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p4l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線上看-第424奧斯卡頒獎典禮-fg17s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纽约,华纳旗下CW电视台,演播厅里,李谦正在参加电视台的访谈。
都是安排好的,李谦也尽可能往现代媒体,以及娱乐工业,对于民众思维的影响,以及自由方面去谈。
“通常来说,《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里的情况,目前在现实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毕竟不管在任何国家,这种真人秀节目,都是违法的,这只是真人秀节目的一种极端,也是娱乐工业的极端。”
首先,先否定了这种情况的真实性,李谦没有一上来就说哎呀现在娱乐行业,还有媒体多么多么可恶之类的,说话要讲究一个节奏。
紧接着,主持人适时地抓住了李谦话里的漏洞,“李,你是说现在几乎不可能实现,那你觉得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出现类似《楚门秀》这种节目吗?”
“未尝没有可能。”
李谦摇摇头,“楚门是可怜的。他三十年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但是,是谁促成这一谎言的诞生?是电视台?亦或是政府?
是所有观看《楚门秀》的观众,他们的存在可以为《楚门秀》带来巨大的利润,不仅是节目本身,还有里面出现的商品也会获得极高的关注度,里面出现的其他演员,也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工作。
在巨大的利润驱使下,娱乐工业为了吸引观众眼球,注定是不停向前发展的,各种节目也越来越接近底线,终于有一天,极端的情况就顺其自然而发生了,也不是什么怪事。”
相比在国内的访谈里,李谦就没那么客观了,换了国内,他肯定会加一句,娱乐工业的核心是观众,虽然创造出的财富和观众无关,但是它是为观众服务的。
这是娱乐工业的核心,一切取决于观众的。
观众不看的话,就没有这种节目,但这是不可能的,这样充满偷窥欲的节目,不可能没有人看。
把锅丢给媒体和电视台就对了,观众是无辜的。
“李,很多人都关心楚门离开摄影棚之后的情况,他会成为一名超级巨星吗?”
主持人没有直接去问自由这种话题,而是从电影本身谈起。
李谦叹了口气,“其实,当观众在为楚门获得自由的时候,就已经是被电视台操控了,离开摄影棚的那一幕,电视节目的收视率必将达到巅峰,而且也带来更多的话题,这是观众在兴奋的时候,不知不觉主动做的。
楚门经过这三十年的直播积攒了超高的人气,他当然会成了一位巨星,他走出去后依然存在于大众的视野中,他很难逃脱电视台对他的控制和消费。
就算没有电视台,人们也会在街头巷尾议论,这么多年直播平稳无事,他的觉醒无疑是《楚门秀》节目中最重磅的炸弹。这一重磅炸弹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公众的谈资。
当人们在讨论他的时候,其实就是无形中给节目,给电视台,给节目中的演员们,给曾经代言过的商品增加流量和商业价值。
看似楚门获得了自由,其实他还是被电视台控制着,只不过这种控制是无形的,观众们同样也是这样。
这就是最可悲的一点,人们永远无法逃脱电视和媒体的控制,有时候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节目和新闻,潜移默化地改变你的思维。”
主持人连连点头,表示深以为然,“然而与楚门相比,作为现实中早已淹没在媒体所提供的信息、娱乐、文化当中的人们,却还沉浸在媒体的麻醉之中。
很多接触到的现实或许是经过制作的,所听到的“事实”有时也是经过设计的事实,人们似乎更敢于接受被改变的生活,也毫无怨言地受制于媒体,成为媒体权力的奴隶。”
一个主持人,也是媒体人,在电视台上抨击媒体把观众变成了媒体的奴隶,怎么看起来都有些讽刺。
不过台下的观众们却一点都不违和,作为一档以批评社会现状为主的节目,好像这是正常的。
人们开始想着自己每天一大早就从看早间新闻或者报纸开始,就被媒体给影响着。
上面的任何新闻,自己都不知道真假,只能是媒体写什么,自己看什么。
然后上班,上网获取的信息,大部分也是出自于媒体,和同事的闲聊,同事也是从媒体处得知的。
下班之后,回到家又是晚间新闻。
一天到晚,除非身边的事情,其他都是通过媒体获得的,想想就有点可怕,什么时候被骗了,也一无所知。
整个访谈节目,都是围绕着媒体、娱乐工业对于民众的控制,说难听点就是民众成为了媒体全力的奴隶。
