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pu3人氣連載小說 非洲酋長 txt-第三百九十二章 合作推薦-mx4k4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东盛系以东盛地产、和熙产业投资基金以及上市公司东盛集团三大实体为主构成,三大实体实际又分粮油、地产、建材、海外及产业投资基金五大事业部(群);而丁家则主要通过控股母公司东盛控股从资本层面掌控这一切。
因为东盛高层在不同公司之间都有兼职,下午同时召开东盛地产与东盛集团的董事会,实际上除了尚文东、程翔以及刚辞职的陈蓉等少数几名外部董事股东外,主要列席的还是东盛的高级管理层人员。
下午三点钟过后,曹沫、丁肇强、钱文瀚才在天悦投资谈妥合作框架,之后丁肇强才让郭广信、许欣电话联系高层到东盛大厦召开会议。
他们先赶过来,但很多高层都还在外围的工作或忙于其他事务,还没有来得及都赶回到东盛大厦来。
另外,老爷子丁学盛也表示要赶过来参加会议。
见离人到齐还有一段时间,曹沫也不想跟一群老家伙坐在那里虚伪的说客套话,就拉着宋雨晴、陈锋回到海外部探亲。
“嗬,我的工位还保留着啊,你有没有每天安排人打扫啊,把对我的敬意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啊?”曹沫坐回到他的工位上,开玩笑的问沈济。
“……”沈济笑道,“再说就摆香炉!”
“曹沫,宋经理,”之前海外部的前台周琴,现在已经在海外部当上行政副经理,还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其他人看到曹沫、宋雨晴都是小心翼翼的过来寒暄、打招呼,她刚出去办完事回到海外部,就直接跑过来挽住宋雨晴的胳膊,问道,“今天东盛的股价,最后是不是你们拉涨停的?有这么大的内幕消息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啊,你们知道好多人都懊悔呢,都说要是提前知道消息,将房子抵押出去买上一票,可以少工作好几年呢!”
“你看我们像是这么嚣张的人吗?”曹沫笑着问。
“怎么不像?我要是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钱,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怎么都不会锦衣夜行啊,”周琴说道,“对了,你们这次回来,会真的跟集团合作吧?”
这么长时间过去,东盛其他部门的普通员工或者还不清楚天悦的情况以及曹沫跟天悦投资的关系,但海外部内部员工跟西非分公司有着密切的交流跟互动,大多数人对科奈罗水泥、伊波古矿业跟曹沫的关系,多多少少有一些知情。
总之,东盛大厦内部的八卦程度,曹沫是早就有所领教了。
今天上午东盛股价被巨量的抛单死死的压在跌停板上,不仅东盛高层的心情仿佛被屎糊住一般,普通员工也忧心忡忡。
现在经济形势不好,有很多小公司支撑不住倒闭,他们想要再找一份薪水还算体面的工作可不容易。
东盛集团的股票质押平仓线,是要对外作彼露的,特别是各大财经论坛将东盛的债务状况都揭露出来,即便是普通员工也都清楚东盛面临怎么的危机,还有有几个人有心思工作?
