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6ch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兇靈祕聞錄 txt-第五百三十五章:參將印鑒賞-jn6w6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马蹄的每一次踩踏都会导致姚付江心脏一颤,响动越近,跳动越快。
终于,声音彻底清晰之际,透过草丛,可已远远看到山路前方有一群黑影逐渐映入眼帘,而随着距离逐渐接近,那群黑影的样貌亦越发清晰。
一分钟后,当黑影途经小路时,距离贴近时,道路一侧,一直在躲藏偷看的姚付江一双眼睛竟刹那间瞪成了圆形,嘴巴也不自觉张的老大老大,满脸惊之色溢于言表,整个人凝固当场,完全处于一种毫不掩饰的震惊状态。
那是因为……
就见视线最前方,途径此处的那群黑影赫然是一队军人!
非是现代的军人,而是古代军人,统统为古代军士装扮。
眼中所见,目光所及,山路中为一队兵士将官途径此地,正排着一字队列缓慢前行,定睛细看,首先发现队伍最前方为一匹高头大马,马上坐着名武将模样之人,此人体格雄壮,膀大腰圆,身上套着件文山铁甲,头戴凤翅盔,腰间挂着把斩马大刀,武将面容苍劲,满鳃虬髯,看年纪应该在40岁左右,胯下为一匹黑色战马,而早前马蹄声则正是来自源战马走动,除此以外,骑马武将身后还跟随着几十名士兵,士兵并列两排,清一色鸳鸯战袄,手此长矛无声前行,纷纷跟于武将之后,只不过……
只不过无论是前方武将还是身后士兵,他们的膝盖以下全是透明的,也就是说除了那匹黑色战马外整队古代军人竟全为漂浮移动!
心脏剧烈狂跳,思绪跌宕起伏。
待看清这一幕后,路旁草丛,姚付江除被吓的冷汗直冒外,脑海更是不由自主冒出个词汇,一个仅存在于民间传说中的虚构词汇:
阴兵!
………
阴兵,顾名思义,单从字面上即可大体理解其中含义,阴兵,指阴间之兵士,指亡魂之军队,多数世人对阴兵最为普遍的理解亦是由螝魂组成的军队,在民间传说中,阴兵这种灵异现象乃一种不祥之兆,据传每当某地即将发生大灾难时,受灾地区便往往会有阴兵成群结队途径道路的现象发生,俗称阴兵借道。
当然,哪怕传言在邪乎以上这些也仅仅只是民间传说而已,至于姚付江为何会对前方那些阴兵所穿铠甲或装扮有较高认知?那是因为姚付江好歹是名大学生,虽非历史系,可仍然对古代历史有所涉猎,不错,正因具备一定历史功底,加之影视剧影响,果然,看清那队阴兵的那一刻,平头青年就以在惊愕间本能猜测出对方身份,从路中那些阴兵阴将装扮上瞬间判断出属于哪朝哪代,很明显,通过武将与身后士兵着装来看,在结合个人对历史了解,毫无疑问,前方行军的那队阴兵乃明朝军队。
竟然是一队明军!
话归正题,待百分百确认对方为阴兵后,姚付江可谓怕极,整个人心惊胆颤,趴于草丛里一动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刻意压到最低,生怕弄出一丝动静从而引起对方注意,尤其当阴兵途径其所躲位置时,青年更是直接屏主呼吸。
恐惧,害怕,不安,种种颤栗情绪如泰山压顶般覆盖着他,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吓得他屁滚尿流魂飞魄散。
毕竟这些阴兵可是连孤魂螝魅都害怕逃散的存在,他一个人类说不怕是假的,不怕那可就太阳打西边出来。
除此以外……
不知怎么的,姚付江自认进诅咒空间也算有段时间了,要说见过的螝亦不在少数,那些螝有强有弱有凶有狠,无一不让人心惊胆寒避之不及,可,可唯独眼前这队阴兵给他的感觉比较特殊,恐惧是肯定的,但却属于从未有过的另类恐怖感,这是往常螝物无法相提并论的,幸亏自己是名大学生所掌握的形容词较多,对于阴兵倒也能稍加形容,那就是,如果说以往灵异任务里各类螝物给人带来的感觉多为单纯恐怖,那么,眼前这队阴兵给他带来的则是畏惧,发自内心的畏惧!