甭管对不对,往这上面扯就行了。
……
录完节目,李谦也就飞回了洛杉矶。
不能参加的多了,毕竟是个外国人,要是天天在电视上说教的话,估计会让米粒坚人反感。
一东一西,来回飞也是个累人的活。
不过,回到洛杉矶之后,托马斯倒是告诉了李谦一个好消息。
“随着关于对媒体、娱乐工业的的抨击,已经成了如今的重要话题,有一部分评委觉得,《楚门的世界》更值得一个最佳外语片小金人,并且愿意投票。”
“那真是太好了,公关就麻烦你们了。”李谦笑道。
其实主要的目的,不是多少票房,现在票房已经九千万美元了,马上破亿,估计最多两天。
票房没有再保持单日破亿,毕竟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作为一个华国电影,票房限制太大了。
但是,破掉《卧虎藏龙》的华语电影北美票房纪录,还是稳的。
一亿多美元票房,并不是主要目标,还是以奥斯卡为主,主要的公关目标,也是奥斯卡。
娱乐性强的电影,那就要有能盖过这个缺点的话题,抨击发展到巅峰的媒体和娱乐工业带给人们的影响,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别看奥斯卡评委也是媒体的一员,但是自己批评自己所在的行业,才会显得更加高尚。拔高自己。
毕竟是学院派为主,大多都是老一辈的电影人,老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固执。
不像金球奖,金球奖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里,不到一百名记者选出来的奖项,实质是个媒体奖或者说是比较懂影视的观众奖。
不过,最起码现在的大热门不光只有奥迪利电影《爱》这一部了,《楚门的世界》也成了最佳外语片的大热门。
……
之后的几天里华纳的宣传和公关也没有停过,继洛杉矶、纽约两地的游行之后,隔两天就有一个不小的城市出现过小规模的游行。
电视台、媒体,都在批判如今媒体对民众无形的操控,抨击娱乐行业对观众的引导性,让观众没有了自我分辨的能力。
这些记者、报纸、主持人、影评人,全都出来各种批评自己从事的行业。
说实话,这段时间下来,李谦最大的感受就是,米粒坚这边的媒体人,比国内要专业多了。
毕竟米粒坚的娱乐媒体行业发展的早,而且很少胡说八道,哪怕是在胡说八道,也说的特别真实。
这就叫专业,各种引经据典信手拈来。
有影评人就拿阿尔帕西诺曾经主演的一部电影《西蒙妮》来举例子,讲的是电影导演因为女主角突然离开,陷入了大麻烦,最后用电脑制作出来了一个三维虚拟人物,来代替女主角出演电影。
用电脑制造出来,各方面都趋于完美,男女老幼通杀的女主角一夜之间成为了大众偶像,有无数的崇拜者。
人们忽略了电影的艺术,去追求一个不存在的完美的“女人”。
电影里有一个剧情,奥斯卡奖提名的新闻盖过了中栋战争和学校爆炸案的新闻。
那位影评人就以此为基础,表示在这个社会里,这样的现象却完完全全为人们所接受,将娱乐看的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从事媒体的媒体人在批判媒体对民众的控制和引导,而民众看完《楚门的世界》本身就在思考,再被媒体人这么一通轰炸,就被说服了,觉得自己就在沦为媒体权利的奴隶。
米粒坚人不断地抗议,抨击媒体和电视台。
同时《楚门的世界》也在继续它的影响力,米粒坚的心理诊所突然生意好了很多,不少人一度怀疑自己就是楚门,被别人圈养起来的玩物,怀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心理医生表示越来越多人受到影响,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病人。
而心里学家对此进行了分析,分析出了一种心的心理疾病,命名为“楚门后遗症”。
一天天过去,《楚门的世界》造成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票房也顺利突破一亿美元。
2月20号,奥斯卡评奖投票也结束,一切盖棺定论。
24号傍晚,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也将在杜比剧院举行。
杜比剧院也就是之前的柯达剧院,一直以来都是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举办地点,去年柯达破产,无力支付20年8000万美元的冠名费,就改成杜比剧院了。
等了这么久,终于到了揭晓结果的时候了,李谦也带着邓朝他们盛装出席了奥斯卡颁奖典礼。
走过红毯之后,李谦看到了带领《少年派》剧组的李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