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yd1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第 1999 章 窮則思變熱推-99f0e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虽然金英敏是老阴B一个,但是要算计C-jes也需要好好的谋划一下,张勇健这个小黑粉虽然跟他相比还差了不少火候,但是无奈的是人家张勇健就盯着他,只要C-jes被针对了第一时间就会怀疑金英敏。
没证据都会第一时间想到S/M,要是有那么一丢丢小证据那简直就是真相,对此金英敏是十分的苦恼,后悔当初把张勇健伤的太狠,让小粉丝变成了小黑粉。
当然更让金英敏要小心对待的是小凤,之前那几次明明是他金英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结果就因为罗凤恩这么一个人他就要认怂,这已经成了金英敏的心魔,站在背后的大佬们是怎么想的金英敏理解不了,但是他又不能不遵守大佬们的要求,结果弄得他束手束脚的,就算想玩点什么阴谋诡计不但要站在幕后还要小心翼翼的。
相比较来说还是在C-jes的潜在对手和潜在敌人身上下手比较方便,金英敏就不信了,他把火拱得足足的,都欺负上门了C-jes还能什么都不做,只要双方交上了手,那么金英敏的操作空间就大了不少。
身为一个奸商,金英敏当然不会把谁当傻子,能吃娱乐圈这碗饭的就没一个简单的,为了避免搞事搞了一半就又被小凤给一力降十会了,金英敏决定多做几层保护,虽然罗凤恩比张勇健要难对付,但是至少罗凤恩不会像张勇健那么不讲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抓着S/M不放的。
为了更保险一点,金英敏决定来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暗地里对付C-jes,在明面上则是搞几次大型的选拔练习生的活动,虽然现在选秀节目的兴起让很多有志进娱乐圈发展的人都选择了走捷径,但是想走练习生路线的人还是有很多的。
因为合同性价比等多方面原因,娱乐公司也不可能放弃选拔优秀练习生,正好S/M在练习生方面也出现了人才断层的情况,用来当做掩饰不但合情而且合理。
一想到那些跟选秀节目合作的公司,金英敏是真的难受,当初就不应该要什么B格,白白浪费了这方面的资源,要知道选秀节目可是不小的资源,不但能加深公司跟电视台之间的合作关系,还能借用选秀舞台来给练习生积累舞台经验和人气,哪来的那么多素人,那么多高手在民间啊,为了保证选秀节目的质量和话题性,让合作对象提供一些有质量而且还完全听话的工具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金英敏把助手叫进了办公室,看到自己助理那张丑脸,金英敏蛋疼的厉害,为毛人家的助理都是养眼的美女,到他这里就成了长得很丑的油腻中年男,虽然助理的能力是真的强,但是也太不养眼了。
虽然搞阴的,知情人越少越好,但是也不能没有帮手啊,而且替罪羊和炮灰还是要找几个的,一旦被发现了也好断尾求生,把替罪羊和炮灰推出去来承担怒火。
助理听完金英敏的安排后,也跟着一起蛋疼了,他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金英敏对C-jes这么执着,虽然他也承认C-jes没少给金英敏添堵,但是那毕竟已经过去了,关键的是每次撞得头皮血流的都是金英敏。
几次事件都经历了,而且对内幕还有一定了解的助理真想劝上几句,现在好不容易跟C-jes的关系没那么僵了,不折腾不好吗?多大仇多大怨啊,每过一段时间就像针对一下。
但是根据助理对金英敏的了解,此时金英敏是绝对不会听劝的,如果此时劝了,那就必然是忠言逆耳,一直直到金英敏看到他就不爽的助理从心了,反正他就是个助理,只要完成好金英敏交给他的任务就可以了。
