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2m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起點-第433章 顧言的奇妙旅程閲讀-swkof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顾言的手明明是被她掌握着的,但方欣雨也没有制止他,推开他,反而熟练了一点。
她觉得难道老娘也是期待很久了?
想想确实,老娘还没尝过这滋味呢?
方欣雨在心里闪过这一个念头,但终于开始体会到这种亲密和甜蜜了,像是心都要化,享受得爆炸。
顾言觉得自己真的是馋了很久了。
但他知道,一个人饿很久之后,要先慢慢吃,一点一点地来。
于是他又吧唧着嘴松开了,方欣雨才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样子让他喜爱得不得了。
没事,来日方……
顾言笑眯眯地看着她,反正故事很长,一次讲个三五分钟的,渐渐深入,渐渐深入。
房间里空调吹着凉风,舒适得很。
顾言很放松地靠在了沙发背上,一把搂住了方欣雨。
方欣雨被两嘴很轻易地拖进了恋爱中的情绪里,藏了28年的少女人格瞬间爆发,乖乖地靠在他旁边。
“反正你说过,咱们谁也别嫌弃谁,身上都出汗了。”顾言先说了这一句,方欣雨却只被他又勾起以前的回忆,像自己看过的小说人物一样脑子里过电影起来,都忘了要听顾言经历的事。
但顾言却摸着她的头发,让她靠在肩膀上抬头看向了自己。
顾言又心动了,这角度,这神态……
他轻轻低头先啄了一口就离开,看着她说道:“其实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20多年的时间。”
方欣雨眼睛都睁大了,吃惊地问:“那你一点都没变老啊!”
顾言神秘地笑了笑:“听我慢慢讲。”
方欣雨坐正了,把手搁在他腿上由他握着,然后期待地看着他。
顾言却先说道:“没骗你。你看你只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我经过了22年多。我想了你这么长时间,也遇见了很多人。你看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说的就是我!感动不?奖励一个?”
方欣雨怔怔地看着他,真的吗?
但……她很不乐意地说道:“好好的一句话,被你说得变了味!”
顾言呵呵地笑了笑。
方欣雨看着他,这家伙也许真的没骗自己,这不是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吗?还在后山造了个大洞,拿出了很多好像很厉害、自己一点都搞不动的东西。
于是她想到,这个家伙真的其实已经想了自己20多年没变心吗?
方欣雨一时之间情绪翻涌,主动凑了上去。
两个人都享受着这种亲密关系的升温。
顾言心里乐开了花,还真是讲一会来一下循序渐进。他满足地说道:“不止如此。你知道我去哪了吗?另一个世界!”
方欣雨再次睁大了眼睛,事情越来越不可理解了。
顾言自己也很感慨地说道:“我去了那边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变成了猫是一件很偶然很偶然的事情,我说话能被余秋听懂也是很偶然很偶然的事情,而且在他嘴里,都是可以被科学解释的事情。”
“他?”方欣雨疑惑地问,“谁啊?”
顾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像是说起一个老熟人:“在那个世界,一个很好的朋友。应该说,亦师亦友,跟他一起这么多年,学到了很多东西。”
“……男的吧?”方欣雨觉得他不像是在说女人。
顾言抬手就在她额头点了一下:“话题被你带偏了!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也是一个跟我有些相似点的人。在那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分享彼此最大的秘密。他也有很离奇的经历,我们一起讨论,一起研究,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搞明白他的经历是怎么回事,我的经历是怎么回事。”
“……我听得迷迷糊糊的。”方欣雨确实很迷糊,什么最大的秘密?什么他的经历你的经历?
“总之呢!”顾言的手随意地一挥,“就是说在真正的高维宇宙里,存在着很多平行的三维宇宙,每一个就是我们所知道的这个宇宙。这方面,他也还没完全搞清楚。按他研究出来的理论,你就理解成为我的灵魂,在原来的平行宇宙中死了之后,很偶然地经过高维空间,来到了这个世界,然后和一只猫的身体融合了。你别听得玄玄乎乎的,按他的说法,应该叫生命能量波,说灵魂是便于理解。”
方欣雨确实听得玄玄乎乎的,这宇宙那宇宙,还生命能量波。
顾言继续说道:“后来猫的身体开始衰老之后,我的灵魂就无法和猫的身体继续融合下去了。按常理来说,就会再次进入高维空间迅速消散掉。应该是何诗快生孩子那一天吧,但是非常凑巧,他刚好用某种很高科技的装置,扫描到了我的生命能量波,然后接引到了他的那个世界。对了,何诗生孩子顺利吗?男孩还是女孩?”
方欣雨奇异地问道:“你不是知道吗?女孩啊,用的你起的名字。”
顾言也迷糊了:“我怎么会知道?我是睡觉的时候被他接引过去的。”
“不是啊!你睡醒之后,余秋就听不懂你说话了,当时我们还聊了很多。后来过了两天,你就彻底忘掉了我们所有人。再到今年元旦那一天,你又好像能想起一点了,但是每天就又忘掉。到了你跟余秋遇见的那一天,猫就突然……现在按照你以前的安排,埋在老树下面。”
顾言很诧异地听她说着,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我被接引过去的,居然不是完整的生命能量波吗?而且你说的后来的事,我都不知道,这边居然有了一段独立记忆。还是说,是老头子和余夏他们残余……”
方欣雨懵了:“你说的什么啊?”
顾言笑了笑,说了一句:“没事,看来后面还闹了点幺蛾子,回头问问余秋。可惜现在没法跟他联系了,不然倒是可以把这种现象跟他描述一下。”
“你说了半天,他到底是谁啊?”