而在下午开盘后,东盛股价几乎在瞬间从跌停拉到涨停时,更像是一锅沸油浇入平静的湖面,东盛大厦内部更是激动不已、议论纷纷,都纷纷私下里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曹沫、钱文瀚陪同丁肇强走进东盛大厦,海外部这边的人当然是第一时间猜到真相;周琴的这个话题,是所有人都关心的,大家都竖起耳朵听过来。
“我告诉你内幕消息,你要是买进东盛的股票,亏了会不会恨我啊?”曹沫笑着问。
“你告诉我,我也不敢买股票啊——咱海外部去年有好几个自称股神的,每天群里都是各种内幕消息,所说的股票都恨不能第二天就翻倍,但今年好像连内裤都亏掉了,群里都好几个月没人聊股票了,我敢去碰玩艺?”王文说道。
“……”曹沫哈哈一笑,说道,“能不能合作,要看接下来会议讨论的情况,毕竟还差一道正式程序没走,但你想买东盛的股票也没有机会。要是能初步谈成功,东盛明天会直接停盘;谈不成,东盛的股价还得是从哪里爬起来继续趴哪里去……”
“老董事长过来了!”许欣还想着郭建离开时的情形,情绪不是很好,但不能丢下手里的工作,这时候走过来通知曹沫他们丁学盛已经直接到总部楼层了。
“王文、李齐虑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们的人?”曹沫问沈济。
“他们下午应该是去青山厂区了,你想他们也列席会议?”沈济问道。
“打电话问一下,他们要是在附近,就列席一下,要是不在就算了……”
李齐虑这段时间回到国内述职。
而王文最终跟冯睿走到一起,东盛虽然不反对男女员工内部分化,但王文也被调回到国内工作,不允许两人都在一个小部门内。
双方合作,东盛在意曹沫联合钱文瀚能提供多少资金支持,而曹沫所关注的一个重点,就是双方在西非的投资项目、资源要如何更好的进行整合、拓展。
这点在天悦总部就谈出一个大的框架出来,就是将天悦投资所持的科奈罗食品股份,吸并到上市公司之中,但后续还需要李齐虑、王建中、赵新宇等人参与进来,进一步讨论具体的整合方案。
…………
…………
没有等李齐虑、王文他们过来,曹沫先与沈济到总部楼层去见丁学盛;这时候陈蓉也已经赶了过来,东盛高层也都陆续到齐。
下午所磋谈的框架协议都已经打印出来,放到会议桌上。
一群人边看协议边跟老董事长丁学盛聊天;曹沫走进来,眼神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董成鹏的身影,看来韩少荣、董成鹏还是颇有自知之明,这时候已经想明白岔子出在什么地方,没有让董成鹏过来表演一番。
当然,曹沫多多少少有种感觉没有完全到位的失落。
对上市公司东盛集团,丁家通过东盛控股持有40%的股份,尚文东、程翔、陈蓉以及其他高层持股达到20%;而对丁家通过东盛控股,与尚文东、程翔、陈蓉及其他高层对东盛地产的持股超过90%。
所以今天到场的人,可以做出对东盛地产、东盛集团乃对和熙产业投资基金的任何最终决定。
不过,东盛地产一年多来都在谋求大的融资,也在为上市作准备,资产审计工作做得很好;七十四亿的净资产,最终折价仅作六十亿的估值,即便是在东盛债务危机最严峻的时刻,在很多人看来还是颇为不可思议的。
人都有不贱卖资产的传统保守思维,但丁学盛到场,丁肇强又坚持如此,尚文东、程翔都没有表示反对意见,其他仅仅持少量股份的高层,也就不可能有人站出来质疑什么。
当然,合作框架协议里,也留出东盛高层以同样价码进行注资增持的空间。
总之能融得更多的资金,对彻底缓解东盛当前正面临的严峻债务危机都是有利的。
曹沫与钱文瀚也承诺,协议签署之后,天悦与新鸿将第一时间拿出二十亿的融资款注入东盛地产,先解决东盛地产月底将集中面临的短期债务到期问题,后续的融资将根据东江证券的出资规模做调整。
东江证券产业投资基金能参不参与以及拿出多少资金来,不仅葛军,哪怕是东江证券的董事长祁伟军都没有决策权,决策权在投委员,决策过程也比较复杂。
而为了彻底松懈掉韩少荣的戒心,对东盛地产的第一批出资,曹沫由天悦投资直接拿出十五亿出来,初步换得东盛地产18.75%的股份;而新鸿投资先拿出五亿资金,初步换得东盛地产6.25%的股份。
在形势如此严峻的当下,曹沫承诺的出资全部一步到位,也是他站出来先承担最大的风险与责任。
虽说丁肇强性格里多多少少有些刚愎自用,但他作为企业家还是相当合格的,要不是东盛经营及资产结构极为稳定、优质,除了过于激进的拓展造成债务危机,内部并没有大的问题,钱文瀚也不可能这么干脆利落的陪着曹沫跳进来。
至于董成鹏的背弃以及尚文东、程翔的摇摆不定,这在现代企业里都不算是什么根本问题。
难不成还真指望下级对上级有忠贞不渝的效忠,能做到完全无视自身的利益?