为了体现自己的能力,助理还以金英敏的想法为基础提出了不少建议,当助理就要有助理的觉悟,他存在的目的不是为了纠正boss反驳boss,而是想法设法的把boss交代的事做好。
助理马屁式的建议让金英敏舒服了不少,再看助理那张丑脸也不觉得有那么碍眼了,同时又一次认可了助理的能力,金英敏开始感慨人无完人了,找养眼的哪有这样的能力,相比于养眼金英敏还是觉得能力更加的重要,这是一个娱乐圈从业者最起码的素质,俊男美女看多了,来个丑的调剂一下也不错。
虽然被拍得很舒服,但是金英敏还是提醒助理要小心,上一次搞事金英敏自认做得很严密,不但用了不相熟的团队,而且还做了一定的保护,结果C-jes那么很快就查到了金英敏的身上,直到现在金英敏都没搞清楚问题出在哪,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在自身上找原因,只能在保密上下功夫。
别的提点助理还没那么在意,他都习惯了对于金英敏的话只需要领会意图和思想就足够了,具体要怎么办还是他的事,但是这个提点助理十分在意,因为他明白,一旦这次搞事失败被人找上门,那么他这个之前就犯过错的助理绝对会被金英敏推出去当避雷针。
反复确定了助理是真的领会了他的意思,金英敏让助理离开了,一想到明天又是例会,又要面对股东们的冷言冷语,金英敏就又想生病了,但是他不出现还不行,这些干啥啥不行,挑事第一名的股东们一定会告他的刁状,要知道这些股东虽然持有的股份并不多但是基本上都是跟大佬们有关系的,甚至有一部分就是大佬们的白手套,有直达天听的能力金英敏必须要慎重对待。
金英敏头疼怎么应付股东,小凤则是在头疼怎么应付泰妍,在小凤的提议下,他们夫妻把囡囡接了回来,小凤倒是很快跟女儿熟悉起来,仿佛几个月的时间并没有让他们父女之间产生多大的陌生感。
反而是一直在韩国,而且定时定点去报道的泰妍跟女儿的关系又差了,小凤上次做的那么多努力和这段时间金氏夫妻付出的努力看起来都做了无用功。
小凤就搞不懂了,明明是母女怎么弄得跟仇人似的,最关键的是现在女儿还处于最好玩的时期,小凤完全无法想象到了六七岁讨人嫌的时候,或者到了青春期叛逆期的时候,泰妍跟囡囡会是什么样的母女关系。
虽然头疼,但是该努力的还是要努力的,小凤觉得泰妍是第一次当母亲,囡囡是第一次当女儿,虽然都是第一次做人都不想惯着谁,但是既然是母女就该试着好好的磨合一下,毕竟大家以后还有一段很长的相处时间,小凤可不想余生都在夹在泰妍和女儿之间受夹板气。
泰妍现在还是很给小凤面子的,虽然她已经认定了女儿就是来讨债的,但是小凤现在在韩国的时间并不多,她也不希望小凤一回来就给小凤添堵,或者小凤在米国工作的时候还要操心她跟女儿之间的关系。
她金泰妍可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人,小凤既然做到了不给她的事业添乱,那么她也要做到不给小凤添乱。
虽然泰妍现在已经不在对贤妻良母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一些应尽的义务泰妍还是可以试着承担一下的。
至于囡囡也相当给亲爹面子,虽然聪慧但是毕竟是小娃娃一个,她想不到那么多也想不了那么远,但是谁对她是真的好她还是能感觉到的,跟泰妍之间的矛盾也主要是因为泰妍做得不够好,要不然很会看人脸色的囡囡是绝对不会跟亲妈做对的,要知道在外公外婆没来之前吃亏的可一直都是她这个小人。
虽说要给面子,但是作为一个坏脾气的小宝宝囡囡还是不会随随便便就跟泰妍真的和好的,现在只是暂时的妥协,只要亲爹不在,她还是会给亲妈添堵的,要不然那么多巴掌岂不白挨了嘛,别看囡囡人小,但是也是很记仇的。
手段齐出总算是有了一些成绩,小凤基本还算满意,这次他在韩国要待上不短的时间,小凤相信只要他足够努力就一定能让泰妍和女儿的关系改善。
