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tz9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網遊之金剛不壞笔趣-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坑爹的系統設定-nobrw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三山印】(法宝)
品阶:三阶灵品
法术攻击+70%
天塌地陷:使用法力催动法宝,幻化成山峰攻击对手,造成压制特效和伤害效果。
【峨眉山】:幻化道教名山,对道家弟子压制效果加成50%。消耗法力20%,回气时间15秒。
【须弥山】:幻化佛教名山,对释家弟子压制效果加成50%。消耗法力20%,回气时间15秒。
【泰山】:幻化五岳之尊,对儒释道三家弟子压制效果加成100%。消耗法力50%,回气时间60秒。
状态:被炼化
绑定:昆吾
物品介绍:昆仑上仙采集三山之气五方之石炼制镇压三教气运的灵宝,威力无穷尽。
“三阶灵宝!”
看到三山印的属性,王远心中一阵激动。
不愧是绝活哥,手里果然有好东西,这板砖一样的玩意,竟然还是灵宝。
介绍里镇压气运威力无穷什么的描述,王远倒没看在眼里,毕竟一阶下品飞剑的介绍都是什么无坚不摧,这些描述水分含量很大。
可是这三山印的属性却是想当牛逼。
压制这个特效相当稀有,一般只有属性远超对手,才可以出现压制,一旦压制便是完全控制。
这三山印却是自带压制特效。
即便是在属性不如对手的情况下也能造成压制。
压制效果,也会根据幻化山峰的不同而提升。
仙灵界内修士,无外乎儒释道三家,尤其道释两家,占了仙灵界修士的80%。
须弥峨眉两座山峰50%的压制提升,足以针对八成玩家对手。
至于最后一个五岳之尊的泰山,更是代表了天地间的王权,具有压制一切的可怕属性。
这玩意配合上【释迦掷象功】,岂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可惜了,这玩意已经炼化认主……王远拿在手里也用不上。
毕竟认主这种东西是具有系统强制绑定效果的,除非被认主的目标神形俱灭,这玩意就不会解除。
若是NPC或者BOSS掉落的法宝,玩家自是能够重新炼化绑定。
但玩家个个不死不灭,死了还能复活……不存在神形俱灭的说法,所以想要强制把玩家得认主法宝炼化,几乎是不可能。
不过王远也不是没办法,石公可是连百魔道人,幽泉老祖的神魂都能炼化的存在,昆吾才多大点修为……把他的法宝祭炼掉,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就算不能炼化掉,这玩意在自己手里,总比在别人手里强,况且那人还是自己的对手。
思及此处,王远随手将三山印给收了起来。
而此时天阴盟玩家见王远杀人夺宝一气呵成,熟练度之高犹如探囊取物,登时吓得脸都白了。
王远杀人手段再残忍,抹脖子,掏心,撕人再怎么血腥,那都只是感官刺激,死亡惩罚不会因为你死的惨而加重。
大家可能会因为这家伙下手歹毒,心有余悸……但绝对不会因此而退缩。
可像现在这样,直接抢人装备法宝,那就完全是另一个概念了。
游戏里什么最重要?当然是法宝装备!
死上几次也不过是掉个境界修为啥的,现在大家修为都不是很高,这种损失也承受的起,修炼几天就回来了。
但是装备法宝这种东西一旦被抢走,那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昆吾的三山印是三阶灵宝,说是当前阶段的最强神器也不为过,而且具有炼化既绑定的特性……这种状态下还能被人强行夺走,这得是何其恐怖?
一时间所有人都心神恍惚,不敢往前半步,生怕王远兴起,把自己的法宝装备全给抢走。
“快跑!”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天阴盟众人闻声二话不说转头便四下飞散……
王远是个拎得清的人,当前是活动期间,还是刷积分比较重要,杀人报仇这种事,什么时候都可以,天阴盟这群家伙常驻竞技场,找他们最容易了。
看着跑路的天阴盟诸人,王远并没有去追,而是拉开了团队频道问道:“你们在哪呢?老仙快来接我……”
然而王远消息发出去好大一会儿,都不见回应。
“????”
“????”
王远一串疑惑的表情刷过去纳闷道:“你们难道都死了?”
在仙灵界,跨区域不能聊天,之前王远在北庭故地做任务,乌合之众一伙人就联系不上他,说什么不在服务区。
此时没人回答八成是死回去了。
“草,还是没顶住!!”
就在王远疑惑的时候,频道里亮起了马里奥的回复。
接着杯莫停也道:“好气啊,竟然被团灭了!”
“都怪老仙!”很快众人纷纷指责道:“你的传送门是怎么开的!怎么开到妖族窝点里来了!”
“关我屁事!”
丁老仙郁闷道:“当时情况这么紧急,我也是随便开的,谁知道这么巧。”
……
“终究还是被团灭了啊……”
听众人这么一说,王远也算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刚才丁老仙开门跑路,竟把门开到了妖族窝点里……大家防备不及,被妖族怪物一哄而上给宰了,这就是命啊。
“咦,不对啊!”
这时,王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们在哪?”
按理说,跨区域之间是不能使用频道或者私聊的,此时乌合之众一伙人被团灭,应该被传送回中原才是……为何还能聊天?
“我们?”
看到王远的问题,大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茫然:“我们也不知道是在哪,这里是一座冰城……”
“北庭故地!!靠!”王远惊讶道:“你们死了竟然跑北庭故地复活去了。”
“北庭故地?”
