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kh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洪荒鬥戰錄-1191 十天君吹牛批看書-ayv1z


洪荒鬥戰錄
小說推薦洪荒鬥戰錄
秦天君等听闻太师那般说事,可就有些奇怪,这猴子很强么?值得太师如此紧张。
袁洪笑道:“太师放心,必定会让截教弟子有表现的机会。我袁洪也就是随便说说。”实际上,袁洪还真就想一棍打过去,看看这又是天绝,又是地烈的,到底有多牛批。
好在袁洪此时没有被什么刺激。
见闻太师一副哀求的样子,袁洪就依靠在一边,听这些人吹牛。
闻太师算是松了口气,又问:“风吼阵如何?”
董天君:“吾风吼阵中藏玄妙,按地水火风之数,内有风火,此风火乃先天之气,三昧真火,百万兵刃,从中而出。
若神仙进此阵,风火交作,万刃齐攒,四肢立成齑粉;怕他有倒海移山之异术,难免身体化成脓血。”
闻太师看着袁天君:“寒冰阵内,有何妙用?”
袁天君:“此阵非一日功行能够炼就!
名为寒水,实为刀山;内藏玄妙,中有风雷,上有冰山如狼牙,下有冰块如刀剑。
若神仙入比阵,风雷动处,上下一磕,四肢立成齑粉,纵有异术,离免此难。”
闻太师又问:“金光阵妙处何如?”
金光圣母:“贫道金光阵内,夺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气,中有二十一面宝镜,用二十一根高杆,每一面应在高杆顶上,一镜上有一套。
若人仙入阵,将此套拽起,雷声震动镜子,只一二转,金光射出,照住其身,立刻化为浓血,纵会飞腾,难越此阵。”
金光圣母为此还歌唱起来:“宝镜非铜又非金,不向炉中火内寻;纵有天仙逢此阵,须臾形化更难禁。”
袁洪日月千山棍差点就敲向金光圣母了,尼玛还真是会吹牛皮,要论吹牛的功夫,我袁洪都比你们差远了。
若不是闻太师又露出委曲求全的样子,袁洪这一棍就敲落下去了。
而后,闻太师又问:“化血阵如何用处?”
孙天君:“吾此阵法用先天灵气,中有风雷,内藏数斗黑沙。但神仙入阵,雷响处风卷黑沙,些须着处,立化血水,纵是神仙难逃利害。”
闻太师:“烈焰阵又是如何?”
白天君:“吾烈焰阵妙用无穷,非同凡品:内藏三火,有三昧火,空中火,石中火,三火并为一气;中有三首红幡,若神仙进此阵内,三幡展动,三火齐飞,须火成为灰烬,纵有避火真言,难躲三昧真火。”
闻太师继续问:“落魂阵奇妙如何?”
姚天君:“吾此阵非同小可,乃闭生门,开死户,中藏天地厉气,结聚而成;内有白纸一首,上画符印,若神仙入阵内,白旌展动,魂魄消散,倾刻而灭,不论神仙,随入随灭。”
闻太师又问:“如何为红水阵,其中妙用如何?”
王天君:“吾红水阵内,夺壬癸之精,藏太乙之妙,变幻莫测;中有一八卦台,上有一二个葫芦,任随人仙入阵,将葫芦往下一掷,倾出红水,汪洋无际。
若是水溅出一点,黏在身上,顷刻化为血水,纵是神仙,无术可逃。”
闻太师又问:“红沙阵,毕竟愈出愈奇、更烦指教,以快愚意。”
张天君:“吾红沙阵,果然奇妙,作法更精,内按天地人三才,中分三气,内藏红砂三斗,看似红砂,着身利刃,上不知天,下不知地,中不知人;
若人仙冲入此阵,风雷运处,飞砂伤人,立刻骸鼻俱成齑粉,纵有神仙佛祖遭此,再不能逃。”
张天君讲解完,十分自豪地吟唱:“红砂一撮道无穷,八卦炉中玄妙功;万象包罗为一处,方知截教有鸿蒙。”
闻太师听了,心下大喜:“西岐必可破矣。”
内有姚天君傲然道:“列位道兄!据贫道论起来,西岐城不过弹丸之地,姜子牙不过浅行之夫,怎经得十绝阵起?只小弟略施小术,把姜子牙处死,军中无主,西岐自然瓦解。常言:‘蛇无头而不行,军无主而自乱。’又何必区区与之较胜负哉?”
闻太师:“道兄若有奇功妙术,使姜尚自死,又不张弓持失,不致军士涂炭,此真万千之幸也。请问如何治法?”
姚天君曰:“不动声色,二十一日,自然命绝。姜子牙纵是脱骨神仙,超凡佛祖,也难逃躲。”
闻太师听言大喜,更问详细,姚天君附太师耳悄悄话一番。
而后闻太师对众道友曰:“今日姚兄大展神威,为我闻仲治死姜尚;尚死诸将自然瓦解,功成至易,真所谓樽俎折冲,谈笑而下西岐。”
袁洪在一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这帮夯货,好歹姜子牙也是元始天尊扶持着,太清老子还时不时会出来装下逼。
要是靠你们这些人能够弄死姜子牙,那元始太清真是假的了。
袁洪当即道:“姓姚的,你到底行不行?”
“什么?”姚天君等人十分不爽。
这袁洪一直在一边冷嘲热讽,要不是因为闻太师,他们早就要袁洪好看了。
袁洪笑道:“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道友何须怀疑,看我做法!”姚天君让过众人,随入落魂阵内,一土台;设一香案,台上扎一草人,草人身上写姜尚的名字;草人头上点三盏灯,足下点七盏灯,上三盏名为催魂灯,下点七盏名为捉魂灯,姚天君披发仗剑,步罡念咒于台前发符用印,于空中一日拜三次;连拜了三四日,就把姜子牙拜的颠三倒四,坐卧不安。
袁洪神念一动,已然探视到姜子牙的状态,这才发现,这小友还是有那么两下子。
那光头手变利刃,不过姜子牙此时打神鞭一起,直接把那人给打没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