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rtk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混元法主討論-第723章:金囬星分享-zh310


混元法主
小說推薦混元法主
千山皇朝有千重禁,靖乱皇朝也有相应的手段。
能控制天魔的手段,肯定是非常厉害的。
但绝对不是完美无缺,即便是帝朝也无法做到。
其中最重要的缺点,就是天魔衍生出血脉。
血脉之力极为磅礴,可以不讲道理的冲散禁制,解开手段。
所以皇朝把妖魔之物,把控的极为严密。
崇山王带来了巨猿妖魔的腿骨,不仅是为他人做嫁衣,还让梁北盛摆脱了千山皇朝的控制,简直是人财两失。
“妖魔腿骨虽然不错,但要衍生血脉何其艰难。”流波王看着古渊,“船主竟然有手段,帮助他加速衍生血脉?”
“不必试探了,告诉你也无妨。”古渊淡然道,“本船主身具顶级妖魔血脉,以此催化,他当然能加速衍生。”
“原来如此,是梁北盛得了造化!”流波王轻声一叹。
“造化?”古渊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
魔道可不讲究造化,这是仙人的说法。
所谓造化,无论是人也好,自然也罢,都是魔道需要掠夺的。
至于梁北盛,他既然投靠,古渊自然要炮制一番。
魔龙传承加上各种个妖魔记忆,古渊的手段不知道有多少。
接受了魔龙之血,梁北盛自此再也无法脱离古渊的掌控了。
谁来都不行!
这也是他应得的,毕竟梁北盛价值很高。
在天极帝朝是实打实的能换取爵位,古渊总不能亏本。
谈话就此结束,古渊让人把靖天皇子带下去。
而后他亲自出手,帮靖神皇子恢复了魔躯。
这么严重的伤势,就算靖神解除了封印,也没有办法自行恢复。
古渊动用了血脉秘术,耗费了大量的魔晶才能做到。
为此流波王叹为观止,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于是,梁北盛很快和流波王见面了。
两人成为了古渊的左右客卿,基本上都带在身边。
而李凝月好像真的成为了魔船上的客人。
她带着自己的魔兵,和龙鹰率领的龙山营,一起整顿丰收营。
三大营全都归她管辖和掌控,即便是陆丰都成为了她的走狗。
结果在进入了天极帝朝,靠近帝朝核心星域的时候,
丰收营直接飞出魔船,陆丰嚣张霸道的押解李凝月直接前往帝丰王的封地,一路上根本没有隐藏踪迹。
魔船缩小之后,直接跟在了魔塔的后面,看起来并不起眼。
没人在乎小小的魔船,更多的人在乎的是黑凰魔将。
这还是第一次,有帝朝赦封的魔将被其他营主抓住。
帝丰王得知消息之后,一边暗骂陆丰是个蠢货,一边开始扫尾。
当丰收营出现在帝丰王的封地之一金囬星的时候,
帝丰王已经乘坐自己的帝丰号赶了过来。
丰收营列阵,等待帝丰号的靠近。
“哈哈哈,做的不错!”帝丰王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
他穿着华丽,身材修长高大,看起来还很俊美。
但脸上的邪气,以及刀疤,破坏了美感。
帝丰王直接来到了魔塔上,来到了陆丰的身边。
他双目死死的盯着被抓住的李凝月,笑的合不拢嘴。
天极帝朝之中,修炼天魔道的女修少的可怜。
像李凝月这搬惊艳的人更是罕有。
其他皇族顾忌规矩不敢下手,帝丰王才不会在乎。
他是皇族最小的王,肆无忌惮一些是应有之意。
第一次见到李凝月,他就想要把李凝月收入囊中了。
不仅是因为李凝月修炼天魔道,更因为李凝月身具气运。
魔修很少有气运的,李凝月却气运惊人,显露于外。
更重要的是,李凝月还领悟了无上天魔至尊凤凰意。
这种意境之力完全可以快速转化成魔性。
到时候他就可以获得这种魔性,不仅修为更进一步,如果好运的话,还可以拥有后代,甚至后代拥有这种魔性。
可以说,李凝月的诱惑力极大。
“黑凰魔将,本王说过,你逃不了我的手心!”
帝丰王站在李凝月的面前,一脸傲然的说道。
“你无耻,卑鄙!”李凝月面色冷淡,没有歇斯底里,“龙山营的欺压还不够,你竟然派遣丰收营,你愧为王爷,你在破坏规矩。”
“规矩?”帝丰王哈哈大笑,“规矩是我天极皇族制定的,我当然可以破坏,说到底还是弱肉强食,你胜不过我罢了!”
“别以为自己赢定了。”李凝月讥讽的看着他,“本将可是帝朝刚赦封没多久的黑凰魔将,还有翻盘的机会。”
“翻盘?”帝丰王不以为意,“不必怀着这个天真的想法了,我既然出手,皇族之中就不会有人在干涉,否则那才是破坏了规矩。”
“我可没把希望放在那些王爷身上。”李凝月看着他,突然笑道,“帝丰王,你恐怕忘记了,勋贵之间是可以相互挑战的。”
“你敢上生死擂?”帝丰王吃了一惊,而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凝月,“你还没看清楚形势,难道以为自己能翻盘?”
“那是我唯一的机会,”李凝月淡然道,“上生死擂,起码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而不是在你手中受辱。”
帝丰王顿时脸色难看至极,这事可真难办。
如果真的上生死擂,他当然是无惧的,毕竟自己的力量和势力碾压于对手,可若真的上了生死擂,那必定是不死不休。
这可不是帝丰王想要的结果。
“给本王当王妃,委屈你不成?”帝丰王怒吼道,“你竟然宁愿去死,也要坏我的好事?你就不想想自己的部下?”
“我自凡俗飞升而来,心中早就有人,更何况区区王爷,”李凝月冷笑,“我的确看不上你,相比本将军的男人,你就是个屁。”
“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帝丰王双眼瞬间通红。
“混账!”帝丰王啪的一下,甩手给了旁边陆丰一耳光,“狗奴才,你是怎么办事的,为何有漏网之鱼?”
“属下不清楚啊!”陆丰委屈道,“谁能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