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jft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猛卒討論-第九百一十三章 三家獵魏閲讀-wz4fk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发生在相州的战役并不孤立,就在相州战役发生的同一时刻,朱泚亲自率领八万军队,诈称三十万大军,越过了结冰的黄河,抵达了北岸的怀州,就在几天前,田绪提出三个月后再把怀州交给朱泚,但朱泚已经等不及了。
就在使者韩松离开元城三天后,朱泚亲自统领大军向怀州进发了,怀州的魏军约有一万五千人,由田绪的兄长田华统领。
田华原本是监军,在父亲田承嗣掌权之时,田华就是一个昏庸无能,整天沉溺于酒色之人,其他十几个兄弟都一样,没有一个成器的,令田承嗣十分失望,才把藩镇交给侄子田悦继承。
怀州的军队是由老将赵伦统领,他是深得田承嗣以及田悦器重的老将,作战经验十分丰富,在司马笠率军投降晋军后,田绪深恐赵伦也跟着投降晋军,便秘密下令田华夺权。
赵伦年事已高,子孙都在元城为人质,他没有司马笠那样破釜沉舟的决心,便很痛快地把军权交给了田华,自己只带几名随从返回元城。
田华只会斗鸡喝酒玩女人,哪里会领军打仗,他听说朱泚亲自统领十万军队向河内县杀来,顿时惊惶失措,连忙将副将陆建请来商议对策。
陆建十分圆滑,他了解田华的心思,便小心翼翼道:“卑职觉得既然朱泚亲自统领十万大军北上,那就是大规模进攻,他们必然也会进攻卫州,一旦蔚州被切断,我们也就没有了退路,何况我们只有一万五千人,哪里抵挡得住十万大军的攻势,卑职建议我们应该保存实力,退回元城,将军觉得呢?”
陆建的话句句说在田华的心坎上,他连声道:“撤军!立刻撤军回元城。”
陆建又道:“我们若撤退,朱泚必然会派骑兵追击,不如将军率一万军先走,卑职率五千军断后,掩护将军撤离,若末将不幸战死,恳请将军照顾我的妻儿老母。”
田华大为感动,拉着陆建的道:“若将军真有三长两短,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替你赡养他们!”
旁边几名陆建的亲兵听得直翻白眼,还父母呢!他的父母早就双亡了好不好,妻儿也在家乡,根本不在元城,田华这个蠢货还真相信了。
田华当然不蠢,只是他毫无诚意罢了,他立刻率领一万军队向魏州撤离。
陆建站在城头望着田华军队远去,他忍不住冷笑一声,魏军中都是田华这种蠢货,魏国就像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跶了,让自己给这种没有前途的藩镇效力,做梦吧!
次日一早,朱泚大军抵达河内县,陆建立刻开城投降,并将府库中十几万石军粮献给朱泚,朱泚大悦,当即封陆建为大将军、河内郡公,怀州节度使,他令陆建继续镇守怀州,他继续率领大军向卫州进发。
与此同时,朱泚三路大军共十万人又分别杀进了卫州、博州和魏州,而李纳也重新率领八万大军杀入棣州和德州,田绪派大将孟希祐率三万军迎战李纳,却在聊城被李纳军偷袭大败,孟希祐阵亡,三万军全军覆灭。
随着两支大军杀入河北,整个黄河北岸烽烟四起,车轮滚滚。
百姓拖家带口大规模向北逃亡,几乎所有的魏国的百姓都有一个心愿,逃到晋国去,平时魏国严禁百姓北迁,现在受战争影响,魏国已经自顾不暇,没有人再管百姓的死活了,大规模的逃亡潮由此兴起。
此时,郭宋也亲自率领八万大军抵达了洺州,而在几天前,他的先锋,张云已率三千斥候军横扫朱泚藏在相州的军队,夺取了相州。
这天上午,郭宋率领大军抵达了洺州东南部的清漳县,在这里建立了晋军帅营。
东漳水从县城十几外流过,对岸便是魏州,这里距离魏国都城元城约八十里,大军一天便可杀到元城。
郭宋站在河畔望着对岸远处的树林和村庄,梁武有些不安道:“殿下,朱泚和李纳出兵迅猛,已抢占了先机,这里距离元城不远,我们为何不先一步夺取元城?”
郭宋淡淡笑道:“先下手并不代表他们能笑到最后,他们占领了河北土地,我若不承认,他们能站稳脚跟?让他们先去闹,等他们闹够了,我们再后发制人。”
说到这,郭宋又指着对岸的村庄问清漳县县令道:“那些村庄内现在还有村民吗?”
县令摇摇头,“启禀殿下,那些村庄现在都空无一人,早在好几天前,边境巡哨军队撤回元城后,边疆百姓便大规模越境,一方面觉得我们这边更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这边物价便宜,几乎没有税赋。”
“现在有多少人越境了?”郭宋又问道。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光清漳县就有八千多从对岸跑来的百姓。”
一个县就有八千多,这还是边境地区的流民,如果整个魏国的百姓都向北逃难,那岂不是要几十万人?
这个问题郭宋之前已经想到了,他也责令参事堂进行积极应对,但这种大量调动人力物力的救援需要一定的时间。
郭宋回头问行军司马陆展道:“我们在洺州和冀州有多少帐篷?”
陆展取出一个小册子看了看,躬身道:“启禀殿下,洺州有库存大帐六千顶,冀州有一万一千顶,另外幽州库存大帐大概有两万顶,如果再加上我们随军备用大帐,一共能凑集四万顶大帐。”
郭宋点点头,对梁武道:“立刻在洺州清漳县和贝州清河县搭建两座难民大营,不用围栅,清河县的大帐等幽州的帐篷,其他各地帐篷都在清漳县搭建大营。”
“卑职遵令!“
梁武想了想道:“现在北方冰封,船只无法航行,卑职建议用雪橇运输,在河面上运输,其实比船只更快一点。”
这个方案不错,郭宋点点头道:“可以执行!”
他又对陆展道:“你协助梁将军先把大营建起来,具体难民营的管理问题,长安和太原会有大量官员过来接管。”
梁武在河西参加过多次难民营的建立,经验丰富,交给梁武去操作,郭宋并不担心。
这时,有士兵禀报道:“启禀殿下,斥候统领张将军来了!”
郭宋已经命令大将张拓率领一万军队进驻相州,把张云的斥候军换回来,只是没想到张云会回来得这么快。
郭宋欣然道:“速令他来见我!”
不多时,张云骑马上前,抱拳道:“卑职参见殿下!”
郭宋微微笑道:“这次你们夺取相州辛苦了,我看了你的报告,确实出人意料,竟然有两个李宝,幸亏你们及时发现,否则发生误判,我们就损失惨重了。”
张云确实发生了误判,他开始以为是一群山贼盗匪的乌合之众,便没有放在心上,准备将斥候军分拆去占领相州各县。
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一支精锐之军,这还多亏的周飞判断准确,才保住宝贵的斥候军免遭重大损失。
“回禀殿下,这次首功应该给周将军,多亏他的判断准确,卑职才没有出兵失误。”
郭宋点点头,“我自会赏罚分明,现在我急需了解魏国各州的情况,你们把斥候军分解派下去,尽快出发!”
“卑职遵令!”
一个时辰后,三千斥候分解成三十支斥候队,分赴魏国各州探查情况,张云和周飞也各率一支斥候队南下。
郭宋刚回到大营帅帐,有亲兵来报,“殿下,大营外来了一名文士,叫做王侑,特来求见殿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