“哦,另一个世界的家伙,叫顾松。”顾言笑着说道,“按顾松研究出来的理论的解释,余秋之所以能听懂我说话,是因为当初他哥余夏救下他死了之后,生命能量波跌落维度之后的低微碎片刚好跟我融合了,所以我说话就能和余秋的生命能量波产生一种共振,他就听得懂。”
“……”方欣雨懵逼得不行。
“我其实也没有真正弄懂这些。”顾言非常理解她的心情,笑呵呵地说,“总而言之他的解释是这样。他……在那个世界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是个很牛逼的科学家,也是那个世界权力最大的几个人之一。我们认识之后,他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这个课题,也花了很多的钱和资源,最终实验成功,用我们难以想象的生命技术为我塑造了这具身体,让我不用呆在一个设备里。”
“设备?”方欣雨听得心里一痛,“你过去那边之后……”
顾言释然地笑了笑,看着她的表情摸了摸她的脸说:“我那时候只是生命能量波的状态,只有在特殊的设备里,才能隔绝高维空间规律对我的摧毁。听起来是有点吓人,但其实呆在里面也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比如说学习。”
方欣雨仍然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情况,像是灵魂被关在一个小盒子里吗?她抓紧了顾言的手问:“这段时间有多长?”
“差不多快7年吧……”顾言想起来,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顾松这家伙一开始还吹牛逼,说对他来说小case,分分钟的事情!”
方欣雨很心疼地看着顾言,他在一个设备里,呆了7年时间……
顾言无奈地摇了摇头:“反正在里面呆着也是呆着,那就学习呗。说起来也逗,你说我在修炼,有点像啊。”
说到这里,他嘚瑟地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现在,肯定是这个世界顶尖的科学家,让那帮诺贝尔大佬都得喊老师的存在!”
方欣雨怔怔地看着他。
真的吗?
她以前想过,自己的男人是一个盖世英雄,原来真这么厉害?
顾言嘚瑟地挑了挑眉,似乎那么多年难以言说的经历都已经成为有趣的往事,继续说道:“总之后来算是有了人的身体了,我告诉你,这具身体可了不得……额,你这是什么眼神……”
只见方欣雨古怪地看着他。
顾言正色道:“不是你想的机器人!那是远超我们现在时代的生命科技,这身体跟我原来的长相一样,也是实打实的心肝脾肺肾五脏俱全!你屁股上有个胎记,通过你生命能量波里的基因高维印记复原出来的身体也一样,同样屁股上有个胎记!”
方欣雨不乐意了:“你干嘛老拿我屁股说事!”
“谁让你提我掉马桶这茬的?”顾言乐了一下。
根据生命能量波里形成的基因高维印记重塑身体,如果完全不加干涉确实会在外观上一模一样。但这种技术都存在了,身体塑造过程中用难以想象的手段微调一下、加强一下,那当然也是可以的。
顾言继续说道:“总之,虽然我的灵魂在那边呆了这么就,但这身体……怎么说呢,应该只有十五年的历史,妥妥的鲜肉哦!”
看着他的坏笑,方欣雨脸有点红地啐道:“别打岔,继续说!”
顾言收起了笑容,看着方欣雨很认真地说:“但是,有了身体之后,我还得能回来。我们又用了八年的时间继续研究平行宇宙的奥秘,然后用了六年的时间做了很多实验,最后只能冒险一试。”
方欣雨听得心绪澎湃,难以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科技的发展竟然已经到了那种程度,开始研究平行宇宙的奥秘了。
顾言想到临行前的那一刻,也有些后怕:“知道吗?想要精确地到达另一个平行世界,太难了。哪怕以他现在掌握的知识水平,也远远做不到这一点。六年的实验都没有收到探测器的回音,不知道是迷失在了茫茫高维空间里,还是被摧毁成了高维粒子。”
“好在他手上还掌握着科技水平远在他之上的一艘宇宙飞船,直径几百公里的宇宙飞船!我一定要回来,我们商量过之后,他决定尊重我的选择。以前的试验都是他自己做的探测器,想要提高成功率,只有用那艘宇宙飞船上的装置,按照他还没有掌握透的技术照着说明书操作,博那一线希望。到了那边的2046年了,他要出发去很远的地方,我就正式准备回来。”
“好在这边,因为我回了一趟陈家湾,那棵和我原来世界一样的老树,加上我、余夏的生命能量波,形成了很强的信标,让顾松可以用飞船上的设备定位到这个世界。尽管如此,也根本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样的旅程。我们确实从时间维度上设置了一个尽可能接近我离开时候的时间,但真的不知道那套理论到底正不正确。也许我过来的时候,到了遍地是恐龙的时候也不一定。”
顾言轻轻地摸着她听呆了的脸,轻柔地说道:“宇宙间的距离以光年来计算,平行世界间的距离和规律都无法用光年来定义。我们曾经相隔这么遥远,但是经过了25年,我还是想回来找你,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你是个傻妞,我怕你一直等我等到老。”
方欣雨忘情地听着他的声音,声音里是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
流落异界他乡的一个孤单灵魂,想尽了办法,越过了重重星海回来了,因为自己在这里。
这样的情话,也许这个宇宙,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会听到。
她不知道为什么顾言在那边过了20多年,这边却只过了几个月。
她也不明白平行宇宙之间的距离和规律要怎么定义。
她不敢想象所谓的迷失在高维空间或者被摧毁成高维粒子是一种什么样的危险。
但她相信面前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她明白了顾言的眼里,为什么情意可以那样深邃。
原来不止自己的心被他带走了,他的心也留在了这里。
方欣雨眼里滴着泪,激动地抱住了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