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xnm火熱小說 庶族無名 起點-第三百六十九章 曹操欲退兵閲讀-q1691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主公,洛阳送来的情报。”陈默收到李儒送来的书信时,距离洛阳政变已经过去三日了,其实以洛阳到官渡的距离,快马加鞭的话,一日便可以送来,不过那边需要将所有东西总结一遍。
比如伊阙关的事情,是在当日下午送到洛阳的,算计洛阳此战得失等等事情,等成册之后送到陈默这里,三天已经很快了。
无论是陈默还是李儒亦或者贾诩都没想到让张辽派人去伊阙关夺权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曹仁战死,曹操安排在颍川一带的兵马至此可说是损失惨重,颍川、汝南一带对如今的南阳来说几乎可说是不设防状态,这样的情况下,李儒的建议是让魏延配合张辽出兵,洛阳再出一部分兵马,将颍川、汝南先一步纳入陈默掌控之中。
“这魏延倒是颇为大胆!”陈默将伊阙关战事的书信递给徐庶和荀攸传阅,一边看其他书信,一边笑道,倒是没想到南阳还有个不错的将才。
“按照常规,当先与洛阳商议,伊阙关距离洛阳不过七十余里,这一来一去也不过一日,完全有时间与洛阳通气,万一事败,洛阳这边也能早做准备。”荀攸将书信递给徐庶后,摇头笑道:“此人或许是位将才,但私心颇重,而且极端自负,恐怕不好驾驭。”
“平庸之辈多循规蹈矩,但难有作为,有本事的人,自负一些并非什么大恶,至于私心……谁无私心?能为我所用,有些私心也无妨。”陈默点点头,对于荀攸的评价倒是赞同,只从魏延做事的手段来看,就知道这是个有野心之辈,但有野心是好事,只要能镇得住,那此人便是一把利剑。
“主公还是需要慎用。”荀攸看得出来,陈默对这魏延颇为赞赏,也不劝阻,他知道陈默有着自己用人的一套,还用不到他来教,作为谋士,他需要做的就是指出可以存在的问题,这魏延可用,但如何用还得看手段才行。
“这人才,就如同宝剑,善用之人,自能无往不利,但若放在不懂剑的人手中,便可能伤到自己,若说桀骜,温侯如何?那马超如何?公达放心,我帐下,最不缺的便是这桀骜之辈,我倒想看看他有多桀骜,传我命令,攻占颍川之后,让魏延来此听用。”陈默笑道。
“喏!”
“主公,如今后患已除,曹仁战死,曹军于颍川一路已然全线崩溃,侧翼有失,此正是破曹之良机。”徐庶看向陈默笑道。
“不错。”陈默点头笑道:“看来此番,孟德兄是必败无疑了,典韦,让人先把曹仁尸首给孟德兄送去,我与他虽是对手,但曹仁毕竟是曹氏大将,也让他魂归故里吧。”
“属下这就去办!”典韦答应一声,转身出营,李儒也是觉得曹仁的尸体对陈默有用,所以这次不但送来了书信,还派人送来了曹仁的尸身,此时正好送过去看看曹操反应,双方在这里屯集的兵马加起来近二十万之众,加上民夫的话,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原今年的农耕了,就算拿下中年,在陈默的估计中,今年光是解决灾荒都得耗费朝廷不少精力,再这么拖下去,对天下来说没有好处。
虽然之前陈默预估这场仗至少得打半年乃至一年,但若能早些结束战争,陈默自然不想拖下去,打仗打的就是钱粮呐。
派人去送曹仁尸首的同时,陈默将众将招来,商议接下来决战之事,曹操南部战线崩溃,如果不管,那张辽可以率军直击睢阳,无论如何,这一仗曹操就是不想打也得打。
另一边,曹营之中。
“伯道遣汝前来所为何事?”曹操看着眼前的使者,并不是什么熟人,显然并非什么重要之事,但听说对方带来一具棺椁,这让曹操很不爽,莫非陈默为了逼他出兵,连这等手段也要用上?