得哒,得哒,得哒。
胡思乱想间,心惊胆颤间,军队渐行渐远,马蹄声逐渐变小。
数分钟后,最终,阴兵身影隐没于道路远方,彻底消失不见,也是直到此时姚付江才如释重负般大松一口气,喘息之余,他还发现自己整个后背尽数冰凉,尽数被冷汗浸湿。
归功于早前两块面包,加之趴俯草丛休息许久,待阴兵离开后,草丛中,姚付江感觉体力稍稍恢复些许,虽说奔跑是绝对办不到了,然起身行走倒无多大问题,所以很自然的,确认阴兵彻底消失,深知此地不宜久留的他又怎么可能继续发呆?咬了咬牙,起身离地重回路中,继而像初时那样观察四周,前后左右无一不看,四面八方无一不察,宛如惊弓之鸟。
谨慎,谨慎到极点。
由不得他不谨慎,由不得他不胆寒,虽说阴兵路过机缘巧合下等同变相救了自己,吓跑女螝从而让自己死里逃生,但这又能怎么样?这不代表什么?更不代表自己彻底安全,毕竟谁都不敢肯定阴兵离开后那些螝东西会不会再次回返,尤其是那只曾数次袭杀自己白脸女螝,每每回忆起女螝那不杀自己誓不罢休的阴狠算计,姚付江都是一阵后怕,既如此,那么此刻他最需要做的就是立即赶路,立即逃窜,争取抢在白脸女螝回返前尽可能远离这片区域。
哒,哒哒哒。
所以很自然的,刚一重返回路面,观察片刻,姚付江便毫不犹豫拔腿就跑,用慢到等同走路的跑动姿势摇摇晃晃踱步前进,踉踉跄跄咬牙奔走,然,许是过于慌张又或是身体太虚,没跑几步,平头青年竟一个不稳径直扑倒地面。
噗通。
“呜……”
痛呼与脑海某个疑惑同时冒出。
痛呼呻吟无需多言,疑惑则来源于青年知道自身摔倒的真正原因。
是的,刚刚之所以摔倒并非身体虚弱脱力导致,而是外物所致,严格来讲可以理解为……两秒前,也就是失衡摔倒的那一刻,他,感觉脚底一滑。
很明显,慌乱中他不小心踩到地面某样东西,最后失衡滑倒。
说是如此,现实亦是如此,呲牙咧嘴从地面爬起,视野立即回转看向身后,果然,猜测正确,回转身体定睛细看,就见地面当真多了样东西,只是……
那东西姚付江却既眼熟又陌生,造型比较奇特。
视线之中,就见那东西体积不算大,一只手即可握住,唯独造型令人不解,那是一枚正方形金属块,通体发黄之余最上方还镶嵌着一个圆柱形捏把,物件整体有点类似印章,话虽如此,然与现代印章所不同的是这玩意乃金属制造,且印章周遭还雕刻着一些较为简单的装饰花纹。
咦?
打量片刻,姚付江不由大为好奇,受好奇驱使,下一刻,青年弯腰伸手将其拿于手中仔细观察起来,别看这印章不大,不料拿在手中才发现此物颇具分量,看来应该为一枚黄铜所造印章,唯一不知道的是此物来源于何处。
(印章?谁的印章?对了,但凡印章下面应该都刻有文字才对!)
