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wen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恐怖屋討論-第1165章 交換的身份看書-29yng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躺在精神疾病治疗中心的病床上,陈歌此时不管是表情,还是说的话,都完美融入了这个环境当中。
“白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晚上就病的这么严重?”左寒坐回自己床上,跟陈歌隔着老远的距离:“我是学法医的,上了那么多年学,我还真没听说过频繁受到刺激能够活化记忆。”
“你们学法医是和尸体打交道,活人的情况可能比较复杂。”
“你知道你刚才犯病的时候体温有多低吗?你那个时候跟死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你还有心跳。”左寒一开始是想要和陈歌合作,大家一起逃出去,但他现在逐渐发现自己的这位室友很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自己也给干掉。
在左寒看来,陈歌不仅仅是有病那么简单,他身上似乎还隐藏有其他秘密。
“难道这医院一直在进行人体试验?”左寒尝试着用自己的知识去寻找答案,但越想他越是困惑,科学难以解释陈歌的状态,这已经是神学的范畴了。
“左寒,你能不能给我讲几个鬼故事听听?要最吓人的那种。”陈歌躺在床上,扭头看着左寒,满脸期待。
“你有病啊?突然听什么鬼故事?”左寒脱口而出,他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陈歌了:“午夜凌晨要听病友要讲鬼故事,你很想知道你以怎么一种心态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只是想要试一试,看恐惧这种情绪到底能不能刺激我恢复记忆。”
听到陈歌的话,左寒也觉得有那么一丝道理,他眼角轻轻抽搐,然后给陈歌讲了几个自己知道鬼故事。
“有被吓到的感觉吗?”
“不行啊,你的故事根本不能让我兴奋起来。”
“谁听鬼故事都不会兴奋起来啊!”左寒从床上爬起,他将自己的病床往远离陈歌的方向拖动,一直拖到门口才停下。
这个距离,如果陈歌对他不利,他能立刻开门跑出去。
“你身边有没有发生过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
“有,我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我的病友晚上让我给他讲鬼故事。”左寒完全不能理解陈歌的行为,从医学和神秘学上都很难解释的通。
“你的鬼故事一点也不吓人,不如……”陈歌勉强抬起自己的手:“我们来玩一些通灵游戏怎么样?比如笔仙、碟仙什么的?”
不需要思考,有些东西已经刻印在了身体里,陈歌对这些词汇非常熟悉。
“你不是失去记忆吗?怎么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那么了解?”左寒意识到了问题。
“我印象中自己曾是鬼屋老板,但是医生说我代入了别人的身份,我的故事是编造出来的。”
“医生可能是在欺骗你,从今晚你的种种诡异表现来看,你热衷于寻求刺激,喜欢惊恐的感觉,还熟知笔仙、碟仙之类的恐怖游戏,你以前很可能就是开鬼屋的!”左寒摸着下巴沉思。
“可医生为什么要骗我?”
“我怎么知道?”
“那我们来玩笔仙游戏吧?我应该能慢慢想起来什么。”
“不玩,没有笔。”
“碟仙呢?我还知道一个恐怖游戏叫做背靠背,就是一个人躺在床上,一个人躲在床板下面……”一旦深入思考,陈歌大脑就好像被撕裂一样,所以他不管是说话,还是做出某种行为都是发自本能的。
左寒没有再跟陈歌说话,他冷着一张脸侧躺在床上,背对着陈歌开始思考怎么才能逃离医院。
保持着这个姿势躺了一会,左寒内心又莫名其妙感到不安,他回想着陈歌的话,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有没有可能他是在装病?我背对着他,他会不会现在就站在我的身后?”
脖颈冒出鸡皮疙瘩,左寒猛地翻身,发现陈歌已经睡着了。
“睡着的样子看着挺正常的,真想不到他会说出那么可怕的话。”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到了凌晨两点多,医院某个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异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
陈歌和左寒全部被惊醒,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走廊外面忽然又响起了脚步声。
“有人过来了!”