如果现在不努力,等之后囡囡长大了上学了再想改善就真难了,小凤甚至不介意用拉仇恨的方式让泰妍母女来个同仇敌忾,但是遗憾的是泰妍和女儿都不吃这一套。
“泰妍,你说让女儿适当的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更好?”把女儿哄睡了,看着带着眼睛玩手机的泰妍,小凤有些纠结的询问道。
“嗯?”泰妍很不走心的用一个字回答道,气得小凤直接抢下了泰妍手里的手机。
“你干嘛啊?我玩得好好的。”泰妍有些不满的抱怨道,虽然她不是游戏狂魔,但是在坑货妹妹的影响下也爱上了用手游当做消遣,特别是当泰妍发现只有在游戏中她才能抓到曾经的姐妹情深后,泰妍明天都会参与少时内部每天的游戏互动,哪怕她菜到抠脚被sunny吐槽毛球都比她玩得好也毫不介意。
“我跟你说话呢!”小凤的声音也大了不少,想玩恶人先告状可不行,虽然有句话在有理不在声高,但是在这个家里声高有的时候就代表着有理。
“我听着那?什么叫外面的世界啊?”泰妍被小凤的声音支配了,从心的她虽然知道挂机是什么样的待遇,但是还是准备先应付完小凤在去接受惩罚。
“就是娱乐圈。”小凤有些心虚的解释道。
“哈哈,我没听错吧,我的凤恩欧巴当初不是说过不想让女儿过早的接触娱乐圈吗?难道在我凤恩欧巴心中,三岁就已经不在过早范畴了吗?”泰妍瞪着眼睛,一半真一半假的表现了一下什么叫惊讶。
“我是说过,但是你也不是说身为我们的女儿躲是躲不开的,总要学会去面对去适应不是吗?”食言这种事就是事实也不能承认,小凤也是要面子的,特别是在泰妍这个坑老公小能手面前。
“好吧,我说不过你,既然你觉得对女儿好,那就试试呗。”泰妍觉得这必要在这个话题上计较那么多,毕竟当初项目秀英想秀娃的可是她,现在自己打自己脸,泰妍可做不到。
“那你找机会就试着带囡囡一起去上节目,或者一起赶行程,当然一开始的力度不要太大,给女儿一个适应时间,你也别瞪眼睛,这对你也是有帮助的,要知道现在网上可是有很多人在吐槽你不会当妈。”小凤一想到网上的攻击就十分的头疼,明明是他们家的私人,结果快被弄成公众话题了,别说泰妍跟囡囡之间的关系是真的有些问题,就是秀英和狗蛋那对相亲相爱的母子也没少被攻击。
“那好吧,我只能说试试。”曾经泰妍可没少幻想带着跟她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女儿上节目的,毕竟女儿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不秀个过瘾怎么对得起怀胎十月,虽然怀孕的苦泰妍体会的一点都不深刻,还挺享受那种被小凤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该卖惨的时候还是要卖的,要不然岂不是浪费机会。
“行,你愿意试就行。”小凤还真没想到泰妍会答应得这么痛快,要知道小凤可是跟岳父岳母通了两个小时的电话才拿出了这个结果未知的办法。
泰妍的戒心太强了,缺乏安全感的毛病虽然被小凤养好了一半,但是想彻底治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让泰妍最舒服也是最容易放下戒心的就是跟事业有关的环境,小凤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泰妍母女能亲密起来。
小凤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会承认这是有病乱投医。
泰妍伸出手,小凤把手机还了回去,目的达到了就好,小凤可不会试着在作死的边缘疯狂的试探,要知道欲求不满的女人可是很可怕的,要知道到了小凤这把年纪的男人,可是很多男人都希望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女人爱游戏胜过爱做夫妻日常运动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