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34a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八十七章 顧忌與交易讀書-iwyfu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寒仙宗内,白苏不明白乌尧为什么要调查玉昊的一切,其实之前对于玉昊,寒仙宗始终关注,也调查过,但这次不同,乌尧要知道玉昊所有的细节,哪怕吃饭的方式都要知道。
作为当今树之星空最庞大的势力,寒仙宗一旦要做什么,效率是非常快的,白苏在最短的时间里收到关于玉昊有关的一切信息,包括玉昊在忆贤书院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得到了。
云通石忽然震动,白苏看去,小倩?
“我说过不要随便联系”,白苏沉声开口,小倩是他最重要的棋子,也是唯一的棋子。
小倩道,“我想起件事,很重要”。
“说”。
小倩道,“之前接近玉昊,无意中发现他有一柄刀,刀的形状说奇怪也奇怪,说不奇怪,也不奇怪,当时觉得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看过,刚刚打扫庭院,忽然想起来了,那柄刀我曾在书上看到过”。
“什么刀?”,白苏不解。
小倩描绘了一下。
白苏起初也有些茫然,但小倩说了两个字-辰祖,白苏突然想起来,那是辰祖佩刀。
“你确定是那个样式?”,白苏大惊。
小倩道,“确定,那是我第一次拜访玉昊,无意间看到了那柄刀,他急忙收起,不过我还是记住了,但始终没想起来在哪见过,总感觉眼熟,这些天一直在回想,好不容易想起来”。
白苏脸色低沉,辰祖佩刀,玉昊竟然有辰祖佩刀,这是怎么回事?他与辰祖有关?不可能,辰祖死在了废弃之地,唯一的解释就是玉昊,是夏家人,尽管夏家避讳辰祖这个人,但对于辰祖的经历,他们研究的最多,不管是战技功法还是秘术,包括佩刀。
夏家不断有人模仿辰祖佩刀样式,这在神武天不是秘密,也没有被禁止。
玉昊有辰祖佩刀的样式,最接近真相的解释就是,他属于神武天。
“这件事谁都不要告诉”,白苏警告了小倩一番,然后将此事告知乌尧,同时还有他的猜测。
乌尧脸色比白苏还阴沉,尤其恰好他看到一群神武天弟子走过,其中一人就佩戴辰祖刀的样式,回望山谷,恨不得宰了玉昊,他想通了,这一切都是神武天的阴谋。
玉昊,是神武天放出来的钩子,对付他寒仙宗的钩子。
从一开始此人就是神武天的人,他根本不是玉昊,而是神武天某一个绝顶精英冒充,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夏神飞九分身之一,冒充玉昊,明面上与神武天为敌,实则引诱寒仙宗出面拉拢,同时神武天让夏邢分身失踪,还抓走王正与龙柯,嫁祸给他们寒仙宗,导致寒仙宗被三家针对。
证据就是对王正出手时,是那个叫夏原的人拿出的拖鞋,而龙柯也被那个夏原打晕。
从一开始他们的方向就被带偏了,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夏原是别人假冒,实际上可能是真的,尽管不知道神武天用了什么办法控制龙柯,但王正失踪与夏家脱不了关系,而夏邢失踪更可以牵扯到这个玉昊身上。
对了,望屿上,宗主白腾失踪,这个玉昊也在。
一切都对上了,神武天有人假冒玉昊,找个理由让夏邢分身失踪,同时在望屿对白腾出手,另一边又控制龙柯对王正出手,对了,玉昊是古言天师弟子的身份从一开始也是从神武天传出的。
而联合王家与白龙族攻讦寒仙宗的,也是神武天。
这一切都是神武天的阴谋,是神武天做下的,怪不得神武天不让玉川被其他人接触,根本原因就是怕玉川说出真相,别人看不出玉昊是假的,玉川怎么可能看不出。
乌尧起身,脸色变幻,看着手中白苏发来的关于玉昊的一切,怪不得那么巧,怎么可能凭空出现一个绝顶天骄,这个玉昊很有可能就是夏神飞,夏家的九分身莫测难寻,每个分身做了什么谁都不知道,玉昊肯定是夏神飞的分身。
如果不是穆尚从古言天师那知道真相,如果不是白苏在白龙族也有人,他们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
神武天,真够狠的。
