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r31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白首妖師 愛下-第二百二十八章 海底可撈針-k0jzy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任何人行凶为恶,都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神目公子笑着回答,道:“来的路上,我也已经稍作了解,这鬼官为祸多年,作案无数,只是因他手脚干净,功法奇异,又行事无章,这才难以清查,不过这么多年来,作恶无数,留下线索也无数,期间便是些细微线索,汇总起来,也该不少,陆霄得天之赐,倒有些小手段,若可以看到与这鬼官相关的一应卷宗,废些心神好生梳理,或许能发现些线索!”
方寸听着,不置可否,笑道:“此前郡府大火,卷宗可被烧掉了不少!”
听得此言,坐在了一边不出声的白家公子等人,脸色便顿时显得有些难看。
此前火烧卷宗,只为掩人耳目,但却也没想到,如今却对查出鬼官,凭添了些障碍。
“确实烧掉了一部分,但还有不少留存!”
而神目公子陆霄则也轻声回答道:“想这些,也会够了,另外,大火烧去的,也多是此前的旧案,而如今鬼官接连三次出手,留下的卷宗却是完整的,细细参研,也许能够找到些重要的线索,所以陆霄的想法简单,想查这鬼官,或许便要从这三案开始查起……”
“哦?”
周围众修各自有着主意,似乎都在盘算着可能出现的后果。
“所以,晚辈斗胆……”
神目公子这时候已然起身,向着四方一揖,道:“原请诸位前辈相信陆霄一回,全力助我,将所有鬼官之案的相关卷宗,尽数调来于我,陆霄耳目还算机灵,或可发现些蛛丝马迹!”
周围诸人皆微微一怔,各有所思,没有急着表达态度。
“好!”
但也就在此时,殿外有人大喝,众修看时,便见得门外腾云蒸腾,在灵雾宗弟子们的引领之下,清江郡府薛掌令以及众文书皆杀气腾腾的涌进了殿来,来不及客套什么,便已森然厉喝道:“鬼官闹事,不知轻重,如今我清江郡的丑闻,早已上达神宫,怕是想过什么好日子都过不了啦,范老先生不在清江,但也有言过来,此一番,尽全力缉拿凶徒鬼官!”
“谁能拿下鬼官,便有重赐重赏!”
“谁愿拿下鬼官,都可以得到我郡府全力配合!”
殿内众修皆吃了一惊,齐齐起身相迎,都看得出来,这位薛掌令与一众神将,皆是风尘仆仆,一身烟尘,心里更是满满焦躁,看样子,也实在是被那鬼官闹事逼得要疯了……
“谢掌令大人……”
神目公子闻言,已是轻轻揖礼,温言道谢。
而在另一边,那位白家公子转头看向了方寸这边,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也大声答应了下来,这时候谁也不知道这位神目公子能查到什么,不过这鬼官最近做的三案之中,第一案与七族有关,第二案与方二公子有关,三案之中,竟是七族吃亏最大,被杀的人最多。
可若是如此,七族倒是越干净了,等于线索中断,最不好查。
倒是方二公子……
……
……
“且不说那神目公子究竟有何惊人的本领,事实上,若是清江郡的六大宗门,七族,乃至郡府,齐心协力想要办成一件事的话,那力量,也是超乎寻常的恐怖,堪称无所不能!”
“任由咱们布置再巧妙,计策再狡诈,藏得再深,也无所遁形!”
“就像阳光之下的阴影,一目了然……”
与神目公子相见回来之后,林机宜等人也早就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无论是红桃娘子,还是鬼书生等人,神色皆有些凝重,他们当初安排人假冒鬼官,斩杀了七族的“鬼官”,遮掩功夫,还是使得极好的,起码比七族要好,可若是整个清江郡都要盯着这件事,怎么藏?
“真的藏不住?”
方寸笑着抬头,看了林机宜一眼。
林机宜脸色绷紧,认真考虑了一会,还是道:“藏不住!”
方寸接过了小狐狸递过来的茶,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眼中有些赞许之意。对这小家伙踢了那条大狗一脚的行为,他有些赞赏,可又不能鼓励小孩子打架,便不好直言称赞。
而对林机宜等人提出来的问题,他道:“那能不能处理?”
林机宜微一迟疑,躬身道:“那方法可就多了……”
……
……
整个下午,鹤真章都有意无意的溜达在方寸身边。
方寸参经悟法时,他在一边小声的教着小狐狸练字,方寸喝茶时,他把最好的第三泡给喝了,方寸起身在殿边溜达时,他也有意无意的凑了过来,装作满怀感慨的样子望着远山,最后却是梦晴儿先忍不住了,雷厉风行的走了过来,一把推开了鹤真章,道:“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方寸看出了他们两个皆是有话想说,诧异的问了一句。
“现在那九仙宗的神目公子已经搭起一方神台来了,说是要使什么神法呢……”
鹤真章小声的说了一句。
方寸诧异道:“那又如何?”
