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5qt精彩玄幻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二百四十二章 怒火相伴-xwmsq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混蛋,呸!”
“凶手,呸!”
“黑暗,呸!”
“无耻,呸!”
杨克尔并不大的办公室内,贝尔芬教授朝着乔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
看到刚才乔在天花板上‘漫步’的场景,贝尔芬教授心知肚明,他一把老骨头,根本不可能在战斗力上对乔造成任何威胁。
所以,他每朝着乔骂一句,就朝乔喷一口口水。
短短一分多钟时间,他骂了数十句,喷了数十口口水,却依旧中气十足,骂声十分响亮,而且口水的分泌量丝毫不见削减。
杨克尔举起双手,向后倒退,一直到后背紧贴墙壁。他不大的办公室内,已经密布着贝尔芬喷出来的口水,空气中都弥散着一股子老人身体特有的酸腐味。
乔和兰木槿、兰桔梗艰难的闪避着口水的袭击。
贝尔芬喷口水的速度很快,中气很足,口水呈喷雾状乱洒,办公室的地盘不大,饶是乔他们闪避得快,他们的身上依旧免不得黏上了一些白色的泡沫。
乔的心情越来越糟糕,火气越来越大。
他的瞳孔逐渐闪烁着绯红色的幽光,他心头一缕暴虐的战意犹如冰川镇压下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出滔天的凶焰。
乔的呼吸逐渐粗重,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他庞大的身躯在办公室内带起了几条模糊的残影,空气随着他的运动,办公室内逐渐掀起了大风。
“马修!我的学生!呸!”
“你死得好惨!呸!”
“你们无耻!呸!”
“你们冤枉他!呸!”
贝尔芬还在继续喷着口水,空气中那股酸腐的味道越发浓重。
乔的五感逐渐提升到了现阶段的巅峰状态,这股酸腐味刺激着他的鼻腔,让他心头的火气越发的炽烈,越发的难以控制。
房门外,几个身穿深色正装的男子大声的为贝尔芬教授鼓掌助威。
他们同样在叫嚣,在谩骂。
他们和贝尔芬同行,他们应该也是帝都第四大学的教师,但是他们对乔的谩骂,简直比那些市井街头的无赖更加的难听百倍!
那些市井街头的无赖、混混,他们都是没什么文化的蠢货,他们骂人的话,翻来覆去就是那最经典的几句、几十句而已。而这些有着雄厚知识积淀的大学教师,他们骂人有时候不见一个脏字,却犹如饿狗咬人,一口就入骨三分,难听至极,恶劣至极!
当贝尔芬一口口水差点喷在乔的裤腿上,而门外一个长条脸,生得有几分奸诈的中年男子热情洋溢的宣布,他愿意和乔的母亲发展一段超脱人伦的纯粹肉体方面的感情时……
乔心头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
‘吼’!
乔仰天一声大吼,一圈气爆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正在喷口水的贝尔芬闷哼一声,被乔一声大吼震得向后飞起,一头撞在了墙壁上昏厥了过去。
杨克尔办公室的玻璃窗纷纷粉碎,玻璃碎片向外飞溅,刺耳的玻璃碎裂声中,外面传来了无数人的惊呼声。
乔一巴掌拍在了杨克尔办公室的墙壁上。
‘轰’!
整扇墙壁瞬间崩碎,碎片‘哗啦啦’向外喷溅,打得外面走廊上站着的警察们鼻青脸肿,一个个下意识的抱头趴在了地上。
‘呛琅琅’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乔双手手腕上泰坦之拳幽光流动,无数甲片犹如流水一样喷溅出来,迅速将他两条胳膊全部包裹。
制服的两条袖子碎裂,碎布片犹如蝴蝶一样飞散,乔挥动着两条粗壮了一圈的手臂,一言不发的走到了长条脸中年男子的面前,一把抓着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五指只是轻轻一合,中年男子的脸就骤然变成了紫红色,双眼发白的他浑身剧烈的抽搐着,喉咙里不断发出‘咯咯’声响。
“乔警官!”杨克尔吓得嘶声怪叫。
乔突然暴起发难,这完全超乎了杨克尔的预料——他知道帝都几所大学的那些教师都难以伺候,偏偏他们人脉极广,在帝国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所以杨克尔故意将乔留在办公室,一门心思让乔自己去处理贝尔芬教授这些麻烦。
按照杨克尔的想法,乔向贝尔芬教授他们赔个礼、认个错,给一点抚恤金,再由警局出面调解一下,事情大概就能糊弄过去。
毕竟,马修是刺客嘛!
但是乔居然悍然决然的动手……如果他真在杨克尔负责的警局掐死一个第四大学的教师!
