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30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喬匕霖-第二百二十四章 田芝芝背後的人推薦-qgpyh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田芝芝结婚之后第二天,就开始敲锣密鼓的开始谷脑起来了自己的店铺。
她给自己在商场也占了一点地方,开了一家服装店,名字就叫做芝芝服装店,这地方原本就是那个张若问给她弄出来的地方,让她做做点小生意。
她店里面卖的服装商品和徐莹卖的也是大同小异。
徐莹有卖西装,田芝芝的也有卖,最新一款时下流行的,田芝芝都有卖,只是在品牌和做工上有差异。
要是能细心观察的话,还能发现田芝芝做起来地那些服装,说不上做工好,料好,就是看着衣服好看还便宜。
这个时候的老百姓啊,都喜欢便宜的东西买,做工好坏料子高低也得买了回去才能有体会。
这样一来,田芝芝是明显占据优势的,她那边天天都有顾客上门来,徐莹这边确实没有人来。
再这样下去,徐莹的宝格丽就要干不下去了。
尤七说起这个事情也十分生气:“这女人太不要脸了,明明和你都是出声同一个地方的,嘴里还说什么姐妹,干的那都是什么人事啊,她店里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以次充好的便宜货,也还好意思挂着卖!”
“呵呵,她就是为了挤兑我们下去呢。”徐莹微微一笑。
“可是那些客人,说好的不是要用料实在,做工细就行了吗,怎么还不是要去买便宜货,这一分钱一分货,哪里能跟以前比,以前那是有国家盯着,没人敢偷工减料啊!”
豪門錯嫁:撲倒冷酷首席 靈櫻風若語
SCP战姬 召弓
尤其忿忿不平地开口道。
“这个也正常,我们买东西都是会货比三家的。”徐莹不以为然:“改革开放了两年,这两年的日子也比过去好了不少,我相信,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商品,最终还是会吸引他们回来的,坚持坚持,”
打价格战,就要做好打扩日持久的准备,时间长了,肯定会有反弹的。
尤七却是不信:“还要坚持,要我看,没几天,我就得收拾收拾准备换一家干活了,你自己有什么打算啊。”
邊緣生機 天池月城
“没有啊。”
徐莹摇摇头:“照常工作,该干嘛就干嘛。”
徐莹这边以不变应万变,果然没几天,田芝芝那边也就刚热闹了没多久,生意很快就 冷清了下来,反倒徐莹这边开始活了起来。
就在以为田芝芝要干不下去了的时候,她忽然抛出了新活动,清仓甩卖。
田芝芝这边打压徐莹特别高兴,可是她男人就不乐意了,这一阵子本来风声就紧,也不敢往那边跑了,只能停下来那些赚钱快的生意,转而做起赔钱的生意去了。
田芝芝恨极了徐莹,她男人应该跟她统一战线,一起对付徐莹,可却是没想到把一直捧在手心上疼爱的田芝芝给批评了一顿。
张若问对一点钱都赚不到还往里面搭钱十分不乐意。
安缘 玲珑秀
两人吵了一架,也不了了之。
——
徐莹和顾知来休整了几天以后,才开始着手把那些田芝芝找上来的麻烦一一解决。
对付田芝芝这种人,也不用讲什么原则了,他们做法也很简单。
既然他们都是半路发家,张若问是地痞出身,田芝芝文化程度也就到小学也不算高,那他们赚钱那肯定是有几分猫腻的,肯定有几个地方是被忽略掉的。
俗话说蛇打七寸,徐莹就去举报了一下田芝芝和张若问的账单税务问题。
现在国家抓什么都严格,凡是有个举报啊,都肯定是要走程序的,不管结果怎么样,他们还是会查的,更何况,徐莹还在沈曦的帮忙下,居然掏出来一点证据。
这下他们不死也得被扒下一层皮不可。
不过这一查却是不知道他们除了偷猎,居然还干了霸占一座山的事情。
那一座山被张若问霸占之前,是一家村子靠着吃饭的地方,往来运货啊,土地啊都是当地村民用来耕种的,一年就能出产不少粮食,足够养活附近一带人了。
然而在被张若问霸占之后,连种地都不被允许了。
而且也说好的有个补偿,结果被张若问一律翻脸不认账,都不肯给钱,没钱没粮的,那日子怎么过啊。
天王殿 小浣熊熊
当然,徐莹也没好起,顺手一个顺水推舟,帮着告了。
可是没想到,张若问和田芝芝脸皮还挺厚的,被人告了,还继续装死,雷打不动的占着地方不动,就是不乐意给钱。
不肯给钱,哪有让他攒钱的道理啊。
那些村民本来个个性格都挺淳朴的,一听说要钱不成,个个都气急了,还真连夜挖了一个坑,只留下单人可以过得去的小道小桥,看他们怎么进去出来?
当然啊,这点怎么够啊,社会舆论得上来了。
国家指名道姓了,也很重视了,那张若问就算不想给钱,也得给钱!
张若问当然舍不得那些钱啊,干脆就当起了死猪,反正不怕开水烫,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还能谁怕谁啊?
绝对时速 入秋
被针对怕了,田芝芝这几天一直在等着张若问出门的时机,自己也赶紧出门找人去。
恰好今天是可以跟他见面谈话的日子。
来到一家新开的小饭店,田芝芝赶紧轻车熟路的走进一间包厢里,推开门一看,看见里面一个年轻男人正在不紧不慢吃着菜,连忙走了过去:“您可要帮帮我啊!”
畫眉小院
“最近我被一个 讨厌的人给针对了,而且都是跟钱过不去的,我干不下去我的服装店,我男人也被举报了,已经好几天没钱赚了,你说怎么办?”
田芝芝赶紧把这几天的问题都给年轻男人说了。
那个年轻男人想了一下,咧开嘴笑道:“这不是很简单吗,给钱不就行了吗?”
“给钱?凭什么啊,那可是我们自己赚的!”田芝芝瞪大了眼睛问道。
“说你头发长见识短,还真是,”年轻男人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你们要是 不拿钱摆平,你们就会 一起二进宫坐大牢了,第二次再进去,后果和判决有多严重,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吧。”
这个男人笑起来特别阳光,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小伙子,然而他提出地建议,却是和他阳光的外表大径相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