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t7s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踏星 ptt-第兩千零兩百九十六章 張牙舞爪鑒賞-w5wc7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狱蛟利爪再次抬高,发出震天动地的嘶吼,充满了威胁恐吓,但它面对的是陆隐跟雾祖,一个手握残刀,感受不到威压,一个,不怕,此刻的雾祖打不过狱蛟,那是因为不是真正的她,真正的她可是九山八海,是人类最强的祖境一列,怎么可能害怕一头狱蛟。
下方,所有人只能呆呆看着。
夏家所有人脸上充满了绝望,那是先祖残刀,夏家没人拔出,却被一个外人拔出,为什么会这样?到底为什么?
夏子恒人生观受到了冲击,他甚至怀疑陆小玄不会是夏家私生子吧。
唯有夏邢知道原因,他极度后悔,不应该告诉陆小玄自己凭借辰祖血液拔动了残刀,他知道了,所以就将辰祖血液浇灌在手上,硬生生也拔出了残刀,他不应该说的,他后悔的恨不得时光倒流。
而高空,正在跟狱蛟对峙的陆隐忽然想起件事,拔刀仪式存在久远,既然夏神机给了夏家所有人这个考验,代表他认为夏家或许有人能拔出残刀,如果夏家拔出残刀,狱蛟等于被释放,那么,如何控制狱蛟?靠他自己?如果他没时间呢?
陆隐不相信夏神机会这么任由狱蛟逃脱,他不会考虑不到他自己被拖延在主宰界的情况,如果他被拖住,狱蛟又脱困,夏家就完了,夏神机不会这么愚蠢。
他制定了拔刀仪式只有一个原因,即便拔出残刀令狱蛟脱困,夏家也有办法控制狱蛟。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向夏子恒,看到的是茫然,绝望,无助还有对他刻骨的杀机,他又看向夏邢,看到的尽是后悔,他看向一众夏家人,与夏子恒目光一样,夏家要怎么控制狱蛟?原宝阵法?不对,陆隐握紧残刀,顺着残刀目光,看向了狱蛟。
狱蛟依然盯着他,没有动,不断在那张牙舞爪,时间一长,雾祖脸色古怪,“这家伙不会以为恐吓有用吧?”。
陆隐盯着狱蛟,它没逃,为什么?因为这柄残刀?
这里是神武天,狱蛟深深了解神武天,了解夏神机,此刻脱困应该立刻逃走的,否则夏神机出现它就麻烦了,但它就是没逃,还盯着自己,不对,是盯着残刀。
对,残刀,它想得到这柄残刀。
陆隐有了个猜测,盯着狱蛟,开口,“想要刀?”。
狱蛟嘶吼,利爪再次抬高,高的几乎过头了,想要把张牙舞爪表现的淋漓尽致。
陆隐抿嘴,“不给”。
狱蛟大怒,利爪不断舞动,然后猛地抓向陆隐,陆隐急忙挥舞残刀斩出,同时,白色雾气挡在陆隐身前,防止狱蛟伤到陆隐。
残刀碰不到狱蛟,但刀锋却令狱蛟利爪再度被撕开,残刀对狱蛟的伤害高的夸张。
“前辈,带我去它头顶”,陆隐对雾祖道。
雾祖一把抓起陆隐,周身雾气形成绳结缠绕向狱蛟,而陆隐也挥舞残刀,不断斩出。
狱蛟格外忌惮残刀的刀锋,不断退避。
下方众人张大嘴,呆呆望着,望着陆隐手持巨大无比的残刀追着狱蛟砍,那可是狱蛟,祖境生物。
夏子恒三人对视,貌似,没他们什么事了。
狱蛟不断避开残刀刀锋,陆隐就在雾祖保护下追着砍,耳畔传出狱蛟凄厉而又愤怒的嘶吼,但它叫的再大声也没用,根本不敢跟陆隐硬碰硬。
陆隐大喜,意气风发,抬起残刀,“给我停下”。
狱蛟怒极,利爪抬高,妄图威胁。
迎面就是陆隐一刀。
它急忙退后,然后再次抬起利爪,似乎就只会这么一个动作,还一直认为会有用。
陆隐看出来了,这家伙有些固执,只会吼叫跟张牙舞爪,越是追砍,他越是印证心中猜测,然后砍得更欢了,把神武天都忘了。
不知不觉,他们远离了神武天。
陆隐没想逃,狱蛟也没想逃,但他们就是远离了神武天。
而神武天也没有阻止,夏家根本不知道怎么控制狱蛟,他们怕惹恼了狱蛟,狱蛟反过来对他们出手,如今的神武天可挡不住祖境生物一爪子。
这一天,顶上界出现了怪异的一幕。
明明被镇压在神武天的狱蛟张牙舞爪的退后,发出威胁的咆哮,而另一边有人拿着巨大的残刀追着砍,凡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懵了,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尽管场面怪异,但狱蛟发出的祖境威压是实实在在的,所过之处听到嘶吼之人皆昏厥,无力抵抗,整个顶上界都在震动。
