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2w0優秀都市异能 三國之西涼鄙夫 線上看-第二零零章、德之賊也推薦-3pjat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战后处置,往往比战时更繁琐。
白马羌的四千户编籍,是武都太守忙活的事。
而东狼谷群盗家属的两千余户,全部贬为军奴后,则是华雄的处置范围。
他想了想,就将之迁徙到羌道安置屯田。
那边也是杜痞子的护羌营驻扎地,以及王灵组建义从的地方。本是羌道和临洮的分界处,河谷密布,土壤肥沃。只不过是以前常被白马羌骚扰,才一直荒无人烟。
如今白马羌有一部分被迁入武都,其他人也眼巴巴的等着下一次合作,好重归故地,自然也不会生事端的心思。
恩,是行军屯。
不仅所出产全部归军方所有,还以军法约束。
逃一人,斩全户;逃一户,斩一亭。
以此类推。
屯田期满十年后,方可罪赎为民,授屯田之地的田亩,再度编入武都户籍。
而残余的群盗,扣去伤残不能再从军的后,还有七百余人。
华雄将他们整编为“乞活营”,全扔给了护羌营当前驱。
乞活,顾名思义,就是在战场上搏出一条活路。
随军而征,斩首一级,赦免旧罪。调入护羌营充任兵卒,并可积累功勋升迁授军职。后续斩获,则是可以功恩荫家人赎身。
斩获一级,赎一人,童叟无欺。
好吧,听起来,有点类似于秦朝的制度。
这是戏忠提出的建议。
要给这些群盗留个盼头,免得他们被压迫久了,会聚众反抗。
华雄想了想,也觉得挺有道理的,就依言而行了。
然后扭头对赵昂吩咐,“伟章,你的本部兵马敢死营留下,筑京观!日后就在此地,落营操练吧。”
呲……….
华雄的话语刚落,在场的无论赵昂姜叙,还是戏忠,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要筑京观啊!
京者,高丘也;观者,阙型也。
古之杀贼,战捷陈尸,必筑京观,以为藏尸之地也。
说白了,就是收集所有死去的贼寇尸体,用土垒起来成为一个高大的丘坟!
当年讨伐黄巾时,皇甫嵩与巨鹿太守郭典攻克下曲阳,就俘杀十余万人,将尸骨筑成了京观。
既是炫耀讨贼武功,也是威慑后来者。
华雄的心思不用说,肯定是后者。
威慑贼寇,以及武都境内没有被编入户籍的氐人部落。
只是如此一来,华雄以后会被一些人暗地里抵制。
无他,东狼谷群盗能在郡内横行那么久,说没有和当地豪强大户以及一些小吏有利益纠葛,鬼都不信!
对此,众人都隐晦的劝了一嘴。
“事急从权。”
华雄摇了摇头,还是坚持了己见,“南部山区的贼寇,比东狼谷群盗更棘手。就先在此树立威名,敲山震虎吧。”
额…….
众人默然。
他们都知道了华雄的意图。
南部山区占了小半个武都郡,却一直游离于官府之外,其中就是多方势力纵容的结果。比如世家豪强们在那边隐匿户口放牧牛羊;官吏与贼寇勾搭成奸,在那边道路设置关卡收过路费等等。当然还有一些羌、氐小群落栖息其中。
堪称龙鱼混杂。
这种地方,是不适合暴力铲除的。
一方面是触动太多人的利益,让武都郡内暗流涌动;另一方面,则是华雄不想让白马羌占据整个山区,以后坐大了留下后患。
肃清贼寇让境内安宁嘛,拆了东墙补西墙算什么事!
最好的做法,就是威逼他们自动前来找华雄洽谈,各自退一步,商议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结果。
带着这样的想法,将战后之事分配完了以后,华雄便往下辩县而去。
想找太守刘躬聊聊,关于在永和五年(140年)前废掉的县:平乐道,能否上表朝廷再度设置。
【注:平乐道是西汉在西北设置的“十三氐道”之一,位于西汉水的南岸(上禄县正下方),是武都郡唯一在南部山区的行政县。】
却不想,一脸憔悴的太守刘躬,看到他归来,不等他说话,就直接扔出来了一句:“狩元,你要让白马羌去剿灭南部山区贼寇之事,暂且缓缓!”
嗯?
华雄扬了扬眉毛,有些疑惑。
“唉,贪多嚼不烂。”
太守刘躬见状,深深叹息了声,便挥手让官署内的小吏下去,“狩元,如今一下子就有四千户白马羌迁徙入境,老夫安置也需要时间。这些化外之民,本来就不习礼仪,若是安置有不妥当之处,怕是会闹出事端来。”
“太守所言极是。”
先颔首恭敬出声,华雄又加了一句,“不过太守也无需担忧,我再去会见那些白马羌首领,让他们约束好自个族人。”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太守刘躬抚须而笑,“你这几月就不要动刀兵了,让郡兵配合将这些白马羌全部编籍落户之事,等老夫上表朝廷后,再做其他打算。”
上表朝廷?
刚好!
华雄先应下会让郡兵配合后,就将想请朝廷复置平乐道之议提了。
但是呢,太守刘躬一听,脸上就露出为难之色来。
也让等候答复的华雄看得真切。
心想,难道是太守担心,如今朝廷多事之秋,不会答应大费钱粮复置平乐道?又或者是,担心朝廷答应了,会让武都郡自己筹备钱粮修筑城池?
微微思虑后,便开口询问,“太守,是否在担忧朝廷不允?”
“不是这个。”
太守刘躬摆了摆手,执着华雄的手,语重心长的叮嘱,“狩元啊,你锐意进取是好事,但也要先将根基打稳了,再去走下一步。比如,将化外之民编籍入户是好事,但引发混乱,就成了坏事了。”
叮嘱完,看到华雄依然是不解的微微凝眉,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唉,狩元,你回来之前,郡里就有不少大族前来拜会过老夫了。”
原来如此!
顿时,华雄恍然大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