想到那后果,杨克尔就想哭。
杨克尔跳过办公桌,朝着乔飞扑而去。但是他刚刚跃起,兰木槿和兰桔梗就猛地拦在了他面前,兄弟两一人伸出左手、一人伸出右手,同时按住了杨克尔的左右肩膀。
一股巨力压下,杨克尔顿时动弹不得。
兰木槿视线锁定杨克尔的颈部动脉,一声不吭,一言不发,却让杨克尔全身发寒,再也不敢动弹。
兰桔梗则是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向杨克尔低声说道:“不要动,不要引起误会,杨克尔局长……”
杨克尔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起了还在外面等候的,那一千多号明显不是善茬的乔的下属。
杨克尔干笑了几声:“乔警官,有话好好说,这里是海德拉堡,帝国的帝都……”
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松开了手。
中年男子喘着粗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但是还没等他爬起来,乔已经一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脑袋上。乔用力的碾动脚掌,粗糙的靴子底将那中年男子的一层脸皮都给磨了下来。
鲜血流淌了下来。
乔低头看着在自己脚下嘶声惨嚎的中年男子,声音低沉、语气阴森的咕哝道:“在图伦港,你已经死了……没有人可以辱骂我的妈妈,而不付出代价……混蛋,我记住你了,我记住你了!”
“以后走夜路的时候,小心被捅刀子。”
“还有你的亲眷,你的家人……我喜欢嘉西嘉岛的规矩,斩草一定要除根,杀人一定要灭门……我简直太他-妈-的喜欢嘉西嘉岛的规矩了!”
大队威图家的护卫和血斧战团的战士涌了过来,他们粗暴的推开了拦路的警察,聚集在了乔的身边。
几个刚刚还在对乔谩骂不休的男子死死的闭上了嘴,他们后背紧贴着墙壁,犹如被罚站的孩童一样,乖巧无比的、一动不敢动的站在那里。
“记住他们的长相!”乔指了指几个男子。
司耿斯先生微微一笑,他走到了几个男子面前,伸手进他们胸口的暗袋,掏出了封皮上有着帝都第四大学校徽的工作证。
姓名、年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
工作证上,这些男子的信息一应俱全,司耿斯先生记忆力非凡,他轻轻松松的,就将几个男子,包括被乔踩在脚下的倒霉蛋的身份信息全都记下。
“杨克尔局长,你戏弄了我!”等到司耿斯先生向自己点了点头,乔这才抬起了脚。
他回头看着满脸惨白的杨克尔,轻轻摇头:“你戏弄了我……哈,你并不是一个主持公道的好警察。我是受害者,而你,却任凭这些和凶手有关的家伙,肆意的侮辱我和我的家人。”
“我记住今天的事情了。”乔看了看站在走廊里,帝都南站警察分局的警察们,然后咧嘴一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杨克尔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危险手势。
“你害怕得罪这些弱不禁风的傻鸟?可是你得罪了我……这是你犯下的最大的错。”乔死死的盯着杨克尔,咬牙道:“我们结仇了,杨克尔局长,不要落在我手里……我们结仇了!”
乔抬起右脚,然后重重的一脚跺下。
‘轰’的一声巨响,乔脚下的地板塌陷了一大片,大量的砖块、土方掉进了下面的办公室,引来了下方大办公室内众多警察的惊呼。
乔‘哈哈哈’的大笑着,昂首挺胸的带着大群下属离开。
他一边大步行走,一边挥动着双拳,将沿途的墙壁轰出了一个个水缸大小的窟窿。
偌大的帝都南站警察分局的办公大楼微微颤抖着,就连屋顶的瓦片都被震得‘哗啦啦’犹如下雨一样不断向下摔落。
“这房子太老了,该装修一下了……哈哈哈,或者,你们可以考虑重建一栋办公楼!”乔大声吼道:“哈哈哈,记得给我寄账单!混蛋们!”
越是咆哮,心头火气越重的乔猛地跳了起来,飞起一脚踹在了走廊上一根承重柱上。
三人合抱粗细,用花岗岩垒成的承重柱被乔一脚踹得拦腰折断,十几块巨大的花岗岩被他一脚踹得粉碎。
‘轰’,办公大楼一阵剧烈的摇晃,外墙上出现了十几条巨大的裂痕。
“混蛋!”数十名血气上冲的警察摩拳擦掌的,抓起警械想要冲向乔。
马科斯默不作声的转过身,他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他脚下一圈深黄色的魔纹光环骤然扩散开来,一股可怕的重力莫名出现,数十名警察齐齐怪叫一声,‘嘭’的一声摔倒在地,再也无法爬起来。
马科斯眯着眼,向从办公室走到走廊上,朝着这边目瞪口呆看着的杨克尔摇了摇头:“别冲动,这是你们的错,不是么?真当外地人好欺负么?骄狂自大的帝都佬,呵呵!”
杨克尔没吭声。
他看着摇摇欲坠的办公楼,眼角发酸,差点流出泪来。
这事情,得怎么收场?
这报告,得怎么下笔?
这责任,得谁去背锅?
仁慈的,穆忒丝忒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