终于,陆隐还是登上了狱蛟的头颅,狱蛟呆呆漂浮原地,不敢动。
残刀刀锋距离狱蛟鳞片只有半米距离,“敢妄动,今天我就破开你的脑壳”。
狱蛟眼珠转动,利爪垂落,也不再嘶吼,威压都收敛了。
雾祖惊奇,“明明是祖境生物,但好像没什么智慧,跟孩子一样”。
“不会被拖鞋抽傻了吧”,陆隐迷茫。
雾祖翻白眼,“当然不可能”。
“那就是没进化出智慧?”。
“也不可能,没有智慧凭什么成为祖境?你以为祖境是白菜?而且这家伙的攻击方式也很单一”,雾祖站在狱蛟头顶上,不断观察着,忽然的,她看到了什么,走过去。
陆隐也看去。
狱蛟体积庞大,一个头颅也跟陆地一般,然而这么大体积的生物一动不动漂浮半空,怎么看怎么怪异。
陆隐就这么握住残刀跟在雾祖后面,看到了奇特的一幕。
在狱蛟头颅之上,闪烁雷霆。
“别动”,雾祖厉喝,脸色严肃的望向雷霆,陆隐放眼望去,雷霆来自一道伤口,一道树形伤口,看起来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伤口还未愈合,不断有雷霆闪烁,覆盖大片范围。
“前辈,这是?”,陆隐不接。
雾祖沉声道,“怪不得它表现的这么奇怪,原来如此”。
“前辈?”。
雾祖呼出口气,“这头狱蛟被重创了,来自这道雷霆攻击,伤口就在脑袋上,没猜错,它脑子被雷霆不断刺激,刺激傻了,或者说,智慧被压制了,只剩下本能”。
陆隐惊讶,“雷霆的力量?是夏神机?”。
“不是,夏神机不修雷霆”,雾祖牟定。
陆隐惊叹,“狱蛟是祖境生物,能以雷霆将它打成这样,真是可怕,而且狱蛟在神武天那么多年,等于说这道雷霆折磨了它那么多年,以狱蛟的实力这么多年都解决不了,这道雷霆来自何人?前辈,在您认知中可有人将雷霆修炼的这么厉害?”。
“没有,我们那一代,甚至在我们的认知中,就没有将雷霆修炼到这种地步的祖境强者”,雾祖蹲下,伸手触摸雷霆,越接近,她越是心惊,越接近,越能看到雷霆惊世的一幕,如同看到整片星空被雷霆浇灌,雷霆,取代了这星空。
最终雾祖还是停下了,站起身,“如果是我全盛时期倒是能对抗,但现在的我,不能碰”。
陆隐深深看着树形伤痕,狱蛟竟被这道伤口折磨了那么多年,还劈在脑袋上,等等,陆隐忽然目光一亮,脑袋?九分身?
他差点忘了,夏邢说过,神武天的九分身之法就在狱蛟脑袋上,这么说,他可以得到九分身了?
想着,他急忙寻找。
“小子,主宰界的天变了,从你拔出残刀开始,数道目光始终停在我们身上,赶紧走吧”,雾祖提醒。
陆隐惊醒,知道是那些老祖,他们因为永恒族而不能随便离开主宰界,但不代表对他真就无能为力。
强压下寻找九分身的冲动,陆隐以残刀威胁狱蛟,“我说去哪就去哪,我说打谁就打谁,听见了没有?”。
在知道狱蛟状况后,他就知道怎么对付了,这头狱蛟等于没有了智慧,只剩本能,残刀足以控制它,只要确保它抢不走。
同时他也知道为什么夏家会有拔刀仪式,就算拔出刀让狱蛟逃出,只要残刀在夏家手中,狱蛟跑不掉,借助神武天原宝阵法足以压制狱蛟。
狱蛟依然一动不动,听到陆隐的话,头没动,爪子弯了弯,算是同意了。
雾祖本以为陆隐要逃,但他没有,而是指挥着狱蛟去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有星盟。
他来树之星空有两个目的,一是解救红花园,二是解救星盟,如今红花园里的人不知所踪,他只能救走星盟,否则星盟被四方天平把控,威胁他的手段就多了。
狱蛟虽然智慧没了,但其祖境强者的力量还在,动则跨越遥远距离,直接来到四方天平以星盟引诱七神天之地。
四方天平既然敢集中星盟内所有人引诱七神天出手,自然有绝对的把握。
他们将位置放在四方天平正中央,一片全都由石柱组成的林子内。
这是一片石林,完全由巨大的石柱组成,每一根石柱都齐天高,仅次于四方天平约定的高度,每一根石柱都呈规则的六边形,一看就是精心打磨。
这片石林中央就是星盟除在背面战场以及玉川外,其余所有人,共一百一十人。
足足一百一十个星使,这就是四方天平给七神天下的诱饵。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