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gzy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北海決戰之地展示-02sn0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大尊,这场北海机缘进行到现在,比我想象的要快,也偏离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期。”
北海中央的海面之上,一片庞大的金色海洋上下起伏,而这片金海的中心,金海大尊那顶天立地的庞大身躯盘坐于海面之上,大尊的肩头,年轻人玄不紧不慢的声音向外传出。
随后这位样貌普通,身材普通,气势同样普通的年轻人平视前方,目光好似直接穿透了海面之上的风浪和黑暗,看到了那座犹如远古巨兽般盘踞北海中心的庞大仙岛,嘴唇轻启,声音继续响起:
“自这仙山从北海之下出世,再到现在才过了寥寥数日,但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里,这北海的绝大部分,已经落于这神秘仙山势力的手中,如此迅猛的扩张方式,在太玄之地有已经有无数年未曾出现过了。”
年轻人玄的言语落下之后,盘坐于海面之上的金海大尊,巨大的傀儡双眸之内,露出了堪比一般生灵的疑惑之色,随后极为浑厚的声音传出:
“这数日,本尊一直与那尊无眠巨鳌交战,还不清楚这北海的形势发展到了何种程度,玄,你给本尊说说看。”
“吞虎噬龙,这出世不久的北海仙山势力,有着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强大,北上寻觅机缘的无数宗门修士,几乎全部覆灭,而这仙山势力所奉行的谋略,概括起来其实只有数点。”
说到此处,黑袍飞舞的玄自金海大尊的肩膀之上站起,伸手交叠,对着前方的虚空先是一抓,再一拍,直接轰出一个又一个来回旋转的卦象,同时声音继续传出:
“第一点,分化削弱,将北上的太玄之地宗门修士横切竖切成无数块,借此无限削弱整个北上修士的整体势力。
“第二点,针对出击,兵对兵将对将,将这些被切割的支离破碎的太玄之地宗门一网打尽,因此包括中央上国的几位帝子,几个隐世大宗,以及吾圣庭南行宫在内,皆全部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被一网打尽。”
伴随着年轻人玄口中传出的言语,其面前的虚空之上,一枚枚散发着青色光芒卦像开始快速组合,并且向外铺开,组成了一片代表着太玄之地北海的巨大地图。
下一息,这些卦像一个接着一个向外散发出浓郁的猩红之芒,而每一个猩红卦象,都代表着一个被大夏在这数日内被覆灭的太玄之地大势力,也预示着此区域,几乎被大夏完全控制。
随后年轻人玄抬手猛地一抹,青色的气运之力消散,乾坤卦定,但是卦像所代表的讯息,却让金海大尊也忍不住发出一句感叹:
“这北海仙山的神秘势力,当真好生猛!”
只见这由卦像组成的北海地图,以代表着出世仙岛为中心,周围绝大部分都呈现出极为显眼的猩红色,并且这猩红血芒,正在以有条不紊的速度向外推进,想必过不了多久,便会完全占据整个北海。
“这神秘的势力不出世则已,一出世便直接搅动风云,直接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尊北方霸主,甚至快到让任何人都难以反应过来。”
年轻人玄的声音之中,虽然依旧没有任何太多的情绪,但是其皱起的眸子,预示着这番变故和卦象,让其都感觉到极为费解,随后前者继续将手抬起,指向卦象中心处的一抹青色,声音继续传出道:
“这神秘势力需要做的最后一点,便是将所有控制的区域连在一起,继而彻底拿下整个太玄之地北海,因此这些陆地神仙境修士此时所降落的仙山之畔,便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拼图!”
年轻人玄的言语刚刚落下,其身下的金海大尊思索几息之后,瓮声瓮气的回应声接着响起:
“按照玄你之前的意思,前方的仙山之畔,无疑是这仙岛势力所选择的最后决战之地,这是个阳谋,因为一旦要寻觅此北海机缘,就必定要踏上这北海仙山。
“但是本尊完全无法想象,有何等手段,才能将如此多的陆地神仙境尊上完全一网打尽,甚至连玄你在内,一连数卦,皆卦卦必死。”
“那就让你我拭目以待,或许可以见证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变革。”
语毕,年轻人玄伸手将全部卦象直接收回,继续盘腿坐下,连同着金海大尊一道,静静注视着前方,屏息凝神,不再言语。
北海中心的夜,除开冰冷死寂之外,还蕴含着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诡异气息,而越靠近这座重新出世的仙山,狂暴汹涌的海面却反而更平静。
“会主道友,你看这周围的咆哮的巨浪也已经逐渐陷入平息,看来老天都在为我等即将获得天大机缘而铺路,乃吉兆。”
接近黎明时分,海合大舶的甲板之上,一位位因为愈发心神激荡,而集体围聚到大舶最前方的各宗宗主长老们,转头注视着周围一下子变得风平浪静的海面,带着笑意的声音继续传出:
“眼看这北海仙山就在前方,不知各位是否已经准备好大干一场?”
此声音一出,立即便引起一阵轰然大笑,所有修士的脸上都洋溢着胸有成竹的微笑。
下一息,甲板之上负手而立的一位大宗宗主,抬头注视着前方黑暗之中轮廓越来越清晰,体型越来越大的岱舆仙岛,继续开口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够想到机缘巧合之下,我等可以在如此多强悍的对手当中脱颖而出,从而成为踏上这北海仙山的第一批宗门修士,正所谓大道无常,天地机缘,当真妙不可言!”
此言一出,甲板之上的众修皆纷纷点头,下一刹那,天地之间的第一缕阳光直接自前方照射而来,跨越直入天穹的昆仑山,随后刺破北海中心的夜空,浩浩荡荡降下。
远远望去,这一缕缕延伸而下阳光,就如同神明向下伸出抚摸的手指。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