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at7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動力之王 愛下-第1716章 照顧華裔相伴-hg8va


動力之王
小說推薦動力之王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确实很激动,不客气的说,相比于今天,当年的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喽啰,在当初找上陈耕之前,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梦想不过是成为一名市长,只要能够成为一名市长他就满足了。
诸位看管老爷也不要说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没什么追求,实在是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很清楚米利坚的政治有多么黑暗,一个没有跟脚、在上面没有人的小家伙,你凭什么爬上面去啊?比如小乔治为什么能够成为米利坚的现任大统领?你可以找出一百条一千条理由,但有一条理由却是最关键的:小乔治他老爹人家是米利坚的前任大统领,即便是现在退休了,在共和D内依旧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和发言权,属于数得着的党内大佬,有这么好的靠山,小乔治又争气,成为大统领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吗?
反过来说,就算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能力和天分都超过小乔治,可你丫凭什么能够进入党内大佬的法眼、让大佬愿意给你个机会?
大佬忙的很,自己党派内部的关系都还照顾不过来呢,真当“基层固化”这四个字只是写在纸上的啊?
所以说,如果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没有遇到陈耕,他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能够在底特律某一届市政府的班子里面混个职务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成为州长?那几率不比天上掉馅饼正好砸在他头上强多少。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表现的比陈耕还要激动:“boss,该说谢谢的是我,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说不定连个小小的市长都没有机会,谢谢您!”
说到这,阿历克斯·古德里奇郑重的向陈耕表态:“先生,请您放心,今后我将严格践行您的执政方针,按照您的路子继续走。”
这也是此前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在竞选期间的口号,在竞选期间,他表示,费尔南德斯·陈州长为我们密西根州探索出了一条合适的发展道路,作为继任者,他所要做的不是标新立异、另起炉灶,而是沿着费尔南德斯·陈州长此前制定好的发展道路继续往前走,将社会治安放在第一位,坚决打击任何形式的违法犯罪行为,同时不断发展和完善各项公共和福利措施、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云云……
相比于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民主D的那位州长竞选人就不一样了,虽然在各种演讲活动中他参数了许多自己的执政想法,但从来没有提到过自己要沿着陈耕的路子往下走,密歇根州的老百姓们都不傻,陈耕自上任州长一来,给整个密歇根州带来的改变是实实在在的,也是人人都看的见、感受的到的:
各种各样的违法犯罪行为受到了严厉打击,身边的帮派分子以及小流氓、小混混的数量越来越少,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了,现在去一些以前比较危险的街区也放心了许多,社会的整体治安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受社会整体治安好转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企业来是转来密西根州,老百姓们也没有具体的数据,不知道整个密西根州新增了多少企业、增加了多少GDP,但老百姓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相比于前些年,工作现在越来越好找了,而且工资也比之前有所增加。
对于最近十多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的密西根州来说,这一点真的太重要了,稍微有一点经济学基础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整个密西根州的经济在好转、在复苏,至于普通的老百姓,他们不知道这些没关系,只要知道自己相比于之前可以拿更高的薪水、就算是失业了也可以更容易的找到工作,这就足够了。
结果就是,当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与那位民主D的竞选人分别阐述了自己的执政方镇之后,老百姓们为什么这么愿意把选票投给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因为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这位现副州长愿意沿着费尔南德斯州长制定的发展规划,萧规曹随的走啊。
对于密西根州的老百姓们来说,既然陈耕为本州制定的发展道路是合适的,那么新的州长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就是了,千万别做出什么改变,更不要玩什么标新立异——民主D的那位竞选人之所以失败,原因也是在这里,老百姓们不需要你玩什么标新立异。
“你能这么想就好,”面对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话,陈耕也不客气,点点头说道:“阿历克斯,我保证你如果能够做的到你说的,下一届州长还是你的,在连任一届州长之后,起码一个众议员的位子在等着你。”
说到这里,陈耕略略一顿,接着说道:“到了那个时候,阿历克斯你也快要70岁了,到时候你如果想要退休,凭借你的财富,可以惬意的享受你的人生,而如果你还想要继续从政,我保证,只要你不犯特别严重的错误、不出现脑萎缩等生理性的问题,哪怕你想要坚持到80岁,我也就支持你。”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激动的连连点头。
他当然知道陈耕这番话另外的一层含义:如果你好好做,自然是未来可期,可如果你不听话,故意跟我对着干,那什么也不用说了,别说连任州长、之后成为众议员了,说不定连这一届的州长任期都完不成——别说这事儿不可能,看看施瓦辛格的前任吧,那位可怜的约瑟·格雷姆·戴维斯就是在任期未满的情况下被罢免的。
不过对于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来说,他从来没想过背叛陈耕,那么这些问题自然也就不是问题,激动的连连点头道:“先生,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唔……对于州政府的组成班子,您有什么想法?”
陈耕知道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意思,是在问自己想要哪个部门呢,其实这个问题陈耕早就跟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商量过,而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之所以会有这么一问,一个是对陈耕表示尊敬,另一个,也是担心陈耕会不会临时有后啥呢么变化。
“就按照之前我说的,我只要州警察局和州能源局两个位子,”陈耕笑着道:“从现在开始,你才是密西根州的州长。”
有了陈耕的这番话,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松了一口气,在这之前,他还真有些担心陈耕会不会推翻他之前的承诺。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很清楚,别看陈耕这么说,但自己不能搞清楚自己的定位,说自己是陈耕的“傀儡”那是夸张了,但毫无疑问,密西根州真正的州长还是陈耕,而自己,这个明面上的州长,其实还是“副州长”。
但即便是如此,陈耕愿意给自己留下那么多的空档安排自己的心腹,这也让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相当满意了。
“哦,对了,差点儿忘记了,”陈耕一拍脑袋:“还有个事。”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心头一紧:难道费尔南德斯先生要反悔不成?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连忙说道:“有什么事,boss您尽管吩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陈耕笑笑,说道:“州政府在招收工作人员、实习人员的时候,可以将适当的向华裔倾斜一些。”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原来boss要说的是这个啊。
“没问题,我回头就去安排,”松了一口气的阿历克斯·古德里奇马上就表示:“回头我就出一个规定,华裔在州政府以及各个政府部门当中必须占到一定的比例,设定一个最低下限,不能达到这个下限的,州政府会有相应的惩罚措施。”
现在boss只不过是要求自己在招聘工作人员的时候适当的照顾一下华裔,这在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看来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华裔的聪明,即便是在米利坚那也是出了名的——就跟他们的胆小怕事一样的出名。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也能够理解陈耕为什么将这件事交给自己来办,因为boss是华裔嘛,虽然如果他强行推动这件事被人也没法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交给自己来处理更妥帖一些,这等于是让自己背黑锅,但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不在乎这个,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能够为费尔南德斯先生背黑锅呢,能够为费尔南德斯先生背黑锅,说不定在一些人看来是一种荣耀呢。
陈耕对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回答很满意,嘴上却是假惺惺的问道:“这样啊,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一拍胸膛,信心十足的道:“谁说不合适,让他来找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