兵团还在缓缓前行,巴蛇坐在车内,正在研究作战地图,这一瞬间,就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颤抖一般“大家小心!”巴蛇叫吼了起来,整个兵团瞬间进入了战斗戒备。
周边“嗡隆隆,嗡隆隆”的声音持续不断,巴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着所有的声音停止之后,周边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巴蛇这才跳下了车子,他抬头环视四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他好奇的时候,再他们身后侧面的区域。大托山脉主山体突然之间发生了严重的塌方。小半个山体瞬间倒塌。索性都是向着内部倒塌的,这要是向着外面倒塌的话,一定会给巴蛇兵团造成不少损伤。
倒塌之后,无数烟雾从内部冒出,这一瞬间,再大托山脉上方的区域,依旧是浓烟滚滚,似乎覆盖了半个多山脉,巴蛇看着这一切,整个人不停的摇头,眼神当中亦透漏着不可思议!这得是多大规模的爆炸,才能造成这个局面!
很快,侧面巴蛇的警卫员冲了过来,他站在巴蛇身边,抬手敬礼。
“报告将军!那边的路段发现了很多很多的裂缝,估计是山中的爆炸引起的!”
巴蛇一听,当机立断。
“所有车辆,全速前进!快点!让开那个位置,快点!!”
巴蛇叫喊着跳回到了车上,这一下,整个巴蛇兵团的速度都提起来了,整个车队飞速前行,就在最后的尾部队伍刚刚离开的那片区域的时候,那附近的盘山公路,瞬间坍塌……
河城,总指挥部内的那个小房间内,马叔脸色煞白,靠在床头“咳咳咳”的咳嗽着,整个人一副病态,相当的虚弱。子画站在他的身边,脸上透漏着一丝的焦虑“马叔,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得赶紧去看医生啊!这要是真的耽误了治疗!可就麻烦了!”
“不行,我不能让大家看见我现在这个状态!”
马叔简单明了。
“大托山脉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刚得到确切消息,巴蛇兵团损失惨重,近乎全军覆没!再也没有威胁我们的能力!”
“好!好!好!”
马叔一瞬间情绪亢奋,接连说了三个好字。
“马上吩咐安排下去,通知酒越,水越,花越,三支特种部队,去围剿巴蛇兵团残余势力,另外通知阮正以及北核城的兵力,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吞掉荣轩兵团!再给他们增派五个师团,就算是用尸体堆!也给我堆掉他们!另外!毁掉普缇兵团周围的所有基建设施,能多拖他们一分钟,就多拖他们一分钟!”
马叔说道后面的时候,由于情绪亢奋,整个人“咳咳”的连续咳嗽了两声,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
子画赶忙上前一步,扶住了马叔。
“马叔,马叔,身体要紧啊!你可不能这样了,你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情,谁来撑这个摊子啊!”
马叔嘴角边还有不少残留的血迹,但是此时此刻,整个人却显得异常开心。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何展翼!待大局已定!我们定然不会忘记你与你的烟花为这个战场做出的贡献!”
马叔紧紧的抓住了子画的手。
“子画,我们翻盘的机会终于要来了!要来了!”
子画一个劲儿的点头,扶着马叔又重新躺下。
他就站在边上,好一会儿的功夫,等着马叔睡着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这才起身离开。
就在子画刚刚离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马叔突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他深邃的眼神,脸上透漏着一丝慌乱,他时不时的皱起眉头,完完全全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片刻之后,他再次拿起来电话,打给了张志洋,可是那边依旧没有人接听!马叔咬紧牙关,再次坐直了身体,又连续拨通了张志洋两个下属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到底是黄陈涛的总参谋长,非常人所能及,他仔仔细细的又琢磨了一阵儿,脸色变的更加的难看!或许是想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他的手掌,甚至于有些颤抖,片刻之后,他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一个心腹。
“找一架直升机,马上去调查一下大托山脉附近的情况,顺便看看巴蛇兵团现在的情况,立刻去!……”
放下电话之后的马叔,一瞬间,思绪万千,整个人也是完完全全的走神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他抬头看向了门口,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子画又出现在了门口的位置。
并且与马叔对视。
这一瞬间,那股子不详的预感越来越严重,他冲着子画笑了起来,因为确实状态不好,所以说话的声音很小。
“什么时候进来的。”
“再你刚刚打过那个电话之后,我就进来了。”
子画说完,马叔瞬间就确定了所有的猜测,他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显然,整个吉祥都在子画的手中,若是子画想从中间做点什么手脚,监视他们的电话,那是轻而易举,千算万算,还是忽略了这个细节!
房间里面顿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一瞬间,马叔悔恨万分。
“哎!怪我,怪我!都怪我啊!一失足成千古恨那!我为何要与你说烟花的事情!子画啊子画,你藏得够深,下手够狠啊你!”
马叔极度内疚,整个人狠的更是咬牙切齿。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你会遭到报应的!”
马叔恨不得撕碎生嚼了子画一般,整个人气的身体发抖,手指着子画。
“你,你,你,你对得起黄陈涛阁下给予你的信任吗?你对得起这个国家,对得起这个国家的人民,对得起那么多牺牲的士兵吗?你个畜生!!!”
子画从头到脚,一言不发,就听着马叔咒骂他,好一会儿的功夫,马叔嘴角的鲜血再次流出,子画这才上前走到了马叔的身边。
“马叔,你信命吗?”
子画抬头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和老天爷对着干,是没有结果的!”
“黄陈涛阁下对于我确实非常信任,但是那是我子画一点一点做出来,用我自己的性命拼回来的信任!”
子画脱下自己的外套,身上亦是伤痕累累。
“至于是否对得起这个国家,对得起那么多牺牲的士兵,那也与我关系不大,毕竟真正主场开战,野心勃勃的,是你,还有黄陈涛,以及越七虎,是你们这批人利欲熏心,狼子野心,拿稳了越国的权利还不满足,还想统治整个中南半道,雄霸东南亚!这无数将士的牺牲,皆是为你们的野心买单而已!关我何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