病房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陈歌和左寒还没靠近,脚步声就又走远了。
当左寒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的走廊上连个人影都没有:“是谁敲的门?”
“对了,昨天晚上你出去查看的时候,也有人过来敲门,不过他只敲了一下。”陈歌发现自己回想在医院醒来后的记忆,大脑并不会疼,但要是回想昏迷之前的记忆,脑袋就会产生一种撕裂感。
“昨天敲了一下,今天敲了两下?看来对方是专门跑过来,有针对性的在做这件事。”左寒盯上了陈歌:“你是不是还认识医院里的其他病人?”
“我不记得了,从我住院到现在,我好像昏迷了很多次。每一次醒来后,上一次昏迷前的记忆就会变得模糊。”
“有没有可能是这样的?医院想要让你成为一个符合他们标准的‘正常人’,但每次治疗都会失败,所以只能不断‘重启’?”左寒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类似的治疗过程你或许已经体验了好多次,只不过你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可这跟那个敲门人有什么关系?”陈歌躺在床上,他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思考,抓紧时间恢复身体。
“你和敲门人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就和咱们之间的关系一样?”左寒大胆推测:“他应该是你曾经的病友,你因为治疗失败被‘重启’,他则隐藏了下来,敲门声可能是你们之间的某种约定,又或者说他是在暗示你什么?”
“有道理。”陈歌点了点头。
“明天晚上他有可能还会出现,我们到时候想办法和他联系上。”
“好。”
今夜的医院不太平,走廊上一直有脚步声,天快亮时,陈歌才睡着。
早上八点钟,病房门被推开,高医生和徐婉一起进入病房。
“昨晚休息的怎么样?”高医生再次忽视了侧躺在床上的左寒,直接走到了陈歌床边,他看起来有些疲惫。
“不是太好,昨晚医院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声巨响把我吓醒。”陈歌看着有些虚弱,说话也慢吞吞的。
“医院锅炉房出了问题,不是什么大事。”高医生坐在病房中间的那张病床上:“你昨夜有没有做梦?”
“没有。”陈歌摇了摇头:“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忘却某些东西,脑海里一些模糊的记忆碎片正在被新的记忆覆盖,我很矛盾,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的我。”
“你能意识到这一点,说明你的病情已经有了明显改善了,不要强求,咱们慢慢来。”高医生非常有耐心:“治疗精神类疾病不能着急,要接纳它,认清它,然后再战胜它。”
说完之后,高医生头一次扭头看向了左寒:“陈歌,我听护工说,昨晚有人在走廊上乱逛,你和你的室友昨晚都没有离开病房吧?”
听到高医生的这句话,左寒眼睛睁开,不过他是背对高医生侧躺在床上,所以高医生和陈歌都没有发现。
“我们都一直在房间里,不过我后半夜倒是听见了脚步声,很乱,像是有好多人在外面。”陈歌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抓着刚才自己被吓醒那件事说了起来:“高医生,我昨晚还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
“你说。”
“昨晚我被爆炸声吓醒的时候,那一瞬间产生的惊悚感仿佛电流般贯穿全身,我非常厌恶那种惊恐的感觉,身体不断的打颤。”陈歌双手打在胸口,脸色很差。
高医生很有耐心的听着,装睡的左寒则撇了撇嘴。
能满脸变态笑容盯着门内精神病人看的疯子,现在居然说自己很厌恶惊恐的感觉?
“我仿佛被人一下扔进了无边的噩梦里,头疼、心悸、浑身冷汗,我无法呼吸,甚至还有种失重感和濒死感。”陈歌捂着自己的头,语气急促:“我过去的记忆中似乎充斥着恐惧,当我再次受到惊吓的时候,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侵袭全身,我痛恨过去的记忆,想要彻底把它们从我的脑海里剔除!高医生,你能帮帮我吗?”
