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y01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 愛下-第699章 天子親臨鑒賞-nes4p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骊山温泉宫距离长安不过百里。
快马半日便可来回一趟,皇帝一早起来,便先骑马绕温泉宫罗城一圈,登上走马岭,从西绣岭返回,经昭阳门过日华门,到九龙汤泡了会温泉,然后在飞霜殿与长孙皇后和皇子公主们一起用早餐。
喝了杯早茶,打马出津阳门,过望仙桥,来到行宫大门外的讲武殿。此时羽林郎们已经早操完,也用过早饭开始上课。
李世民今天亲自教导他们兵法。
“今天这节课,我们讲两个战例,做个对比,分别是代国公李靖十八万大军六路北伐突厥,和卫国公秦琅两万陇右军深入吐谷浑之战,两场战役都是朕继位以来的灭国之战,打的是荡气回肠,但各有特点,是经典战役,值得你们好好深入学习一下······”
皇帝化身为教官,让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沙盘,开始跟着羽林郎们复盘两场战役,深入剖析细节,讲的李世民自己都是热血沸腾的,李靖是以泰山压顶之势出击,但却也是出奇兵致胜,打的颉利是措手不及,最后空有很强大的实力,却完全没机会发挥出来,一路追赶,最后让大唐以极微弱的伤亡代价擒灭颉利,并迫突利投降。
当然,从战术上来说,秦琅用兵更凶猛,从库山之战开始,一战接一战,一浪猛过一浪,把伏允追的东奔西逃,而他分兵让程咬金南下,虽然遇险,可却也深谙用兵之道,最后在野马台得以一举灭吐谷浑······
一口气上了两个时辰的课,可这堂战术课却还只讲了个开头,两大战役还有太多内容没讲完。
“今天先到此为止,你们回去后各写一篇心得,下次我们再接着讲后续!”
羽林郎都是天子从天下六七十万府兵中精选细选的,个个都是年轻少壮,尤其还都是身有勋名的功勋战士,基本上都是火长队副旗手这些,虽说全是些没有入流官品的,但却也是军中根基。
李世民统兵征战打天下,最清楚这群兵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挑选其中年轻少壮有勇名的轮番入京,由他亲自训练,并让诸卫大将军、将军们上课,就是要让这些勇士,将来成为大唐军中的顶梁柱。
羽林营现在已经扩编到了五千人,隶属于左右羽林军,与百骑营也样,都是天子最信任的亲军。
皇帝很看重羽林郎们,称他们为自己的天子门生,亲军侍从,他甚至能喊出每一个羽林郎的名字。
羽林郎五年为期,每一年都会新招一期,一期两千人,但在第一年就会淘汰掉一千,仅留下一千人。五年期满,授以从九下或从九上的武阶,调任各军,其中优秀者会授予正九品下,或正九品上阶,也有最优秀的能授予八品阶。
虽然阶品不高,可谁都清楚,能在天子身边侍卫五年,接受天子和大将军们的亲自教导,下放之后,要不了三五年,起码也能升到六七品的校尉的。
今年,第一期羽林郎即将毕业,分赴各地军中。
李世民也增加了课程,经常一起骑马射箭,甚至是打马球。
“下午去走马岭狩猎,早上我去溜马,还发现了一头大野猪跑到路上来了。”
约定好午后去狩猎,皇帝跟羽林郎们一起用餐。
殿前司总管汪林过来,“宅家!”
“何事?”
“宅家让奴婢去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汪林递上一份奏折,李世民放下手里的蒸饼,拿起翻看。
皇帝静静看完,面无表情。
“朕知道了。”
皇帝接着吃完蒸饼,又喝完碗里的羊杂汤,最后起身,对身边的羽林郎军官道,“朕下午不能去狩猎了,改天吧。”
皇帝打马过望仙桥,从津阳门入宫城,直接去了七圣殿。
“可都查清楚了?”
李世民脸色有些阴沉起来,他望着汪林。
“奴婢接到宅家旨意,便立即让殿前司立即彻查了,权万纪蒙蔽了宅家,御史大夫马周在东宫执政会议上已经向宰相和太子说明情况,并提请了对李好德案的重审,以及对张蕴古是否循私枉法的调查。”
“可权万纪却不听马周之令,私下偷偷易装出城,跑出温泉宫告状,欺骗宅家。”
李世民眼睛瞪大,火气很盛。
“混账,权万纪欺君罔上,岂有此理!”
一想到自己听信了权万纪的一面之辞,就下令去把一位忠直能干的大理寺丞张蕴古杀了,李世民就后悔万分。而他误信权万纪的话,把一个小案子,弄成了一桩大谋反案,罢两位宰相,贬数位重臣,此时只怕京中都已经掀起了一场大风暴了。
皇帝两手捏成了拳。
“立即起驾回京!”