曹沫、钱文瀚都无意干涉东盛内部的管理,除了陈蓉撤回之前的辞职申请,恢复职务外,上市公司东盛集团管理层最大的变动,就是沈济顶替董成鹏出任新的董事,同时担任高级副总裁、海外投资事业部总裁。
陈蓉同时还代表她个人及天悦投资出任东盛地产董事及高级副总裁;新鸿投资也仅会在注资完成后向东盛地产派出一名董事人选,不会再安排人直接进入东盛地产的管理层。
这样基本上还是维持东盛集团、东盛地产原有以丁肇强为核心的管理层稳定;后续管理层是否要进一步的调整,要如何调整,也还是以丁肇强的意见为主。
东江证券后续要不要派出董监事,要不要对两家公司的财务进行监管,则要等到东江证券正式做出投资东盛集团及东盛地产决定之后再根据形势进行调整。
这些事情谈妥,会议就在一片轻松的氛围中谈妥,各样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下来。
东盛集团、东盛地产先分别做董事及管理层调整的决定。
到场股东及董事人员在会议决议上签过字后,新的董事会继而再做出东盛地产接受天悦投资、新鸿投资第一次注资二十亿及战略框架合作的决议,做出接受天悦投资、新鸿投资总计增持两亿人民币上市公司股票、推动向天悦投资定向增发新股,吸并科奈罗食品控股权,对双方油棕、可可种植园及压榨厂等资合进行整合的决定。
最后,丁肇强、曹沫、钱文瀚三人在两种协议签下字。
签过约后,东盛总部这边先举行一个小型的庆祝酒会,还要对外披露这一消息。此举一方面除了是应对监管的需求,及早振奋人心,将东盛集团的股价第一时间稳定下来,也希望能打开金融机构对东盛地产的借赁限制。
虽说东盛地产的估值在很多人看来是偏低了,但签过字后木成沉舟,大家都是一身的轻松。
丁肇强拉曹沫、钱文瀚、葛军坐到角落里休息,问道:“总裁办刚邀请到新海晚报、新民晨报以及东方财经网、新浪网等媒体的记者,举办一个小型发布会对外正式宣布我们三家合作的好消息,我们一起露个脸?,东方财经网的记者,在发布会后还想做一个专访,你跟钱总,怎么说?”
“你跟钱总都不是喜欢露镜的人,我也嫌麻烦,这种苦差事就都丢给沈济呗!”曹沫看到许欣拿出化妆盒跟几名记者在对面的过道里商议什么,似乎上镜接受采访还要先化妆,他哪里会接下这样的苦差事?
曹沫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很是在意的跟丁肇强说道:“我们还是使劲想等会儿在哪里在吃庆功宴比较要紧。”
“……这个你们放心,肯定会安排好。”丁肇强无奈的笑笑,表示尊重曹沫的意见,给郭广信做了个手势,要他安排其他人应付发布会跟专访。
有时候也真是奇怪,换作以往只会觉得曹沫说这样的话会太轻浮,但这时候却觉得他性子率直,没有那么多的敷衍客套,丁肇强心里想,这大概是不得不接受曹沫已经跟他并驾齐驱、并且在如此严峻的时刻毫不犹豫伸出援手这一事实所导致的心态改变吧?
是啊,即便他之前作最乐观的想象,也没有指望今天就将协议签好。
他还以为曹沫、钱文瀚哪怕是表现出最大的诚意,也会借细节洽谈的合理要求拖上三五天,以便给他们施加无形的压力。
曹沫招手喊沈济过来,低声告诉他:“等会儿发布会你负责上去露脸,也是你接受专访,我们三家的合作条款,你说得详细一些,尽可能让一切看上去是经过很详细、充分的筹备——我相信你的演技……”
“……”见丁肇强诧异的看过来,曹沫摊手说道,“我也没有让沈济公开撒谎啊,这一个月我确实花了不少时间去琢磨具体的合作条款,也跟老钱商议过两次,但老钱不以为丁总会这么快就决定跟我们合作而已……”
“我是没有料到韩少荣会这么轻易就上你的当。”钱文瀚说道。
“韩少荣什么时候会下手,是由新易华吸纳泰华股票的进度决定的,我可没有能力决定他们什么时候下手、什么时候不下手。”曹沫笑道。
丁肇强心里一动,讶然问道:“是不是韩少荣收买郭建暗通消息,你们早就知道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实际上你们并没有放弃对泰华的野心?”