“曹仁将军战死于伊阙关,我主说,如今与曹公虽为敌对,但终究也是故交,不忍曹将军客死他乡,命在下前来,送还曹将军灵柩,正在营外。”使者躬身道。
“你说什么!?”曹操瞪眼,他知道伊阙关失败,但曹仁战死的消息尚未传回,听到这个消息,曹操顿时感觉脑袋一炸,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拿下!”一旁夏侯惇面色一冷,一声厉喝,立刻便有亲卫冲上来,将一行人按住。
“曹公,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我主念及旧情,送归曹将军遗体,曹公便是这般回应!?”那使者连忙高喊道。
“退下!”郭嘉和程昱站起身来,对着眼睛发红的夏侯惇摇了摇头,虽然这个消息对于曹军来说可说是晴天霹雳,但陈默此举算得上仁至义尽,这个时候杀人家使者,一来没有意义,二来也显得曹操气量小。
“留下棺椁,替我向伯道道谢!”曹操摆了摆手,示意亲卫退下,对着使者道。
“告辞!”使者虽说有了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被吓得不轻,闻言也不多言,插手一礼之后,带着护卫转身便走。
“主公……”程昱有些担忧的看向曹操。
“我去看看子孝。”曹操站起身来,有些踉跄着往营外走去,一座棺椁已经摆在营外。
许褚上前,双臂发力,将棺盖揭开,尸体已经有些发臭,曹操来到棺椁前,看着曹仁被缝合的头颅,眼前一黑,突然捂着脑袋,痛呼道:“痛煞我也!”
说完,一头栽倒在地。
“主公!”一群人连忙上前,一边让人传唤军中医匠过来,一边七手八脚的将曹操扶回帐中。
军中医匠过来,帮曹操扎了几针之后,总算止住了曹操的头疼,让曹操清醒过来。
“主公,末将这就领兵,前去斩了那陈默人头,为子孝报仇!”曹洪看着曹操,咬牙道。
曹洪与曹仁虽非亲兄弟,但多年并肩作战,又都是曹氏宗族之人,早已建立深厚友谊,如今眼看曹仁战死,曹洪早已怒火中烧,如今只想着杀人报仇。
“莫要胡来!”曹操一把拉着曹洪,深吸了一口气,盯着曹洪的眼睛道:“子孝身死,我心中之痛不下于汝,然如今子孝一死,颍川难挡南阳兵马,那张辽便可趁虚直抵睢阳,如今若与陈默开战,张辽趁势攻打睢阳,我军便要陷入腹背受敌之境!吾已连失子孝、子和两位兄弟,莫非子廉也要弃我而去!?”
曹洪红着眼睛,跪在地上道:“但末将心里难受!”
百战沙场的老将,无数次负伤流血都未曾落过一滴眼泪,但此刻却是泪流满面。
“忍!”
曹操看向众人道:“陈默此举,一为归还尸体,二者也是意图逼迫我等出兵,必不能中其计也,说来,此前陈默故意将大营立在我军营外恐怕也是察觉到我军后方动作,只可惜当时只为败他,未能察觉陈默算计,致使损我一员大将,此乃我之过也!”
“此非主公之过,只是那陈默太善揣摩人心。”程昱摇了摇头叹道,当时他们作为谋士也未能察觉,谁能想到陈默与曹操决战,对后方的掌控力仍旧如此强?
“一念之差,胜负已定,诸位可有破敌良策?”曹操叹了口气,没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多言,到了这个时候后悔又有何用?
“主公,此时不宜再战,当早思退兵。”程昱苦笑道,现在这个情况,打是不能打了,再打下去,张辽那边直接能绕开他们攻打睢阳了,曹操显然是这个意思,但他不好说,只能由程昱来说了。
“但现在对方大营与我等贴的这么近,后方还有七路骑兵袭扰,想要退兵谈何容易?”夏侯渊摇了摇头,皱眉道。
陈默把大营立的这么近,显然就是防着他们撤军,到了这个时候,可不是他们说不想打,那就能够不打的。
“所以需留断后之兵!”郭嘉叹息道。
众将闻言沉默了,这个时候,留下来断后,几乎就是必死之局。
“主公,末将愿意留下来断后!”乐进起身道。
“至少三日!”曹操看着乐进,沉声道:“你可有把握?”
这断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断的,没有足够的本事,恐怕曹操前脚刚走,后脚就被陈默给抄了。
另一边,陈默见使者回来之后,看向集结在帐中众将道:“曹仁一死,曹操必然退兵,众将各自回营准备,这次可不能让他这般轻易走了!”
“末将领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