山谷外,乌尧望向谷内,而山谷内,陆隐同时望向谷外。
他就是要让乌尧猜测他是神武天的人,这样,在神武天地域他就不敢乱来,不会拆穿他,至于以后怎么样无所谓了,玉昊这个身份不可能再冒充,即便穆尚不找古言天师,还会有其他人找古言天师确认,四方天平不可能放任他,神武天一行,就是玉昊这个身份的结束。
如果在此之前没能救走星盟,那也没办法,他已经尽力,只能想其他办法。
实在不行,就倾尽第五大陆与第六大陆之力,与树之星空来一次摊牌,四方天平掌控星盟与红花园,还有部分陆家遗臣,他手里同样掌控树之星空远征军。
山谷外,乌尧很想当面拆穿玉昊是假的,但想了想还是按奈住了,这里是神武天,一旦拆穿,他不知道神武天会做什么。
从神武天到寒仙宗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神武天既然已经算计寒仙宗,就不会这么罢休,他们或许已经有把握,这让乌尧忌惮。
同时,他也想看看这个玉昊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他到底要做什么。
乌尧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一样,平静坐在山谷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陆隐松口气,也幸亏是乌尧,如果换个冲动点的半祖,直接就能对他出手。
两天后,神武天给了忆贤书院学生历练,这是在食神要求下进行的,否则神武天直接想用资源诱惑,比王家,白龙族还省事。
陆隐本想一起去,但夏邢找来了,带来了他梦寐以求的资源。
“怎么才这么点?”,陆隐不满。
夏邢无奈,“这是我能拿出的最多的数量了”。
夏邢给陆隐带来了三百亿立方星能晶髓,他没有撒谎,这是他能拿出的最多的了,不仅得自神武天,连他自己的收藏都全拿出来了。
三百亿立方星能晶髓并不少,相反,已经很多了,但跟少祖星上的资源比自然少的可怜。
陆隐现在随便都要耗费百亿,千亿晶髓,对这三百亿自然看不上。
然而如果不是夏邢拔动了残刀,他连百亿晶髓都拿不出,族长这个身份只是管理,不代表真的是夏家的主人。
至于白腾这种傀儡宗主更是可怜,连数亿晶髓都未必能拿出,比龙柯他们差的远。
“算了,有总比没有强”,陆隐不爽,不情不愿的收起晶髓。
夏邢期盼,“我的血液?”。
陆隐随手甩给他一小瓶血液,“你的了”。
夏邢握住小瓶子,忍不住,“怎么这么少?”。
陆隐看着他,“你以为辰祖血液是什么?当初给你融合只是为了让你摆脱主体的影响,能跟我合作,现在想交易辰祖血液,三百亿能得到这些已经不错了,想办法找来更多资源,我会跟你更多”。
夏邢皱眉,“可这也太少了”。
陆隐道,“这就是交易,或者你拿三百亿去给别人,看谁能给你辰祖血液,谁能给你拔出残刀的机会?”。
夏邢深呼吸口气,压下不甘,无奈道,“我在神武天爬的越高就越能帮你,这不也是你想要的吗?”。
陆隐点头,“所以我才愿意交易,但不代表白给你,行了,你可以走了”,说完,又道,“提醒一句,辰祖血液最好等多了再用,否则浪费就再也得不到了”。
他给的根本不是辰祖血液,只能这么提醒夏邢,否则夏邢吸收就露馅了。
他还指望通过夏邢得到更多资源。
夏邢盯着陆隐,“你既然说是交易,我有个消息,应该能换来一些血液”。
陆隐目光一闪,“说说看”。
夏邢太有利用价值了,陆隐即便在他体内打下死神印法,也不可能靠生死控制他,何况他的身份夏邢也知道,算是互相遏制。
唯有等玉昊这个身份没用了,他才真的可以凭借死神印法控制夏邢。
夏邢也知道这点,才提出交易。
“这个消息事关陆家遗臣,你先把辰祖血液拿出,我要看量来衡量说不说”,夏邢道,他豁出去了,为了辰祖血液,拼死也要威胁陆隐。
只要让他拔出残刀,无论什么罪都可以赦免,他不信神机老祖没办法解除体内禁制,只要让他拔出残刀,此子死定了。
陆隐盯着夏邢,看了一会,取出一瓶血液,比给他的那瓶大多了,“满意了?”。
夏邢道,“我也是融合主体后才知道这个消息,这些年,四方天平陆续抓了不少效忠陆家的人,因为魁罗出现,他们猜测你也来了这片星空,所以决定血洗陆家遗臣引你出来,大概有数十人,要让陆家的血洒满星空,说是赎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