李世民再没心情留在这里泡温泉了,虽然这温泉还是今年年后派阎立本和姜行本扩建装修过的,确实住的舒适,温泉泡的也惬意,但现在泡不下去了。
“权万纪,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皇帝传旨,让长孙皇后带魏王李泰晋王李治和长乐公主等继续留在骊山宫休假,他则带着羽林郎策马直奔京师。
百里路,皇帝一路快马加鞭,犹如当年征途沙场之上,仅用了一个多时辰就杀回了长安。
左金吾卫守门的士兵,远远看着羽林郎高举着有日月星三辰和九龙长毓,加金龙旗头的太常旗,也吓了一跳。
日月星三辰旗,也是大唐的军旗,但日月星加金龙旗头,还有九龙长毓,这可只有皇帝出行才有的啊。
一般都是在天子的金辂车上插两面太常旗,但当今天子出行经常也骑马而行,于是便由两名羽林郎各执一面太常旗跟在后面。
天子亲临?
怎么尽是羽林骑?
出什么事了?
联想到昨天刚有一支羽林郎回京,今天连天子都不带宫廷人员就回来了,金吾卫很是震惊。
他们赶紧清空城门前的百姓,并打开了长安城正南门五门洞里正中的那个门洞城门。
皇帝策马呼啸而过,毫不停留。
皇帝忽然回京,消息迅速传遍长安。
在半路上见到皇帝的王闿顾不得辛苦,赶紧又跑去长安,亲自传召太子入宫面圣。
同时,内侍四出,前往各衙传召宰相们面圣。
匆匆返回长安的李世民入宫,水都顾不得喝上一口。
便准备亲自处理善后。
好在路上见到王闿,知道事情还没变坏。
权万纪欺骗他,领了圣谕回京,但太子已经让马周将张蕴古转到左金吾卫衙门,吴广没见到敕旨,没有把张蕴古交给权万纪,而权万纪意图劫狱,镇抚司将权万纪带走。
乱子没生起来。
甚至因为王闿见机不对,见过太子后赶紧来回奏他,故此罢免两位宰相的旨意也还没正式宣读,仅是权万纪对部份人透露。
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儿臣拜见圣人!”
太子最先到来,李世民看到承乾,突然老怀欣慰。
幸亏太子,否则真的就铸成大错了。
不仅要冤杀张蕴古,更可能要凭白罢掉两位得力的宰相,还要因此把杨师道杨恭仁兄弟给彻底得罪。
皇帝虽至高无上,可也需要臣子们的支持,尤其是如弘农杨氏这样的顶级门阀,向来跟皇家关系不错,这是两家多年联姻结盟换来的。
“朕被权万纪骗了!”
面对太子,李世民倒是很直白,“朕在路上听了王闿的奏报,你这次做的很好,权万纪诬陷乱咬,你没有偏听误信,能够听从马周的建议,发起对李好德案的重审,以及适当的对张蕴古的调查,并迅速查明实情,既没冤枉张蕴古,也纠正了李好德案的失误,做的非常好,稳重大气,有储君之风!”
承乾心里激动,难得获得皇帝如此盛赞,嘴上却还没忘记秦琅平时的教诲,要喜怒不动于色,任何时候都要谦卑。
“儿臣也是谨记圣人教诲,此案也是马台长先发现有瑕疵提醒儿臣的,真正有能力办实事的是马台长、孙廷尉。”
“吾儿,过来坐!”李世民拍了拍身边的坐榻,让儿子跟他坐到一起。
长孙无忌等宰相们也很快到来,秦琅依然请假未到。
“朕要先向马周和孙伏伽道歉!”
皇帝一开口吓倒众人。
李世民却站起来,真的很二人躬了一礼,二人赶紧让开,并向皇帝拜倒。
“二卿免礼平身,朕误信权万纪,差点酿成大错矣。”
虽说还没正式白麻罢相,可权万纪的话肯定也已经传播出去了。
马周再次拜倒,“臣受圣人赏识,统领御史台,结果却未能明察,以致御史台中出现了权万纪,李仁发这样的奸佞之臣,蒙蔽圣人,差致大错,臣负有不可推卸之责,臣请辞去御史大夫一职,辞去参预政事之衔!”
皇帝下旨免马周、孙伏伽宰相之事,马周他们确实已经知晓了。
“朕也是误信权万纪,幸好发现及时,未铸成大错,朕收回这道乱命,向二位卿家致歉,此事做罢。”
可马周却不肯起来,坚决要辞职。
这弄的李世民又是无奈又是没面子,想生气,又不好意思。
弄到最后,马周直接在殿上都脱了梁冠,解下了官印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