思绪随疑惑展开,狐疑随惊愕蔓延,脑中灵光一闪,就在手持印章的姚付江打算转过印章翻看底座之际,一件事发生了。
一件完完全全超出青年预料的突发变故就此发生。
脑海凭空冒出声音,当场涌现出一段毫无感情的冰冷声音:
道具名称:参将印(特殊型道具)。
道具种类:可持续使用型道具。
道具介绍:世间有英灵,浩然正气存,为国而死虽死犹荣,此乃大明丰都参将刘振龙生前信物,代表身份的个人印章,刘振龙殉国时此印沾有其大量鲜血,印章内蕴含浩然正气,对螝物有较强影响。
道具功效:持有此物者可一分钟内消除并免疫除物理攻击外的所有灵异攻击,但如螝物实力过强,其一分钟保护时间将会有所衰减,具体衰减时间受螝物强弱而定。
提示:此道具为现实世界所获得特殊型道具,乃大明丰都参将贴身印章,此道具无法兑换,道具柜内并无此物品。
备注:此道具不可轻易取出,使用时只需将其暴漏于外界即可产生效果,一场灵异任务中仅限使用一次,重复使用将会无效化。
………
当这段由信息完完整整回荡于脑袋的那一刻,待那段冰冷声音最终消失后,饶是一切重归如常,但,姚付江还是维持着凝固,保持着呆滞,整个人就这样如一尊塑像般盯着铜印呆若木鸡。
脑海雷鸣闪电,胸中跌宕起伏。
直到周遭刮过冷风,猛然打了哆嗦,平头青年才堪堪回过神来,再看铜印底座,果然发现下方印刻着‘丰都参将刘振龙’几个古撰体文字,惊的青年瞠目结舌,不错,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枚毫不起眼的小印章竟会是灵异道具,还是那极为少见的特殊型道具,更是一种能对抗螝物的攻击型道具!这,这还能些说什么呢?想必除了能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来解释外或许就再也没有其他说法了。
(参将印,丰都参将刘振龙,莫非……)
下意识回头,回头看了眼道路尽头那早已消失良久的阴兵队伍,旋即再次回头紧盯印章。
沉默良久,盯着手里印章足足愣了一分钟,姚付江这才猛然清醒,猛然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本欲拔腿狂奔,然奇怪的是,没跑几步,青年停下了,他没有急着赶路,而是转身跪地朝那队阴兵消失方磕了个头,做完这一切,将印章小心收于衣兜,旋即踉踉跄跄转身奔跑,朝那无论如何都要抵达的地点目标仓惶前行。
………
山体庞大,道路崎岖,加之孤魂野螝游荡各处,最终,早前的担忧还是发生了。
随着时间流逝,天空逐渐变黑,由最初的昏暗模糊彻底转变为漆黑无光。
时间现已经来到傍晚17点53分,这一时间段哪怕往日还不算天黑,可在此阴云密布天气下还是提前引来黑夜,提前唤醒夜晚。
天空彻底变黑,周遭彻底无光,因乌云仍未散尽之故,残月在云中若隐若现,感觉非常朦胧。
月黑风高,阴气阵阵,阴山陷入死寂,在那呼啸不休的透骨山风中保持着沉默。
哒,哒,哒。
小心走动间,避过一块道路岩石,又抬头看了眼那已经彻底漆黑的天空,这一刻,陈逍遥心中隐隐有些慌乱,虽说他早已做好摸黑前行的打算,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不管怎么说还是无可避免紧张起来,心中亦不免有些发毛,毕竟这里是阴山,是一座存在着数万冤魂的幽冥螝山!就算他乃茅山道士也并不代表自己能在山中横行无忌,就如同半小时前所突然遭遇的大批螝群那样,面对那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螝群浪潮,要不是紧要关头他将身上最后7张道符全部洒出,别说侥幸逃走了,想必此刻的他早已经挺尸荒野毙命多时。
面对漆黑夜色,听着山风呼啸,陈逍遥如此,尾随其后的某眼镜男子亦同样如此。
扫了眼前方正小心行走的青年道士,转移视野,望向身后,再次收回目光,直到确认周围暂无危险,赵平那七上八下的心才稍稍放下些许,原无他,同陈逍遥一样,恰恰来源于半小时那番生死经历。
不错,早前遭遇的那群孤魂数量实在太多,乃至今为止所遇螝群中数量最多的一次,具体数量虽无法统计,然那四面八方同时飘来的孤魂浪潮还是把二人吓的头皮发炸汗毛倒竖,当时的他无疑自认为大难临头,幸亏陈逍遥干脆果断将最后7张道符全部祭出,继而利用道符叠加力量从螝群中强行打出一道缺口,否则……虽不见得一定会死,可那时的他也着实动了使用个人道具的念头。
阴山,不能再待了,这里太过凶险,甚至比置身灵异任务还要危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