坐在床边的高医生还没说话,左寒就先睁大了眼睛,他已经知道陈歌想要做什么了。
“恐惧让你对过去的记忆产生厌恶和畏惧?”高医生缓缓点了点头:“我之前跟你交流过,你妄想出的故事确实很吓人,那绝对是很糟糕的记忆。”
目光茫然,陈歌傻傻的看着天花板:“真的太痛苦了,我讨厌陷入恐惧的自己。”
“这是正常反应,你会有这样的感觉,说明你正在逐渐被治愈。”高医生从口袋里拿出药瓶,倒出了两枚药片,他看着陈歌吃下后,转身离开:“我去修改下治疗方案,一会你跟着徐婉去吃早饭。”
高医生走后,徐婉将陈歌搀扶起来,帮助陈歌洗漱,然后将陈歌带到了医院食堂。
“这里就是第三病区的食堂,等你以后病情再稳定一些,就可以自己来这里吃饭了。”徐婉为陈歌打好了饭才离开。
“这一幕我很熟悉,在我的记忆中她也经常为我带饭。”陈歌自言自语,他没有朋友,孤独的坐在餐厅角落,偶尔抬头看看四周的病人。
“新海中心医院第三病区是精神病患者治疗中心,和我记忆中某个叫做第三病栋的地方一样。”
记忆穿插着现实,牢牢交织在一起,陈歌拿着勺子轻轻敲击桌面。
他面无表情,脑海之中在想一件事。
“高医生说自知力对精神病人极为重要,我脑袋中前段时间曾浮现出自知力钥匙这个词,跟这个词语一同浮现的记忆还有第三病栋,我虽然不记得自己在第三病栋里做过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自知力钥匙和第三病栋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假如说我幻想出的第三病栋,现实中的原型是第三病区,那是不是也间接说明自知力钥匙就藏在第三病区的某个地方?”
手中钥匙拧的变形,疼痛折磨着陈歌的神经,但他却用恐怖的意志撑了下来。
“高医生说我过去的记忆全是编造的故事,记忆中印象深刻的东西都能在现实里找到原型,那我倒要看看自己记忆中的自知力钥匙,在现实中是什么样子。”
陈歌想起自知力钥匙和第三病栋的同时,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又浮现出了另外一个记忆碎片:“自知力对精神病人很重要,自知力钥匙和精神病院有关,这种安排不是偶然,感觉就像是幕后有什么人故意设置好了这一切,他就像是预知到了有一天我会被关进精神病院,提前设置好了自知力钥匙这个东西。”
大脑每一次运转都仿佛被无数根针穿过一样,这种疼痛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自知力钥匙就好像是一个触发记忆的节点,为我的思考指明了一个方向。”
拧着快要变形的钥匙,陈歌忍着剧痛,一口一口吃着饭。
他在慢慢习惯疼痛,用这种最笨、最残忍的方法,直面自己的过去。
吃完饭后,陈歌拄着腋拐来到了医院外面的花园:“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被关进隔离病区,医院想要我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就扮演什么样的人,这样才有机会调查真相。”
坐在长椅上,陈歌看着远处的凉亭,张敬酒并没有过来。
“仅仅只是跟我说了一句话,就要受到这么严厉的惩罚吗?”阳光照在陈歌的脸上,但是他没有感受到丝毫温暖。
“看来张敬酒是不会来了。”
几分钟后,花丛被拱开,一个猫脑袋露了出来,这只流浪猫似乎一直在等陈歌,当然陈歌可能也在等它。
钻出花丛,白猫咬出陈歌的裤脚就把他往围栏那边拽,陈歌也没有反抗。
只不过这次和上回不太一样,白猫将陈歌领到了围栏那里以后,冲着陈歌叫了几声,然后它直接顺着围栏缝隙爬出,跑到了马路对面的乐园里。
“它是让我在这等它?”陈歌对这只猫没有任何印象,不管是过去的记忆,还是现在的记忆里都没有这只猫的身影。
十几分钟后,就在陈歌怀疑自己被一只猫放鸽子的时候,白猫再次出现,它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红衣的女人。
“张雅?”
女人化着厉鬼妆容,听到陈歌喊出自己的名字后,微微愣了一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