听王远这么一说,乌合之众众人连忙四下张望一番……
只见复活点周围来来回回全是妖族……复活点里堵着一群人类修士……妈的,这里果然是北庭故地。
此时大家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玩家死亡后不会回中原复活,而是被围困在妖族大本营的复活点内。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狗屁设定。
复活点内是安全区,玩家是受不到伤害的,可是玩家被堵在这里,肯定也出不去。
北庭故地现在已经是妖族老巢,复活点外一群妖族正盯着里面的人流口水,只要谁敢出去,就得再死回来……
“冤家路窄啊,你们不是跑了吗?”
就在这时,飞云踏雪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飞云踏雪回头望去,只见天阴盟一群人正满脸幽怨的看着自己,说话的正是一马平川。
这家伙显然来了好大一会了,被困在这里出不去,脸上写满了怨气。
“哎呀!是你们啊!”马里奥这家伙素来嘴贱,他乡遇故知,在这里看到一马平川忍不住嘲讽道:“以我对老牛的理解,你们来了好大一会了吧!”
“……”
一马平川等人沉默不语。
“不用急,你们的兄弟很快就都回来了!”春光灿烂也不忘在一旁补刀。
“……”
一马平川众人不想说话。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一群人围攻一个却被杀的七零八落,这事换谁脸上都没面子,况且一马平川众人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此时更加丢脸,最气人的事,他们还没办法反驳。
被人揭开伤疤戳伤口,天阴盟一伙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哪?”飞云踏雪问道。
一马平川狂躁道:“操你大爷!我要不是不认路,会天天泡竞技场?”
“原来是个三等残废!”春光灿烂再次无情嘲笑。
“你大爷!!”一马平川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演练拿春光灿烂人头一百遍。
“等我们出去的!”一旁的大日如来道:“看你们还往哪里跑!”
“哦?”马里奥挑了挑眉毛道:“都特么被打进复活点了,还敢装逼?”
天阴盟所有人:“……”
“昆吾,你怎么不说话?”一马平川转过头,一脸得意的问缩在墙角的昆吾道:“那牛大春挨了我一刀,不是残血了吗?你们没有把他杀掉吗?”
挨了一刀,残血……两个词一马平川咬的极重。
那意思明显是在跟乌合之众一伙人炫耀:“你们别得意,老子一刀下去就能捅的牛大春残血,三刀下去定将其斩于马下。”
“这……我……”
昆吾缩在墙角,欲哭无泪,脸上的表情极其难看。
“怎么了?掉装备了嘛?”
看到昆吾这个表情,复活点内天阴盟众人都觉得十分奇怪。
“我……我……”
昆吾带着哭腔道:“差不多吧……不是掉,是被抢了……”
“抢?抢了什么?”这个“抢”字,让众人毛骨悚然。
“三山印……”昆吾眼泪都下来了。
“我特么……”
听到昆吾这话,方才还得意洋洋的一马平川,此时也面如土色。
那可是绑定的认主法宝,竟然也能被“抢”走……这玩意想想就头皮发麻好吧。
“哈哈哈!”
一旁的乌合之众众人听说昆吾法宝被王远强行“抢”去,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愧是大家印象中的妖僧,做出这种事来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把人家认主的法宝都给抢走,也只有王远能干出这事了。
“兄弟你放心!等咱们出去,就找牛大春把法宝抢回来!”一马平川拍着昆吾的肩膀安慰。
到底是老大,这时候还是很有担当的。
“这个……不用了吧……我怕……”昆吾作为当事人,此时已经被王远给震慑住了,听说一马平川出去以后还要继续招惹王远,昆吾心惊胆战。
一来怕大家因为自己的事丢了性命,二来怕再被王远抢一次……法宝不多了,真的不多了。
“怕什么怕!”三阳开泰道:“不就是一个牛大春嘛,有什么可怕的,无外乎就是防御高点,攻击高点,速度快点……他还有什么优点嘛?”
“额……”
三阳开泰此言一出,所有人俱是一头冷汗,这家伙还真是会说话,一番话下来,大家心里更虚了。
大日如来弱弱的说道:“照你这么说,牛大春还有什么弱点吗?”
“弱点?”众人无语。
一马平川道:“不会法术算不算……”
“对啊,他不会法术!”大家找到了王远的弱点后,极其兴奋,仿佛出去以后就能以这个缺点为突破口搞死王远一般。
春光灿烂闻言忍不住撇嘴道:“啧啧啧,你们竟然被一个不会法术的人打的这么惨……”
“哗啦……”
春光灿烂的话,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了天阴盟众人头上,一马平川等人心脏好像被人连捅七把刀,瞬间沉默……
乌合之众一伙人见这群家伙如此吃瘪的表情,心里那叫一个爽。
安全区不能互殴,能在嘴上占便宜把对手击败也是相当痛快的。
……
“老仙,能开门嘛?”
北庭故地复活点里气氛融洽,王远还在想方设法把乌合之众一伙人救出来。
“不能!”
丁老仙道:“这里是绝对安全区,不能使用法术。”
“大挪移符呢?”王远又问。
“不能用!”飞云踏雪停了片刻回复道:“说是特殊场景,不能使用传送道具。”
“合着你们就被堵在里面出不来了呗。”王远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条子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要是玩家能把北庭故地攻破,我们肯定就出来了。”
“猴年马月的事了,指望他们还不如我去救你们呢。”王远回道。
马里奥笑道:“你一个人连城都进不来吧。”
北庭故地如今被妖族占据,个个出入口都有妖族BOSS,玩家除非集合起来强攻,不然根本进不去。
“那可说不准。”王远摸了摸下巴道:“我可能还真有办法进去,你们等着。”
“???”
看到王远的消息,大家满头问号。
显然这姑娘才是最了解王远的那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