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hic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三章、《花鳥蟲圖》展示-sesil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你是谁?”刘危安死死盯着摊主,左手毫光闪烁,镇魂符若隐若现,又是黑气缭绕,《黑暗帝经》悄然运转。他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功力在这个地方恢复过来了,泣血之咒消失不见。
“你认为我是谁我便是谁。”摊主的样子在变化,一会儿是在墓地见到的那具人皮,一会儿是渗人的怪物形象,一会儿是干尸,一会儿又变成了一个威武霸气的君主形象。
刘危安心中想起谁,他就变成谁,仿佛是刘危安身体里面的蛔虫。
“你想干什么?”刘危安大喝,声音很大,整条街都能听见。但是很奇怪,街道上的游客、摊主、书生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受任何影响。他和摊主明明也在大街上,却仿佛被剥离出去了一般。
“你这话问的奇怪,我没想干嘛,反而是你,冒然闯入这里,你想干什么?”摊主含笑看着他。
“你……是这里的主人?”刘危安心中不安。
“是也不是。”摊主最后的形象定格在一个中年书生上,羽扇纶巾,潇洒非凡。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自有一股雍容贵气散发出来。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刘危安道。
“传承之地的主人是人王,可惜,千百年过去,人王的生机已经消散,而我,只是人王诞生的一缕新的意思,获得了人王的部分记忆,但是不全,还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记忆,所以我不能算整个儿的主人,只能算一部分。”中年书生道。
“原来是人王前辈!”刘危安肃然起敬,行了一礼才问道:“这里不是墓地吗?为何叫传承之地?”
“墓地本为传承,故而叫传承之地。”中年书生道。
“原来如此,这么多年过去,难道都没有人获得了人王的传承吗?”刘危安好奇。
“要么私心太重,要么心志太差,或者天赋不足,天才来的不说,但是都不符合人王的要求。”中年书生叹了一口气,“人王传承太重要,必须交给一个纯粹之人,要不然危害无穷。”
“能问问,人王的传承是什么吗?”刘危安忍不住问。
“人王的一生所学、《不灭传承经》、打神锏、沧海果、《花鸟虫图》选其一。”中年书生道。
“《花鸟虫图》是什么?”刘危安问。
“你刚才看的就是《花鸟虫图》。”中年书生道。
“五者有什么区别吗?”刘危安强忍着欲望,不敢再看画作,消化已经达到了极限,再看,会爆体的。
“人王一生所学,只要不犯蠢,至少可到尊者境,八成的希望达到神候境,一成的希望达到人王境——”
“才一成?”刘危安失声。
“你小子懂什么?你以为人王境那么容易达到吗?亿万天才,也只有一个人可进入,一成已经很高了。”中年书生没好气道。
“是,是,是,前辈继续。”刘危安也反应过来了,一个时代才出一个人王,确实很稀有。
“《不灭传承经》是最古老的经书之一,是人王晚年所得,时间很短,人王只是研究了一部分,便多活了两千年,十分神奇。”中年书生道。
“如果全部练成岂不是不死不灭?”刘危安眼神火热。
“理论上是如此,但是从古至今,也未曾听说不死不灭之人,显然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实际上是达不到的。”中年书生泼冷水。
“那也已经很厉害了。”刘危安很心动,谁不想活的长一点,当生命已经到达尽头的时候,就算是多活一两年都是好的,更不要说两千年。
“打神锏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兵器之一,人王得到的是残器,不过,如果能收齐所有的残锏,打神锏将会重组,完整的打神锏可镇杀人王境。”中年书生说起打神锏,眼神有些不自然。
“打神锏如此厉害,为何会破碎?”这是刘危安最奇怪的地方。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许有比打神锏更加厉害的力量也是可能的。”中年书生摇了摇头,不想多讨论打神锏,“沧海果是人王在最鼎盛时期得到的一枚种子,用了一生的时间去种,可惜没等到沧海果结果,人王便死了。”
中年书生言语之中带着遗憾,他不是人王,却又人王的部分记忆,能感受人王的那份淡淡失望。沧海果是人王打算活出第二世的圣果,可惜圣果的生长速度太慢了,以人王掌握的资源也无法令其加速,只能抱憾。
“《花鸟虫图》呢?”刘危安对这个很感兴趣,因为和《镇魂符》交相辉映,如果能得到,将会对解析镇魂符有莫大的帮助。
“《花鸟虫图》是人王在其他人王传承之地所获,主阵道之术。阵道之术博大精深,有移山填海之威,据说,那一位人王借阵道力量逆天改命,活出了第二世,可惜人王于此道不精,要不然可以尝试一二。”中年书生惋惜道。
人力有穷时,哪怕是人王,也不可能每个领域都做到极限。
“这些传承,如何能得到呢?”刘危安看着中年书生。
“你能见到我,说明你已经具备了资格,不过能否得到,就看你的造化了。”中年书生微微一笑,“留下《黑暗帝经》或者《镇魂符》可以获得一项传承。”
“如果我两个一起留下呢,能获得两项传承吗?”刘危安问。
“不能。”中年书生摇头。
“为什么?”刘危安不解,“不是一换一吗?”
“这是人王的规定。”中年书生道。
“我有个疑问,如果来这里的人没有可以交换的东西呢?”刘危安问。
“能出人头地在,皆有大气运在身,这样的人,身上都是有好东西的,如果没有,说明他气运不够,不足以得到人王的传承。”中年书生道。
“……”刘危安无语,这种逻辑就太扯淡了。
“你用觉得不公平,历代人王,哪个不是气运加身,否则早就夭折了。世界本是残酷,不是在家里,有父母惯着。”中年书生道。
“我想换《花鸟虫图》,但是不是《镇魂符》和《黑暗帝经》”刘危安道。
“《尸皇经》吗?不足,如果是《神火经书》倒是足够。”中年书生道。
“如果真的是《神火经书》,人王好意思换吗?”刘危安忍不住反驳,“《花鸟虫图》本是他人之物,而且不全,和《尸皇经》半斤八两。”
“《花鸟虫图》不全吗?”中年书生一惊。
“你觉得《花鸟虫图》比之人王绝学如何?”刘危安问。
“不如!”沉吟许久,中年书生吐出了两个字。
“上古资源,远胜后期,人王都是越古老越强大,《花鸟虫图》却不如人王,前辈认为是和原因?”刘危安问。
“……不全!”中年书生脸上不好看。
“我觉得《花鸟虫图》不足以和其他四者并列,否则人王就有欺诈之嫌。”刘危安道。
“你说的有理,我就把《花鸟虫图》剔除,你从其他四样里面选一样吧。”中年书生从善如流。
“……”刘危安瞪着他,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这书生看着一脸正气,实际上狡诈的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