“也谈不上什么野心啊,总不能任他们将科奈罗滨海新城变成一堆无人收拾烂摊子吧?”
三方都已经达成这么密切的合作,这些关键信息自然没有必要再瞒着丁肇强,曹沫低声说道,
“韩少荣为了对泰华下手,早就暗中跟弗尔科夫投资以及奥本海默家族谈妥合作协议,而弗尔科夫投资及奥本海默家族背后的支撑力量实际上是发迹于德古拉摩、主要在西非从事外汇结算交易的大西洋银行以及出身英国福斯特家族的斯特金.福斯特。斯特金.福斯特的目标是拿下新泰华炼油厂,然后与大西洋联合石油贸易公司及科奈罗湖港整合,发展成西非重要的石油贸易、炼化基地。我找到斯特金.福斯特,就问了他一句话:是跟韩少荣合作,更有利他达成这一目标,还是跟我合作更有利他们达成这一目标?就这样,斯特金.福斯特毫不犹豫就将韩少荣的内裤都卖给我了……”
“……”丁肇强嘴巴张了张,内心震惊,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曹沫昨天回国,而韩少荣昨天着手对泰华、东盛发动攻击,他以为这两件事纯粹是巧合,或者说韩少荣以为曹沫会出手干涉,被迫提前出手。
是他完全想错了。
事实上韩少荣的一切动静都在曹沫的严密监视之下,而曹沫就在等韩少荣对泰华、东盛发动攻势,然后等着他丁家“入彀”!
曹沫这才选择此时回国。
这一刻,他也陡然想明白一件事。
并非纯粹是东盛需要曹沫单方面的资金援助,曹沫能这么干脆的伸出援手,除了他所以为的让利外,曹沫实际在某种程度上,同样需要东盛帮助他来完成一个庞大而野心勃勃的产业布局。
丁肇强之前没有意识到这点,是他没有看到曹沫对泰华的真正野心在哪里。
他现在明白了,看上去主营业务杂乱的泰华集团,旗下有着最令曹沫心动的资产,那是刚刚起步的科奈罗滨海新城。
科奈罗滨海新城在别人眼里是鸡肋、是累赘、是泥塘,但要是能跟科奈罗湖产业园、科奈罗能源,以及与伊波古矿业、科奈罗水泥在隆塔投资建设的工厂、矿场,以及东盛在隆塔投资建设的种植园、压榨厂以及铝型材精加工基地组合在一起,将在西非明珠德古拉摩之畔,构建成一座庞大而根基深厚的产业帝国。
科奈罗滨海新城在曹沫手里将有完成建设的可能,不再是大而不当的妄想。
从这个角度,曹沫绝对不会容忍东盛落入华茂之手,而非单纯的私人恩怨。
斯特金.马斯特就是看到这点,才会如此轻率的抛弃掉韩少荣,毫无留念的转头跟曹沫合作。
而在他们刚刚签署的框架协议里,看上去曹沫要将科奈罗食品并入东盛集团,但实际上等到曹沫将泰华集团的控股权拿到手,他的真正意图应该是将东盛在卡奈姆的油棕种植基地、压榨厂以及科奈罗食品在西非的可可种植基地,都装入泰华集团之中。
这才能将他在西非的产业帝国雏形先勾勒出来。
当然,东盛也未必需要从这些产业里完全撤出,可以共同参与持股,只要控制权落入曹沫手中的泰华集团为主就可以了。
甚至对种植园、压榨厂等产业的持股,谁主谁次都不是重要的,只要能通力合作,共同去推动在科奈罗湖畔建设、发展这么一座产业帝国、共同去推动这一过程的实现就可以了。
在曹沫的布局里,东盛集团是不可或缺的助力、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曹沫甚至还有可能借助东盛集团的一部分力量、资源,去争取泰华集团的控股权。
震惊是想到曹沫的野心之大、谋局之深,百味陈杂则是想到他竟然是在曹沫主动揭穿这一切之后才想透这些。
他自以为此时将曹沫放在平等的地位上审视之,已经够重视他了,他突然间发现对眼前这个青年还是了解太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