鹤真章一下子憋屈的厉害,讪讪的不知该怎么说。
梦晴儿恨得牙痒,直接向方寸道:“方二公子,直说了吧,刚才我已经借着拜访知雪姐姐的名义,去九仙宗那边看了,也帮你试探了口风,那位神目公子,据说天生便有神技,可以看破虚侫,窥见真实,既然他来查这鬼官的事情,你们……你这回可是真藏不住了!”
“藏?”
方寸看着她,忍不住笑了。
“你这是把我们两个当傻子不成?”
梦晴儿气的抽了鹤真章一巴掌,向方寸不满道:“我们两个这段时间可是一直跟在你旁边呢,你装得再像我们也看明白了啊,那什么鬼官的事情,第一回是七族干的,第二回肯定是你干的啊,现在人家奔着这三桩血案使劲,你就真不怕被人抓着了什么把柄吗?”
“哟……”
方寸侧目看了她们一眼。
说是把她们当傻子,自然不可能,但当小孩子还是有一些的。
不过看来,这并不是两个傻孩子。
“那就让他查好了……”
方寸笑着道:“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不是另外一件事么?”
鹤真章与梦晴儿皆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雨青离!”
方寸叹道:“咱们那位老同窗该如何过这一关,才是我目前最关心的啊……”
“这……”
一时间,梦晴儿与鹤真章两个,神色竟都显得有些古怪,他们看了出来,方寸确实是说的真心话,而身为同窗,雨青离的事情他们自然也足够关心,可难道说,眼瞅着自己私底下做的事情,很快便有可能被人给查出来,咱们这位方二公子,竟是真的满不在乎?
“不必担心这些!”
方寸笑着安抚他们,道:“那就是个小孩子而已!”
……
……
入夜,星稀时分。
灵雾宗西南方向的一座矮山之上,也已经筑起了一方神台。
而九仙宗传承道藏的神目公子,则已经在诸位长老的注视之下,提起长袍,缓步登台,然后在漫天星光之下,静静盘膝而坐,夜幕之中,玉色眼睛极为明亮,闪烁着灵光。
“开始吧!”
他平静的坐了一会之后,轻轻开口道。
于是,一道神识传出,灵雾宗与清江城两地,皆有大量人手,开始了忙碌。
神台下方,薛掌令等人,已是一脸的凝重,甚或是期待,灵雾宗周围出现了鬼官血案,他们压力倍增,自然要过来细查,只可惜,那个血案现场,明显被高手处理过,能够找到的线索不多,所以能做的,便也只有从海量的卷宗之中,各种细微之处,寻找到线索。
但那些卷宗,他们自然不可能带在身上,皆存放在了清江城。
若想细查,便只有两地奔波,细细翻阅。
可谁也没想到,这位神目公子,居然推说不用,只筑起了神台,命清江那边人配合。
这倒当真让他们有些好奇了。
“来!”
而那位神目公子,则是动作十分轻柔,缓声开口之时,手掌已经探了出去,在他所坐的神台周围,便顿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带了神性的光华,像是于虚空之中打开了一扇扇的窗,而通过这些窗口,则时不时有一些或旧或新的卷宗,皆从那窗口之中,递到了他身前。
神目公子陆霄眼中闪烁起了奇异的光芒,所有的卷宗,正被一道道无形的风快速的吹拂,哗啦啦作响,一页一页的从他面前闪过,这速度快得,甚至让人连上面的字都看不清楚。
可是他却只是扫过了一眼,便已弃在一边,一叠叠落在了身边。
……
……
“这么快能看到什么?”
神台下方的某位神将,都已有些骇然,吃惊说到。
“此乃我家陆师兄的天赋神通,旁人看不出什么,但他想看的东西,却皆已看到了!”
一位九仙宗弟子,面露崇敬之色的看着高坐神台的神目公子,低声道:“陆师兄他聪慧之处,让人不可想象,这些卷宗在他眼前闪过一遍,他便可以记下所有的内容,而在看过所有卷宗之后,将一切的资料对比筛选,便可以从中找到他想找的破绽,揪出那鬼官……”
“呵呵,在陆师兄的神目之下,便是混沌海里,都可以捞针出来……”
那弟子的眼神几乎变得有些狂热:“更何况,是那些人藏起来的一点儿鬼蜮心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